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两个都要不行吗

掠天记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两个都要不行吗

    方行自己都没有留意到,从何时开始,只要他们开始了渡化冤孽,便无形中触怒了一方存在,那是位于浮屠天深处的某个存在,怒不可遏,雷音滚滚,一开始时,还以为这是浮屠天的诡异气象,但随着他们越来越靠近了浮屠天深处,那种感觉却越来越清晰,如今,方行已经能够真切的觉那一方存在了,不过他甚至无法确定那是不是真的某个生灵,因为他只能够感觉到那种愤怒的情绪,却感应不到那里有什么生灵存在,是一种很神异的感知……

    “这浮屠天,应该不会有生灵存在的吧?”

    方行皱起了眉头,暗暗思量着。【愛↑去△小↓說△網 .ai qu xs】

    如今在三十三天呆的时间不短了,他也了解到了一些浮屠天的故往由来,这浮屠天亦是三十三天之一,在以前,据说也是灵气充沛,利于修行的一方大6,数万年前,佛门最为昌盛之时,曾染指三十三天,掌御此界,但后来道家日益昌盛,三十三天尽入囊中,佛家自争争不过道家,意欲退出,但当时佛门有某位大法力者,试图打穿此天与西天佛界的壁障,将此二界勾连合一,最终却失败了,据说是触犯了某种禁忌之力,遭到了可怖的反噬!

    最终,那位高僧殒落,浮屠天也变了!

    也是自那时起,这一方浮屠天就愈的荒凉,甚至没有了任何生灵,与三十三天至高天太清天、群魔横行的大魔天以及三十三天里最为神秘的不知天,并称四大禁忌天界……

    浮屠天内无生灵,这是每个人的共识!

    但方行却明显的感觉到了这一方天界深处,有某个存在在怒……

    可偏偏,从他的观察来看,那些太乙上仙们,居然完全没有感觉到那个存在!

    这让他心间有些不解,只是信不过那些人,因此并未说出来讨论过!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在这种局面下,有个神秘的家伙恨上我,也不见得是坏事!”

    方行暗想了起来,倒是有些释然了。

    然后他便凝神盘坐了下来,开始了自己例行的修行,这倒是他偷了个懒,虽然渡化人的是方行,佛门护法金刚也是他,但在这渡化冤孽的过程中,他却基本上不用出力,所有的事都被太虚宝宝和小盲女做了,他只是占了这一方因果而已,而随着这种渡化的过程,他也渐渐的,开始有了一种奇特的感觉,整个人便好似浸泡在了暖洋洋的温水里,舒适之极……

    而这,就是他对太虚宝宝所说的收获了……

    自从他决定以佛门第一护法金刚的身份去渡化那些疯魔了一般的散仙之后,便开始有这种感觉出现,整个人非常的舒服,似乎被一种柔和却强大的力量包裹了进去,不过可惜的是,始终还是有一条线无法逾越,那种力量包裹着他,却始终无法被他吞吐,只能这么包裹着,方行明白,这是说明那种力量不属于他,因此无法被他炼化,但这力量又亲近着他……

    “这应该是渡化了冤孽之后,佛法加持的某种力量吧……”

    方行想起了曾经在天元时感受到的佛法加持,与自己现在的状况很是类似,但惟一点不同的是,那种佛法力量,直接加持到了他的身上,实力大增,而如今,那种力量却是若即若离,随着冤孽的渡化,愈来愈多的力量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却不会直接加持到他的身上!

    也正因此,才让他苦恼……

    ……像是看到了地上有银子却捡不起来一样的苦恼!

    “最不喜欢佛门的地方就在于这些稀奇古怪,有些东西来的容易,有的比天还难!”

    方行忍不住嘀咕着,暗地里把神秀小和尚骂了个狗血淋头。

    “你已连续诵经三个时辰,歇息一下吧!”

    场间诸仙各怀鬼胎,谁也不知道彼此在想些什么,方行心里琢磨了大半夜功夫,几乎忘了时间,倒是有人记得,在诵经渡化告一段落之后,那青邪掌座关飞兴便飞掠了过来,双手捧着一个古朴的木匣,恭敬的送到了小盲女面前,眼神落在她的脸上,显得甚是关切!

    “干嘛呢?说了不让你靠近,走远点……”

    方行见了,立生不满,愤愤的骂了关飞兴一句。

    那关飞兴脸色也甚是不悦,但还是依言后退了几步,木匣递给了太虚宝宝。

    随着这几天时间过去,诸仙的目的大家都已经心知肚明了,风君雨妾是为了太虚仙王的传承,神屠太岁是欲对方行不利,那仙君重霜,更感兴趣的则明显是方行身上的仙命秘密,至于这位青玄天蛮荒来的掌座关飞兴,虽未明说过,但其注意力分明便在小盲女身上!

    从他的身份上来看,诸人便都猜测,这小盲女没准便与殒落的青邪仙王有关,那是三十三天数万年来罕见的一位女仙王,据传一世孤苦,并无道侣,更无血脉存世,关飞兴乃是她的大弟子,自她殒落之后,一直不肯归顺诸仙帝,带了青邪仙王曾经的部属躲在蛮荒!

    只不过,猜到了小盲女的身世与青邪仙王有关之后,诸人心里其实疑惑更甚了。

    小盲女身负仙王血脉,这已经不是个秘密,曾经震惊了上玄城,早就与方行这个帝子的重现于世一起传遍了三十三天,但她又不太可能是青邪仙王的血脉,其身世究竟是谁?

    而更让方行不解的则是,关飞兴对小盲女十分看重,在心知肚明,所有人都猜到了他的目的是小盲女之后,他也干脆不再掩饰了,时常试图靠近,可小盲女却总是对此人十分抗拒,总躲在方行身后,她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不记得以前的事情,却总是对他十分反感……

    问起关飞兴时,他却什么也不肯说,因此局面倒也屡屡变得尴尬了起来!

    至于方行,做事从来都是粗暴直接的,小盲女既然不喜欢关飞兴,便不让他靠近!

    而关飞兴也屡屡恨的咬牙切齿,可惜也没什么办法,如今他也对仙命之秘感兴趣,自然不敢对方行用强,况且现在的局面,他若用强,其他诸人怕是也不会让他如愿……

    不得不说,方行当初一个牛皮吹出去,虽然把自己陷入了困境,却也暂时安全了不少!

    只是为了将来不至于被逼到绝境,总是要先琢磨下后路,方行心下也暗暗想了起来。

    “呶,这是青萝姐姐让我给你送来的丹药……”

    撵走了关飞兴没一会,魑儿小丫头也怏怏的过来了,给方行扔下了一瓶丹药,转头就走。

    “哎……你干什么,给我回来!”

    方行本就心间烦闷,见魑儿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的模样就更来气了,急喝她停住。

    “你现在是帝流殿下了,还理我这小丫头做什么?”

    魑儿怏怏的回来了,但嘴巴却撅的老高,一脸的不情不愿。

    “我当初不是帝流时也没怎么理过你啊,不过你现在摆这脸子给谁瞧的?”

    方行瞪了她一眼,也是一脸不爽的道,心里一烦就想吵架,这丫头算是赶上了。

    “我就知道你不会再理我了,我就知道你当初说的是假的……”

    魑儿却不是个吵架的好对象,被方行挤兑了一句,居然委曲的哭了起来。

    “你哭个屁啊,我被你害的还浅?”

    方行也十分的无语,懒洋洋的说道,倒是觉得这丫头有点意思了。

    “我……我当初真不知道你是帝子,不然我也不敢跟你说话的……其实我早就该想到了,敢那样打我的,除了我娘,也就只有帝子了……但你既然是帝子,又为什么要来找我?我知道自己是比不过青萝姐姐的,她什么都比我好,长的比我漂亮,修为比我高,论起身份,她是真真正正的大小姐,我却是一个见不得光的野丫头,无论是谁,都会喜欢她的……”

    被方行这么骂了两句,魑儿丫头却忽然间开了闸门一般,委曲的哭了起来。

    这么一番话倒是让方行心里微怔,暗想,没想到这丫头居然真个看上了我……

    有女孩喜欢自己他的心情就立刻好了了起来,又听魑儿把她自己说的不堪,却是又笑又气,板起了脸来,十分严肃的抬手打断了她的话,正视着她的眼睛道:“胡说八道……”

    “啊?那……那难道说你会喜欢我这么个野丫头,还过了青萝姐姐不成?”

    魑儿瞪大了眼睛,眼眶还红着,呆呆看着方行,面露惊喜,更多的却是不敢相信。

    “谁说我非要在你们两个里面选一个了?”

    方行的态度却十分认真,严肃道:“本帝子两个都收了不行吗?”

    “啊?”

    魑儿的表情忽然就不知道该开心还是该生气了,这个答案实在出了她的意料。

    呆了半晌,才忽然间哭丧了脸,“我是不会随便答应的……”

    “呵呵,我之前的几个老婆哪个也不是随随便便答应的啊……”

    方行对魑儿小丫头的反应不屑一顾,或者说是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满满自信,也不与她多说,倒是无意中想到了一个主意,笑眯眯的看着魑儿小丫头,道:“我问你个问题……”

    “嗯?”

    魑儿抬起了头来,目光流转,很是好奇。

    方行忽然低低的一笑,道:“小丫头,你肯不肯为我去死?”

    魑儿吓了一跳,道:“不肯,咱们还没到那份上呢……”

    方行被她的噎了一下,只好改口道:“那么,你肯不肯冒着丧命的风险,帮我做件事?”(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