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打劫(三更)

掠天记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打劫(三更)

    “方……方先僧,我……们……挫了……”

    “卧们……宰也……不干了……”

    “求泥……熬了……我们吧……”

    “吽……”

    一阵子鸡飞狗跳之后,巨石部落出现了一片惹人震惊的奇观,全村无论男女老少,统统跪在了地上,一片一片的,两只手扯着耳光,一个个的都哭丧着脸,点头哈腰的求着饶,只是脸上都红红的映着一个硕大的巴掌印儿,不少人嘴巴里的牙齿都缺了好几个,说话的时候都露风,红肿的脸上竭尽全力堆出了一个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最前面跪着是颤魏魏上了年纪的,后面跪的是一群哆嗦的汉子,再往后是婆娘,然后是哭的一脸灰尘的小孩子……

    再后面,还有一头牛,满面委屈的跪着四蹄,大眼睛里满是恐惧。

    “知道为什么打你们吗?”

    方行牵着小盲女的手,在这一群跪着的人前晃悠着,目光从他们面上扫过。

    “知道……知道……因为我们贪心……”

    老族长跪在第一排第一个,嘴里本来就不多的牙更是看不见了,跪在地上不停的作揖。

    “错!”

    方行表情严肃,大声喝斥:“这世上谁都贪心,我更贪心!”

    老族长呆了一下,苦着个脸:“那莫非是因为我们……”说到了这里,看了一眼小盲女,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半晌才继续了下去:“因为我们……冒犯了这小小姐?”

    “这当然是一部分原因,但还不是主要的!”

    方行揉了揉小盲女的脑袋,神情严厉的说道。

    “那……”

    老族长苦起了脸,实在不知道说什么了:“方……方先生,你给个……提示?”

    “哼!”

    方行瞪了他一眼,神情严肃,张口就要说话,但却没说出来,全村人都支棱起了耳朵听着,他也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脸都有些红了,憋了半天,才瞪了一眼跪在最前头的老族长,笑冷一声道:“哼哼,我也不知道你们错在哪里了,反正你们惹着了我,那就是错了……”

    “这……”

    老族长无语,只能跪下磕头:“方先生说的太有道理了……”

    “实在是太有道理了……”

    后面黑压压一群人跪着磕头,表情理所当然。

    他们确实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一切都不过是因为自己倒楣,碰上了这么一个怪胎罢了。

    本以为,他既然会被野兽所伤,那肯定是普通人啊,不过是一个客商带个小孩,能有多厉害,这么多人想揍他还不是轻而易举,结果谁能想到他打人耳光这么厉害,硬生生把一整个部落的人都抽跪下来了,若不是那大耳光落在脸上实在是疼,他们都不敢相信这一幕……

    至于他们的做法,祖祖辈辈就是这么传下来的,不这么干还能怎么干?

    方行明白这个道理,自然不会试图教化他们什么……

    “本来给你们留点钱,出出气我也就走了,不过你们一点脸也不要,居然想打一个小丫头片子的主意,我却是看你们不惯,看样子,临走前不给你们留点教训是不行了……”

    方行阴沉沉的脸,这么句话一出口,立时偌大部落都吓丢了魂。

    已经把整个部落的人抽了,男女老少加上那头牛都没放过,还有比这更严重的教训吗?

    他居然还说要留点教训,那莫非是要……杀人?

    老族长的眼神已经忍不住朝着胡二癞子看了过去了,当时非要把人家小盲女带回去当婆娘的可就是他,还有那个最能惹事的虎婆娘聪明,已经趁乱跑了,看样子今天要倒楣的就是胡二癞子了吧?他心里已经不敢想那个凄惨的场景了,只是心里略微衡量了一下,却也只能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就是人家要杀人也没有办法啊,此时如何还能不知道这方先生的厉害?

    一开始以为这就是个普通的客商,但谁家的客商能一巴掌一巴掌的抽翻所有人啊,不用想,这肯定不会是普通人,只是看他没有吐火也没有飞剑,说明不是个修行的人,很有可能就是个练家子,而且还是个厉害的练家子,自己这部落里是没有能人可以对付他了,说不定隔壁黑熊部落里的那几个准备进青梧州当侍卫的凶神恶煞还有希望镇得住这个家伙……

    一想到了这里,老族长眉角便忽然忍不住抽了抽,想到了一件事情!

    那虎婆娘这时候跑哪去了?

    她不就是黑熊部落里嫁过来的人吗?

    她家里的那十个哥哥可不是老惹的,尤其是老三和老七,小时候进林子,无意中吃过一头死去的野兽的肉,没成想那居然是有饕餮血脉的妖兽,这却是因祸得了福,回家发了半个月的高烧之后,醒转了过来,居然都变得力大无穷了,连怀抱粗的大树都拔得起来……

    传说中那可是得了造化,是仙家才有的福气,就连青梧州的仙家老爷都指名让他们长大了之后进城去当护卫哩,黑熊部落得以在周围几个部落里称王称霸,全靠了那两个小子!

    “这虎婆娘,不会是去叫她的十个哥哥了吧?”

    老族长想到了这一点,忍不住心神一阵子猛烈的跳动……

    “老族长,救我啊……”

    却也就在这时,旁边传来了一阵恶臭,却是胡二癞子给吓的屎尿齐流,整个人都瘫了。

    与老族长一样,他也以为那客人是要拿自己开刀。

    可在这时候,老族长哪有功夫管他啊,只是低着头琢磨,生怕被客人盯上。

    ……

    ……

    “留点教训,也是为你们好……”

    也就在这时候,方行冷冷的开口,把话说了下去:“把部落里的钱都交出来吧……”

    “额……”

    正低着脑袋恨不得把自己埋起来的老族长呆了一呆,抬头怔怔道:“方先生您说啥?”

    方行低头瞪了他一眼:“打劫听不出来吗?”

    “打……打劫……”

    老族长彻底的呆了,有种做梦一般的感觉。

    本以为得罪了这号人物,村里少说也得死几个出头鸟,结果他竟然打劫?

    “哼,你们因为钱起贪心,得罪了我,那就拿钱来平事,现在就把你们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全给我交上来,但凡敢留一个大子,信不信大爷我现在就屠村给你们瞧瞧?”

    在无数诧异或是震惊的目光里,方行却是神情坦荡,沉声宣布。

    “那……那我们卖东西得来的金珠子……”

    有人颤声开了口,脸上表情一片灰败。

    “自然……也得全部给我交回来了……”

    方行狞笑开口,表情说不出的险恶!

    “哎哟我的天啊……”

    “天杀的胡二癞子,害死了我们全家人啊……”

    一时间,本来平静的部落里悲声四起,所有人都大哭了起来,对他们来说,挨个耳光算什么,又没有出人命,又或者说是出了人命,只要死的不是自己那也没啥啊,胡二癞子惹了麻烦,爱死不死啊,可方行如今这一招却实在是抽去了他们的脊梁骨,好不容易做了几天发财的梦,天天抱着金珠子数来数去,不知幻想了多少美妙的场景,如今却是一切成空了?

    “方先生我们错啦,求您饶过我们这一遭吧……”

    有人哭哭啼啼,悲呼求饶,这时候是真的满心忏悔了。

    “不交钱就屠村,你们可以试试……”

    方行冷笑:“而且不光我的金珠子,你们家里原有的钱也得交出来……”

    “方先生啊,我家没钱怎么办……只有两只野王八……”

    有人哭哭啼啼,真是吓坏了。

    “野王八也得交出来!”

    方行声色俱厉,一点生路也不给人家留。

    “这钱是你赔给我们的,居然要再拿回去,你是强盗不成……”

    有人跳了起来,愤愤不平的大叫,一说到这钱的事情,挨打的恐惧都淡了。

    “啪!”

    方行更不惯毛病,一巴掌抽了出去,那人就挂在了墙壁上,所有人登时噤若寒蝉。

    “大爷我就是强盗,是你们逼我露出原形来的!”

    方行厉声大喝,眼睛发红,身上可怖气息流露,直吓的再无一人敢吱声。

    也不知有多少目光都可怜巴巴的看着老族长,可老族长也是一脸的为难,不敢抬头。

    挨了巴掌都不觉事,死两个人也没啥的巨石部落,却因为方行要打劫,死气沉沉起来!

    “呵呵,哪里有大盗,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叫嚣?”

    也就在整个巨石部落都陷入了一片哀声之际,忽然间听得村外一声大吼,却只见灰尘滚滚,树木晃动,大地震鸣,平空里的凶风卷起,赫然有数十位骑士冲了出来,最中间的四五个,跨下座骑赫然便是高大雄壮如牛犊一般的青狼,最前的十几个人里,身上缠着兽皮,露出了赤精粗壮的胳膊,后面则还悠悠跟着几人,以狼奔虎突之势冲了过来,犹如神兵天降!

    “大哥二哥三哥四五六七**十哥,就是那个,就是那个杀千刀的王八蛋……”

    中间一匹青狼之上,一个肥胖婆娘滚落了下来,指着方行,肥肉挤着的小眼里满满怨毒之色,大声叫着:“就是他打了你们的外甥,快快快,他可有钱,快把他打出屎来啊……”(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