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源世界之天衍 > 第五十三章 噩梦杀手

源世界之天衍 第五十三章 噩梦杀手

    心韵焦急地握着江逍的手,掌心里已经被汗打得湿漉漉的。

    江逍已经被她重新抱回了沙发上躺着,和赵天雨两人眼皮下的眼球都在飞速转动着,很明显梦中已经到了极为紧张的时刻。

    远处的其他乘客,无论是醒着的,还是睡着的,都没有任何异状发生。

    可江逍原本所说的……会从梦中传递给她的消息,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传来?!

    “乱壤!”

    心韵转过头去,望向身旁的红发男子:“再等五分钟。如果过了五分钟,江逍和赵天雨仍旧没有醒来,候机厅里也没有任何变化,就给我把整个候机厅里的人——”

    她的目光中猛地射出两道冰寒彻骨的冷意来:“全部杀光!”

    “知道了,主上。”乱壤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目光里同样是两道寒意,扫视了一下周遭。

    心韵的命令,他从不会拒绝,也从不会质疑,只会毫不折扣地执行。无论这命令多么艰难,或者多么不合理。

    不要说是一个VIP候机厅里的人,哪怕心韵下达的命令是杀光整个机场中的活人,或是让他当场自杀,乱壤也不会有丝毫犹豫。

    “该死……江逍,你究竟打算做什么!”

    心韵焦急万分地低下头,望着江逍的面庞。

    虽然江逍在让她击昏自己前已经说过了,不要大开杀戒,否则他们一行一定会错过航班,但若是江逍真到了危急关头,心韵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再五分钟……再给你五分钟!

    心韵低下头,看了看左腕上的手表。

    现在是下午两点十五分。

    距离登机还有五十分钟。

    距离万壤大开杀戒,还有五分钟。

    一阵嗡嗡声在心韵的耳边响起,她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想要赶跑这只讨厌的苍蝇。

    等等——

    国际机场的VIP候机厅里……

    怎么会有苍蝇!

    心韵连忙转头看向肩膀处。在她的脑袋旁,飞舞着的并不是苍蝇,而是一只蜜蜂!

    这就更不可能了!

    似乎是察觉到了心韵的目光投向了自己,那蜜蜂在空中盘旋了半圈,落到了江逍的手臂上。

    在江逍的手臂之旁,密密麻麻的蚂蚁,竟然排出了两行小字来!

    “现实中的伤痕,可以带入梦境。和我说话。”

    “我怀疑敌人就在候机厅之中,帮我一起找出他是谁!”

    心韵的心脏砰砰狂跳了起来。

    江逍……竟然真的和自己联系了!

    可是……他不是说过,梦境之中,一切觉醒者的能力都无法使用么?

    心韵知道,江逍的体内留存着紫烟临死前留下的一小团细胞。但她却想不明白,他又是怎样操纵着紫烟的细胞,演候机厅的人之中,找出真正的敌人。

    正当心韵思索着的时候,江逍手臂旁的蚂蚁已经变化了队形,重新排出了一行字:“找出是谁。我在梦中解决。不能耽误登机。相信我。”

    心韵深吸一口气,大脑飞速转动了起来。

    在梦境中杀人的觉醒者……

    拥有将人拖入梦中的能力……

    一个名字猛地跳到了她的脑海之中。

    躯濂?!

    虽然没有任何拥有天赋能力的觉醒者会主动将其公开,但是心韵却很早就听说过,觉醒者之中,有一个传说中的暗杀者。

    而他的外号,就叫做噩梦的躯濂。

    难道他的外号……真的就是对自己能力的描述?

    难道此刻面对的这个敌人……就是那个传说中的躯濂?!

    可心韵所听过的传闻之中,躯濂从来都不是学院的人。为什么此刻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也没有人知道,躯濂究竟是男是女,长相如何。

    也就是说,此刻候机厅里的人……每一个都有可能是躯濂的本尊!

    心韵的脑中,突然闪现出了一点灵光。

    没错!躯濂应该……

    她掌心一晃,那柄小刀已经现了出来,飞快地在江逍手臂上浅浅刻了起来。

    ……

    梦境之中,江逍正在发足狂奔,而贞子正紧紧追在他身后。

    “该死,这家伙难道不会累的么!”

    江逍一边飞身跃过一张餐桌,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舞动四肢,穷追不舍的贞子,暗骂了一声。

    在赵天雨吸引了贞子一段时间之后,江逍又接过了这追逐的游戏。

    幸好,这个贞子不是力秦,看起来智力并不高。她的行动模式与其说是女鬼,倒不如更像是野兽一样。

    只要江逍和赵天雨其中一人试图拉近距离,用力敲打桌子地板,发出足够大的声音,她的吸引力就会很容易地被转移过去,放弃当前追逐的目标,转而追向另一个人。

    但问题却在于,江逍和赵天雨现在都只有普通人的体力而已,而贞子的体力却似乎无穷无尽一般,自始至终都没有半分疲累的迹象。

    而她那四肢撑着地面,关节向上,如同大蜘蛛一般爬行的姿势,也比人类双足跑动更适合越过各种障碍。

    这间VIP候机厅并不算很大,只有几百平米而已,根本没有足够的空间,来让江逍和赵天雨与贞子玩捉迷藏的游戏。二人最初还一直不停地在掀翻沙发桌椅,来试图给追逐的贞子制造障碍,但很快却发现——那对他们的影响反倒比身后的追击者更大。

    乱成了一团的候机厅之中,满地狼藉。只有那其他三个被无辜拖入梦境的乘客瑟缩着的角落,两人没有向着那方向跑去过。

    虽然并没有明确地交流过,但两人都自然而然地明了对方心底的默契。

    ——不要让无辜者受害。

    哪怕其中很可能有一人,就是他们面对的敌人。

    江逍的肺几乎要炸裂。哪怕是之前在碧潭山面对暗炎追杀时,抱着紫烟在夜色下山路之中的狂奔,都没有如今那么疲累。那时的他虽然没有完全觉醒,但毕竟身体素质已经强过了普通人一大截。

    而现在的江逍,只觉得四肢的肌肉都已经到达了极限,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疲劳一波波地侵袭着自己的身体。

    “在梦里居然也会那么累……妈的!”

    江逍恨恨地在心底骂出了一句脏话,突然感觉到右臂之上一阵刺痛传来。

    他在飞奔之中抬起手来,发现右臂之上正在潺潺流出鲜血。

    然而江逍的心中却反倒是一片狂喜!

    因为他可以清晰地看见,手臂上的伤痕正在延伸,渐渐形成了一行文字。

    之前的计划果然……成了!

    “干得漂亮!紫烟!还有心韵!”

    江逍向着一直悬浮在自己身旁,若隐若现的紫烟笑着大声夸奖了一句。

    江逍在让心韵打昏自己,重归梦境之前就说过,他有信心在梦境之中向着他们传递出讯息,就是因为相信,紫烟的灵魂依旧停留在自己身旁。

    因为江逍相信,那一晚的梦境中与紫烟的对话,绝不是自己凭空臆想出来的!

    而虽然江逍被敌人拖入了梦境之中,并被封锁了一切觉醒者的能力,但紫烟——却并没有!

    虽然他不能在梦境中使用能力,也不能让自己的能力传递到现实空间中,但紫烟的灵魂既然仍在,那么操纵她自己原本体内的细胞,自然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而江逍的计划,就是让紫烟用她的细胞,演化出蚂蚁,排列成文字,向着心韵和乱壤传递出消息!

    同样的,既然梦境与现实中的伤势是共通的,那么同样,现实中自己身体上的伤势,也一样会反应到梦境里来。

    而江逍也相信,心韵一定足够聪明,与自己足够默契,能够想明白自己的计划!

    现在,心韵终于传递来了他期待已久的消息!

    手臂上伤痕所组成的文字,终于渐渐成型。

    “规则系天赋能力,无法绕开自己。”

    江逍看着手臂上飞速出现,又缓缓消失的文字,在心中咀嚼了起来。

    规则系的天赋能力……无法绕开自己么?

    心韵既然是资深的觉醒者,那么她做出的判断,一定不会有错。

    既然敌人将自己和赵天雨,还有其他乘客都拖入了这个梦境,那么就一定是属于心韵所说的,“规则系”的敌人了。

    ……

    心韵紧张地看着身前仍在昏睡中的江逍,双拳紧紧地捏着。

    他的手臂上,也只够刻下这么长的字了。

    江逍在梦境之中,不知道正在经历怎样的战斗。心韵不敢将字刻在他身体的其他部位,也不敢将字刻得太小,生怕他会在激烈的战斗中无暇阅读。只有两只手臂的正面,才是现在唯一能够利用的部位。

    所以,她必须言简意赅。

    “江逍……你足够聪明的,一定能够看明白我在说什么!”

    心韵默默在心中自言自语道。

    作为祭司,又是资深觉醒者,心韵曾经见过或是听闻过的觉醒者自然不知凡几。

    这其中,绝大多数觉醒者都只拥有职阶能力而已。能够变异出天赋能力的,已经是凤毛麟角。

    而在这本就已经稀少的天赋能力拥有者之中,最可怕的,就是规则系的天赋能力了。

    所谓规则系,指的是设立一个领域,在这个领域之中,有着与现实世界截然不同的规则。

    但这规则,并不是只会用来攻击敌人,而是所有人都是公平的。

    一旦领域张开,那么领域之内的所有人,包括能力者本身,都必须受到规则的限制。

    而这个天赋能力的持有者能做的,就是利用自己对这个规则的熟悉,以及对手的不明就里,去击杀敌人。

    方才心韵在江逍手臂上所刻下的这句话,并不是什么铁律,而是她依照着自己所见所闻的事例,所做出的判断。

    那些暴露过自己天赋能力的规则系觉醒者,没有一个例外。

    现在心韵只能希望,这一次的敌人,不会是第一个例外。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