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其他小说 > 单身汪的奋斗之路 > 第二百六十章 现场

单身汪的奋斗之路 第二百六十章 现场

    经过上午的调查,羽梵音等人了解到,赵志富一家当年不但没钱,甚至可以说是特别穷,住的房子四面透风不说,一下雨就没法住人。直到后来他有钱盖了楼房,这才出了名,成了村里人追捧羡慕的对象,但是根本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在外面做什么,挣的是什么钱。

    四人来到赵志富家的原址,虽说已经做好了空手而归的准备,但是面对这光秃秃的一片,也难免有些失望。原本的楼房被烧塌了,只剩一面墙,和两根柱子,原本现场应该还有一些损坏的家具等等,也被村民偷偷拉走烧火,或者卖掉了,他们根本不管你什么现场不现场的。

    现场现在除了一面破烂的墙体就是两根烧的漆黑的柱子,地上都是野草以及排泄物,村里人连那些转头都捡走了,而且这两根柱子上都有伤痕,估计也不是没有人打他们注意,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放弃了。

    楚向阳耸耸肩说:“看来我们的物证袋可以省出来了,除非我们带坨大便回去研究。”羽梵音白了他一眼,自己穿上鞋套,戴上口罩手套等走进了墙后的现场。

    从墙根的痕迹还能看出原本房子的位置形状,此时于军歌拿着照片过来对比了一会儿说:“这墙应该就是屋门口右边的墙,如果这里是门的话,这里应该是沙发,然后这里应该是一张小茶桌,接着又是一个沙发,赵志富的母亲李文霞就是死在这里的,其实想想也够奇怪的,一个老年人面对火灾会不跑,而坐在沙发上等着被烧死吗,实在太扯淡了。”

    此时楚向阳也拿着一张照片,转了一会儿,站住道:“那么这里应该就是橱柜的位置,赵志富的老婆钱娟娟就是在这里被发现的。”李朗的眼睛特别好使,瞥了一眼,却看到楚向阳脚边的一块黑斑,顿时感到有些好奇,便走了过去。

    这块黑斑成椭圆形,仿佛被拉长,而随着李朗将一块石头搬开,居然出现了更多的黑色半点,有人在这里喷了什么液体一样。

    李朗的发现迅速引起了注意,羽梵音蹲下仔细看了一会儿,面色凝重道:“是血,溅射性喷射,大面积出血,以这个喷洒的距离看,结合钱娟娟的姿势,应该是颈动脉破裂所造成的血崩,军歌,拿物证袋取样,送到化验室与当年的钱娟娟DNA进行对比。”

    这个发现明显比较振奋人心,于军歌答应一声便欢快的离开,此时的她根本没注意自己前方有一坨大便,当她发现时已经晚了,她的脚已经落下,巨大的惯性让他无法把脚收回来,为了避免自己踩雷,于军歌只能拼命改变落脚点。

    结果就是她成功改变落脚点,但是身体重心也偏移,在哎吆哎吆的惊呼声中,她直奔那根被烧的乌黑的柱子。“啊!”随着于军歌的惨叫还伴随着“咔嚓”一声脆响,那根曾经被人刀劈斧砍的柱子居然倒下来了,而它即将要落下的位置恰好是毫无察觉的楚向阳,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楚向阳一定会命丧当场!

    这两根就是传说中的承重柱子,虽然现在大多数都用钢筋混凝土做,但是在以前大家还是会选择木头,而是还是比较坚硬耐用的木头,据李朗所知,普通人家用的基本都是槐木,因为非常结实,还不怎么招虫子,大户人家可能会将就一点,用楠木或者各种坚硬的木头,而坚硬往往意味着材质密度大,重量大,同等体积下,一块槐木绝对比杨木沉一半,所以说,这比大腿还粗的柱子砸下来,估计能把楚向阳的脑袋砸碎。

    “小心!”羽梵音只能来得及提醒一声,但是这个时间只能给楚向阳看一眼自己是怎么死的机会,估计还得等他意识没有完全消失的时候自己脑补一下。而李朗就比较注重实际行动,哪怕这小子是自己的情敌。他还是会选择救他一条狗命,大小也是个功德不是?

    迅速伸手接住柱子的同时,李朗也冲楚向阳踹了一脚,因为位置的原因,他只能接住另一段,而如果跑去调整位置的话,说不定于军歌会翘起的另一段砸到,毕竟牛顿大大的物理定律还是很可怕的,他老人家的棺材板也不是谁都能按住的。

    说起来复杂,其实也就是一刹那的事,李朗造成这一系列动作后,这根柱子果然一头先落在了刚刚楚向阳呆的地方,居然将坚硬的水泥地砸了个窟窿,然后又弹起来,加上一身重量,它的另一头又有了砸下去的预兆,李朗拼尽全力才压住,总算救了于军歌一条小命。

    而楚向阳也同时获救,被李朗一脚踢的滚到了路上,幸好这里不是城里,路上人少,车更少,要是在城里,绝对被来来往往的车流压成照片。不过就算平安落地,楚向阳也被李朗这一件踢的胸口发闷,眼前发黑,好半天才摇摇晃晃的爬起来。

    李朗吃力的抱着柱子问:“这个扔哪?”“往往里面扔,不能再破坏现场了。”羽梵音快速的说。然后李朗费力的抱着柱子扔了出去,落地的一瞬间,大家都感觉脚下一震。清醒过来的楚向阳看到这一幕,彻底被震撼的一把,这根本不是人力可以企及的可怕力量,那句谢谢硬是被吓的咽下去了。

    生死一线让几个人暂时还转不过来弯,楚向阳还好一点,于军歌醒来已经崩溃了,大哭着说:“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笨手笨脚的,都是我的错,呜呜呜呜!”她刚刚一个不小心,不止差点害死楚向阳,更是差点把自己也搭进去,害怕和愧疚成了她现在心里唯一的旋律。

    羽梵音连忙过去将于军歌拉起来,于军歌如找到亲人一样投入羽梵音怀里,失声痛哭,嘴里不断重复对不起三个字。楚向阳捂着胸口走过来,看了一眼,认真的说:“谢谢,这次真的谢谢你了,要不然我真的死定了。”李朗摇头道:“不用客气,我觉得你还是帮忙安慰一下军歌吧,她要崩溃了。”

    楚向阳答应一声,也加入了安慰于军歌的行列,而李朗却注意到了地上那个被砸出来的窟窿,按道理来说,就算砸也不应该砸这么大,里面为什么是空的?

    现在正是中午,虽然风很大,但是太阳也很明亮,一束阳光也恰好能看得见下面的情况,李朗往下面一看,居然看到了一张绿色的鬼脸,顿时吓的李朗心跳加速,甚至有些怀疑人生,难道下面已经是地狱了?还是说底下关着一只鬼?

    李朗大惊失色样子让众人怀疑,连于军歌也顾不上哭了,都跑过来往下面看,结果一窝蜂的挡住了狭小的洞口,什么都看不到,最后还是楚向阳拿出手电筒,真相才得以大白。

    一小时后,无数专家以及武警赶来封锁了现场,连李朗等人也被分开,进行审讯,好在只是例行公事,并没有刻意为难他们。谁都没想到,于军歌一个不小心推倒了那根岌岌可危的柱子,会引发这么大的后果,更没人想到,这地底下居然藏着宝贝,还洗藏就是二十年。

    都是文物,最年轻的也能给李朗当爷爷,换句话说,他们都是古董。大家也总算知道了赵志富凭什么能两个月赚那么多钱,的确是无本的生意,也的确是违法的财路,因为这家伙居然是个盗墓贼!从地下找到的文物,分别都是附近一些被盗墓葬丢失的文物,大大小小不下二十件,李朗看到的鬼脸是一座陶瓷像,栩栩如生的怒目金刚。

    “唉,赵志富这个家伙私藏这么多古董,怪不得会被杀全家,他难道就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吗,就不能留下一点有用的线索呐。”羽梵音白了于军歌一眼,淡淡道:“一个已经穷疯了的人,怎么可能会想那么多,他敢从虎口里拔牙,就必须做好,以身饲虎的准备。”

    于军歌愁眉苦脸道:“那这个案子到底破了没破啊,那些盗墓贼也没地方抓去,说不定已经被抓了,甚至可能已经死了,这个案子不会因为这个变成悬案吧?”羽梵音也有些烦躁的说:“这我也说不准,但是你别忘了,那个法医是被谁逼迫做了假的尸检报告,更别忘了0013号档案大部分证据都没有作用,很明显是有人刻意掩盖,那这个人又在哪呢?”

    于军歌颤抖了一下,捂着胸口说:“我现在怎么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李朗端着火锅,楚向阳端着各种食物向这边走来,羽梵音摇摇头说:“结案肯定不可能,就算那些盗墓者死了,这个案子也有个从犯逍遥法外,甚至二十年过去,他已经成了手眼通天的大人物,我们还是小心点吧。”

    “你们两个女孩还能再邋遢点吗?赶紧洗手去!”
猜您还喜欢看
圣墟
圣墟
作者:辰东
在破败中崛起,在寂灭中复苏。 沧海成尘,雷电枯竭,...
逆剑狂神
逆剑狂神
作者:一剑清新
少年林轩,灵脉被封,遭人欺辱。 偶得神秘小剑,开灵...
带着仓库到大明
带着仓库到大明
作者:迪巴拉爵士
方醒穿了,带着两个仓库穿了! 别人穿越是带着王霸之...
无敌小仙医
无敌小仙医
作者:一石.CS
一代仙帝重生都市,懂医术,会武功,游戏红尘多逍遥。纯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