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气死你们

掠天记 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气死你们

    就凭方行这个酒量,十岁的时候,身上没有修为,都能喝光一坛子酒,然后还能兴冲冲的去看寡妇洗澡还不被抓到,如今身量长成,更是有了修为,那酒量就更是可以用深不见底来形容了,而如今,有意要将魑儿仙子灌醉,更是拿出了真本事,你一坛我一坛的喝的痛快,嘴上说着好听的话儿,手上也不闲着,几乎不让那魑儿仙子手里的酒坛子有放下来的时候,不过一个多时辰,他们两个身边都已经扔了四五个酒坛子了,一屋子的酒气,足以醉人。

    “我跟你说方行师兄,我一开始,真不挺喜欢你的”

    魑儿仙子已经喝的醉眼惺忪,小脸红扑扑的,舌头也大了,勾着方行的肩膀一个劲儿的说话:“因为你一见我面就打了我我可告诉你,从小我从小长这么大,有几个几个敢打我的?只有我妈小时候啊,我跟我妈就住在一个偏远部落里她说我爹不要我了,部落里的人都欺负我们她一生气,就打我,就就像你那样打我”

    说着说着,小嘴撅起,眼睛里有了泪花:“后来后来我爹派人找到了我们接到了城里,有吃的,也有好衣服穿再也再也没有人敢欺负我们了可是我娘我娘她却死了没人欺负我们了,她就死了从那之后,再也没有人敢打我了我修炼鬼术,想把我娘复活可是他们都告诉我,那是不可能的唔唔唔我想我娘”

    “这特么究竟有多能喝啊”

    方行都感觉有些无语了,被一个醉醺醺的小姑娘抱着大腿叫娘的感觉还真不是个滋味啊,最关键是他现在看这丫头的眼神都变了,四五坛子烈酒下了肚子,俩人谁也没有用法力炼化,如今连他都感觉有些醉醺醺的了,可这娘们居然除了话多之外也没什么别的变化

    若是再喝下去,估计没有个十坛八坛是达不到目的的

    更关键的是,他自己都不确定自己还能喝多少了

    “娘娘,没有酒了娘”

    正想着,那一只手抱着他大腿的魑儿仙子却扔开了一个空坛子,又晃了晃旁边的几个空坛子,见都是空的,便不依了,一脸没喝够的样子,抱着方行的大腿怏怏的晃了起来

    “这”

    方行手里拿了最后一坛子酒,刚想顺手递给她,却忽然有些犹豫了起来。

    “万一拼酒输给了一个娘们,这脸不是丢大了?”

    脑海里闪过了一个念头,使得他很认真的思索了起来,犹豫不定。

    “娘,娘,快把酒给我嘛”

    魑儿仙子抱着方行的大腿往上爬,伸个手一个劲儿的要酒。

    “好好好,给你给你”

    方行做下了决定来,把酒坛子递了过去。

    魑儿仙子嘻嘻笑着伸出双手来接,却不料方行忽然间抬起坛子在她后脑勺上砸了一下,这个姑娘眼神直接就呆滞了,而后木头一般直挺挺的倒了下去,方行则顺手把酒坛子扔到了一边,摸了摸她的后脑勺,知道她没事,到了这等修为,脑袋上砸一下,跟普通人挨个爆栗子差不多,能够让她挨这一下便昏过去,还是方行自己运用法力震荡了她的神魂所致

    为了避免拼酒失败把对手打晕了,这做法实在有点没面子,就连方行也心虚的朝四下望了望,见没人注意,这才放下心来,然后抱起了这魑儿仙子朝内室走去,虽然修行之人很少卧榻而眠,更多的时候都是盘坐吐息,但待客之地,床塌却并不可不,而且十分豪华,方行居住的内室里面,便有一张极其华美的大床,铺着厚厚的云绸大褥,华丽的妖羽厚被。

    “你们不想让我去送死?”

    方行低头看了一眼在怀里睡的安眠的魑儿仙子,阴阴一笑,低声道:“那我就气死你们!”

    说罢了,便解去魑儿仙子的外袍,直接扔到了床上,那魑儿仙子睡的很沉,居然还是没有醒,反而缩了缩身子,朝着被子深处拱了拱,然后抱紧了枕头,嘟嚷着喊了句:“娘”

    “哼,这丫头就是在这里养着,身份尊贵着呐,若是和我那什么了”

    方行嘿嘿笑了起来,搓了搓手,刚要爬上床去,忽然转念一想,愣住了:“不对啊,我现在的肉身是帝流的,那如果我把她给什么了,岂不是便宜了那个被镇压的小子?”

    这个问题也不知怎么的,愈想愈是强烈,急的在房间里转起了圈子来。

    “咦,到了关键时候怎么没有动静了?”

    此时的殿外,太虚宝宝怀里抱着太虚幻镜,不停的鼓着劲儿。

    小盲女也乖乖的坐在他旁边,轻轻侧着脑袋听着

    镜面里,正是方行在房间里急急团团转的模样,可无论他怎么鼓劲,就是不见他往床上去,到了最后时,更是看到了自己那个不着调的师傅,居然在床边上坐了下来,抱着脑袋唉声叹气了一会,然后就势把大被子往自己身上一扯,便蒙着头躺了下来

    太虚宝宝直接看得愣了:“人家在那头,你躺这头干什么呀”

    倒是小盲女听了太虚宝宝的絮叨,却是忍不住抿嘴笑了起来!

    时已夜半,太虚宝宝与小盲女都只能无聊的在外面坐着,时不时看看太虚幻镜,却一点变化也没有,好容易又忍了半晌,却见有几个神色匆匆的侍女与内侍赶了过来,一路四下里眺望,来到了这方行居住的内殿前时,那内侍便急急的开了口:“小子,见到魑儿仙子了吗?”

    “重头戏来了”

    太虚宝宝嘿嘿的一笑,然后一脸的纯洁无辜:“魑儿姐姐和爹爹在里面饮酒”

    “都是修行之人,贪这杯中物做甚?”

    那内侍明显有些放下心来了,也只是苦笑着说了句,便抬腿朝里面走去。

    可是太虚宝宝却拦在了他身前,扬着小脸,认真的道:“爹爹说了,不许你们进去!”

    “嘿这小子,快点让开,喝个酒罢了,有什么不能进去的?”

    那内侍笑了一声,踢了太虚宝宝一脚:“现在夜深了,咱家要请小姐回去休息”

    太虚宝宝转着眼睛,道:“爹爹说了,魑儿姐姐今天不回去”

    “嗯?”

    那内侍听了这话,也不由得神色一变,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急忙朝着殿里走去。

    而在他身后的几个侍女,也皆匆匆跟在了后面

    很快,他们就看到了狼藉的食案,闻到了满室那浓郁的酒香,脸色不由得一变,然后急急忙忙赶向了内室,心里不停的祈祷着什么,只可惜,无论怎么祈祷,最可怕的一幕还是出现了他们看到了那满室里绫乱的襦裙衣衫,以及床上大被同眠的一男一女

    “啊”

    有一个侍女,看到了这一幕直接吓呆了,捂着嘴巴就要大叫。

    “唰”

    忽然间那内侍转过了身来,袖内一口飞剑直接穿过了那个侍女的眉心。

    然后,就看到那内侍一脸阴森的表情,恶狠狠道:“这件事你们都没有看见”

    其他几个侍女直吓的脸色苍白,不停的点着点。

    那内侍明显也是一脸的惊恐,脸色变得煞白,轻轻走上前去,考虑着抱走小姐

    整个房间里,充满了一种压抑的死寂,教人喘不过气来

    “哇”

    忽然间,也就在那内侍想要轻轻的将小姐抱走之时,忽然之间,一声尖叫声划破了夜空,那嗓门简直大到让人脑门疼,不知道比那个被内侍杀掉的侍女更厉害多少,那内侍转过身去,就看到太虚宝宝也正一脸惊愕的看着内室里的这一幕,大眼睛里满满都是盈盈泪花

    “别吵”

    内侍大惊,急忙喝斥。

    但还没有说完一句话,太虚宝宝却已经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大声哭嚎起来:“哇,爹爹太坏了,爹爹与魑儿姐姐睡在了一张床上啦他不准备带我去找我娘啦哇,这下麻烦啦,爹爹把魑儿姐姐睡啦,以后这可怎么称呼啊辈份完全乱啦,彻底乱啦”

    深夜的仙府,本来就寂静无声,就连仙兵巡逻,都是小心翼翼,没有一点声响,可如今,这太虚宝宝那高过了普通人好几个等级的大嗓门一哭了起来,整座仙府立马热闹了

    “该死,让他闭上嘴!”

    那内侍脸色都变了,冷汗涔涔而落,神情异常扭曲。

    在他身后的几个侍女立刻急急的出去追太虚宝宝了,一刻也不敢多留。

    那内侍倒不是不想亲自去把那太虚宝宝的嘴巴缝上,关键是,小姐已经醒过来了

    “这这是”

    魑儿仙子被太虚宝宝的大嗓门吵醒了,呆呆的坐了起来,忽然间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又揉着有些痛的后脑勺,呆了半晌,才忽然间意识到了自己身上居然没有外衣,然后也看到了在大床的另一头深睡的方行,整个人顿时呆了一呆,半晌之后,又一声尖叫划破夜空。

    “这该死的浑蛋!”

    那内侍也顾不得了,一腔怒火忽然间爆了出来,狠狠的朝着方行脑袋拍落了下去。

    方行本来就在装睡,如何能反应不过来,忽然间跳了起来,大声的分辨起来。

    “我们我们是真心相爱的”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