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武破九霄 > 第九百五十章大追杀

武破九霄 第九百五十章大追杀

    第九百五十章大追杀

    “你……你到底是谁?”

    蜷缩在地上的上官白大声的怒吼道。

    五位不灭境的强者啊,即便是他们魔猿宗强横的很,即便是他们的都城可怕的很,但是这不灭境的强者依旧不是大白菜,想要就要的。

    他的资质不凡,他的身份高贵,但是却也无法弥补这个损失。

    这五人在不灭境的强者行列之中也算的上是顶尖的实力啊。

    但是面对着死亡,上官白胆怯了,他无法想象还有这般狂人。

    “唔……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外界的人似乎是给我起了一个名字叫做弑魔!”

    叶梵天淡淡的说道。

    此言一出之后,顿时的那上官白脸都开始绿了。

    不但是他,周围的所有人无不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个为了自己的弟子一怒之下击杀了无数强者,其中不乏不灭境强者的bian态强者。

    而且被诸多的强者所追杀,最后反而将他们给反杀了。

    这般强人,恐怕少有的人胆敢去招惹,而且从今日这一战来看,在这不灭境的强者之中除非是巅峰,否则罕见的有一战之力了。

    太古不出,谁与争锋!

    “雪发,血瞳……年纪轻轻,而且实力强横的很,我早就该猜测到的,我早就猜测到的。”

    上官白的嘴里低声的吼道,那原本俊美的脸蛋不知道是因为断臂被废掉还是由于心中的愤恨导致,脸蛋已经扭曲到了极致。

    “你猜测到了又能如何?”

    叶梵天淡淡的说道,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同情!

    流雪神枪挥动之中迅速的朝着上官白指去。

    “我乃是魔猿宗的弟子,比起那紫云宗更加的强大无数倍,你杀了我的人,这已经是难解之局,若是你再杀了我,那肯定是不死不休了,你要想清楚!”

    上官白忍不住的叫道。

    面对着死亡,他无法的再去淡然了。

    “是吗?”

    叶梵天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不屑。

    对于威胁,他从来的没有害怕过什么!!

    玄天大陆如此,九霄界依旧的如此,手中长枪散发出了晶莹的罡气,吞吐万千之中,让其空间都在疯狂的颤抖,只要是叶梵天再次的向前一步,便足够的让这家伙顷刻间陨落。

    嗤……

    划破了空气的撕裂声终于的出现,叶梵天的双目含威,在对方绝望和怨毒的眼神之中迅速的刺去。

    但是就在此时,四道恐怖的撕裂之声却迅速的传来。

    “哈哈哈……弑魔,终于的还是让我们找到了你。”

    一声冷冽的笑声之中带着让人胆怯的波动。

    轰……

    如四座太古魔山般的气势迅速的朝着这里压制了下来。

    所向披靡的气势滔滔不绝,如狂浪在滚翻,星辰颤抖之中,四尊身影已然朝着这里迅速的迅速的飞来。

    叶梵天的脸色微微的一变。

    但是其他的人的脸色却在狂变。

    一股莫大的气势之中带着无比的亘古和苍茫之气,仿佛是神祗的王诞生了一般,那种肆无忌惮的散发着气势的影子速度之快,气势之强势直接让周围的诸多身影开始纷纷的从树上落下。

    他们根本无法去抵御这股恐怖的气势。

    双目之中泛着无法置信的神色看着这四尊人影,在那若隐若现的人影之中,恐怖的气势何等的惊人。

    “这是……!!?”

    龙叔的脸色也是狂变,这是他第一次有了如此的异常改变。

    “太古境!!”

    剑痴的嘴里沉声说道。

    “轰……”

    天翻地覆般的恐怖,终于完全的降临了,若神灵般的强横,如海浪般的狂涌,似火山般的浓烈。

    “太古境的强者出现了!”

    众人的心中无法置信的看着这一切。

    叶梵天原本还打算继续得给眼前这家伙一击,但是却已经没有了这个机会了。

    “我的小老婆啊……我先走了。”

    叶梵天虽然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情,但是面对着一位太古境的强者,他应付起来都相当的困难,更加不要说是四位了,因此百忙中的调戏了一下端木红颜之后,身体之上已经呈现龙蛇幻象,迅速的踏着龙蛇步发动十万之力,打破了虚空的桎梏,猛然的穿梭出去……

    “小子……你哪里跑?”

    哈哈大笑之中,飘然而动,一只苍天之手,以无形罡气幻化而成,蓬勃之力迅速灌注天地。

    太古气息长存永生,一招施展,万物臣服!

    这便是太古境!

    每一位都是贯通了古今的可怕怪物。

    巨手撕裂了苍穹,牵扯了银河,一秒千万米的朝着叶梵天的身体上捕捉了过去,这一道亘古的巨手一旦拍打中,足够的让一位不灭境的强者瞬间的陨落无数次。

    轰……

    如大山一般的巨手终于的拍打了下去。

    整个地面都在颤抖,方圆百里之中的地面都发出了九级地震般的抖动,无数的地面开始龟裂成为了虚无。

    到处都是被摧残成为齑粉的生物。

    只有那些运气好的神通境强者或者实力勉强可以抵御这股威压的不灭境强者们才可以勉强的去生存下来。

    但是身上的那股压抑却无法彻底的扫除。

    不过即便是如此,生存下的人却无不聚精会神的看着巨手笼罩的位置。

    在那里,方圆千米之中,罡气依旧肆意的展现而出。

    一道足足有着千米深度的大坑出现在其中,五指的模样依稀可见。

    嗡!!

    四道身影疯狂的展现在了虚空之中,形态各异的不灭神羽缓缓的闪动着,带动起天地的诸多玄妙法则。

    这才是高手!

    真正的高手啊!

    这四人不是别人,正是从那姜氏一族之中追寻而来的魁狼、病鬼、天目和蝎女四位太古境的强者。

    太古境鲜少的会出现,终日之内都是在吐纳修炼,以期待能够成长为那传闻中的永恒之境,但是今日一下子出现,甚至是一出现便是四人。

    着实的让人惊恐到了极致。

    “这家伙……”

    魁狼的嘴里低声的吼道。

    原本实打实的一掌,现在却没有人的气息在其中。

    “怎么可能?太古境的强者的一招竟然没有奈何的住弑魔?!”

    能够存活下来的,眼光自然是不差的,他们自然清楚太古境强者的强横实力,而且以他们的实力来说,刚才的那一掌,即便是他们再强大十倍,却也不可能多闪过的。

    但是那弑魔竟然离开了?

    不觉间的端木红颜忍不住轻轻的吁了一口气,无论如何,虽然紫云宗和叶梵天之间的关系比较的尴尬,但是能够和这样的一位有潜力的强者牵扯上关系,却也是一件好事。

    更何况的端木红颜本人也不愿意叶梵天被人抓住。

    这似乎是一种很是诡异的心理,想到了叶梵天走之前的话语,一抹绯红挂在了那张美妙不可方物的精致俏脸上。

    “弑魔……竟然真的逃跑了,这家伙太可怕了,他可是只有神通境的修为啊。”

    一位男子忍不住的叫道。

    但是此言一出,那魁狼诸人的脸色却是一阵的难看。

    对方的这般说法岂不是在说自己几人的实力太过的垃圾吗?

    天目那一只看似是已经损坏的眼睛猛然的在那深邃中闪烁出一抹晶莹而诡异的光芒,瞬间的光芒一闪即逝。

    但是当那四位太古境的强者消失之后,此人的身体却缓缓的化作了齑粉,随风飘荡。

    一时间,所有的人,无不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跑!

    快跑!

    狂奔不断!

    叶梵天的心中已经没有了其他的想法,若是是因为身怀土遁之术,在顷刻间以炽光剑之翼的锋利,猛烈的破开了地面,绵延到了数万米之下,他敢肯定,自己一定会被那家伙给生生的拍打个半死的。

    “该死的,这群家伙果然是为我而来的,难道说又是这元余龙的人吗?”

    想到了自己的速度问题,叶梵天再次的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了炽光剑之翼中,当初赵剑翼为了那堕落之羽才会和他结怨。

    而这堕落之羽的作用便是为了能够和他所修炼的炽光剑之翼融合在一起。

    一旦的融合之后,无论是在威力上还是在其他的方面,绝对的可以让其增加数倍的程度。

    “得找个机会好生的淬炼一翻堕落之羽了。”

    光暗之力在堕落之羽中相当的浓郁,叶梵天敢确定,配合上金之玄晶的撕裂性,加上了光暗之力已经,绝对的可以让威力再次的翻番的。

    不过想到了其中的条件,他也是相当的无奈。

    首先的一点便是需要一种很是神秘的液体,只有这种液体才会让这一次的融合无误。

    但是那种液体,似乎是连赵剑翼本人都不曾见到过。

    “坑爹啊……”

    嘴里忍不住的低声骂道,不过在思索之中,这土遁之术却也没有放慢,反而是加快了前进。

    虽然叶梵天的实力若是想要狂暴的增长起来,需要的便是和高手的过招,而那不灭境对于他来说,没有太多的帮助了。

    所有太古境的强者反而是锻炼的最好时期。

    但是想到了四尊太古境强者齐至的身影,叶梵天便忍不住的感觉到这坑爹坑的是多么严重啊。

    “小子……你跑得了吗?”

    一声冷冽的声音猛然的传了出来。

    叶梵天的脸色狂变,而下一刻中,一股莫大的能量竟然绵延了数千米,迅速的朝着叶梵天的身体上抓了过去。

    “我草泥马啊,一群太古境的强者欺负一位神通境的小辈,还这么的理直气壮,尼玛,你们要战,老子便和你们战!”

    心中一阵的发狠之中,叶梵天的手掌快速的舞动,直接的破地而出!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