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武破九霄 > 第八百六十七章剑痴!

武破九霄 第八百六十七章剑痴!

    第八百六十七章剑痴!

    “呼呼呼……”

    胖子神棍的嘴里发出了让人忍不住想要扁他一顿的呼吸声,那种声音的旋律简直和男女嘿咻之时格外的相似。

    黑猫的嘴里叼着一枚拳头大小乳白色的生物蛋,正在不时的回头狂奔。

    “不行了……不行了,累……累死我了。”

    一阵强烈的喘息声中,这胖子神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的喘息不断。

    “咕噜……”

    黑猫一口吞下了嘴里的蛋,脸上露出了回味的神色。

    叶梵天面色清冷,双目之中的猩红在不断隐现着奇异的光芒。

    “兄弟啊……你说怎么办?难不成要让对方一直这样子追杀下去不成?”

    叶梵天没有说话,但是眉心之中皱起的纹路却开始变得相当清晰,显然此时的他也是颇为的难办。

    “哼哼哼……不跑了吗?”

    一声冷冽的声音传出,随即的是十几道的破空之声,随着这声音的出现一行人已经从半空之中飘落了下来。

    为首的一位男子面容清冷,双目呆着,怀里抱着一柄长剑。

    此人的样子相对的奇异,眉心之间一道剑痕显得格外清晰。

    仿佛是天生镶嵌在其中一般,看上去栩栩如生。

    白衣胜雪,虽然此时的天气依旧的炎热,但是对方却身着白色的棉袍,在这般姿态下,显得格外的异常和格格不入。

    此人来到这里之后,便一直处于呆滞的姿态中,牢牢地抱住手中的长剑,用那一对呆滞的眼睛看着叶梵天。

    但是那木然的双目之中却让叶梵天看到了两道恐怖的剑意在其中不断的演化天地间,剑的意境!

    在他的身后,十几个人脸色不善的看着叶梵天,身上的衣衫华贵,分明来历不一般。

    这一行人从叶梵天走出这千机城开始便跟随他们,速度惊人的很。

    这一行人之中叶梵天最为注意的便是那脸蛋冷漠,而且双目呆滞的抱剑男子,此人给他的感觉最为强大。

    虽然对方的剑意常人也许是察觉不到的,但是对于他来说却感觉的清清楚楚。

    不动明王!

    不动如山,动则化作杀伐修罗!

    战栗!

    惊人的战栗!

    来自于灵魂深处的战栗!

    对方原本呆滞的双目突然大放光华,两道惊人的剑意竟然冲出出一股撕裂的气势牢牢地笼盖住叶梵天的身体。

    这一切都是如此的突兀,乃至是在一瞬之间便已然完成!

    根本的没有给叶梵天丝毫反应的机会。

    长发飘荡,宛如狂魔,手中长剑‘锵锵’作响,一股可怕的能量迅速的在两者之间开始爆发出来。

    “你想要我动手吗?”

    此言一出,周围顿时冒出了一道可怕的狂风,将周围的一切尽数的卷起,掀开无穷巨浪。

    声音嘶哑,木然,仿佛是一块玄冰一般的木然。

    分明是不经常言语所造成的。

    “你是谁?”

    “剑痴!”

    叶梵天的眉头暗自的皱起,这剑痴之名,他在吞噬了那么多的玄魂之后也并非是不了解。

    此人是一个天才,而且是一位可怕的天才。在这紫云都中算的上是赫赫有名之人。

    对方现在不过三十一岁,但是却已经有了神通境第三重天的实力,不但如此,那自悟的剑法足以通神,威力无匹。

    曾经和神通境四重天的强者对抗,但是却未曾失败,而且多次的越级挑战高手。

    所到之处,名声无不一次次的大振。

    传说此人有着和神通境第五重天的高手对抗的实力。

    这是一位比起出云刀强大了十倍百倍的强者,叶梵天更加的清楚,此人可能是自己这一段时间以来遇到的最为棘手的一位。

    身上的压力逐渐的增多看,叶梵天的眉头也在暗自的皱起,对方的气势如滔滔的巨浪,以剑意的形式散发出来,让他的身体上不断的传出阵阵噼啪声,可见此时的他想要抵抗对于需要多么的辛苦。

    “呼……”

    长袍微动,那黑猫和胖子神棍被叶梵天迅速的收入到娑婆八部众生图中。

    在对方略带惊愕的眼神之中龙蛇步再动!

    逃!

    叶梵天可不是那些耍威风的白痴,明知道不敌还要去继续的逞威风。

    “胆小鬼!”

    “不逃的人才是胆小鬼呢。”

    叶梵天的嘴里大声叫道。

    说话间身体甚至是比刚才更加迅猛了数倍。

    龙蛇步,以雷神聚元术的效果加持,速度疯狂的狠。

    “你们没有他的速度,在这里等着我。”

    剑痴的嘴里说话依旧的迟缓,这明显是不善于言辞的标志,也没有等到周围几人反应,他的身体已经化作一道剑光朝着叶梵天追了过去。

    “剑崩!”

    手掌微动,化作一尺短剑,虚空掠出,朝着叶梵天的头上悬浮而去。

    砰……

    恐怖的剑意控制,一道道的剑气如影随形般,以一种变态的速度开始追寻。

    森然的剑气之中所蕴藏的威力巨大威猛。

    “你和我之间似乎是都不曾认识,难不成是为了浪荡天子的缘故?”

    叶梵天一边跑一边怒吼道。

    一次次的被人追杀,倒是让他格外的不爽。

    “端木红颜!”

    剑痴惜字如金的说道,但是手中那一道剑意却迅速的绽放。

    “嗤……”

    “嗤嗤嗤……”

    一道破空,下一刻便是无数的剑气开始纵横!

    叶梵天的龙蛇步巧妙玄奥,一时间还可以勉强的应付。

    “剑冢!”

    地面龟裂,剑痴所到之处竟然完全的撕裂,而且速度上还在增强,延伸下去,一路上已经爆开了无数的缝隙。

    还没等到叶梵天反应过来,无数的剑影竟然从地面上蓬勃的生出,仿佛是那破土而出的青竹,气势破天。

    “滚!”

    嘴里怒吼一声,长袍甩动,一道蓝色的烈焰顿时从身体上爆发出来。

    八宝琉璃灯的火焰出现了。

    恐怖的烈焰比起他的本体火焰更加恐怖,一旦燃烧空间之中如同是掀起了一阵的撕裂汇聚成为无数的涟漪。

    呼……

    所有的剑影迅速的被扫除。

    看到这一情形,即便是剑痴的脸上天生的木然,但是却也忍不住露出一抹惊愕之色。

    “跟我回去,否则……你会受伤!”

    剑痴的双目射出两道可怕的光芒,洞彻九幽一般的恐怖。

    “和你回去?我傻啊……”

    叶梵天毫不迟疑的叫道。

    “既然如此……那只好将你强行带走!”

    剑痴认真的说道,那认真的表情让叶梵天忍不住的一阵青筋:

    “你丫从开始的时候不就是打算将我强行带走吗?”

    嗤……

    剑痴整个人如同是利剑一般,锋芒毕露,怀里长剑突然出现在了手中!

    锵!!

    宛如是钟鸣一般的声音响彻了天际!

    一道长剑已然出鞘!

    长剑挥舞,散发出无数的剑影,一剑驶来,如凶鳄破海,整个人掀起了一层浩荡的剑浪!

    这是怎样的一剑!

    快!

    很快!

    快到了极致,乃至叶梵天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词穷,无法去形容这一剑!

    天空星辰,在这一刻都变得更加森然起来。

    “天发杀机,星辰移位,地发杀机,龙蛇起舞,人发杀机,天翻地覆!!”

    绝对高傲的言论,绝对可怕的杀戮之气!

    原本木然的剑痴,在这一刻似乎是整个人都变得空灵起来。

    为剑生,为剑而死!

    这是叶梵天唯一的感觉!

    “这家伙是一个天生的剑修!”

    脑海闪电般的出现了这样的一个念头,但是却又流光般的消失,现在的他可是没有时间来感叹自己的对手。

    “锵锵锵锵锵……”

    一道可怕的魔气冲天而起。

    冲天而起的魔气遮天蔽日,星辰似乎都因此蒙上了一层暗淡和灰尘。

    邪魔刀第一次出现了!

    一股可怕的凶戾之气充满了叶梵天的内心,这不是他想要去使用这柄邪魔刀,而是对方的剑气已经足够的伤害到了自己的身体,不得不使用此刀……

    遥遥的,在那无数公里之外,一座巨大的神殿之中,一位面容阴冷的俊美青年静静地盘坐在一道雕刻了无数妖异纹路的阵法之上。

    嗤……

    两道惊人的邪恶光芒仿佛是毒蛇的蛇瞳般激射出去。

    “大龙妖刀……我的大龙妖刀竟然在这九霄界之中出现了,没有可能的,九霄界和玄天大陆的通道早已经被堵死了,而且,拿着那妖刀的人,似乎是只有那个小子……”

    冷冷的声音,邪恶的气息疯狂的喷洒出来……

    一轮黑色的月牙在他的身边慢慢的升起:

    “不管你是谁,这妖刀,我需要拿回来的。而你……死定了。”

    冷冷的声音之中包含着某种可怕的嗜血波动……

    轰……

    地动山摇!

    无数的古树被连根拔起,无穷的巨石,被顷刻间化作齑粉!

    叶梵天的身体重重的震飞了出去。

    这一刻,他的身体五脏六腑都开始碎裂,嘴里一口鲜血被强行的按捺了下去。

    但是那剑痴也并非是如此的淡然,他的身体上面出现了一道修长的刀痕。

    虽然不足以致命,但是却伤到了他!

    “土遁术!”

    叶梵天的脑海微动,突然一跃跳入了地面之中,迅速的朝着远处逃窜……

    剑痴的脸色微微的颤抖,看着胸前那一道狰狞的伤痕,嘴里忍不住的发出惊愕的声音:

    “他……怎么做到的?”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