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太初 > 第三章 至上仙尊真乙太初教

太初 第三章 至上仙尊真乙太初教

    第二天的黎明时分,原本应该在沉睡的大田镇热闹非凡,有十六岁适龄参选者的家庭都张灯结彩,杀猪斩羊拜天祭祖,许多家长通宵达旦跪在自家神台前,祈祷自家娃儿被神仙选中,从此飞黄腾达。

    秦浩轩告别在神台前跪了一宿的父母,看着他们憔悴的容颜,昨夜美美睡了一宿的他心情沉重的走出家门。

    在二十多名健壮猎户的开路护送下,一行四十名十六岁适龄少年浩浩荡荡前往坡子岭。

    坡子岭是小屿山内山与外围的分界点,是一块平坦的草地。

    秦浩轩等人到达不久,两道白光从东方天际破雾腾云,御剑而来,落地时,秦浩轩赫然发现,他们就是昨天想高价购买自己黄精的那二人。

    不止秦浩轩,其他少年也被这二人就是昨天出现在大田镇的外地人所震惊。

    张狂面露喜色,和他的族弟兼小弟张扬相视一笑,要知道他们昨天在秦浩轩处购买黄精失败后,后来在陈老头手上以五百两天价买下那枚黄精,说不定他们对秦浩轩怀恨在心,那样秦浩轩的机会就更小了。

    那两人落地后,他们脚下的飞剑绕场一周,驱散四周雾气,形成一小块真空界,飞剑随后自动飞回他们背后剑鞘。

    这一手飞剑驱雾的手法,当场倾倒了在场的少年。

    两名神仙到来后,镇长率先跪在地上:“大田镇今年有四十一名适龄少年,请两位仙长挑选。”

    四十一名少年,连同护送的二十个猎户虔诚的跪地行礼。

    扫视四十一名前来测试的适龄少年,良莠不齐,大多低着脑袋畏畏缩缩,也有几个高昂着头,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但眉眼间都参杂着自卑和自信的复杂神色。

    唯独一个穿着灰色布衫的少年,举止得体,神情端庄,气质沉稳,颇有风度,令他们眼睛一亮,这不是昨天在陈家药铺卖黄精的那少年么?他们心中倒有几分期待这少年的测试成绩。

    在大田镇他们也听说了秦浩轩的大名,而且还亲眼看到他拿黄精来卖,采一两次灵药可以说运气好,但秦浩轩经常能拿出不逊色黄精的好东西,绝对不是运气这么简单了,如果能将这小子收入宗门,对自己倒有些好处。

    “本仙徐吞虎,这位乃我师兄赵嘉龙。”那山羊胡子徐吞虎简单介绍后,也不废话,道:“选苗分根骨两项!第一项摸道骨,第二项测仙种,两项都过关则入选。”

    “第一个。”

    按照镇长之前排好的顺序,第一个少年走上去接受测试。

    不过测试之前,还要进行一整套熏香、漱洗的复杂程序。

    测试少年伸出左手,徐吞虎接过一阵揉捏,皱起眉头,道:“凡骨……下一个。”

    所谓摸道骨就是对骨骼经脉进行初步的试探,这都不能过关,那也没必要进行下一项了。

    一连上了好几个,全部被徐吞虎贴上渣的标签,好不容易有一个过了摸道骨这一关,进入由赵嘉龙负责的测仙种。

    测仙种就是测试仙种,几乎每个人都有仙种,但很多人的仙种在他出生后就死了,即便仙种还活着的,也要等十六年后看仙种是否还活着,因为要满十六岁才能灌输吸收天地灵气,所以必须满十六岁才能修仙,而在这十六年中,又有很多人的仙种干涸死了。

    那名通过摸骨测试的少年在测仙根中发现,他的仙种已经死了。

    山上神仙挑选弟子本就是一个莫大的仙缘,不是谁都能接到这份仙缘的,经常每年抱着希望而来,一无所获的带着失望而回也是常有的事。

    紧接着几个人都通过了第一道摸骨测试,却在测仙种上全军覆没。

    在镇长等人的惋惜中,张狂走了上去,又重新点燃了镇长等人的希望。

    张狂这孩子性子跋扈不讨喜,但他继承了他父亲的优良基因,从小就表现不凡。他父亲当年差点就被山上神仙带走,即便现在也是大田镇首屈一指的优秀猎户。

    接过张狂的手,徐吞虎一阵揉捏,一改脸上阴霾,喜上眉梢,连连称好。

    张狂顺利通过第一关摸道骨,虽然是意料之中的事,但从徐吞虎的表现来看,他的资质那是相当了不得,说不定就要成为大田镇几十年来第一个仙人弟子。

    在众多羡慕的目光中,张狂来到赵嘉龙身前。

    神采飞扬的张狂走到赵嘉龙身前,换上一脸谦逊的笑容,恭恭敬敬的行礼。

    见到张狂,赵嘉龙眼睛一亮,可张狂眉宇间那一股遮掩不了的傲气让他微微皱起了眉头,但不论他个人喜恶如何,测试还是要继续。

    赵嘉龙哈了一道仙灵之气打入张狂体内,随即割破张狂食指,滴下一滴含有仙灵之气的鲜血在仙灵花上,如果仙灵花毫无动静则说明仙种已死,仙灵花开得越茂密则证明仙种越饱满。

    鲜血滴在仙灵花上立即被吸收,随后从一个干瘪的小花骨朵迅速变大饱满,随后花瓣缓缓张合,盛开。

    最终,仙灵花以怒放的姿态,展示了张狂仙种的饱满和活力。

    大田镇的人爆出一阵又一阵欢呼和尖叫,几十年来,大田镇的又出现了一名仙人弟子,未来的神仙人物。

    原本对张狂印象不好的人,再看向他的眼神异常复杂,羡慕嫉妒还有巴结讨好的味道。

    秦浩轩双眉微微收紧,心中也有些担忧,这张狂居然真的得志了,看两位上仙的表情,怕是天赋极好,这还真是出门赴宴先踩一脚狗屎——不是好兆头。

    随后,赵嘉龙正式宣布张狂通过考核。

    在张狂之后又有几名少年参加测试失败,很快,轮到秦浩轩。

    秦浩轩一直是大田镇这群少年中的标杆式人物,不但身手敏捷会打猎,还能采来许多陈老头都采不到的奇珍妙药,风头稳稳盖过张狂,这两人也一直彼此看不顺眼。

    在四十一人中,秦浩轩被选中的呼声最大,眼下呼声还不如他的张狂被仙人选中,秦浩轩压力巨大。

    接过秦浩轩递来的左手,徐吞虎破天荒打了个招呼:“你来了,别让我们失望!”

    秦浩轩微微一笑,任由徐吞虎摸着自己手骨:“细长有余,命骨稍短;骨骼精奇,脉络略阻!可惜,可惜,可惜啊!”

    徐吞虎一连说了三个可惜,看着秦浩轩的眼神也是一脸惋惜:“你虽然能算过关,但资质实在一般。”

    秦浩轩鞠躬回礼:“谢谢徐仙长。”

    走到赵嘉龙身前,秦浩轩毫不做作的不卑不亢谦虚做派,让赵嘉龙心中暗赞不已。

    赵嘉龙朝他微微一笑,哈出一道仙灵之气打入秦浩轩体内。

    秦浩轩只觉得一道温和的暖流从自己背部涌入经脉,瞬间流遍全身,即便连血液中也暂时融入了仙灵之气。

    丹田中出现了一个原不存在的灰绿色小种子,在层层雾气包围中看不清模样,在正式修仙前,就算暂时有这一口仙灵之气也无法内视。

    割破食指,滴下一滴鲜血灌浇又恢复小骨朵模样的仙灵花。

    这一次仙灵花虽然有动静,却不像张狂的立竿见影,小花骨朵以一种相当慢的速度缓慢变大,好半响才变成正常花骨朵大小,然后花瓣间开了一小条缝。

    然后左等右等,仙灵花就是没有动静,这说明秦浩轩的仙种虽然没死,但干涸得相当严重了,再过上几个月,仙种干涸而死也不是没可能。

    赵嘉龙思量半响,秦浩轩的资质介于可收可不收之间,究竟是去是留的决定权就在他们两人手中。

    望着秦浩轩的赵嘉龙一脸可惜,他想不到能时不时采来黄精那般珍贵药材的秦浩轩资质如此普通,普通到让他犯难了。

    这时徐吞虎凑近赵嘉龙耳边,悄悄耳语了几句,赵嘉龙眼神闪烁,似乎在权衡利弊。

    片刻后,赵嘉龙宣布秦浩轩也被收录。

    大田镇的人们再一次沸腾了,要知道大田镇这种贫瘠的地方,几十年甚至上百年选不上一个是很正常的事,赵嘉龙和徐吞虎二人也只抱着例行公事的心思走个过场罢了,却没想到一举收了两个。

    紧接着,又是大批大批被刷掉,令人意外的是,张狂的族弟兼小弟张扬,竟然也通过考核,而且考核成绩还要比秦浩轩好一点,仙灵花很争气的多开了一条缝,证明张扬的仙种比秦浩轩更有活力。

    张狂的脸上填满了少年人得志时的骄傲气色,看向秦浩轩的眼神充满藐视,心里更是得意洋洋,叫你仗着身强体壮,喜好多管闲事,等我学好灵法做了神仙,看我以后怎么整你!

    对于张狂挑衅的眼神,秦浩轩视而不见,不就资质比我好点,仙种活力比我强点,有什么了不起的,修仙路上变数万千,资质好并不代表未来成就一定会高,否则那些神仙们还满大街寻个屁啊,直接招些一流资质的人不就得了。

    很快,四十一名少年全部测试完毕,今年的大田镇一举出了三名仙人弟子,可谓皆大欢喜。

    “你们三人回去准备下,告别父母亲人,明天就随我等上山。”赵嘉龙说罢,将三袋沉甸甸的银子分别递给他们三人,道:“这是你们的安家费,妥善安置后,明天清晨镇口见!”

    交代完毕,赵嘉龙和徐吞虎二人祭出仙剑腾空离去,那些落选的少年将对两位神仙的艳羡转投到通过测试的三人身上,尤其是测试成绩最为优异的张狂,不久的将来他们就能像神仙一样高来高去。

    神仙在大田镇选了三名少年的消息传出,方圆百里的人无不震惊,许多几代前就断绝往来的远房亲戚纷纷登门,送来礼物,说尽好话,想尽千方百计和未来的神仙打好关系,资质最优秀的张狂家门槛都被认识或不认识的送礼人踏破了,另外两家也是不少。

    一宿热闹后,三名少年在无数家乡父老的簇拥下来到镇口,徐吞虎和赵嘉龙已经再此等候了。

    由于路途遥远,镇长连夜在县城里购了五匹好马,供他们驱驰代步。

    五人翻身上马,徐吞虎一甩手,五张黄色符纸分别贴在五匹马屁股上,这五匹马仿佛打了鸡血,嘶鸣一声飞快朝前冲去。

    来不及挥手道别,回头望时只能看到亲人眼中噙着的泪花,饱含幸福和伤感,渐行渐远。

    修仙路漫漫,一去不复还。

    “两位仙长,不知怎么称呼二位,才不失礼数?”秦浩轩策马快行一步,赶上徐吞虎和赵嘉龙,不卑不亢的询问。

    “师兄!”赵嘉龙面无表情,冷冰冰的吐出两个字。

    张狂、张扬两人眼看秦浩轩吃瘪,心头暗笑不已,却做出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张狂故作憨厚道:“能被两位师兄看中,收列门墙,是张狂天大的福分,往后还请师兄多提携呢!”

    对于张狂拍的劣质马屁,不论徐吞虎还是赵嘉龙都兴致缺缺,自动忽略,张狂心里很不高兴,但表面还摆出一副笑脸。

    “赵师兄,徐师兄,我们三人出身偏远小地方,见识浅薄,只知年年有您这般的神仙来挑选弟子,却不知更加详尽的情况,为了避免到了师门闹出笑话,让作为引路人的两位师兄脸上无光,能否请两位师兄提点几句?”

    秦浩轩一番话说得不卑不亢,十分得体,性子冷傲的赵嘉龙“嗯”了一声,表示同意。

    “我们师门乃是翔龙国护国神教,上天曾降下仙班仙谱,赐名‘至上仙尊真乙太初教’,一般称为太初教,传承数千年,宗门位于大屿山黄帝峰,弟子门人上万,乃是翔龙国唯一仙门!掌教是翔龙国护国仙师,历代皇帝登基,都必须报备掌教批准同意!”说起师门太初教,即便是性情冷傲的赵嘉龙也是宝相端庄一脸憧憬,更是听得秦浩轩三人眉飞色舞心驰神往。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