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太初 > 第十章 书中自有黄金屋

太初 第十章 书中自有黄金屋

    夜深人静,秦浩轩附身小蛇,去往绝仙毒谷。

    小蛇速度很快,一炷香时间就绕过黄帝峰,翻了十来座山,来到阴气森森,透着邪毒之气的绝仙毒谷外。

    秦浩轩抬起头,只见绝仙毒谷的入口黑雾翻滚,附近数十里荒无人烟,寸草不生,更没有任何飞禽走兽。

    靠近绝仙毒谷入口,一股巨大的压力传来,仿佛一块巨石压在身上,步履维艰,每前进一步,压力就加大许多。

    想起目前自己的处境,就算绝仙毒谷毒气再重,秦浩轩也只能赌一把,赌小蛇万毒不侵,他一咬牙钻了进去。

    绝仙毒谷中阴云弥漫,天边不时闪过一道闪电,劈在浸透了毒气早已变得又干又硬的黑色土地上,举目望去荒凉凄厉,一地残埂断壁,许多断落碎裂的法宝洒落一地,在绝仙毒谷这数千年的陈列下已然锈迹斑斑,透出逼人骨髓的魔气。

    不远处有几座高数百米的石山,其中一座被轰掉了大半,畸形而诡异的伫立,另外一座从山腰处被轰穿,露出直径三十米的巨大洞眼可以看到山那边黑灰色的天幕。

    这些远超人力自然的残痕,就是当年仙魔大战后留下的痕迹么?秦浩轩心头震惊不已。

    “咦,活物!”正当秦浩轩四处张望时,忽然左前方传来一个人声。

    他定睛望去,一个庞大又丑陋的身躯斜倚在百十米外一棵枯树上,身上肤色和绝仙毒谷的底色极为相似,粗看上去还以为是那巨大枯树的一部分。

    看那身子主人奄奄一息的模样,应当也是油尽灯枯,只剩一口气苟延残喘了,秦浩轩还注意到,在距离那人数十米外,有一株金光闪闪的小植物,透出极精纯的灵气,以小蛇敏锐的感知力,一眼就看出那不是凡品。

    “小蛇啊小蛇,你个子不大能耐不小嘛,能走进这里不被毒死也算是很有灵气了。”那身子主人说道:“我已经油尽灯枯,离开绝仙毒谷无望,为免一身功法失传,不如把我的绝学传授给你吧?”

    秦浩轩警惕的望着那身子主人,一动不动,眼中闪烁着质疑。

    “我不死巫魔纵横天下数千年,从不诳人,说传你绝学就传你绝学,你来这里不就是为了寻些宝贝么?我的绝学丢在修仙界也是顶级的功法,难道你就不心动么?”那身子主人似有些愠怒,原本油尽灯枯的身子徒然散出一股可怕的气息,仿佛秦浩轩要是不从,不死巫魔立马就要跳起来捏死他似的,吓得秦浩轩连连后退,不过等了很久,不死巫魔也没能跳起来捏死他。

    这时秦浩轩才又回到绝仙毒谷,试着走几步,发觉每走一步身上的压力就大许多,他估摸以自己现在的能力,最多能走到那株金色植物旁,绝仙毒谷剧毒横行,他也不知这金色植物是仙草还是毒草,万一误食毒草毒死了可怎么办?可那万一又是仙草,岂不是白白错过了一次机会?

    正在他犹豫是否走过去采那金色植物时,忽然不远处不死巫魔凌空发出一道奇妙的紫色法诀,带起一阵千军万马奔腾呼啸的厉杀之声,直射向秦浩轩的脑门,吓得秦浩轩魂不附体,以为这魔头要杀了自己,然而在绝仙毒谷的压力下秦浩轩反应迟钝,躲闪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道法诀钻入自己脑门。

    “这是我的独门绝学道心种魔大法,这门功法修炼到精深处极为厉害。这山谷毒气太重,任何生物进不来,为了不让它失传,我现在就传授给你。”

    就在秦浩轩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时,却发现脑海中多了许多玄奥莫名的文字,仿佛是硬生生刻在他记忆里一般,而自身却是安然无恙,顿时明白这老魔外强中干,只要不靠近他,他就没有伤害自己的能力。

    秦浩轩在不死巫魔凶恶的眼神注视下,顶着绝仙毒谷的压力,一百米出头的距离,秦浩轩足足花了十来分钟才走到金色植物旁,若不是小蛇身体彪悍,且不说那些毒气毒瘴,就每走一步的压力累积下来,都够旁人粉身碎骨了。

    看到还没修炼的小蛇如此厉害,不远处的不死巫魔眼中精芒连闪,似乎对自己挑选的这个传人十分满意,秦浩轩不知他打什么算盘,但既然他无法伤害到自己,也懒得理会他。

    这株金色植物仅有三四寸高,通体金色,有些像莲花,在笔直的叶茎之上也只有一片金色的叶子,仿佛一阵风就能刮倒,虽然透出极强的灵气,但秦浩轩根本不敢下口,万一这要是什么绝毒的毒物将自己毒死了可怎么得了。

    想着白天还要上课,拿不准主意的秦浩轩暂且先退出绝仙毒谷。

    第二天,秦浩轩拖着疲惫的身子,顶着大大的黑眼圈走到学堂,因为是初训正式上课的第一天,早上半个时辰依旧是吐纳灵气,又有几名新弟子引灵入体,破开仙种,而秦浩轩作为少数几个已经破开仙种的弟子,理应修习引气术浇灌仙根,迫使其早日出苗。

    然而在半个时辰的吐纳中,秦浩轩继续修习引气术,可进展也较为缓慢,张狂等人吸纳天地灵气犹若鲸吞水,而秦浩轩的引气术却断断续续,吸入量不及张狂等人百分之一,更因为昨夜附身小蛇的后遗症,他闭目打坐时竟然睡着了。

    直到正式上课,楚长老站在学舍讲台上,开始讲解许多修仙基础常识,秦浩轩强撑着脑袋听着,但眼皮仿佛有千斤重,哈欠连连,惹得旁人侧目不已,也让楚长老心生不快,对秦浩轩的观感顿时打了折扣。

    令楚长老为之气结的是,秦浩轩起初还只是打打哈欠,不一会儿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很快传来连绵不绝的鼾声。

    若说昨天楚长老对秦浩轩还心存好感,认为他资质虽差但道心坚固,可堪造就,秦浩轩今天的表现就亲手颠覆了他在楚长老心中的印象。

    这还是他这几十年启蒙仙师生涯中,碰到的第一个第一天初训就开始打呼睡觉的人,如果是李靖张狂徐羽那种紫种天才还说得过去,可你一个无色弱种凭什么上课睡觉?

    楚长老重重的咳嗽了一声,希望能警醒秦浩轩发现没有什么效果,语带几分不满的说道:“今天我给尔等说说修仙六艺,“修仙六艺便是【法丹器符阵御】,法便是灵法道术,丹便是炼丹之术,炼制灵丹妙药,器便是炼器之术,制作各种法器,符便是制符之术,制作出各种灵符,阵便是布阵之术,御则分为两种,一为驾御法器的方式方法,二为驭兽驯兽。”

    学舍中两百名新弟子都在聚精会神听讲,唰唰唰的做笔记,除了楚长老的讲课声外可以说鸦雀无声,秦浩轩并不大的鼾声显得那么刺耳,立即惹来一阵诧异和鄙视的眼光。

    “废物。”张狂脑海里飘过这两个字,若说秦浩轩努力上进,他还有几分担忧,现在的秦浩轩他就完全不值得他担心了,只待自己灵法小成,找个角落就能让他在人间消失。

    朽木不可雕也,李靖的目光同样在秦浩轩身上扫过,但没有过多停留,最终定格在张狂身上,秦浩轩不值得他浪费时间去关注,但却必须去关注张狂,太初教未来掌教势必由他们三名无上紫种其中一个接任,除去徐羽这个女子外,张狂就是他最大的竞争对手。

    张狂也注意到李靖,这两名无上紫种弟子目光一触即分,彼此都从对方眼睛里看到一股狠劲,互不示弱。

    徐羽用手肘撞了撞秦浩轩,沉睡中的秦浩轩丝毫未觉,鼾声依旧,惹得满堂大笑。

    只见胆小内心的徐羽胀得满脸通红,一脸怒容,斥道:“笑什么笑,笑什么笑!”

    登时满堂寂静。

    毕竟是无上紫种弟子,其余人在徐羽怒斥后纷纷闭上嘴巴,他们难以想象以徐羽柔弱的性子,竟然会为秦浩轩如此出头,吃惊的同时还有些羡慕嫉妒。

    被柔柔弱弱的徐羽训斥后虽然心里不快,但谁也不敢表现出来,开玩笑,得罪一个潜力无限的紫种弟子,这可不是好玩的。

    若是其他人为维护上课打瞌睡的人而咆哮课堂,早被楚长老一同赶出去了,但这个人是无上紫种就不同了,楚长老面色数变,最终平静下来,也不再理会秦浩轩。毕竟紫种弟子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同时心头为秦浩轩叹息,如果他不这么自暴自弃,以他的道心,若能有什么奇遇,未来成就也不会低,但眼下看来,注定当一辈子杂役弟子。

    秦浩轩从太阳初升睡到夕阳西下,这才懒懒睁开眼睛,看到讲课的楚长老,一拍脑袋暗道坏事了,今天可是初训的第一天呀!

    就在秦浩轩为一天没听课而懊恼时,旁边的徐羽递来了她的笔记本。

    翻开徐羽的笔记本,飘出一股幽香,娟秀工整的毛笔字清晰的记录着讲义重点,在后面几页还画着一些花花草草。

    秦浩轩一笑,女孩子家都喜欢写写画画,徐羽也不例外,当即不以为意,继续看讲义。

    一条讲义将秦浩轩的注意力吸引过去,这里记载了一个他没听说过的新名词——神识冲击。

    神识冲击是实力到达一定境界后,开始对修炼灵魂衍生的攻击法,可以令对手瞬间失去行动力,也可以用神识布置幻境,甚至可以令对手魂飞魄散,神魂越强大,实力越精深,神识攻击越强。

    还有这种神奇的攻击方法,仅仅只是看简单的介绍也知道很是不凡,秦浩轩登时激动了,不过接下来的介绍像泼了他一盆冷水,神识攻击最低也要仙婴道果境的强者才能修炼。

    仙婴道果境,那是宗门老祖宗的级别,看来往后还是要多听讲,要不是徐羽记录的讲义如此详细,自己岂不是就不知道。想着,他向徐羽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

    待他看累了讲义,无意间又瞥到那几株花花草草,心登时咯噔了下,激动得瞪圆了眼,死死盯着其中一株。

    徐羽在那幅图下标注道:一叶金莲,通体金色,生于至阴至毒之地,每一百年生一片叶子,最多可生九片叶子,所以又名九叶金莲,九叶时为成熟期,这时候药效最足最全,乃炼丹极品材料。不过即便是一株一叶金莲,也足以炼出虚还丹、化生丹之类的高阶丹药。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