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武破九霄 > 第二百三十九章所谓的银针渡穴

武破九霄 第二百三十九章所谓的银针渡穴

    第二百三十九章所谓的银针渡穴

    “大姐……”

    小木雨这个时候的声音已经出现了哭音了,而因为伤势刚刚的恢复的缘故,那小脸上苍白的吓人。

    几位导师装扮的男子不断的在这金毛青虎的身体上寻找着什么,脸上的表情也开始变得越发严肃,甚至是在众人的双目中也开始不断地交流着。

    “导师……有什么问题吗?”

    池涟月首先得发现了这几位导师的异常,因此不由自主的问道,一旁那正在自责中的许晴如也急忙的在用自己的那一对美眸开始紧紧地在几位导师的身体上来回的巡视着。

    “咳咳咳……”

    一位年纪在这几人当中算得上是最大的导师轻轻的抚摸了一下自己下吧上那点点的胡须之后,有些迟疑的说道:“这只妖兽我们也分析过了,完全是一击必杀的,而且在这其中最为关键的一点,便是这金毛青虎是被人类武修所运转的罡气所击打出来的,那既然如此的话,我想这白玉樱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也许呢,已经被人给救下来了。”

    “被人救下来了?”

    许晴如的俏脸上露出了一抹诧异和惊喜的神色随即急忙的说道:“那也就是说,现在大姐可能已经回去了?”

    几位导师勉强的点了点头:“可能是回去了吧”

    叶梵天现在那叫一个蛋疼啊,原因无他,在他的面前现在出现了一个大难题,在自己的面前的白玉樱现在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昏迷无比的状态中,娇躯微微的颤抖中无不在说明着现在的她正在经受着身体内部的真气反噬所带来的痛苦的折磨。

    此时的两人虽然说在一处隐秘的山洞中,基本上来说是安全无比的,再加上小白,那迈着自己的八字步在前面来回的拿着一根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木棍搭在背上,着实的有种狗头将军的味道。

    但是叶梵天却在这个时候踌躇了,当然不是叶梵天不愿意救对方,完全是因为现在面临着一个不小的难题。

    上古华夏中有一门绝技,那便是银针渡穴法,所谓的银针渡穴便是运用自身的真气将其灌注到银针上面,然后伴随着银针在身体上的诸多穴位上不断地来回的冲刺,达到贯通经脉的效果。

    现在的白玉樱身体上的经脉基本上是呈现出了各般萎缩和纠缠的状态了,想要将对方的经脉完全的矫正过来的话只有这银针渡穴的方法了,但是有一点却是相当困难的,这银针渡穴的方法叶梵天虽然从那师尊青玄子的手中学习过,但是却未曾真正的试验过,所以说想要将其完美的治疗,需要做的便是将对方的经脉每一寸的地方都认准了。

    “坦诚相对?这个情节也太狗血了点吧。”

    叶梵天的脸上露出了越发踌躇的神色,叶梵天和对方根本的就不熟悉,更加的谈不上是了解了,因此即便是自己摸了对方的臀,但是这也是因为迫不得已不是?

    现在却需要自己将对方的衣裙完全的解开?想象一下的话叶梵天都觉得可怕。

    “啊……”

    又是一声娇呼声从白玉樱的小嘴中传了出来,对方的娇躯现在已经仿佛是化作了一条白色的美丽大蛇一般,不断地在自己的面前扭动,那娇躯上的各般媚态着实的诱人无比,但是对方那雪白色的额头上锁流淌出来的汗水却无不是在说明着对方现在所经受住痛苦是何等的可怕。

    “妹的,拼了!”

    叶梵天的心中猛然的决定的说道,这倒不是因为他想要这么做,但是如此的不做的话,这般美丽的一个绝色尤物却可能会因此自己的踌躇而导致香消玉殒,这是任谁都不想看到的事情。

    慢慢的将对方的娇躯探出了自己的手掌,触手间的一片滑腻不由得令叶梵天整个人身体一阵哆嗦。

    但是这个时候似乎是已经骑虎难下了起来,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两道可怖的寒芒从对方的美眸中缓缓地睁开了。

    “额……”

    叶梵天的手指狠狠地哆嗦了起来,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叶梵天讪讪的笑道:“你……你醒了啊。”

    看到叶梵天的手指,在看看自己的娇躯上那已经快要被解开的上衣,白玉樱差点没有再次的晕过去,但是那种强烈的痛楚却令她的娇躯越发的颤抖了起来。

    “你想要做什么?”

    白玉樱的声音越发的冷冽起来,但是因为身体上的疼痛的缘故,所以说带着一种强烈的慵懒姿态,令这叶梵天的心中不由得出现了一抹旖旎的心动。

    “别误会啊,我可不是要占你的便宜,虽然说你的身材是不错,但是我可不是随便的人。”

    看着叶梵天那一脸的坚定的姿态,白玉樱忍不住的皱了皱脸上那一对好看的眉毛,可是却依旧狠狠地盯着对方说道:“对我又碰又……又摸的,这还是不随便吗?”

    “哈……”

    这句话顿时的令叶梵天再次的陷入了无语的状态中,但是很快的却再次的说道:“咳咳咳……是这个样子的,怎么说呢,现在你的伤势,你应该是已经知道了吧?虽然说我不知道你到底是动用了何等的禁术,但是显然威力不咋地不说,对于你这般半吊子的人来说的话,却足以让你整个人开始变得有些痛苦了不少吧,现在的经脉问题已经是不需要我说了吧,我们讨论一下这个治疗的问题。”

    似乎是因为娇躯上的那般过分的疼痛已经开始蔓延到了更加严重的地方,因此这个时候的她黛眉已经几乎要凑到了一起了。

    没想到对方这个时候竟然连叫都不叫一声,这份定力和耐力着实的令叶梵天本人有些惊讶无比,心中对于这个坚强的女子也有了不小的敬佩。

    “你可以治疗我的伤势?”

    白玉樱的美眸中不由得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但是很快的却变得戒备了起来,尤其是强行的再次将自己的娇躯上的衣裙给慢慢的整理了一下。

    “……都什么时候了还有时间顾得上这个?”

    叶梵天顿时的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可是却还是说道:“你可以认为我是一名炼药武修……”

    白玉樱闻言美眸中的惊诧这个时候已经不需要要掩盖了:“你是一位炼药武修?”

    说话间的她的娇躯再次的被玉手强行的按了下来,显然是身体上的伤势再一次的开始沸腾了起来,叶梵天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下巴淡淡的说道:“如果说你想要在这个时候和我谈论这些事情的话,我其实是很乐意的,但是前提是你可以坚持到这个时候,毕竟你的伤势,若是再拖下去的话,我可是没有丝毫的把握能够将你给治好的,最多也就是能够救活了你,但是修为很难说有没有可能保住了,现在,我们还需要讨论这个吗?”

    “我的修为……会消失?”

    听到了这个结果之后的白玉樱俏脸上此时已经开始变得惊慌起来,对于一个武修来说,实力就是第二生命,尤其是对于像白玉樱这般天之骄子一样的存在。

    “所以说我需要为你扎针,然后运用我独门的方法将你的经脉给清理好了,当然了以你的程度来说的话似乎是相当不可能在这般短暂的时间将其完全的消除的吧。”

    “但是……你为什么要。”

    白玉樱的语气稍稍的淡了一些,可是戒备却未曾的消失。

    “怎么说呢?因为我的实力还未曾达到是收发自如的程度,而且我也很少施展这门本领,所以想要将针完美的扎到你的经脉上面,需要那个清楚无比的看到你的神态……”

    白玉樱的娇躯微微的一阵颤抖之后,却感觉到自己的经脉这个时候已经在开始沸腾起来,大量的真气得不到宣泄之后,在一寸寸的经脉中开始疯狂的撞击了起来,不但是如此甚至是在这其中还带着点点的碎裂的痕迹。

    “我……我……需要全部?”

    看着白玉樱那一脸的惶恐的姿态,叶梵天不由得有些惊讶起来:“话说……你不会还是一个……单身吧?”

    但是看到了对方那一脸恼怒的姿态之后,叶梵天后面的话却很是自然的选择了闭嘴,但是心中却在无比的感叹了起来,对方竟然还没有找男友难怪会如此的惶恐的表现出来。

    “咳咳咳……事先说好了啊,我这只是在帮助你而已,事后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不要怨上我。”

    此言一出之后,白玉樱真的是有了一种冲动,想要将眼前的这个家伙一巴掌的拍死:“该死的,混蛋,弄得好像我是没人要一般。”

    一股怨气的生成之后,她顿时的冷冷的说道:“脱吧,快点!”

    这姿态,这语气,哪里像是一个就要被治疗的重伤之人?

    但是这也让叶梵天省去了不小的麻烦,但是实际上这白玉樱却并未像外表上的这般坚强,反而是无比的胆怯。

    在一个陌生的男子面前?如此这般……白玉樱的俏脸开始变得绯红……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