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百二十九章 狐假虎威

掠天记 第一百二十九章 狐假虎威

    却说此时的许灵云,已经驾驭白鹤飞在了半空之中,久久不见方行出来,心里便有些无奈,她却是知道,妖禽皆以妖性为主,桀骜刚烈,野性难驯,方行想这么轻松就驯服这金乌根本不太可能,正想要不要去劝他,却忽见方行哈哈大笑,驾驭着那只妖禽飞了上来。

    许灵云见状,心里不禁一哂,心想他还真的驯成了?

    她却是不知,普通的妖禽妖性满满,神智低下,自然难以驯服,但这金乌却是惯会装神弄鬼,比人还聪明,压根就不用驯服,给出来的条件满意了就行了。

    待金乌来到了跟前,许灵云打量了方行一眼,却见他换上了一身青色道袍,质地不凡,足蹬一双齐膝兽皮靴,一脑袋浓密却黑白兼杂的头发简简单单用铁环束在脑后,小脸干净清秀,满脸的兴奋之意,手持一柄比他还长两倍的大刀,横按在双膝上,威风凛凛。

    骑乘的金乌,一身金羽,倒也漂亮,就是身上大片的地方没毛,显得十分怪异。

    “没用捆仙索绑着,你是真的把它驯服了?”

    许灵云略略有些好奇的问道。

    方行哈哈一笑,道:“当然,用爱心感化了它!”

    下面的金乌立刻回头鄙视的看了他一眼,方行也回敬了它一个白眼。

    “走吧,我已经问过他们的位置了!”

    许灵云微微一哂,不再多问,而后脚下白鹤一声脆鸣,飞速向前飞去。

    方行也兴致勃勃。当时第一次骑着金乌,那是为了逃命,没有仔细体验,如今却感觉滋味大不相同,见许灵云瞬息间飞出了百丈。便大刀往金乌屁股上一拍,喝道:“驾!”

    金乌急了,叫道:“爷可不是你的马……”

    方行急忙安抚:“对对,实在抱歉,你是我的鸟!”

    金乌大怒,喝道:“操。跟你拼了!”

    在空中翻身,就要转过来挠方行一下子。

    “想造反?”

    方行也大怒,挥着拳头便跟它打了起来。

    噼哩啪啦,一人一鸦在空中打的翻翻滚滚。

    许灵云已经飞出了几百丈,却见方行没有跟上来。回头一看,见他正与金乌打的厉害,不由得轻轻摇了摇头,道:“我就说过妖禽没这么容易驯化的……”

    此时的青云宗众弟子,并未直接赶往封印地,而是在乱荒山中游走,到处猎杀妖兽,没办法。这一次出来之前,各谷的传法长老就说过,乱荒山之行虽然是历炼。却也算是宗门给他们的一次收敛资源的机会,所有的妖丹灵药,宗门都不会收走,全留给自己。

    也即是说,宗门给出了一个莫大的机缘,但能获得多少资源。却全看个人了。

    一座矮山之上,头生赤鳞。狮头蝎尾的蝎尾狮懒洋洋的走了出来,它体长足有三丈。仿佛一头巨象,这却是一头七阶的妖兽,看它嘴边的血腥,似乎刚刚进过食,正要懒洋洋的回到自己的洞穴中去,然而忽然之间,它脖子上的毛发戟张了起来,倒竖如针。

    也就在这时,忽然有一人喝道:“祭剑!”

    “嗖嗖嗖……”

    乱石山中,十几道剑光飞了出来,交织成网,封阻了蝎尾兽的退路。

    “锁妖链!”

    那声音再起,立刻有四条人影冲了出来,持着两条赤红色的铁链,速度飞快的绕着这蝎尾狮一转,立刻将它捆缚了起来,铁链之上,泛起红光,这蝎尾狮坚硬的鳞皮立刻发出了被烤焦的“滋滋”声,它痛的大吼,狂怒之下,蝎尾一甩,便向着左侧一人戮去。

    “神机弩……”

    那声音急喝,“嗖嗖嗖”三道白光,从乱石之后飞射而出,霎那间钉入了蝎尾狮体内。

    那蝎尾狮一声嘶吼,身体猛得挣扎了一下,颓然倒地,然而就在此时,那名左侧的弟子也大声惨叫,却见他右臂上竟然出现了一个黑洞,里面不停的涌出黑的血来,连衣袖都打湿了,满脸惊慌,叫个不停,却是那蝎尾狮中箭之前的那一刺,已然伤了他。

    乱石之后,飞快的跳出一个人来,老实木讷的脸上露出焦急紧张之态,来到这弟子身前,手按在他右肩上,而后剑光一闪,便将这弟子的右臂截了下来。

    他飞快的给这弟子上药,口中愧疚道:“刘师弟,怪我,都怪我……”

    其他几个弟子成功猎杀了蝎尾狮的兴奋之感瞬间消退,都怔怔的看着这一幕。

    这群人,正是锻真谷的弟子,而那个发号施令的人,则是吴相同了。

    方行受伤未愈,在许灵云的护法下闭关,吴相同本打算率锻真谷弟子一起等待方行出关,却被肖剑鸣轻轻训斥了几句,说不该因为一个人而耽误整个任务的行程,眼下赶往封印地,加强那妖王的封印才是正经,因此锻真谷弟子只好随着大部人马一起继续前进了。

    然而肖剑鸣等人偏又不直接赶往封地地,而是在路上一路猎杀妖兽,一边慢慢前进,对此锻真谷弟子也无异议,要猎杀就猎杀是了,反正锻真谷的弟子们也不富裕,偏偏又因为方行的事,以致惟肖剑鸣马首是瞻的一群人明里暗里,排挤锻真谷弟子。

    平时合伙猎杀妖兽,哪怕是锻真谷弟子出了力,最终却也分不到什么,如此吃了几次亏之后,吴相同再是个泥性的人也受不了了,干脆带了锻真谷弟子单独出来猎妖,只不过他可没有方行那份实力,因此选择了锻真谷弟子们最擅长的一种猎妖方行,便是埋伏,然后再出意不意之中,通过法器的配合,在妖兽反应过来之前,便将其击杀。

    只不过,纵然他已经谨慎无比,还是免不了出现伤亡,这个断臂的弟子,已经是受伤的第三个人了,在昨日,更是有一人因为妖兽的反扑而丧命。

    “方小师兄在就好了……”

    吴相同给这断臂的弟子包扎了伤口,心下不禁轻叹。

    在这时候,有没有一个擅杀战斗的高手压镇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若是方行在这里,凭着他的反应与实力,便很有可能保住这名弟子的胳膊,甚至说,一见这妖兽危险,没准他一个人就跳出来拿刀把它给斩了,毕竟他那份杀六阶妖兽如割草的实力不是盖的。

    那蝎尾狮已然受了重伤,只剩一口气在残喘,吴相同包扎了这名受伤弟子的胳膊后,正要吩咐别人将这妖兽杀掉取丹,却忽见不远处一道人影走了过来,剑光飞掠,霎那间斩在了这蝎尾狮的喉咙上,将它最后一口气泄掉,同时大笑:“哈哈,又赚一七阶妖丹……”

    吴相同转过头,便见那祭出飞剑之人,赫然便是申剑,此时申剑一副扬眉吐气的模样,脸上挂着神采飞扬的笑容,挑衅般看着吴相同,扬手招回了飞剑。

    吴相同面露怒容,喝道:“申剑申师兄,你是什么意思?”

    申剑笑道:“遇到了妖兽,自然人人得而斩之,大家各凭本事,谁杀了它,妖丹归谁!”

    吴相同气的几乎说不出话来,顿了一下,才大喝:“可它明明是我们打伤的!”

    申剑冷笑道:“咱们青云宗弟子这么多人都来到了这乱石山,齐心协力斩妖,哪能分得清楚谁出手了谁没出手?肖剑鸣师兄已经立下了规矩,并免于争夺,便以谁最后斩杀了妖兽划分归属,我别的可不知道,只知道这七阶妖兽的最后一剑,乃是我申剑斩的!”

    听他说出了“肖剑鸣”三个字,吴相同顿时怒火中烧。

    这几天来,肖剑鸣自重身份,并未直接针对锻真谷,反倒是以申剑为首的几个弟子,没少打着他的旗号欺辱排挤锻真谷弟子,然而肖剑鸣便是不直接针对,在锻真谷弟子鸣不平时,他淡淡几句“以大局为重”,便也将锻真谷弟子压的说不出话来了,白受欺压。

    前面几次,吴相同让也就让了,毕竟肖剑鸣他得罪不起,也不想得罪,可是这一次,这蝎尾狮却是刘师弟用一条膀子换来的,他又怎么甘心拱手相让?

    “为了诛杀此妖兽,我们锻真谷刘师弟坏了一条膀子,还请申师兄不要苦苦相逼!”

    吴相同最终还是强压下了怒火,冷声开口,希望申剑会退上一步。

    申剑一怔,微露犹豫之色,然而就在这时,忽然那个胳膊受伤的刘师弟气不过,大声喝道:“申剑,你这般欺压我们,难道就不怕方小师兄赶来之后为我们讨还公道吗?”

    “方小师兄?”

    申剑脸上忽然现出了一丝恨意,阴声道:“他三天时间都未追上来,还不知道伤成了什么样子,再加上他得罪了肖剑鸣师兄,还会有什么好果子吃?哼,你们到现在还不知悔改啊,既然你们把那小鬼当成救命稻草,那这妖兽我要定了,有本事让他来找我讨!”

    说着大步迈出,向蝎尾狮抓来。(未完待续)

    ps:情节很快迎来又一波小高潮了,请大家支持老鬼!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