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控制不住自己呀

掠天记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控制不住自己呀

    “小孩子打闹的时候真是没轻没重啊”

    方行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大柳树的不远,但却一直沉默的看着,没有说话,也没有让人看到他的存在。他静静的看着小盲的胳膊被那两个野小子扳成了一种怪异的角度,看着她又痛又怕,小脸苍白,不停的流着冷汗,却没有急于阻止。他想看着在这种情况下,身上似乎隐藏着一个极大秘密的小盲女,会不会出现一些异兆,毕竟在他看来,这个小盲女本身就是有着很古怪的力量的,不说她识海里的那个神秘封印,仅仅是她吃了紫石榴的体质,就绝不凡!

    不过,等了很久,小盲女还是那个受气包的模样,琴都要被夺走了,却无任何变化!

    “没用的小东西啊”

    方行叹了口气,不得不现身站出来了。

    看了这么一会,他已经确定了一个问题,小盲女体内的力量藏得太深了,估计就是有人要想把她杀了,也是引不出她身上的力量的,因为那种力量根本就不会被危机引出来

    “小王八蛋们,不要打架,把琴还给他!”

    方行懒洋洋的开了口,却把那群野小子都吓了一跳,惊恐的转头看了过来,他们都没有现方行是什么时候过来的,再者对于大人,好歹也是有些敬畏之心的,那两个帮着扳住了小盲女胳膊的帮凶立刻就撒了手,站在了一边作好孩子状,好像他们就没动过手一般

    “呸!”

    可那个名叫虎娃的鼻涕小子明显就没这么听话了,十分不服气的朝着方行“啐”了一口,然后继续转过身去夺着小盲女手里的琴,根本就不害怕方行,甚至像是更起劲了,直接咬着牙,死死拽着小盲女手里的琴,肥胖的屁股都快蹲到地上了,这是吃出了吃奶的劲儿!

    “方方叔叔”

    小盲女听到了方行的声音,循着这个方向看了过来,却不好意思求救,只是自己抱着琴。

    “哎呀,虎婶,方先生过来啦”

    不远处的草屋外,正在给野猪褪毛的婆娘们见了,都急忙劝那虎婆娘。

    “来了就来了,还要给他磕头请安不成?”

    虎婆娘看了方行一眼,厌恶的转过了头去,嘴里不干不净的咒骂了起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仗着几颗金珠子在部落里蹭吃蹭喝,还没羞没臊跟那小瞎子住在破庙里,自己的儿子都那么大了,怎么就不知道点害臊?谁晓得他们爷仨晚上干什么呢哼,而且还没有眼光,我家的咸鱼个头多大?味道多好?一条咸鱼卖他两颗金珠子怎么就过了份了?”

    “唉”

    旁边的几个婆娘听了,也只好无语的转过了头,听着虎婆娘絮絮叨叨。

    她们也是明白虎婆娘为什么对这个外地来的客人这么大怨念的,自打这位财神爷来了部落,可以说家家户户都跟着沾了光,那一只野猪后腿拿到城里去,最多不过卖三十个大钱,可这客人看上了,随手就是一颗金珠扔了过来,一张黑色的狐子皮到了城里,也不过能卖半吊钱,可这客人看上了,那直接就给了两颗金珠啊,还有野蜂蜜、黑熊掌什么的

    村里人都知道这个客人有钱,而且嘴馋,自然也都把自家的好东西留了出来给他,换几个金珠子买米,渡过这一段青黄不接的季节,族长还打算用这些钱去城里请个先生来教小子念书呢,可村里人跟着沾光,却也不一定是人人都跟着沾光,比如说虎婆娘家,就兴冲冲的拿了几条咸鱼送到破庙里去,张口就要四个金珠子,客人连理都没理就给扔出来了

    从此,虎婆子一家就恨上了那客人,天天在背后咒骂的。

    当然了,氏部里的人虽然嘴上不说,心里也真是有点对虎婆子家不屑的,这婆娘真是贪钱上了瘾啊,人家客人是嘴馋,又不是傻子,喜欢吃那些野味,才舍得拿金珠子来买,可你拿两条狗都不闻的咸鱼去卖,而且一条咸鱼就想卖两颗金珠子,人家真要买了那才叫傻子呢!

    为这事,虎婆娘家都成了村里的笑话了,没少被人背后里拿来谈论。

    当然了,嘴头上是不能说的,虎婆娘向来是凶霸霸的,她娘家在隔壁的黑熊部落,家里有十个哥哥,谁家也惹不起,生怕跟她吵了架,家里的十个哥哥就一起冲过来打人了,前不久就有村人跟虎婆娘家为了争一只野兔子吵了架,被她十个哥哥堵住,打的脑袋都破了!

    就连老族长,平时都有些拿虎婆娘没办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现在也是,她们看到了虎婆子家的儿子打架,虽然有心说两句,但亲娘都不吱声,自己也就不开口了,毕竟也是小孩子打架,事情总不会搞大的,最多哭一会子就完了

    “嘿小王八蛋,我说让你放开没听见?”

    却说方行见那鼻涕虫居然不理自己,反而抢的更起劲了,也一下子恼火了起来。

    他对这部落里的人不会动用神通法术,自然也不会以神魂镇压这个野小子,担心一个收不住直接把他压的神魂磨灭了,因此只是以普通大人的身份过来喝叱,反正这村子里也有人在传说这个小盲女从外面捡回了个爹回来了,那自己就真个做了她的爹也没什么不可以!

    许是这回声音有些严厉了,那鼻涕虫歪着脑袋看了方行一眼,这才松开了手,只是仍然不怕,两只胖乎乎脏兮兮的手叉在腰上,仰头瞪着方行,一副不服气的模样,由于刚才一直在用力夺琴,两条鼻涕长龙都已经流到了下嘴唇上了,“呼”的一口吸了回去,咽进肚子里!

    “这小子看起来有点傻”

    方行心里想着,然后伸出了手,准备牵着小盲女回家。

    小盲女总算是保住了自己的琴,等了一会,感觉没有人再抢,才慢慢的坐地上爬了起来,小裙子上沾得满满都是灰尘草根,小脸上还有泪痕,看起来楚楚可怜,方行倒瞧得心里别扭,正准备安慰两句的时候,别边不远处那胖婆娘有些不屑的在地上啐了一口,不阴不阳的道:“哼,小孩子打架,一个大人吓唬他做什么?也不嫌害臊,真当这是自己亲闺女了?”

    “就是我亲闺女怎样?”

    方行都快被这胖婆娘气笑了,知道她还在因为那咸鱼的事情生着气,不过他也不在乎,那咸鱼本来就是他故意扔出去的,当归刚醒过来时,看到了这胖婆娘骂小盲女的样子他就讨厌,这段时间里有金珠子给别人,偏偏不给她家也是故意这么做的,就是看她不顺眼

    “死瞎子去死”

    但还不等方行与那胖婆娘吵一架,意外的事情生了,那鼻涕虫听了自己娘的话,胆子又大了起来,见小盲女刚刚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忽然间又上去推了她一把,小盲女本来就还没有站稳,被他这么一推,立时又跌倒了,脑袋撞到了柳树上,“咚”的一声响

    “哈哈”

    旁边几个野小子见小盲女摔的狼狈,一起轰然大笑了起来。

    小盲女却是又害怕又无助,捂着脑袋上磕破了皮的地方,小声哭了起来。

    “这”

    就连方行看了这一幕,也呆了一下,这熊孩子的凶狠,还真是出了他的想象啊!

    看着那熊孩子推倒了小盲女,非但不跑,反而一脸挑衅的样子,又看着小盲女额头之上,有鲜血流下来的痕迹,方行的脸色也冷了下来,似笑非笑的看了那熊子一眼,轻轻咬着牙笑了起来,道:“还真有点我小时候的风范啊,不过我跟你不一样,喜欢欺负个个大的”

    “死大壮,还不赶紧滚回家吃饭?”

    那虎婆娘见到小盲女磕破了头,也忍不住了,急忙喝斥了那鼻涕虫一声。

    “哼!”

    那鼻涕虫看着方行阴沉沉的脸色,心里也有点怕,哼了一声,就朝着胖婆娘跑过去。

    可方行却忽然间斜跨了一步,挡在了那野小子身前,目光阴沉沉的看着他。

    “你干什么?”

    那虎婆娘见了,急忙直起身来,叉着腰大喊:“大壮赶紧过来!”

    她也有些担心了,看着方行那不说话的模样,有点害怕,知道他心里有怒火,怕自家孩子真个吃了亏,不过也只是想想,心里却还不觉得一个大人会对小孩子动手,还暗暗觉得自己孩子真是孝顺,自己不过是在家里骂了那小瞎子几句,这孩子就知道替他娘出气了

    “作为一个有修行在身的人,真不愿欺负你们这些凡人啊”

    “作为一个大人,欺负小孩子也真不像话啊”

    方行阴沉沉的看着那鼻涕虫,心里很是有些无奈的想着

    然后,他忽然间伸手抱起了小盲女,然后一巴掌抽在了那鼻涕虫的脸上!

    “啪!”

    一声清脆至极的响声,那鼻涕虫直接被抽飞了起来,一头撞在了柳树上,头破血流。

    “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住我自己呀!”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