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武破九霄 > 第六百五十章心痕现!白发生!

武破九霄 第六百五十章心痕现!白发生!

    第六百五十章心痕现!白发生!

    “该死!”

    白似玉的脸色微变,身体快速的动弹,背后一对诡秘的翅膀展开,飞舞之术已经生成。

    那人影从这武王级的强者中激射出来,分明是隐藏在其中的高手,而这个人白似玉却恰好认得对方的气息!

    “冰君尔敢冒犯我家主人!”

    “你是谁?!”

    一声轻咦声传出,随后那恐怖的冰霜竟然快速的扩撒,随后一道白衣人影疯了一般的朝着远处遁走:

    “哼哼哼……本君的任务已然完成……叶梵天……看着自己的女人死在自己的面前,这只是给你一个教训,得罪了战天公子,你罪无可恕……”

    声音由近及远,瞬间消失……

    但是他的目的却已经达到了!

    嗖……

    叶梵天没有这个时间去追他,而且地方竟然隐藏在了这里如此长的时间中才出手,这分明是已经计划了很久的家伙。

    “哈哈哈……死吧,死吧!”

    重重的击中了一掌的司徒少宇显然是不打算就此罢手,因此又是一掌的罡气开始充彻,疯狂的朝着南宫梦已经昏迷的身体上击去。

    “少宇住手!”

    司徒帝煞的脸色已经狂变了起来,他完全的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如此的胆大包天,现在整个的霸天宗已经彻底的毁灭了一半了,捞月老祖死了,司徒无敌死了,两位武君级的强者都死掉了,现在他们霸天宗已经彻底的完蛋了,至少是在这千年的时间中没有了翻身的可能。

    而叶梵天更是一个无法得罪的恐怖家伙,天知道自己的这个儿子是吃屎了还是脑子进水了,竟然选择在这个时候击杀叶梵天喜爱的女人!

    “滚……!”

    炸雷之声响起,叶梵天的拳头已经狠狠地隔着千米的距离轰了过去。

    蓬……

    一个连三分武王都不曾达到的武修如何的是叶梵天的对手,顿时的被一拳击飞了出去。

    “完了……完了……”

    天之羽的和白傲青的心中一紧,随后的快速的冲了过来。

    此时的叶梵天也顾不得将这家伙五马分尸了,快速的抱起南宫梦,随后的轻声的呼唤了起来。

    绝色佳人的娇躯依旧的柔软,但是气息却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那种平稳,变得紊乱,相当的紊乱。

    南宫梦的实力本身的便不是司徒少宇的对手,更加不要说还是被对方强行的攻占,以偷袭的方式开进攻自己。

    身体上的罡气根本的没有产生丝毫的防御,直接的挨上了对方的进攻,即便是肉身的力量再怎么强大,但是却也无济于事的。

    “梦儿……梦儿,醒醒,醒来啊……”

    看着怀里的伊人,叶梵天心中的自责开始变得更加的沉重起来。

    “咳咳咳……”

    急促的咳嗽声从南宫梦的嘴里传出,但是俏脸上却带着一抹不同寻常的绯红,甚至是比起平常人的肤色更加的浓郁。

    这——分明是回光返照的预兆!

    看到对方俏脸上的变化,叶梵天的心中不由自主的咯噔一下的炸开了。

    “叶梵天……你这个混蛋……这……这么长的时间才过来找我……混蛋。”

    南宫梦嘟着小嘴埋怨着说道。

    但是在脸上却露出了淡淡的喜悦之色。

    真气不断的从叶梵天的身上传入到南宫梦的身体上,但是越是灌注真气,叶梵天的脸色却明显的开始变得惨白几分。

    不管用!

    完全的不管用!

    真气在进入到恶劣南宫梦的身体中之后,甚至是没有产生丝毫的帮助作用,这显然是大限已到的征兆。

    “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我不该这么晚才找你的,是我的错……”

    叶梵天安慰着说道,泪水却不由自主的开始流出。

    人生最为痛苦的事情便是如此,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慢慢的死掉,但是却无能为力,这是一种何等纠结何等痛苦的事情!

    “叶梵天……我的身体还是干净的,除了你,我没让第二个男人碰到过。叶梵天……我恨你!”

    南宫梦的小嘴轻声的在叶梵天的嘴边慢慢的说道。

    叶梵天的身体一阵的僵硬,慢慢的搂住了怀里的伊人。

    下一刻他的动作却彻底的僵硬住了……

    怀里的南宫梦身体一动不动了?

    静……

    完全的安静!

    事情实在是太过的突然了,以至于在场的不少人根本的没有转过弯来。

    司徒少宇竟然胆敢在这个时候出手,而且击杀了南宫梦?这不是在找死吗?这不是在老虎的拔牙吗?

    叶梵天的神情木然!

    所有的人都在这一刻没有说话。

    冰冷的气息突然的从叶梵天的身上缓缓地传了出来。

    越来越可怕,越来越冰冷!

    “看……他的头发……”

    白傲青颤抖着声音叫道。

    天之羽的脸色也忍不住的大变,只见叶梵天那火焰般的长发竟然在这一刻中彻底的改变。

    丝丝的冰凌还在飘落,飘落到了叶梵天的长发上,但是却没有因此的融化,越来越多的冰凌飘荡。

    但是叶梵天的长发却已经开始逐渐的消失了原本的鲜艳之色。

    火红色的长发竟然瞬间的化作了雪白色!

    白!

    雪白!

    白色纯净,白色苍凉,更多的却是一种让人心中悸动的光芒。

    什么样子的力量可以让一个人的长发在一瞬之间化作雪白!

    那是何等的悲痛才可以达到这个程度!

    悔恨!

    无尽的悔恨!

    从叶梵天的心中开始滋生出来!

    他在悔恨自己应该早点的出现的,早点的发现南宫梦的身份的,但是他没有,他在自责,如果自己早就爆发自己的实力和身份,南宫梦也许不会就这样子被人击杀的!

    “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可怕的自责从叶梵天的心中涌动。

    “噗……”

    一口鲜血无法遏制的从他的嘴里喷洒了出来,但是叶梵天却没有松开怀里的伊人,只是将其搂在怀里。

    那孤独的样子,看着让人心痛。

    血雨的小嘴一撇,忍不住的想要过去,但是却被天之羽拉住了,随后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

    “不要过去,这种事情只有自己挺过去才可以的。”

    不远处的血之魔女嘴里低声的叹息起来,但是看着叶梵天怀里的南宫梦,心中竟然滋生出了一种羡慕的感觉。

    狠狠地将心中那羞人的想法摇走,但是在看待叶梵天的眼神中却多出了一种怜惜……

    “哈哈哈……哈哈哈哈……”

    猛然间的笑声突然的传出,那苍凉的笑声中多的是一种可怕的寒意和悲愤的神色。

    雪白色的长发一尘不染,却已经完全彻底的形成了雪一样苍白的光芒。

    年方少,长发入雪……

    少年白发,何等的让人心疼的情形……

    疯狂的笑声宛如是那狂魔,却又像是杜鹃啼血,天地间一片的雪花终于开始散落,最后越来越多。

    一种悸动的气息开始以叶梵天为中心展开了!

    眉心之中,叶梵天的审判之眼慢慢的颤抖了起来。

    似乎是在蜕变,在进化……

    但是对于这一切叶梵天却仿佛是没有察觉到一般。

    从南宫梦娇躯僵硬的那一瞬间,他的心仿佛是碎了……

    双目茫然中,甚至是对于自己身上的变化都没有任何的异样感觉。

    心痕现白发生……

    “恨我吗?我知道,你应该恨我的,我该早点告诉你的,我该早点去找你的,但是我总是感叹这事情太多,总是想要忙完了再去找你的……转瞬之间,时间飞逝,但是……我却没想到会成为现在的情形,你恨得对,恨得好……我也在恨,为什么会这样大意。”

    叶梵天的声音慢慢的传了出来。

    但是那声音竟然冰冷的惊人,可怕,甚至是没有任何的一丝情感异样,比起那兵刃的摩擦声都要木然。

    叶梵天的双目慢慢的在这众人的脸上慢慢的扫过,当看到了兵刃世家的家主,南宫梦的父亲南宫长空的瞬间,一丝杀意慢慢的从叶梵天的双目中激射了出来。

    似乎是察觉到了叶梵天的杀意,这南宫长空的脸上忍不住的一变,但是更多的却是深深的无奈和悔恨。

    “我没有资格杀你的,虽然我很想杀你,但是我想梦儿不会赞同的。”

    叶梵天的声音依旧的冷酷。

    但是当看到了一个人的时候,那双目中的猩红却爆发出了有史以来最为恐怖的光芒。

    杀戮,仇恨,残酷,无情……

    “司徒少宇!”

    声音平淡,仿佛是在叫一位微不足道的人一般。

    但是就是这样的一句话却让在场的所有人感觉到空气中传来的那种疯狂肆意的杀意。

    “叶梵天……不,武君大人……这是一个误会,这……这是一个误会!”

    司徒帝煞的嘴里急忙的说道,说话间的却将自己的儿子护在了身后,这已经是他唯一的血脉了,他必须好生的守护。

    “哈哈哈……叶梵天,你心疼了吗?这个女人本来是我的,本来就是我的,假如你没有出现的话,她可以成为我的女人,成为整个霸天宗中的少宗主夫人,甚至是以后即便是不会成为宗主夫人,但是却也会成为一位侍妾的,但是就是因为你的出现,是你害得她死了,你懂吗?”

    司徒少宇疯狂的嚣张吼道。

    但是他的声音却迅速的停下了,因为一双眼睛慢慢的看向了他。

    无尽的猩红中传出了一声淡然而冰霜无限的声音:

    “我会让你体会到死也是一种奢望的感觉……”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