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下山虎 > 第0259章 品茶?喝酒?

下山虎 第0259章 品茶?喝酒?

    刘飞阳有这个想法之后觉得有些可笑,要说三爷是长歌当啸指点群雄的曹操,自己也断然不是一味装孬的刘备,况且自己也没有往他那条路上走的想法,人间正道是沧桑,至少他现在还是这么认为,与三爷闲扯了一会儿随后告辞离开,无论三爷心里怎么想的他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齐青钢的余威犹在。

    只是在刘飞阳离开之后,三爷干瘪的身躯翘着二郎腿,嘴里饶有兴致的哼着《智取威虎山》眼睛透过玻璃盯着下面拳台,倒有几分悠闲模样,拳台上的厮杀他不在乎,如果不是刘飞阳,那个叫小旋风的被人打死才好,毕竟营销需要头脑。

    不到两分钟包厢门被人推开,走进来一位汉子,身着保安制服看起来挺魁梧,想必他就是二孩口中的那名保安队长,这人身高并不出众,不过脸上带着一股阳刚的劲,与所谓的暴戾不同给人感觉很正派。

    “三爷…”他走到沙发边站稳身形叫一句。

    齐三爷并不着急答应,而是继续看着台下,他很享受这种睥睨一切的感觉,下面叫的越欢他就越享受,到他齐三爷这个位置,可以说已经有资格听到上层世界的丁点事情,刘飞阳在中水县的时候就知道有神仙这号人物的存在,可以说是万幸,住院时见到郭雀,更是万幸。

    只是他的认知还停留在经济实力的层面,至于那五花八门的世界一概不知,神仙说:当午山曾经出个赵宗师那是太极大家,能称为集大成者,这种宗师都是不出世的人物,知道的人寥寥无几,更不是偶尔出现在电视上的花拳绣腿,被人认可得有实力,换句话说那得让想挑衅的人闭上嘴。

    “介念,你怎么看他?”

    如果单纯的认为齐三爷只是靠一刀一刀拼起来那就大错特错,想要成事必须得有三点:天时地利人和,天时是曾经那个相对宽松的年代,地利是惠北市的带来的成长土壤,人和就是自身实力,曾经的螃蟹可能与三爷称为兄弟,两人背靠背拿着砍刀拼杀,但靠着一股狠劲远远不够,除了表面上的时候,还得有暗地里的实力和背后的关系。

    普通人看到的永远都是二维世界,也就是平面上的东西,偶尔能在报纸新闻上看到被人津津乐道的名人出事,那也是外人想让看到的,只有爬的高才能看到上层,也就是三维世界。

    在街上抓一个人问他懂不懂什么叫“金枪刺喉”会有百分之八十的人兴奋说见过,就是扎枪顶在喉咙处能把扎枪顶弯,他们不知道枪头是钝的,问他们见没见过手断板砖,也会说见过,可不知道那不是劈的而是震的。

    三爷背后的关系是杜老板,暗地里的实力就是这个介念,如果让螃蟹跟他打,五个螃蟹未必能进得了身,当年三爷遇到介念的时候他还是个小伙子,现在的年龄也年近半百,三爷从未问过他是从哪里来,他也从未主动讲过。

    曾经有过一次被人用狼牙棒袭击后背的经历,用的都是纯钢钉打造,可打到身上只是有两道露出点血丝并没扎进去,硬气功相当了得,被传的神乎其神的一次就是分开两个外国大汉了,也有拳头打在身上,可他纹丝不动,以往一拳能把这种身材人打飞的外国壮汉还没等缓过神,就被他一拳打断胳膊,另一位则是被他踹下拳台。

    三爷派人查过却都没有结果,所以这么多年心里有个谜团,如果“介”换成“戒”可能就是他在某一时期的名字。

    “金鳞岂是池中物”介念言语不急不缓的道,他知道这么多年来齐三爷仍旧在试探自己,认为自己会相面之术,毕竟这身功夫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出处。

    他不解释也从来不说,只是今天多说了一句。

    “哦?”三爷听到这个回答还挺意外,转头看了他一眼,电视上演的未必都是假的,一人砍翻七八个人三爷在年轻的时候也能做到,所以见过介念出手,认为他能打翻十几人不在话下,俨然奉为世外高人的角色。

    “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听你对人有这么高的评价,过人之处在哪里?”三爷逐渐把刚才的轻挑换成严肃,一本正经的问。

    介念不吃他这套,只是缓缓摇头,不多言语。

    三爷蹙起眉,陷入深深思考。

    事实上,刘飞阳的格局远远不止他表现出的这点,如果他想说,能把在医院郭雀对他说的那些奇闻异事原原本本的阐述一遍,恐怕三天三夜也讲不完,只不过闭上眼睛展现出来的东西,始终是梦,睁开眼睛看到的景物才是现实。

    整天嘴里说着南方的王爷怎么怎么样,神仙会在惊蛰之前一段时期辟谷修身养性,太浮夸也不现实,远远不及思考卖一块砖能赚多少来的实在。

    伟人说:不在站自己的阶层讲话,是容易挨揍滴…

    当下刘飞阳思考的问题还是二孩,这个他用情最深也伤他最深的人,他从不以圣人来标榜自己,认为自己就是个普通人,往最小了说他坐在公交车上有位老太太上来,他会站起来给让座,如果那位老太太一副大义凛然也无可厚非,换成不屑一顾理所应当,他要计较起来可能不让。

    对别人可以,可对二孩偏偏狠不下心当成路人看待,脑中久久回荡着二孩被人摁下面揍的画面,曾经一个无忧无虑的孩子,怎么就变成八块腹肌的汉子?曾经喜欢趴在炕上看电视。现在又为何趴在拳台上。

    想到明天他还有一场更为艰苦卓绝的战斗,心不由提起来,二孩放不下脸跟他道歉,他也放不下腰杆去找二孩。他没有车,给高老板配的车是租的,出了门也没有兴趣叫辆出租车,一个人顺着路边吹着清风一点点往城里走。

    并不孤单,几名穿着短裙的女孩,沿着他的足迹跟随,都犹犹豫豫不敢上前,有人装成刚刚失恋的样子,有人嘴里喷着酒气像是喝醉,还有人我行我素的卖弄风骚,原因很简单,能在拳场顶层下来的人尤其是这么年轻,无疑是报纸上说的金龟婿,不说名正言顺,做个偏房也不是不可以。

    自从他在龙腾酒吧当上经理,就知道这种事情是不可避免,也就习以为常了,走出大约一公里左右,除了那几名女孩之外已经寂寥无人,四周都是旷野,在拳场里流出的汗水渐渐被夜风吹干,思绪也变得越发清明。

    砖厂收入囊中,有稳定的货币支持,是时候该想想下一步做什么,谋求稳定这样过一辈子也未尝不可,他偏偏不是这个性子。

    他一边走,一边想着。

    后方,一辆很有小资情调的凌志轿车缓缓开来,车灯照亮刘飞阳前方的路。

    没走出几步,这车在他身边缓缓减速,副驾驶的车窗慢慢放下,先是涌出来一阵怡人响起,随后听见一声怡人叫喊。

    “飞阳,是不是忘记你曼姐了?”

    刘飞阳转过头,从车窗看去张曼的笑脸是那么优雅,也跟着一笑,如果说安然是他梦寐以求的妻子,柳青青是所有男人心目中想要征服的对象,那么张曼这种女人无疑满足了所有人男人的性幻想,她的名声不好却不能否认一个事实,与他品过茶的男人都对她舍生忘死。

    赵如玉能把给男友带的的绿帽子搭成一座桥,她也能,唯一不同的是,要娶她的大有人在。

    “怎么可能,忘了谁也不能忘了你…”刘飞阳一笑,很自然的拉开车门上去,他不知道当初在茶馆张曼义愤填膺去找柳青青的事,即使知道也不能说什么,对于帮助自己的人,刘飞阳一概很大度,没有达到他们的心理预期发两句牢骚也正常。

    看到他上车,后方的几名女孩都懵了…

    今夜的张曼仍旧风采逼人,她车上有独特的香气融合了她自身的香味。

    “虽然不知道这句话真假,不过我还是很爱听,走吧,喝一杯?”

    “喝一杯?”刘飞阳心情不错的抬手摸了摸鼻尖,看上去有些犹豫。

    张曼根本没往他会调侃自己那方面想,看到他有些拘谨的动作,带着几分挑逗道“怎么,家里那位管的严啊,她还担心你在外面找小的?”

    “也不是”刘飞阳定了定神,一本正经道“曼姐,实话跟你说了吧,我喝酒行,喝茶得再想想,太快了…”

    张曼哑然失语,呆呆的看着他,看着这个比自己小很多却很有男人味的脸庞,身上好似散发出一股意乱情迷的味道,也很严肃的问道“你真的想品茶?”

    “啊?”刘飞阳转过头,见她脸上已经挂上一抹绯红,配上她独有的气质,当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心里扑通扑通乱跳,憋了半天道“曼姐,别闹!”

    “你确定不品茶?”张曼停下车,脑袋自然而然的探过来,不会让人觉得突兀,反而让人觉得惹火,她嘴里呼吸出来的热浪,一浪一浪打在刘飞阳的脸上,近在咫尺的距离汗毛好似交缠到一起。

    “真他妈妖孽!”刘飞阳万万没想到会自己搬石头砸自己脚,咬牙切齿骂道。

    “呵呵…”张曼听到这话坐回去捂嘴笑的前仰后合“放心吧,喝酒!”

    ps:先谢谢丁总的捧场,上一段剧情还以为设计的很好,可呈现出的成绩一般,马上进入下一段了,今天到这,晚上好好想想该怎么写,谢谢一直支持我的朋友,一生平安。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