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科幻灵异 > 画中怨 > 第49章 判官印

画中怨 第49章 判官印

    寝室里面死了人,死了正是她的上铺。

    “为什么出了这种事都不会放假啊!”一个女孩懊恼的喊了声。

    感觉寝室阴森森的,和院长反应过换个寝室,可是也没同意,院长只回了一句,“寝室不够。”

    “怎么办,我好害怕啊。”寝室另外一个女孩子声音发颤,“我们要不去别的寝室?”

    “发生这种事情查寝严格了,抓到一次合寝睡觉一次处分,我才不去。”女孩目光看到对面空荡荡的床位身子不自主抖了起来。

    怎么感觉她在听着我们说话呢?女孩脑袋里突然想起来了一句话,她吓得抱紧了被子,“我不管,处分就处分,我要睡到别的寝室去!”

    她往外面去之后,另外四个女孩子也跟了过去。

    “月月,你也去吧。”

    名叫月月的女孩子呆呆的盯着床板出神,另外几个女孩子倒是被她吓到了,“我不管她,我们走。”

    “为啥好好的,你突然会跳楼呢。”她自言自语的说道,死的叫吴玲,是她高中到大学的闺蜜,人也是活泼开朗的,前几天突然就跳楼死了。

    她眼泪从眼眶中流了出来,“你怎么突然就走了呢,我们还说好大学毕业一起去旅游的呢。”脑海里一直都是她的音容笑貌,渐渐的眼皮子就重了起来。

    床突然颤了颤,似乎有人下来了,她迷迷糊糊的看见一个人影从上铺爬了下来。

    “上厕所吗?”她迷迷糊糊的说到,翻了个身往外睡。

    上铺,她不是几天前死了吗?她突然记起来,一下子她就清醒过来,将头伸进被子里。

    看着她身子微微颤抖起来,呼吸很急促,吴玲进了厕所看见自己的样子也吃了一惊,半张脸已经血肉模糊眼球都已经掉在眼眶外面,浑身都是血,“原来不是梦啊,我真的死了。”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迷迷糊糊上了天台,接着就是撕心裂肺一瞬间的疼痛,她就没有了知觉。

    听到外面没有了声响,她鼓起勇气掀开了被子的一角,一双手将她被子按了下去。

    “别看,我的死相,自己都觉得恶心。”吴玲嘶哑的声音从被子外面传来。

    她吓得一动也不敢动,吴玲坐在她的床头,手隔着被子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像是做梦一样,我们居然阴阳两隔了。”她叹了口气,“我们还说好大学毕业一起去旅游的呢,看来,也只能自己去了。”

    月月鼻子一酸,刚刚想拉下被子和她说话,吴玲就按住了她的手,冰冰凉凉的手,没有一丝温度。

    “你为什么会突然跳楼!你心里有什么委屈你可以说给我听啊!我们不是闺蜜嘛!”月月还是一把被子扯了下来,吴玲连忙转过身去怕自己的样子吓到她。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回事,迷迷糊糊的上了天台,就像做梦一样。”她开始抽泣起来,“我好想回去看看爸爸妈妈,他们年纪大了,我走了他们该怎么办。”

    吴玲哭起来的声音格外刺耳,血水从空荡荡的眼眶里流了出来,月月看着面前血淋淋的她,迟疑了一下还是抱住了她。

    “想他们就去看看他们吧,他们会感觉的到的。”

    “我也想啊,可是我怎么都出不去。”吴玲嚎啕大哭起来,月月拍了拍她的背,“你可以用我的身体出去,试试看嘛。”

    吴玲愣住了,缓缓的转过身来,月月想到她死前的样子,不禁倒吸了一口气。

    吴玲转过身来,却是和生前一模一样的脸,月月摸了摸她的体温却依旧是没有一丝温度的冰冷。

    “谢谢你,月月。”吴玲抱住了她,魂魄慢慢的融入她的身体里。

    白洛趴在窗台痴痴的看着对面女寝的天台,楼诗灵坐在床上看着他,自从他亲眼看见那个女孩跳楼之后,他每天都盯着那个窗台看上好久。

    一个人影从三楼小心翼翼的爬了出来,接着跳在了草坪上,白洛眯了眯眼,立刻披上了外套往外走。

    “洛哥?”楼诗灵小声的叫了一声,立刻跟着跑了出去。

    白洛跑的速度很快,一出寝室之后直接踩着一根树枝飞走了。

    “。。”楼诗灵看着远远的他很着急,下意识拿出了针盒。

    “答应我,无论何时不能用灵力。”脑海中响起了白洛的嘱咐,她只好将针盒收起来追着他跑。

    小白刚刚忙完打算来看看她就看见她穿着极薄的睡衣在校园里奔跑,“你干嘛?半夜抽风了?”

    看到小白之后楼诗灵喘了口气,“洛哥突然就跑出来了,我怕他出事啊。”

    小白看着不远处的白洛眼中露出了疑惑,“来我背你。”小白飘在楼诗灵身前,楼诗灵立刻蹦了上来,“走。”

    小白手托着她的小屁股,“抱紧啊,我要加速了。”楼诗灵连忙抱紧了他的脖子,小白提起灵力立刻追了上去。

    “诶诶,你这也太高了点。”楼诗灵看着脚下的房子开始发抖,小白不以为然,“抱紧就行,我们在上面看着他要干嘛。”

    白洛跟着前面的女孩子,身法简直诡异的不像人,以极快的速度移动着,他看着月光下的影子,“附体?”他有些疑惑。

    女孩在一栋居民楼那停了下来,抬头向上看了看,抬脚迟疑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

    她看着自家的门,鼻子不禁一酸,她伸手欲敲门却不敢。

    “你不想见爸妈吗?”月月的声音响起,她操控着身体敲了敲门。

    吴玲连忙擦干眼泪,但是门里面却一点声音都没有。

    “爸妈睡了吧,不吵着他们了。”吴玲小声说到,有些失望的转过身。

    “玲玲!玲玲在敲门!”吴玲的妈妈突然从凳子上跳了起来,脸憔悴的不像话,泪也早已流干,她眼中出现了希望。

    “老婆,玲玲也是去世了,你别自己骗自己了。”吴玲的爸爸看着老婆失了魂的样子擦了擦眼泪。

    “不会错,玲玲肯定回来了!”吴玲妈妈开心的跑去开门。

    听到了里面的脚步声,接着门就被打开了,吴玲转过头看着自己的妈妈忍不住哭了出来,扑进了她的怀里。

    “妈!”她的声音堵在喉咙里怎么也发不出来,看到是她的时候,吴玲妈妈眼中出现的希望慢慢消失。

    “月月,是你啊,我以为玲玲回来了呢。”她变得镇静起来,她看着桌上摆着吴玲的遗像自嘲的笑了笑,“玲玲真的已经死了啊,我还在等着她回来呢。”她慢慢走到了大厅,跪在了遗像的前面,“妈妈对不起你啊玲玲,你活着的时候妈妈没有好好关心你,你为什么能那么狠心把我们丢下啊!”她嘶哑的吼了起来,抓着桌角想要往上撞。

    “妈!”

    一声妈,让她愣住了,她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熟悉又陌生的女儿,“月月,你别骗阿姨了好不好。”她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眼眶里又有泪流了出来。

    “老婆。”吴玲爸爸连忙将她抱在怀里。

    “妈,”吴玲再次喊了一声妈,她心里最后一道防线也奔溃了,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你这个不孝子,你为什么要去寻死!”

    “对不起妈妈。”吴玲看着面前的妈妈,之前的她倒是打扮的很漂亮的,而现在头发乱糟糟的,居然还白了不少,眼睛红肿着看起来好久没有休息了,而爸爸也是这样,从来没有看见爸爸哭过,今天却看见爸爸眼中含着泪。

    “妈,今天是我头七,我回来最后看你们一眼。”

    吴玲妈妈将她抱在怀里,“你在好好陪妈妈好不好?妈妈发誓,以后会好好陪着你的。”

    “妈,我已经死了,我只想头七回来看你们最后一眼。”吴玲呜咽的开口,她是横死的,还投不了胎,头七以后就会孤魂野鬼只能在外面飘荡,在外飘荡久了,会忘了自己叫什么,渐渐地失去人性,渐渐地消失在世上。

    她看着墙上挂着的钟,指针指到十二的时候她就会消失,而现在离十二点不过5分钟。

    “女儿,妈妈和爸爸去陪你好不好?”吴玲妈妈将她抱在怀里爱惜的摸了摸她的头。

    “妈,说什么呢,其实我也还在你们身边啊。”吴玲突然笑起来,“楼上大肚子姐姐你们知道吗?那个孩子是我投胎转世哦。”她第一次说谎了,说谎让妈妈心安多好。

    “玲玲啊!”

    吴玲捧住她的脸,“妈妈,别哭。”她伸手擦去了她的泪,看了看钟,指针离十二点还差一点点,她抱住了爸爸妈妈,“爸妈,再见。”

    指针到了十二点,她的魂魄从月月肉体里分离出来,一股奇特的力量往黑暗中拉去。

    白洛站在门口,手指在门上弹了弹,两个老人就躺了下来不省人事。

    “是你!”吴玲和月月看到他的时候愣了愣。

    白洛伸手将吴玲从黑暗中一把扯了回来,将她放在灯光下,“你还不如不回来,你爸妈更放心不下你。”白洛和月月将两个老人扶到了椅子上。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白洛关上了门,他坐在凳子上看着她。

    “你到底是谁?”吴玲看着他眼中出现了恐惧,居然轻而易举的就将她从黑暗里拉了出来。

    白洛看着她没有说话,“你为什么要寻死?”

    “像是做梦一样,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出现在天台上。”吴玲自嘲的笑了笑,“死都死了,现在怎么说也不能活过来了。”

    小白和楼诗灵飘在外面看着她们,“小白,你就随着她意愿好不好,让她投胎在楼上姐姐家里。”楼诗灵扭了扭身子。

    “她是个横死之人,我们冥府不管的。”小白无奈的说到,转头看见楼诗灵含着泪水看着他,“好不好嘛。”

    “。。。别撒娇,我怕了你了。”小白打开窗飘了进去。

    “。。小白?”看到小白从窗外飘了进来还背着楼诗灵,白洛一下子就愣住了。

    小白斜眼看了一眼吴玲,“跟我走,投胎去。”

    “真的可以吗!”吴玲欣喜若狂道,“可以还阳吗。。”她忧郁的开口。

    “不行,你横死之人都不能投胎的好吧。”小白看着她,“自己决定,要投胎跟我来。”他往楼上飘了上去,吴玲连忙跟在他身后。

    白洛看着楼诗灵抱着自己的胳膊脸冻得发青,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出来干嘛。”他将自己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

    “谁知道你突然跑出干嘛去了,我担心啊。”楼诗灵撇了撇嘴,白洛将她冰冷的手抓在自己手掌里揉了揉,“幸亏你们来了,不然我还解决不了呢。”他小声说到。

    “幸亏遇到小白。”楼诗灵点了点头,两个人目光齐齐看向了月月。

    月月一脸懵,显然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小白飘到孕妇的窗前看着她的肚子,手掌中出现一个印章,对着她的肚子按了下去,“你可以进去了,孟婆汤我就不给你喝了。”

    “这样就可以了吗?”她半信半疑,小白瞪了她一眼,“爱信不信。”小白将她拎了起来,一掌拍入孕妇的肚子。

    “这可是判官印,吊得很呢。”小白轻哼一声,在孕妇的肚子上画了个符,接着就往楼下飘。

    白洛站起身,走到了月月的身后,袖中滑出一根银针,一下子对着她的脖子刺了下去。

    “嘶。”楼诗灵不自主的抖了抖,月月惊叫一声就软软倒了下来,“嗯哼,调整了她的记忆。”

    楼诗灵看到小白飘下来的时候连忙扑了过去,“被冥王知道我就完蛋了。”他一张包子脸气的鼓鼓的,楼诗灵捧起他的脸在他脸上狠狠亲了一口,“谢谢判官大人哦。”

    “真恶心。”小白虽然一脸嫌弃,嘴角却控制不住的上扬。

    白洛看着小白的样子,拉住了了楼诗灵往外走,“小白,那个女孩你送回寝室啊,我们回去睡觉了。”他蹬了蹬树枝,将楼诗灵护在身后,“拜。”他话音未落,人就飘到了很远。

    “真是,不就亲了我一口啊,生什么气。”小白有些懊恼的将月月背了起来,立刻跟着他们飘了出去。

    楼诗灵冻得手脚冰冷,白洛转头看了她一眼,小声一句,“蠢货。”

    “洛哥,下面都有好多人呢,不怕他们看见吗?”楼诗灵看着热闹的街,凌晨了街上还很热闹。

    “谁吃饱了撑着看天上。”白洛看着她脸冻得发紫,“蠢货。”

    “人家还不是担心你啊!好几天都一直盯着天台不说话。”楼诗灵扁了扁嘴,皱了皱眉看起来很委屈,白洛转过身将她抱在怀里,“好啦,这样不冷了吧。”

    “啧,这小王八蛋泡妞功力见长啊。”小白在后面挑了挑眉毛有些不爽。

    远处的高楼上站着一个男人,“判官印?这群人还真不简单。”他黑的诡异的眼睛猛的一眯。

    说点啥,边写边哭,把自己感动坏了哈哈哈

    (本章完)

    搜索书旗吧(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看更新最快的书!
猜您还喜欢看
武侠世界大穿越
武侠世界大穿越
作者:我叫排云掌
一位武学天赋极高的现代散打高手,穿越于各类武侠世界中,...
星战风暴
星战风暴
作者:骷髅精灵
关于星战风暴: 军校考试临近,二十八的基因数被直接...
深渊主宰
深渊主宰
作者:诸生浮屠
动荡之年。 混乱时空内爆发了一股可怕的能量风暴,所...
修真四万年
修真四万年
作者:卧牛真人
“这是一艘‘天狼’级晶石战舰,重三亿九千万吨,由一千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