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武破九霄 > 第九百七十二章烟雨婧的怒斥

武破九霄 第九百七十二章烟雨婧的怒斥

    第九百七十二章烟雨婧的怒斥

    说到了这里的时候,夜无殇的脸上也是无奈的苦笑:

    “我的修炼绝学名为《九死一生诀》讲究的便是置死地而后生,也正是因此的,当初的我在修炼的时候,恰好的也就是和你大婚的日子之中,但是却没有想到就在那个时候的我的功法上突然地出现了问题,开始异变之后的我,彻底的假死了。”

    “《九死一生诀》?”

    对于这个名字那烟雨婧明显的也是并不意外,显然对于这功法也听说过的,而俏脸上的认可也开始变得浓郁起来。

    “我的师尊自然是知道这一点的,因此当我进入了假死的状态之后,也就被他带走了,但是因为事出突然,自然的也就没有去提醒你们,假死的我一直都在苦苦的修炼,但是身体上无法正常的动弹,由此,虽然我对你的思念之情何等的浓烈,但是却也无可奈何!”

    说到了这里的时候,夜无殇的脸上再次的浮现出了一抹抱歉之色。

    “婧宝贝,让你受苦了!”

    烟雨婧的娇躯颤抖,双臂猛然的抱住了眼前的这个男人。

    那种熟悉的气息,那种让她梦中萦绕的气息。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

    “你这个混蛋!!”

    心中的委屈,心中的一切无不的都在心中开始发泄出来。

    “你怎么看……?”

    叶梵天正在皱眉之中,那不爽的感觉越发的浓郁起来。

    猛然间的耳边却已经开始浮现出了一个声音。

    只见那苍龙管家竟然一脸皱眉的盯着叶梵天说道。

    “已经分开多年的一对甜蜜有情人,现在终于的再次见面了,这似乎是一件好事吧。”

    苍龙管家的眉头微动:

    “是吗?你确定这是一件好事?”

    对于这个人叶梵天颇为的奇怪:

    “我似乎是一个外人吧,你如此的问我是什么意思?更何况的,现在的你们似乎是耶在怀疑我把?”

    苍龙管家静静地站在那里,嘴里沉声说道:

    “我从来的没有怀疑过你……若是你当真是这敌人派来的,那这演技也太过的差了点,至少作为***来的敌人,在口才上在演技上要过关的,而且不能够动情,这才是最为关键的!”

    叶梵天的脸色一沉:

    “动情?你说的是那个傻女人?我为什么要动情?”

    看着那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的情形,叶梵天虽然嘴里不承认,但是心中却依旧坑爹的吃味起来。

    他算是什么?

    一个可以搞暧昧的替代品?

    从一开始这烟雨婧对于他的态度便相当的暧昧,普通的仆人看到了大小姐的娇躯,而且还是完整吃果果的姿态,会平安无事吗?

    这一点即便是放在谁的身上都会愤怒的。

    但是叶梵天却没有遭受到任何的惩罚,而且在刚才的亲吻之中,自己虽然是强行的亲吻的,但是不过只是短短的时间之中,烟雨婧明显的已经不去抵抗,而且选择和自己一般地去迎合。

    “貌似只是替代品吧。”

    虽然在这里的时间不算长,但是叶梵天无疑对于这烟雨婧有着一种相当奇特的感情。

    但是被人当做了所谓的替代品,却并非是一件好事。

    “这个人……你发现了什么?”

    苍龙管家再次的问道。

    “我发现了什么?你什么意思?”

    叶梵天的眉头微微的一动,忍不住的说道。

    “很简答,我感觉这个家伙不一般。”

    白眼泛起:

    “死了很长时间的家伙,现在却再次的出现,自然的是不一般啊。”

    “是吗?你当真是这么想的吗?”

    苍龙管家的嘴里不置可否的说道。

    脸上一阵的奇异表情却也不知道是在思考着什么。

    “所有的人退下吧!”

    烟雨婧的俏脸上带着一抹绯红,对着众人轻喝道。

    “是!”

    此时大家自然知道这个时候是属于这两个人的,自然地不去打扰,而是选择离开。

    “婧宝贝……我很想你!”

    感觉到一丝火热的气息在自己的脸上拂动,烟雨婧的俏脸上面顿时的露出了一抹羞红,没好气的说道:

    “一回来就这么的坏!”

    但是这语气之中却分明是带着一种淡淡的喜色,显然是对方的出现已经让她开始变得格外的激动。

    但是就在此时,在她的视线之中却出现了一个略带瘦弱的身影。

    暗金色的长袍,同样的雪发,但是那种落寞和孤寂却是明显的很。

    心中忍不住的在发出了一阵的颤抖。

    叶梵天!

    颤抖之中的她似乎是产生了一种极度复杂的心理。

    “婧宝贝……你怎么了?”

    夜无殇好奇的看着烟雨婧的变化,忍不住的问道。

    “没……没事,只是感觉有些累了。”

    烟雨婧勉强的笑道,原本的那种开心依旧,但是似乎是有些一些变化,看着叶梵天的背阴有些出神的很。

    循着烟雨婧的眼神看去,一道影子已经出现在夜无殇的视线中,在那里一道身影显得格外的清晰。

    一丝阴狠猛然的一闪即逝的飘过。

    “没想到姑爷真的没死啊?”

    “是啊,是啊,那笑容还是和以往的一样,如阳光般的温暖呢。”

    一行仆人忍不住的开始议论起来。

    而在看到了叶梵天之后这些人的脸上顿时的开始露出了古怪的神色。

    “这个家伙来历不明,却可以成为大小姐身边的人。”

    “哼,很快的就该滚蛋了吧,姑爷和他长得一模一样,大小姐让他做仆人也不过是为了一解相思之情罢了。”

    “我早就看不顺眼了,来历不明不说,在不久前还表现的那么的诡异,我可是听说这小子很可能是其他势力所隐藏过来的家伙。”

    “是啊,太过的可疑了。”

    耳边传来的这些声音让叶梵天一阵的不痛快。

    “没想到这个世界上当真是有着我一模一样的人啊……”

    叶梵天颇为自嘲的说道。

    原本便要打算离开的他,现在却自然的有了更加好的理由了,自己在这里就是一个累赘,甚至是一个被人指指点点的角色。

    “替身?瞩物思人?把我当做了一件工具了吗?”

    一丝戾气忍不住的呈现在他的脸上,双目之中那猩红诡异的开始变得冒出了点点的黑色。

    此时的叶梵天很不爽,相当的不爽。

    身上的劲气开始慢慢的萦绕。

    “杀!杀!杀!杀了这群蝼蚁,卑微的蝼蚁,那个女人是你的,你要去争取,去争取到对方,杀了他们所有的人,包括着那夜无殇,你可以的。”

    一个蛊惑的声音慢慢地在叶梵天的心中浮现。

    “哼……我就是我,从来的不做这般神情的!”

    另外的一个声音开始浮现。

    “你这个胆小鬼,你明明是看上了那个妞,却不敢动手,胆小怕事!”

    “我们才刚刚的认识,我喜欢她的身体,多过于她本人……”

    强行的狡辩之中,这两个声音已经在不断的开始争吵起来。

    随着夜无殇的出现,原本还算是平静的沧澜山庄瞬间开始改变起来,张灯结彩不说,诸多的仆人脸上已经露出了开心的神色。

    那笑容没有丝毫的作假,分明就是在开心的很,让叶梵天颇为的惊讶这夜无殇的人格魅力。

    “无殇,我有些累了!”

    烟雨婧一把轻轻地推开了夜无殇的身体,俏丽的脸上带着一抹疲倦的说道。

    “婧宝贝,我真的很想你,这段时间以来,我都是在思念你,无时无刻的不在思念你。”

    烟雨婧的心中一阵颤抖,玉手抚摸着那熟悉的脸庞,甜美的笑容开始浮现:

    “我也是,但是无殇,你知道的,这太过的突然了,我的心一时间的无法接受,我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慢慢的适应你的存在。”

    夜无殇轻轻的点了点头:

    “是的,你确实是需要适应一段时间的,我太着急了,婧宝贝,是我没有去体会到你的感受,对不起!”

    “抱歉了无殇……我很快就会恢复过来的。”

    说话间的开始起身。

    “你要去哪?”

    夜无殇苦笑着说道:

    “面对着你这个大美人在身边,我却能看不能吃,只好出去走动一下了,万一不小心的忍不住了怎么办?”

    烟雨婧的俏脸一阵绯红,忍不住的叫道:

    “下流!”

    看着对方离开的身影,烟雨婧的娇躯微动,竟然消失在了房间之中……

    “哟,美丽的大小姐,不去陪着你的夫君,怎么有空来我这里了?”

    叶梵天大口而畅快的喝了一口酒笑嘻嘻的说道。

    “我来这里是因为……”

    烟雨婧低声的说道,但是嘴里的话似乎是开始飞快的溜走,她竟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我只是那夜无殇的替代品不是吗?现在既然对方已经出现了,那我也就失去了价值,不是吗?”

    叶梵天淡淡的说道,丝毫的没有去在意烟雨婧那已经俏脸含怒的表情。

    “叶无名……你是说我一直把你当做替代品?”

    叶梵天淡淡的笑道:

    “难道不是吗?我的身份是一个仆人,你凭什么对我这么的仁慈,我一次次的挑衅你,一次次的占你的便宜,凭什么的你却没有惩戒我?甚至是我亲吻你……”

    “闭嘴!!”

    烟雨婧突然大声的叫道。

    “叶无名,你太高看自己了,我为什么要将你当做替代品?我之所以不去惩罚你,完全是因为我也有错在先,你不要得寸进尺的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我是堂堂的沧澜山庄的大小姐,而你只是一个来历不明之人!”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