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百二十章 狭路相逢

掠天记 第一百二十章 狭路相逢

    ps:晚上还有一章,没别的可说的,求订阅!

    筑基丹也是破阶丹的一种,不过却是让灵动期修士用来突破筑基境所用的,其中所用到的每一种灵药,都是珍贵之极,动辄上万块中品灵石起卖,方行这样的灵动中期弟子,几乎想都不敢想这种灵药的珍贵,而眼前这一株,赫然就是炼制筑基丹的材料,而且是极品。

    方行都不敢想,这样一株灵药,能卖多少钱啊?

    不过有一点遗憾的是,这株紫雾兰花草,其实还没有完全成熟,三朵花只花了两朵,还有一朵开了一半,若是等到三花齐开,那才是这株灵药药力最强的时候,当然了,这样的灵药生长周期动辄便是几百年,方行可等不起,没成熟也得先采了再说。

    另外就是,方行觉得这紫雾兰花草生的地方非常古怪,先是挑了这样一个地方,妖气最浓之地一个妖气最浓的洞府,还专门设下了一个为这株灵药引来妖气的小祭坛,也就是说,那封印地里泄出来的妖气,至少三成到了这一处山谷,又至少有一成到了这洞府。

    拿一位金丹期妖王的一成妖气来培养这样一株灵药,这是多大的手笔?

    “哈哈哈……不枉小爷冒这么大险……”

    方行大笑,青龙碧焰刀一挑,将这玉祭坛连锅端了起来,收进了贮物袋里,兴奋无比。

    “余三两,你个王八蛋,不讲信用……”

    金乌还在地上挣扎不休,乱嚷乱骂。

    方行笑道:“余三两那个王八蛋讲不讲信用关我屁事?”

    金乌呆了呆。又骂了起来:“早就知道你是在骗我,你无耻,下流,卑鄙……”

    骂了半天,见方行没反应。就是瞅着自己的脖子看,惊愕道:“你想干嘛?”

    方行道:“杀鸟灭口啊……”

    金乌一呆,急忙变了一副神情,谄媚道:“嘿嘿,我说着玩呢,不就一株灵药嘛。拿走!想我堂堂三族金乌一族的天骄,妖族最具冒险精神的天才,这株灵药算什么?”

    “呸,这鸟脸变得比人脸都快!”

    方行往地上“啐”了一口,道:“不过这灵药倒也不是不能分给你……”

    金乌眼睛一亮。道:“好啊好啊,我吃点亏,三朵花都归你,就给我叶子好了……”

    方行大刀呼的一声指在了它脖子上,骂道:“当小爷傻啊?这紫雾兰花草为什么要叫作草?就是因为它的成熟与否虽然是用花来判断,但药性集中的地方却在叶子上,一片叶子就抵得上十朵花,你丫把七片叶子全要走。小爷留这三朵花戴着扮媒婆啊?”

    “你……你竟然也知道?”

    金乌这回是真的呆了。

    它一向自诩见多识广,没想到眼前这个人类小鬼知道的比自己还详细。

    如今它倒是真有些看不透方行了,实力高强。自己堂堂六阶妖兽,在他这样一个灵动四重的修为下却全然不是对手,而且似乎有一双怪眼,不仅能看破法阵的八门变化,还认得这种非常罕见的灵药?……要是有这么个同伙,以后去其他地方偷灵药倒是不错……

    金乌眼珠子骨碌碌乱转了起来。

    “何方高人在此。青云宗真传弟子肖剑鸣前来拜会……”

    就在这时,忽然间外面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竟然清晰的传入了这洞府之中。

    方行脸色一变:“肖剑鸣?”

    他自然不会忘了这个仇人,就是为了杀这个人。自己才专门来青云宗拜师的。

    没想到他如今也到了这里,只是,他说的前辈又是谁?

    “妖族的前辈,肖剑鸣拜会,可否出来一见?”

    正迟疑间,肖剑鸣的声音再次响起,方行顿时醒悟,瞥了一眼坐在地上的金乌。

    原来肖剑鸣是来找它的……

    此时的洞府外面,高空之中,肖剑鸣端坐于铁鹰之上,目光也无比的谨慎,因为他叔叔对他说的机缘便在此地。据说,那是在三百年前,青云宗太上长老与白长老将那妖王封印在这乱荒山时,他的爷爷趁机移植到了此地的一株紫雾兰花草。

    如今三百多年过去,那株紫雾兰草吸收妖气而生长,想必已经快要成熟了,这也是他的叔叔让他趁着这一次青云宗弟子历练,来将这株灵药取走的原因。

    一切本来皆在掌握之中,他的叔叔说过,这株灵药被他爷爷当年布下的法阵守护着,一般人根本发现不了,只是没想到,本来十拿九稳的事情,却忽然被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筑基期大妖给打乱了,如今肖剑鸣希望这大妖不是奔这株紫雾兰花草来的……

    这也是有可能的,毕竟这灵药虽然罕见,但对筑基期的大妖用处不大……

    他不敢直接冲下去,因此先自报家门,喊了两遍,希望引那大妖出来,探探它的底细。

    然而两遍之后,无人应声,肖剑鸣心里不由起疑了。

    “铁云,你可感应到了筑基期大妖的气息?”

    肖剑鸣皱着眉头,问脚下的铁鹰。

    那铁鹰一声脆鸣,脑袋晃了晃,却是在表示否认。

    肖剑鸣目光一凛,沉声道:“无论如何,先下去看看再说!”

    说着取出了一枚玉符,上面记载着那株灵药的具体方位,确定了方向之后,立刻给铁鹰一指,一人一鹰,当即向着那个洞府的方向俯冲了下去……

    “啊哈哈,肖师兄,你好哇……”

    忽然间,从法阵之中,钻出了一个金色的怪物来,却让肖剑鸣骤然吃了一惊,全神防备,他定睛一看,赫然见到那法阵里飞出来,乃是一只模样怪异的金色乌鸦,体积与自己的铁鹰相仿,生着一身金灿灿的毛羽,只是脖子上却光秃秃的一根毛也没有。

    这金乌背上坐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穿一件青云道袍,模样生的干净,脸上却带着嘻嘻的笑容,让人感觉有些顽劣,他左手上持着一根捆仙索,拴在金乌那没毛的脖子上,另一只手却提着一柄比他个头还长了两倍的大刀,斜斜按在身前,刀锋却搁在怪鸟的脖子旁。

    “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里?”

    肖剑鸣沉声喝问,忍不住向下面的法阵看了一眼。

    方行眼睛深处有恨意涌动,脸上却笑嘻嘻的道:“我叫方行,咱们是师兄弟啊!”

    肖剑鸣微怔,目光微凝,打量了方行一眼,道:“原来你就是方行,我刚刚赶来乱荒山,听别的师弟们说你已经死在了那只大妖手里,怎么又会出现在这里?”

    “哈哈……”

    方行一阵大笑,道:“听他们胡说什么,那只大妖根本看不上我,见我模样挺俊的,就放过了我一马,取了这附近的一个什么东西后,直接就离开了……”

    肖剑鸣神情大变,喝问道:“取了什么东西?”

    方行向下面一指,道:“呶,是什么东西我不知道,但就是在那里取的!”

    肖剑鸣闻言,脸色大变,就要飞下去。

    不过忽又想起了一事,不信任的看了方行一眼,喝道:“你跟我一起下来!”说着手掌向铁鹰背上一按,那铁鹰立刻会意,一声脆鸣,便向下方的法阵冲去,他此时心情无比震惊,只希望那“大妖”取出的东西,并不是自己的爷爷给自己留下的那份机缘。

    方行无奈,只能磨磨蹭蹭的跟在他身后。

    他也有些郁闷,没想到刚取到了这枚灵品灵药,便被人堵在了下面,连溜都没法溜……

    只能随机应变了!

    方行跟着肖剑鸣来到了法阵之前,肖剑鸣便让铁鹰看着方行,自己则取出了一方阵图,探究了一番后,急急向法阵之中冲去,不过来到了法阵之中,却见到此地浓雾虽然还在,法阵却已经被破坏了,心里登时一凉,大踏步冲了进去,脑门都急出了汗来。(未完待续)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