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傻仙丹帝 > 第20章 杀人

傻仙丹帝 第20章 杀人

    “第六百七十五条之规定真的跟他说的一样!”人群中,突然传出一声惊呼,一个像是讼棍学徒模样的人双手捧着一本书,高声惊呼道:“真的没错,而且他说的字都一个也没错,简直一模一样。”

    “天啊,是真的,这个小讼棍才多小,竟然这么厉害!”

    “别看常家的讼棍年纪小,可明显的,他比罗家的讼棍厉害多了。”

    林远治听着堂下的议论声,脸色越来越难看,大齐律例竟然还有这样一条,真是失算!还有罗家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他们如果早把常家请的这个小讼棍请走,那不就好了!

    “哈哈哈!”

    常乾易一听到郭奉的话,顿时发出一串长笑声,怪不得这个小小讼棍一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原来原因在这里。

    常乾易从怀中掏出一枚铜钱,随手一抛,铜钱准确的落在罗家二管家担架旁的地上,发出“叮”的一声脆响,然后弹起,落到二管家的脸上。

    “他,你们罗家养的一条狗而已,他的医药费,一个铜板足够了。”说着,常乾易大步走到担架上的罗禁前,从怀中掏出一大把银票,直接砸到罗禁身上:“这些钱,赔罗禁的医药费也足够了,不就是钱吗?我们常家不缺钱!”

    “你们常家不缺钱,难道罗家就缺钱?”罗家讼棍低头看了眼地上的银票,一脸的不服气:“你们常家别以为赔几个钱就能了事,在风都城我们告不赢你们,那么我们就去郡府去省府,实在不行,我们就去告御状,早晚我们要让你们得到应有的责罚。难道你们说他是憨人,他就是憨人了?我还说他不是憨人呢!”

    “告御状?是不也是就是去京城告状?”常盛左右看看,左后拉了拉小讼棍郭奉问道。

    “是,告御状自然是要去京城,不然怎么能叫御状。”郭奉有些奇怪的看着常盛,常盛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一边,缥缈听到常盛的问话,突然感觉,这话似乎有些耳熟。

    常盛得到郭奉肯定的回答,突然扭过头,一脸凶相的看着罗家讼棍:“你要去京城告状?是告我的状?”

    “当然是你,不是你还会有别人吗?你这个暴徒。”罗家讼棍一点也不惧怕常盛,这可是在县衙之上,而且自己这边还有林将军做靠山,怕什么!

    缥缈听到常盛说这句告状,终于想起这句话怎么耳熟了,当时常盛打罗家二管家的时候,不正是说了这句话吗?暗道一声不好,这可是府衙之上,常盛如果再把对方的讼棍打了,又是大麻烦。

    缥缈伸出手,就要抓住常盛,可当她的手伸出的时候,耳边也响起了常盛说话的声音。

    “让你去京城跟我爸爸告状,我先打的你不能去!”

    一声话落下,常盛突然暴起,瞬间冲到罗家讼棍面前,一脚踹出,正踹在罗家讼棍小腹部位,同时一股真气也随之从常盛身上涌入讼棍体内。

    “咚。”一声大响,罗家讼棍只是一个普通人,被常盛一脚踹中,瞬间他倒飞着向后飞了过去,飞去的方向正是首场将军林远治的所坐的方向。

    “哼!就会偷袭。”林远治冷哼一声,宽大的手掌从木桌上提起,抓向被常盛踹飞过来的讼棍,看他不紧不慢的样子,手掌翻动间却是快若闪电。

    “碰!”

    林远治单手刚刚抓住罗家讼棍,一股暗劲便从罗家讼棍身上传出和他一抓之下的劲道正好碰撞在一起,瞬间,罗家讼棍的整个身体突然炸裂开来,爆出一团血色雾气,残尸、白骨四处飞落而下。

    常盛一手掐着腰,直直伸出另一条胳膊,指向林远治:“你杀人!”

    “你杀了人!”

    随着常盛口中三个字落下,大堂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守城将军林远治身上。虽然罗家讼棍是常盛踹出去的,可也确确实实是林远治接到他后,他才死的。

    林远治感受着周围众人怀疑的目光,接过身后儿子递过来的方巾,擦干净罗家讼棍死时溅了一脸的血迹,怒视着常盛,用力一拍身前的桌子。轰然一声,全部是由硬木制成的方桌,在林远治一掌之下,轰然碎裂。

    “常盛,这人分明是你打死的。刚才在我一接那讼棍的瞬间,我所抓之处,一股含有真气的暗劲猛然冲出,所以他才身体炸裂而亡。其实在之前,你那一脚就已经把他踹死了!”

    “你胡说。”常盛一脸愤怒的指着林远治:“分明是你打死的人,你为什么要冤枉是我杀死的。县老爷,他杀了人,快把他抓起来。”

    “混张东西。”林远治一气之下,又想拍桌子,可举起手掌才发现桌子已经被他拍烂了,没有桌子可拍,于是一摆手,怒道:“我堂堂一个将军,跟那个小讼棍无冤无仇的,我为什么要杀死他,可你不一样,刚才他说去京城告御状,你以为他是要找你在京城的父亲告状,所以就出手杀了他,对不对!”林远治说道最后对不对那三个字时,猛然变成大喝,想要把常盛吓住,让他承认是他自己杀人。

    “老混蛋,老子跟你也是无冤无仇,那么你还不是吩咐你的大管家,勾结我常家的三个恶家奴想要害死小爷!”

    常盛心中暗骂一声,指着林远治大声喊道:“是你,是你,就是你。我不管反正就是你杀死的人。”

    一边叫着,常盛身子就地一倒,趴在上翻滚起来,一边翻滚还指着林远治,撒泼道:“你赖皮,就是你打死的人,你还说是我,你赖皮,不要脸。”

    林远治看着倒在地上,开始撒泼打滚的常盛,心中肺都要气炸了,人分明就是常盛打死的,那傻子竟然还说是他打死的,现在更是开始撒泼了,可常盛是一个傻子,他却是堂堂一个将军,怎么能学常盛一样撒泼打滚!

    常乾易看着林远治不知如何是好的模样,心中大是痛快,不过他心中也清楚,真正打死那讼棍的应该就是常盛,再闹下去也没好处。

    “林将军,不知道你杀了人是要偿命呢还是要赔钱?如果赔钱的话,我们常家可以帮你支付一半的钱。”

    “常乾易,你不要血口喷人,林某没有杀人就是没有杀,而且,这罪名也不是你能定下的。”

    林远治虎目一凝,抬起头,望向坐在台上的吴世举。

    吴世举早已不爽林远治,可林远治可不归他统管,而是属于军方,就凭借眼下之事想要上报军方定林远治的罪名,显然是不可能的。

    “咳咳。”

    吴世举咳嗽一声,重新吸引众人的目光后,开口说道:“关于罗家讼棍的死,事发突然,案件复杂,杀死讼棍的真凶是谁,本官还需慢慢调查。”

    “明摆着的事,还需要调查?林某今天是领教吴大人的查案手段了,开始偏袒常盛,现在常盛当庭杀人,你又说要调查。林某虽然不是文官,但今天林某回去后,一定也要往上参你一本。”

    林远治挥手一摆,转过身就要离开。看到这,常盛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拦住林远治的去路,愤愤不平道:“你杀了人这就想走,你不用挨打吗?”

    说着,常盛的目光从林远治身上移开,落到林远治身后的儿子身上。

    “咦,你这个人看着好眼熟。啊……我想起来了,昨天我一共打了三个人,除了架子上的那两个人,还有一个人张的跟你好像。”常盛绕着林远治的儿子转了一圈,一边转,一边叹道:“真的好像,他会不会是你兄弟?对了,好像那个人也姓林,就是叫什么名字我就不知道了,师姐,你知道昨天那个讨厌鬼叫什么吗?”

    缥缈听到常盛的问话,莞尔一笑,故意说道:“那人叫林宪,他和你眼前的这个人都是这位林将军的儿子。”缥缈看的出来,林将军也想找常家的麻烦,既然这样,那就没有必要给林将军留面子了,他不是想削常家的面子吗,那就先削了他的面子。

    “什么,原来昨天林将军的儿子也被常盛打了!”

    “怪不得林将军今天来衙门听审,我还以为他大公无私呢,原来是他自己的儿子被打,但是害怕丢人,所以借助罗家,想给常盛定下罪名。”

    大堂之下,人们议论纷纷,一瞬间,林远治从为名做主的将军,一下变一个为了自己的利益才出现的伪君子、小人。

    林远治听着下面众人的议论,脸色变得铁青,他之所以不亲自出面,今天也没有带深受重伤的儿子林宪,只带了二子林迪,就是怕丢人。想他一个将军,风都城的第一高手的儿子,竟然让一个傻子给打了一顿,说出去,他这张脸实在挂不住。可没想到,今天这个傻子还是揭了他的伤疤,还是当着众人的面揭的。

    “哦,原来他们两个人都是你的儿子啊。”常盛看着林远治,疑惑的问道:“癞皮狗,你儿子也被我打了,是不是我也要赔钱啊?”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