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武破九霄 > 第七百二十章你算什么东西?

武破九霄 第七百二十章你算什么东西?

    第七百二十章你算什么东西?

    天地间的空气变得停顿了下来。

    风停了!

    声停了!

    一切都在这一刻停止了下来!

    百兵妍的美眸睁得滚圆,俏脸上的表情呆滞起来,她无法相信,就是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这诸葛明镜便被刺穿了?

    如果不是她,这诸葛明镜根本的不可能被刺穿的!

    “对战的时候……我们便是敌人,敌人!去死吧!”

    狰狞而尖锐的声音中,一剑豪再次的举起了手中的分光掠影剑!

    “小子……你找死!”

    滚滚而来的声音从天而降的滚落下来,宛如是那众神之王般的声音化作了无上的威压倾泻的洒落下来。

    白发如雪,双目若血!

    猩红的光芒散发成为两道利剑!

    紫色的羽翼不断的拍打着,让这整个空间都开始变得颤抖了起来。

    叶梵天——怒了!

    当着自己的面,这一剑豪竟然如此的出手,这已经超出了他的承受限度,而且如果不是因为这诸葛明镜收手,这倒在地上的便是那一剑豪了。

    这一刻天地再次的发生了剧烈的变化!

    “给我滚!”

    一声怒吼声中,叶梵天手指一动,一道磅礴的罡气生生的将对方的身体重重的一记重击。

    “噗……”

    一口鲜血滚滚的洒落,一位大武师级的强者就这样被叶梵天击溃,重伤!

    “你也要阻拦我?”

    叶梵天脸色不善的盯着那身后的百兵武君冷笑着说道。

    刚才的那一指足够的洞穿这一剑豪的身体,但是却被一道剑气给阻碍住了,出手如此的迅速,而且可以阻止自己的人除了身后的百兵武君,再无他人。

    “不……我没有打算阻止你,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你先看看自己的兄弟怎么样了。”

    “是老祖宗?”

    “竟然是老祖宗?”

    “老祖宗怎么在这里?”

    “是一直都待在这里吧。”

    惊讶之声不断的在众人的嘴里传出来。

    但是很快的他们却惊讶的发现,自己心中那高高在上的老祖宗竟然在朝着一位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年在低声交流,而且从那姿态上来看似乎是这少年对于自己的老祖宗根本的不曾有什么理睬?

    “这小子是谁啊?”

    “背后竟然拥有着飞羽啊?”

    “好可怕的家伙。”

    “是他?白发,血瞳……是那白发魔君!”

    “史上最为年轻的少年武君?是白发魔君?”

    “真的是他?”

    叶梵天冷冷的盯着那百兵武君,而一股惊人的煞气即便是百兵武君都忍不住的在心中泛起了嘀咕。

    虽然在不久前的交手中双方各有所保留,但是百兵武君很是相信,叶梵天的保留似乎是更多一些。

    “滚!”

    叶梵天的身体急促的落下,随即的一脚将那还在残喘中的一剑豪狠狠地踢飞了出去。

    这一脚包含了叶梵天的愤恨,虽然说不想去过分的反驳那百兵武君的面子,但是却也足够的让那一剑豪的身体宛如是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疯狂的飞舞了出去。

    “咳……”

    一口鲜血已经再次的喷洒了出来,其中明显的是包裹着夹杂着大量的碎肉。

    手掌快速的在这诸葛明镜的身体上一阵的真气流转并且随着叶梵天的动作这诸葛明镜的身体上的伤势也彻底的恢复了起来,但是除了这些地方,还有一处关键所在的位置。

    那一柄的分光掠影剑!

    此时正在重重的刺在那诸葛明镜的身体上,而那个位置,似乎是——丹田!

    丹田!

    武修之中最为玄妙的位置!

    伤到了丹田,轻者需要休养很长的一段时日!

    重者足够当一辈子的废人!

    丹田被这长刃给洞穿了,这是严重还是轻松?

    这恐怕是个人便可以清楚其中的可能性。

    “明镜……”

    百兵妍飞快的冲到了台上,看着双目已经开始涣散起来的诸葛明镜大声的哭道。

    叶梵天真的是很想将眼前的这个女人一巴掌的拍死,如果不是因为她那多嘴的一句话,自己的二哥也不会变成现在的这般样子,现在长剑入体,丹田绝对的没有可能保存下去的。

    想到了这些,叶梵天的心中便忍不住的要发狂。

    千算万算还是漏掉了这一点,如果自己再去注意一下的话,恐怕事情会好狠多的。

    “咳咳咳……妍儿,哭什么,我……我还死不了。”

    诸葛明镜勉强的睁开了双目,那涣散的目光在百兵妍的俏脸上望去,露出了勉强的笑容。

    “对不起……对不起……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原因,你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看着已经被叶梵天拔出去的分光掠影剑,她如何的不清楚,这代表着什么。

    丹田被毁掉了,这对于一个武修来说,是何等的疯狂折磨,甚至是生不如死,可以说这一辈子,诸葛明镜都已经彻底的废掉了。

    “无妨的……”

    诸葛明镜再次的苦笑道,但是当他开始微微的运转自己的真气的那一瞬间,脸色却再次的变化了起来。

    看到叶梵天那疯狂的姿态,他终于知道了自己的身体到底是出现了何等的问题。

    丹田——完了?!

    即便是诸葛明镜如此的心性,但是却也忍不住感觉到脑袋上一阵的晕眩,随即的软软的闭上了双目,晕了过去。

    这个打击实在是太过的明显了点。

    “妍儿,这是老祖秘制的药膏,你帮忙敷上。”

    百兵武君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这药膏对于疗伤很是有效,也许那丹田并非毁掉呢?”

    百兵武君捉摸不定的说道。

    “你觉得这有可能吗?”

    叶梵天丝毫不给面子的说道。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叶梵天的脑海中却猛然的闪现出了一个名词——天赐圣灵水!

    那足够的可以帮助一个人修复自己丹田的可怕神药。

    而自己的材料已经全部的收集完成了,而且有了那狂暴之树的效果,自己也有把握将其炼制出来。

    “马上安排人,将这人带过去好生的照顾。”

    百兵武君大声的喝道。

    “是……老祖宗!”

    面对着这百兵家族的第一人,即便是百兵家族的诸位长老们的脸上都不敢露出丝毫的放肆之色。

    “至于这个人……!”

    叶梵天微微的看了一眼在地上的那正在露出痛苦之色的一剑豪,双目中的猩红杀意森然。

    地面上的分光掠影剑慢慢的漂浮到了叶梵天的手中,杀意狂暴而出。

    锵……

    一道剑光狠狠朝着对方激射了过去。

    这一剑不足以丧命,但是却绝对的可以废掉对方,看到这一切,即便是百兵武君都不想去过问。

    心中只能够无奈的叹息一声,这一剑豪的所作所为确实是有些过分了,甚至是太过的无耻了点。

    废掉了一个武修的丹田,而且还是一位武修天才的丹田,这不亚于杀了对方。

    一剑豪的身体无法动弹,叶梵天的这一记长剑的掌控巧妙到了极致,甚至是连对方的所有路线都彻底的压制封死。

    没有人胆敢去阻拦,刚才天地间的那一股宛如是神灵般的气息已经足够的让他们感觉到了恐惧,更加清楚了眼前之人的身份。

    虽然不曾确定,但是却知道这人是白发魔君的可能性已经是**不离十!

    “破!”

    就在那长剑即将要刺穿一剑豪的身体的瞬间,一抹冰冷的声音却猛然的传递了出来。

    手指一动,那分光掠影剑竟然没有丝毫犹豫的改变了方向。

    锵……

    长剑入手之中,一位身材中等的男子已经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一身的粗布麻衣,一头凌乱的长发,但是却分布有致。

    一对深蓝色的眼睛中包含着一抹淡淡的怒意,冷冷的盯着叶梵天,宛如是在看待一位死人。

    “竟然对于一个受伤之人下此重手,好狠的手段。”

    来人的嘴里冷冷的说道。

    而龙行虎步之中一股飘然的剑意已经朝着四周扩撒起来。

    此人虽然衣衫麻布加身,虽然没有多么俊美的容颜,但是却带着一种独特的飘然气息,出尘的味道。

    就仿佛是一柄尊贵的长剑一般,即便是在那百兵之中都无法掩盖住对方夺目的容颜,样子上似乎是在三四十岁的层次,但是那一双眼睛却深邃异常,如同是一位百岁的老者一般。

    “哥……大哥!”

    一剑豪的嘴里低声的叫道。

    大哥?一剑豪的大哥?

    一时间在场的所有人的心中忍不住的生出了一阵的惊叹。

    剑都的第一天才,有着第一青年剑修的高手。

    一剑称雄!

    一剑雄!

    “是你伤了我弟弟?”

    一剑雄微微的伸出手指在一剑豪的身体上一阵轻微的拍打,顺着将自己的真气输入其中,但是随着真气的输入,他的脸色却在变的更加难看起来。

    一剑豪的身上伤势很重!

    “是你伤了我弟弟?!”

    一剑雄再次的冷眼盯着叶梵天大声的吼道。

    剑意森然中,无穷的杀意已经开始聚集了起来。

    “没有杀了他,已经是他的万幸了!”

    叶梵天丝毫的没有胆怯对方的说道!

    “很好!你是第一个胆敢在我一剑雄面前这般放肆的人,小子报上你的名字!”

    分光掠影剑慢慢的举起来指着叶梵天缓缓地说道。

    “哈……哈哈哈……”

    看着那被抬走的诸葛明镜,叶梵天忍不住的放声大笑了起来。

    “狂妄的小子……你算什么东西?!”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