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傻仙丹帝 > 第184章一鸣惊人

傻仙丹帝 第184章一鸣惊人

    朱剃哈哈大笑一声,带着小厮走出郡王府。

    朱剃从郡王府中走出来,一路走到外城,没有多久便走到了距离宰相府并没有多远的一户府院门前,府邸的门前,挂着一个巨大的招牌,上书三个大字副相府!

    朱剃笑着走到门前,颇为客气的对门前的护卫开口说道:“你们家公子在吗?小王有些事情要找你家公子商议一下。”

    他今天是来找诸葛瞻帮忙的,自然得客气一些。

    “朱公子请进,我家公子此时正在桂香园。”护卫笑着答了一声,主动让开道路。

    朱剃肥胖的脸上闪过一丝犹豫,副相府的桂香园,那是诸葛瞻专门宴请他们这些其他家族子弟的地方,现在诸葛瞻就在桂香园,难道他正在宴请别人吗?如果是不相熟的人,自己倒不适合去了。

    朱剃一边想着,一边走入副相府,一路穿过迂回曲折的走廊,在诸葛家家仆的带领下,走如桂香园。

    刚刚走入其中,顿时,一阵悠扬的器乐声便传入耳中,同时还有几股淡淡的香气,伴随着微风飘来。

    朱剃抬头望院子里一望,立时发现,诸葛瞻此时正身着一身白色的长袍,双眼微闭,坐在桂香园中的凉亭中,他身前的长形石桌上,摆放着一把棕色的,尾部稍稍有些烧焦的琴。

    整个大齐王朝中,最有名的琴莫过于焦尾琴了,而诸葛瞻这把琴,则是当代的一位器乐大师仿照焦尾琴所造,虽然只是仿造,但绝对算得上是名琴了。

    仿造的焦尾琴旁边,一鼎颇为古朴的香炉正冒着淡淡的袅袅青烟,看样子,点燃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石桌再往前,则是一排长桌,长桌上摆满了各种水果、点心、还有一盏已经温好的酒。

    再往两旁看去,左右各有一排侍女手持各种琵琶、古筝、横笛等各种乐器,各自吹奏着。

    “看这情景,显然诸葛瞻在招待别人,就是不知道他招待的人是谁。”朱剃心里暗暗思考着诸葛瞻可能招待的人,一边轻声走到石桌前,刚想要开口说话,诸葛瞻的声音却突然响了起来。

    “你终于来了,我等了你好久了,朱剃。如果你再不来,这温好的酒恐怕都要凉了。”

    诸葛瞻缓缓睁开双眼。

    朱剃惊讶的瞪大双眼,看着把话说完后,才睁开眼睛的诸葛瞻,诸葛瞻没有看自己,竟然就知道来的人是自己,而且听他话中的意思,他在这里摆席根本就不是招待别人,而是等着自己到来。

    “诸葛兄,你……你是怎么知道我要来的?”朱剃一脸的惊疑,自己也是听到身边小厮的话后才临时决定来这里的,怎么他就提前算到自己一定会来,难道他能掐会算不成?

    诸葛瞻闻声轻轻一笑,没有回答朱剃的问题,随手非常自然的一指身前的座椅:“剃兄,既然来了,就坐下一起喝一杯吧。”

    诸葛瞻一边说着,一边举起他身前的酒杯,摇摇抬手向朱剃一示意,随即一口饮净。

    朱剃匆忙的举起酒杯,一口干掉里面的酒,也来不及回味酒的味道,立刻抬起头,颇为期待的望向诸葛瞻,他现在是来找诸葛瞻帮忙出主意的,可没时间,更加没有心思跟诸葛瞻在这里饮酒赏曲。

    “诸葛兄,俗话说的好,无事不登三宝殿,小弟今天来贵府,有个问题,想要让诸葛兄帮忙指点一二。”

    朱剃小心翼翼的看着诸葛瞻的双眼,慢慢说道:“想来诸葛兄应该也知道,宰相有个儿子叫常盛,他是个憨人!小弟跟他有些过节,想要对付他,但是虽知道他是一个憨人,但是一时间小弟也没有好的主意。”

    “简单。”诸葛瞻抬手虚指着身前长桌上的点心、水果等物品:“你和他打赌,赌的越大,到时候让他输光所有的东西,你的目的不就达到了吗?当然,为了避免他赖账,你在跟他打赌之前,最好找些公正的人,而且把事情闹大,大到你们打赌的双方根本就没法赖账的地步。”

    诸葛瞻说着,声音突然一顿,停了下后才继续说道:“剃兄,常盛是一个憨人,你不会输给他吧。”

    “当然不可能!”

    朱剃脸上顿时露出不屑之色,开玩笑,虽然平时跟那些江湖老手打赌,自己可以说是十赌九输,可是如果换成跟一个傻子打赌自己再输的话,那么自己干脆别活了!

    不过这诸葛瞻也真够狠的啊,不愧是自己这群人中,最聪明的一个,才听自己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一下,他就想出了主意。

    跟那傻子打赌,如果自己能把他家所有的东西都赢走,最好把皇上赐给他的房子,还有他那两个传说中的很漂亮的女人,甚至把柳将军的女儿都赢走,我看他还能不能在京城呆下去,那时候别说是他了,就是常乾泽,也混不下去了,他那宰相之位也别想再要了!

    朱剃想到常盛和常家将来的惨样,再也坐不下去,豁然一下站立起来,冲诸葛瞻一拱手,说道:“多谢诸葛兄指点,小弟还需要去找几个朋友一起跟那常盛打赌,毕竟有好处大家一起赚嘛!小弟就不在这里叨扰诸葛兄了。”

    说到这里,朱剃突然发现自己说的话有问题,连忙补充道:“诸葛兄,到时候打赌的时候,你也一起来吧。”

    “不了。”诸葛瞻清醒摇了摇头:“瑾还要再加温习功课,就不去了。”

    “那小弟就先行告退,不打扰诸葛兄温习功课了。”朱剃告罪一声,迅速转身,向着门外走去,这次要让常家输的够惨,光靠自己家是不够的,自己家的影响力实在太小了,得多找几家来帮忙才行,不过具体找谁还是要仔细想想。

    这次可是跟傻子打赌,是稳赚不赔的,这种好事可不能便宜了外人,找就要找和自己关系好的人,这样也等于是卖他们一个面子了。

    朱剃一边向外走着,一边思考着要找来一起跟常盛打赌的人。

    远远地,当朱剃的背影从副相府消失的瞬间,突然,一个男子突然从诸葛瞻的身侧出现。

    “少爷真是神机妙算,朱家的人果然来了!”

    男子双手环抱胸前,手臂间夹着一把样式极为古朴的剑鞘,看剑鞘的厚度,里面的剑显然要比一般人用的剑薄很多。

    “区区小谋罢了。”

    诸葛瞻淡然一笑:“朱家郡王无能至极,他儿子想要在他父亲面前表现一把,自然会主动出面,这样的话,除了来找我,他还能找别人吗?”

    “呵呵。”

    男子盯着自己手中的剑鞘,轻笑一声:“小谋也要看在谁的手中使用了,少爷这次的计谋,断的高深,简简单单,但是却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想来,这次有常乾泽头疼的了。”

    “断剑,只是头疼可不够,我要让他下台!”

    诸葛瞻低头,轻轻在身前仿制焦尾琴上挥手一扬,顿时,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荡起,向远方穿透而去。

    “只要有常乾泽在,父亲大人就永远只能是副相,除非让常乾泽下台,父亲才能顺利升到宰相的位置,而放眼整个京城,只有我,只有我诸葛瞻才能让常乾泽下台!”

    断剑看着一脸自信的自家少爷,不由感叹道:“所有人都以为,我大齐王朝年轻一辈之中为最接触的英杰是英武候,可是他们哪里知道,少爷才是年轻一辈中的英杰!”

    “英武候?”诸葛瞻轻抚琴弦的手一抖,身子一颤,嗤笑出声:“英武候不过一徒有虚名的匹夫罢了。不过他想要出头,那就出吧,本少也不用理会他。”

    “还是少爷看的深远,自古风必摧之,英武候,他如此高调,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有人来对付他了。”断剑轻笑一声,突然他又想到另外一件事,开口问道:“少爷,今年的殿对马上就要举行了。按照惯例,每年的殿对,虽然都是由四大学院和大齐王朝内,其他学院以及其他各行省举荐的人才一起参加比试,但是最后的三甲从来都是在四大学院中产生的,您看这次,您是不是要参加?以少爷您的实力,第一必然是手到擒来,少爷,断剑觉得,您也差不多是时候一鸣惊人了。”

    “都是虚名罢了,不必参加,不必了……”诸葛瞻轻轻摇了摇头,一脸的风轻云淡,取得殿对榜首,如果他想的话,他两年前就可以拿到了,只是这榜首对他来说没任何意义。

    “少爷不去参加,倒是便宜别人了,不知道这次哪个学院能赚得便宜。”断剑刚刚说了一句,耳边,诸葛瞻已经回话。

    “天社学院,郭家的公子还有庞家的公子都在天社学院,年轻一辈中,也就这两人还算可以吧……”诸葛瞻说着,低头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还有那个刚刚入学的小子,他也勉强算入得了眼球了。”

    “那小子?”断剑一愣,没想到那人竟然能得到少爷这般夸奖,能被少爷说如得了眼球,那小子就足以自傲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