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171章 平乱行动

北宋最强大少爷 第171章 平乱行动

    接下来迅速组织了其他人在养殖场内部进行善后和救治工作。

    至于王雱方面不妥拖延,该着手舒州城的平乱工作了。打的就是速度,要在司马大爷醒来之前完成这个工作。

    否则以司马圣人的尿性,肯定是一堆死亡指标之类的规则套下来,那就没法做事了。

    大水退却的时候才知道谁在裸泳。这次就是舒州洗牌的机会,一个近乎格式化重启杀灭病毒的时机。

    否则代价已经付出血已经流了,在让司马光圣人出来装逼,那么司马牌弱智杀毒软件是扫描不出几个病毒来的。

    抓住这个机会,往后的舒州会是一片乐土,可以稳定三十年,王雱就真的放心在舒州下重注投资了,那么舒州也会成为王安石父子政治上的后花园,同时成为国朝的经济工业引擎,在关键时刻发挥大用。

    现在正好,利用展昭受伤司马光摔到脑壳的机会,王雱下令:“展护卫身有内伤无需出去,现在局势仍旧不稳,本衙内命你护卫这个地方,保护司马大人和陈大人,这是军令听明白没有?”

    展昭隐隐约约觉得这小子想出去坑人,却没办法,只得抱拳道:“末将遵命。”

    王雱微微点头,指着道:“带上两那个俘虏死士,护场队留守,卢方所部跟随本衙内上街平乱。”

    是的此番叶苏团队中的两个没能逃走的核心高手还没有死,被抓获了……

    离开了司马光的驻扎地之后,王雱就是“将在外不受命状态”,总之接受了平乱委任,在司马光收回这个任命前,可操作的余地就大。

    现在街道上满目疮斑,一些地方有血迹,少数人倒在血泊中,还有些妇女光着身子在角落里低声哭泣。

    王雱把这一百出头的特种部队分为三组。一组由全柏林率领,一组由卢方率领,第三组是穆桂英和王雱率领。

    集中起来划分小组后,王雱指着街市上的情况道:

    “乱世用重典,这个时候仁慈,就是对兢兢业业生产的良民亵渎。卢方全柏林部负责巡逻街市,但凡有使用暴力者、猥琐妇女者,不论男女老幼,不论是乞丐还是牢城营跑出来的犯人,不论是否是舒州居民,不论是秀才还是豪族员外,不接受投降,无需审判,就地正法。”

    “记住这是命令,是军事平乱行动,不是诉棍问案。必须迅速,有效,准确的最快控制形势。”

    “参与浑水摸鱼抢夺财物的,若未持有管制兵器施暴的,不支持就地正法策略。但限于我部力量有限,无法实施有效抓捕,则更具情况摧毁其行动能力,细则是:给予腿部重击,且脸上临时用刀划上十字作为标记,责令其就地等候抓捕不能有任何行动。这就是红线和命令,必须清晰传达。传达了后,各部往后之巡逻中,但凡见到腿部有伤脸带十字标记、却仍旧在行动的则视为‘无可救药众’,无需审判,无需二次警告,就地正法!”

    “这就是平乱准则,快狠准,若不明白之处现在提问,过了现在办砸了的,造成严重后果的,人头落地。”王雱最后总结道。

    这只队伍已经被虎头营的骨干调教了多日,本身也是从六安军第五营挑选出来的上过战阵的精锐,于是相对整齐的立正:“明白!”

    “维持关闭城门状态关门打狗。不要害怕他们人多,无需用传统思维把他们吓得跑出城去。”王雱再道,“他们只是纸老虎,是一盘散沙,做事一定有代价,我不管他们以前是不是好人,是不是可怜,但舒州城已经流血付出了代价,若不能把这群关键时候添乱的人一网打尽,就是执政者对国朝的亵渎!”

    “明白!”全体立正。

    “出发。”

    王雱穆桂英带队出发了,迂回几圈后,确认暂时不会被司马光捉到了,这才停下来。

    是的王雱也不知道司马光什么时候醒来,他醒来也无所谓,只要不被他捉到王雱就还是平乱主将,就是将在外不受命状态。必须把活干完了才能交权。否则让部分喝了人血的家伙留脱了王雱念头不通达,也睡不着。

    现在就开始准备刑、用于具审问两个高手俘虏了。

    “现在是军事行动,所以咱们简单点,你们两个谁愿意告诉我,和叶公子合谋的舒州本地帮派有哪些?”王雱问道。

    两个家伙表现出了视死如归的样子。

    王雱就指着其中一个最不顺眼的道:“挑了他的脚筋。”

    啊——

    凄厉的惨叫回响在上空,这家伙的一条腿就废了。

    “第二问,谁和叶苏合谋?”王雱道。

    三个呼吸没回答,王雱又道:“挑了他的手。”

    啊——

    再次惨叫,然后俘虏就昏迷了。

    王雱道:“弄醒过来,不问,继续废了完好的一手一脚。”

    然后就弄醒过来,没询问就直接下刀,惨叫声之中,这个家伙四肢全废了,再次晕了过去。

    “再次弄醒,趁他还有气息还会疼,把这十只竹签刺入他的指甲缝隙。”王雱简单粗暴的道。

    队伍内部的人都有些心惊肉跳,而另外的那个高手俘虏,则是直接裤裆就湿了,脸色变得一片死灰。

    一声声的凄厉惨叫始终在上空回响着,其实王雱觉得自己还是很文明的,应该也不比后世的CIA对待恐怖份子酷烈。

    中途仍旧没有询问,这个锤死的人又晕了两次,也都被强制弄醒了,直至十根长长的竹签刺入手指之后,他才慢慢的没有了呼吸。

    王雱看向另外一个完好的家伙道:“所以你到底怎么说?此番舒州城已经付出了代价,我当然不会手软的,不拿到结果誓不罢休,不要以为你不透露消息我就抓不到人,哪怕错杀我也不会停止,反正最终结局都是一锅端。不同的只在于你说了,我的政治压力小些,然后我就放过你的命。”

    “当真可以活命吗?”这个狠人也妥协了,实在是看到同伴的遭遇太惨了。

    “我义气雱承诺了一定作数。”王雱道。

    “兰花帮,金佛们,河沙帮……他们都在事前参与了叶公子的策划。其余的小的就不知道了,这三家在很早以前,也就是叶家的代理人了,负责在舒州地界帮叶家消化私铸钱。”这个死士脸色死灰的道。

    “废了他的武功,脸上划上十字,责令原地不动。”

    王雱快捷的下达命令后,穆桂英一棍子捅在他背部,他狂喷一口血后全废,瘫软在了地上。

    王雱离开的时候道:“少爷我说话算我,我不要你的命。但你脸带标记,接下来你的作为会决定你的命运,一切看你自己造了。起身行动肯定死,但那是你自己的选择,不是我王雱杀你。若原地不动,作为直接攻击养殖场的死士,司马光肯定判你死刑,但那是司马光的选择,也不是我王雱的。”

    说完,王雱带队离开。

    转过一个街口,见到几个小流氓围着一对母女撕扯衣服,那女子王雱还认识,是米粉娘。她女儿是个十岁左右的萝莉。

    那几个小流氓也就比王雱大一点,在大宋都算未成年。平时也没什么大恶,但属于较为奔放胆子较大的那一群,也经常去米粉摊子上。应该是平时就比较垂涎于米粉娘的身材了。

    在平时当然不是什么问题,因为平时有秩序。但无秩序后就是末日,大家都以为没有王法了,一个壮着一个的胆子,就会把平时不敢的作为实施出来。这就是人性的丑恶。

    包括王雱也很丑恶。大雱的丑恶表现在平时不敢乱杀人,但是现在敢!

    于是王雱想都不想,挥手下令道:“杀光!”

    穆桂英都有些不忍心,偏开头不看了,转眼六个小流氓就脑袋搬家,倒在了血泊中。

    米粉娘母女流着泪跪地感谢:“谢谢衙内,啊……”

    却是说不完就被一鞭子抽的跳起来,王雱道:“不添乱就是功劳,这个时候乱窜个什么,你们这类人出事的越多,就越显得我朝廷无能,赶紧的躲起来。就躲护人家里,在本衙内宣布平乱结束前不许露面,保护驻地直至有结果就行。”

    于是以官府名誉,叫开了旁边这户人家的门,让她们母女躲进去了。

    米粉娘想辩解是出来找儿子的,遇到酷吏却真不敢开口了,只敢眼泪汪汪的祈祷,儿子千万别如同小流氓一样的作为就行了……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