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傻仙丹帝 > 第8章 骗我就揍你

傻仙丹帝 第8章 骗我就揍你

    “假的,骗我的?”

    常盛喃喃自语一声,脸色突然大变,直接扔出手中用泥巴做成的元宝,砸到张山脸上。

    “啪!”

    一声响,泥巴元宝落到张山脸上,瞬间炸裂开来,向四下飞散而去。

    “你骗人!”常盛用泥巴砸到张山后一点也不解恨,直接从地上跳起来,狠狠挥出一拳。

    张山还没反应过来,眼前,一个硕大的拳头已经落下。

    “碰!”

    坚硬的拳头正中张山的鼻梁骨,顿时,张山鼻孔鲜血飞溅,倒退着向后飞出三四米的距离方才落下。

    “我最讨厌别人骗我了!”

    常盛怒吼着,顺手抄起地上的青花碗,追到倒在地上的张山面前,抓着碗底,狠狠拍在张山的脑门上。

    霎时,张山脑门上露出一个拇指大小的圆洞,鲜花缓缓流出,进而越流越快,不一会功夫,便流满张山整张脸。

    常盛拿着已经断开的瓷碗,像个疯子一样,不停的拍在张山脑门上,没几下功夫,瓷碗彻底烂的都没有地方抓了,他这才扔掉瓷碗,直接改成用拳头。

    张山拼命用手护住自己的脸,嘴里高声求饶道:“少爷饶命啊……奴才再也不敢了,不敢骗你了。”

    常盛似乎疯了一样骑跨在张山腰间,一点也听不进张山的话,也不管自己鼻子里流出的鼻涕,双拳左右开弓,不断挥舞而下,嘴里不停重复同样的话。

    “竟然敢骗我!竟然敢骗我!”

    周围几个仆人,看着疯狂的常盛,互相对视一眼,各自犹豫一下,还是冲了上去。虽然平时嫉妒张山能那么容易就骗到常盛的钱,可毕竟张山有了钱还是会给他们点好处的,改帮还是帮一把吧,再说救了张山,张山也得报答不是。

    四五个仆人,一拥而上,拽住常盛,有的报抓胳膊,有的抓腰,李德更是双手架住常盛腋下,希望托起常盛,救下张山。

    “让开!”常盛愤怒的左右晃动起身子。

    李德只觉得随着常盛的晃动,一股大力猛的传来,沿着手臂瞬间涌入身子,顿时,他身子一震,飞落出去。

    “噗通!”

    狠狠的摔落到地上,李德抬头一看,其他几个跟他一起冲上去的仆人,也都和他一样,摔倒了地上。

    “这傻子盛发疯了,根本拦不住了。”

    不一会功夫,张山已经被打的面目全非,两眼高高肿起,外面还有一圈青色的印痕,脸上更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头顶流淌出来的鲜血和鼻血,嘴角的血迹混杂在一块,整个变成了一个血人。

    渐渐的,张山的求饶声越来越小,最受再也没有了一丝声响,连一直聚在脸前保护自己的双手也垂了下去,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

    常盛还不解恨,拳头依旧落个不停。

    缥缈一眼看出,张山早已断气,可常盛还在不停的打着,终于走上前去,一把拉起常盛。

    “好了,盛儿,不要再打了。”

    “不,他骗我,盛儿最讨厌别人骗我了,他该打!”说着,常盛用力挣扎了一下,想要挣脱缥缈的手,上前继续砸张山,可缥缈摸起来柔滑如若无骨的手竟是没有丝毫松动。

    “碰,碰。”

    手上动不了,常盛便伸出腿,使劲在张山那张嘴不是嘴,鼻子不是鼻子的脸上踹起来。

    “我让你骗我,让你骗我……”

    直到被缥缈完全拉开,常盛的脚还在不停虚空踹着。

    这个时候,一旁几个仆人这才看清楚早已面目全非,死的不能再死的张山,瞬间,众人忍不住打个寒颤,这也太残忍太暴力了,活活打死一个人,而且都是朝着脸打的,那张脸哪里还是脸,简直就一肉饼!太恐怖了!原来傻子、老实人生气比普通人发怒更加恐怖!

    以后,绝对不能招惹他,太吓人了!

    “很好,常盛,你越来越成熟了,对,想要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就要这个样子,杀伐果断!”

    常盛脑海中,古天魔赞美一声,随后似乎又感到累了,接着消失不见,想要跟他继续交流一下怎么对付守城将军,都没来得及。

    缥缈抓着常盛,好言好语说了许久,常盛才渐渐稳定下来。拿出手帕,帮常盛擦掉他的鼻涕,缥缈回头朝几个仆人吩咐道:“他已经死了,把他抬出去埋了,另外把房间打扫干净。”

    “是。”李德几人连忙恭声应道,缥缈本身就是家族的供奉,她母亲更是极受尊重的炼丹师,据说连族长大人都要礼让几分,地位比他们不知道高了多少!

    几个仆人,分出两人抬着张山的尸体去处理,还有个人负责打扫房间中残留下来的血迹。房中,常盛的金元宝,还有张山赢去的那些钱财,都静静的摆在地上,可仆人却不敢再动分毫了,之前常盛打死张山的那一幕太恐怖了,他可不像步张山的后尘,至于以后,不想死的话,还是别再骗那个傻子了。

    李德跑去了大管家那里,家里死了仆人,一定要向大管家报告的,这是规矩。

    古色古香的书房中,常乾易坐在竹椅上,单手抚摸着竹椅上的镂空雕纹,听管家报告完今天家族中发生的事情,包括常盛打死一个家仆的事,淡淡开口说道:“死了就死了,主人打死一个仆人,没什么大不了的,何况那个家仆胆敢欺骗主人,按照王朝律例本就应当处死!”

    缥缈的房间并不远,她是和常盛一起从小张大的。穿过蜿蜒的走廊,转个弯,出现一个小小的院落,这是缥缈和她那位在常家地位极高的母亲住的地方。

    “来,小盛,先把手洗干净。”走到房间中,缥缈亲自打了一盆水端到常盛的面前,要说以她的地位,还有她那位母亲,安排几个仆人再正常不过,可无论是她还是她母亲,都拒绝了常乾易安排的仆人。

    常盛手上沾满了红色的血液,其中有一些最早沾上的血液早已凝固,常盛却稍稍洗了一下,就想把手拿出来。

    “不行,要洗干净的。”

    缥缈伸出如葱白般的玉指,住着常盛的手重新按回盆中,帮常盛搓洗起来。

    “疼。”

    当缥缈帮忙擦干净手后,常盛突然抚摸着自己的手背,一脸难受的喊疼。

    “疼?”缥缈一愣,自己帮他洗个手,还不至于把他的手弄疼。对了,他手背疼,是打张山打的,活活把一个人的脸大成那样,他的手不疼才怪,只是当时只顾着打张山了,这才注意到疼。

    “乖,来师姐帮你吹一下就不疼了。”缥缈一脸温柔的抓过常盛的手,放到自己嘴边,樱唇轻启,微微吐出几口气。

    一股幽幽的香气袭来,常盛感受着少女特有的幽香,轮回前后,第一次和一个绝艳的美女这般近距离接触,不由微醉,片刻后,才开口说道:“好像,真的没有那么疼了,真管用。”

    看着常盛那一脸认真的样子,还有天真中带着憨傻的笑容,缥缈心中一叹,“为什么偏偏常盛的灵智就是不开呢?希望这一次能帮到他。不,是一定可以的,这次的东西可不同往常。”

    “来,盛儿,乖乖再这等着,师姐有好东西给你。”说完,缥缈从常盛身边离开,打开房门,到院落中仔细观察四周一眼,这次重新关上门,推倒房间中,却又跑到窗口下,侧着身子,把耳朵贴到窗边,仔细聆听许久,再三确认没有人后,才走向书橱。

    “缥缈这是要拿什么东西给自己?”常盛看着缥缈的动作,心中开始好奇起来,能让她小心成这个样子,想来那东西定然不同寻常。

    常盛一边露出傻傻的笑容,视线从未从缥缈身上移开。

    只见缥缈走到书橱前,在书橱从上往下数第三格的边缘位置轻轻一按,也不知是按的哪里,就听到一阵轻微的“咔咔”声响起。

    “奇怪,声音响起的位置,好像不是从书橱后响起的。”常盛发现缥缈竟然从书橱那边走开,有走到了床边,抓着床头的一片枫叶雕纹,轻轻往上转动了一下,下一刻,又是一阵“咔咔”声响起。

    书橱边,地面上露出一个可容一人通过的圆形洞口。

    “有地下密室?”常盛脑海中,想法刚刚冒出,手已经被缥缈拉住,

    “盛儿,好东西就在地下,师姐先下去,你一会跟在师姐后面下去。”

    “恩,好。”

    常盛像个听话的孩子一样,重重的点了点头,使劲的样子,似乎都要把下巴给点下来。

    而在心中,常盛对缥缈所说的好东西越发期待起来,“竟然需要两个地方才打开通往地下的通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藏的这么神秘。”

    常盛跟在缥缈身后,沿着人工铺成的阶梯一步步走下去,大概十几层阶梯的样子,前方变得豁然开拓,果然是地下密室。

    密室大概跟上面,缥缈的房间一般大小,密室四角,四盏油灯都已点亮,顶部更是铺满了一个个闪闪发亮的石头,倒不是特别珍贵的夜明珠,而是一些价格并不是特别高却可以发出亮光的石头。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