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谋略南陈 > 第237章 先不说定品定个时间先2

谋略南陈 第237章 先不说定品定个时间先2

    与后世所谓六部都是齐全的时候,朝廷总管学政乃是六部中的礼部。但是与大陈来说,大陈现在却是没有六部的存在。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尚书省,只要尚书省在现在的五兵,都官,左民,度支,以及吏部都是不能和后世六部相比的。因为这个六部(有时还加上一个起部)是尚书省下,不算是朝廷的决策机构。如果皇帝之下三省为第一级那么六部却是得算在第三级,因为还是九卿(十二卿)的存在。

    而且因为没有什么专门来管理学政的部门,所以有时候国子监也是被用做此用,其职责也一如后世的教育局!

    虽然说大陈现在也是有着大中正这官职的设立,但是现在中正官基本上已经是没有什么干实事的了!而这样也是因为每当朝廷外派官员的时候,都是以中正在兼领。

    而到了现在,往往都是以中央官员直接兼领州都(大中正别称,州一级!)。比如说孔奂,他就是扬州大中正可是他却是每日都是建康城中。如此,他如何能够前去为朝廷遴选和推荐人才呢!

    所以中正制变成现在这样,也全跑然都是要怪在这些世家头上。是他们污染了朝廷公平取士的环境,上品无寒下品无世!

    “回陛下,我大陈自立以来。所有定品以及议品之事都是有各州之中正官为主,由各州各郡(国)之中正推荐,评语呈表再由吏部依此进行官吏的升迁与罢黜!”王固说完便是不在说了,因为他知道陈伯宗有话要说。

    中正官或许是九品中正制中最为关键的了,朝廷在朝廷之外的地方州郡(国)设中正官。州为大中正郡为小中正,由他们为朝廷选取人才以充任朝廷官员。

    他们手中有着最为重要的权利,就是评语一全。每个中正官都是会将自己管辖范围内的有才之人分列一表,然后对其之平时加之评语。

    就是这个评语乃是对于每一位有心与出仕的人最为看重的,如果评语不好那么当官是绝对没有可能了!因为吏部是绝对不会让一个评语不好的人,入朝为官的。

    “可曾有过时间定数。”陈伯宗再问。

    “并无时间定数!”王固答。

    “如此,朕觉的还是要有个时间定数!另外朕觉着朝廷在任用士子为官之前还是要先是考究一番他们的学问的,国丈可是这样?”陈伯宗语气很是古怪,像是在问又像是在威胁!

    听了王固的话,陈伯宗也是不说什么评价的。就是板着一张脸,什么表情也没。

    是的,王固所说不错。陈伯宗当然知晓,身为皇帝陈伯宗不可能到现在还真是不知道朝廷选官制度的。之所以陈伯宗会这么问,那是徐陵的话让陈伯宗突然想起一个很是重要的事。

    那就是,选才。以及选才的方式问题,所谓九品官人法是不能在继续用下去了!所以陈伯宗便是想到了科举了,但是现在却是不具备科举的条件。

    两个原因,读书人少和读书人少。着陈伯宗这不是病句,前者是因为大陈现在读书人真的不多。如果建康一百万人其中却是不到十万人甚至是不到八万人真的读过书,还不如哪些和尚尼姑以及道士道姑的人数多。而后者呢则是指能够读书的人太少了,现在平民百姓想是买上一本书都是没有地儿去买。

    这就是知识,有时候你想买却是买不到!

    这样的一个情况,就算是陈伯宗要举办科举也是没有办法,因为就算是你开了科举也是没有多少人来考。到时候陈伯宗恐怕丢人都是小的了,弄不好皇位和小命都是有危险。

    这种事陈伯宗可是不会干,但是既然因为没有适应的条件,所以现在开不了科举。但是陈伯宗也是知道换个方式去考虑这件事,科举弄不了那么就是试着去将这九品中正制度改良一些。

    说白了就是掺私货而已,如何掺私货呢!那就是先给这个九品中正选官定个时间!你想科举不是两年或者四年一次,那么从今以后定品也是定个时间。

    时间定了下来,那么距离将九品官人法改成科举还远吗?

    关于科举,许多人不知其真正的好处。所处的认知真的只是皮毛而已,而对于科举陈伯宗认为其最为重要的是他的方法。那就是考试,因为考试绝对绝对是此现在这种依靠举荐的方式要先进以及公平不知道多少辈。

    陈伯宗需要的是一个相对取士公平的方式,所以当然在举行科举上一定会有效的回避哪些问题。

    可是又有一个问题,那便是什么时候存在绝对的公平呢!

    所以待到陈伯宗说过之后,殿中诸臣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个个都是不太能理解陈伯宗的意思。他们不明白这个定品之事,怎么好好的要是给加个时间呢!

    尤其起天子最后的一句,说什么要在任为官之前还要将他们考较一番。这是什么意思,这考较该是如何考较呢。所有人都是一脸蒙逼谁都是不知道天子到底是怎么打算的,考究!要考究些什么呢!

    “禀陛下,不知这定品要定时间不知是几时一次呢!”这是中书令谢哲也是终于站出来说话了,很明显他是顺着陈伯宗在继续说。

    略微考虑了一下之后,陈伯宗说道“现在便是定在两年一次吧!时间就是在当年的四月!”

    “……”

    而谢哲在听完了之后是不语,脑海中很快的闪过各种考虑之后,便是又对着陈伯宗说道“陛下,时间之事并不是什么商议之大事。陛下完全便是可以一言而决,所以臣还请陛下向臣等明示所谓考究学问,该是如何考究!”

    谢哲就是谢哲只是几句话的时间便是看出了陈伯宗的真正目地,知道所谓给定品事定个时间其实不过就是在天子在混淆视听而已。你想所谓定品最后的定官在吏部手里,而吏部现在还是袁枢兼着呢!

    没有天子的授意他们敢随便给别人定品吗,他们敢随便授官吗?

    那不是找死!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