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逆鳞 > 第六百零六章、一锤在手!

逆鳞 第六百零六章、一锤在手!

    第六百零六章、一锤在手!

    吴山计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一直在人前隐藏自己的实力。

    就连他身边最亲近的师兄弟也是直到现在才知道他的真正实力。

    富贵不还乡,犹如锦衣夜行。

    一个人赚到了钱能够不说,踏破了境能够不扬,证明这个人确实是有大克制大毅力之人。

    也有可能是变态,就等着找机会坑人一把。

    吴山计显然就属于后者。

    一重境界一重天,以秦翰所表现出来的真实实力来看,怕是和吴山计相差甚远。

    两人单打独斗,秦翰根本就不可能是吴山计的对手。

    关键是秦翰又嚷嚷着说要和吴山计恩断义绝不死不休,李牧羊还没办法直接插手——

    当然,他也不愿意插手。

    谁欠的钱谁还,谁欠下的债谁收。和他有什么关系?

    他不是天神,也不是佛祖,他只是一个人人喊打喊杀的龙族。

    秦翰虽然不明白李牧羊为何一定要他使用锤子,但是,出于对李牧羊人品和实力的信任,他还是将巨剑丢到了地上,重新从怀里摸出了那把小锤子。

    虔诚战锤!

    一锤在手,信心全无。

    秦翰是使惯了重剑的人,那把小锤子到了手里,让他感觉不到任何的份量。

    而且轻飘飘的,看起来也没有任何的杀伤力。

    秦翰开始后悔了,提着这样一把小锤子,人家一剑劈斩而来,你挡无可挡,避无可避,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还手能力。

    秦翰的脸色变得古怪之极,有心想要再换回自己的阔口剑,一方面时间上来不及。吴山计已经锁定了他的气机,只要秦翰稍有异动,他就会一剑袭来,将自己给劈斩成两半。

    而且,不停的更换武器的话,仗还没有打,气势就已经弱了好几分。

    再说,他之前就用的是阔口剑,根本就不是吴山计的对手。再换回阔口剑就能够打得赢这场战斗了?

    秦翰虽憨,却一点儿也不傻。他心里清楚自己和吴山计的差距,倘若两人当真真刀真#枪的硬拼的话,自己一点儿机会都没有。

    心里也有些后悔自己暴怒之下说错了话,大家一涌而上将他斩了不就得了,说什么恩断义绝不死不休——现在大家都以为自己要和吴山计单挑谁帮忙就是侮辱自己。

    文弱弱在旁边看着,他还没办法主动开口向李牧羊求救——

    相马公子一向大智若妖,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怎么这次就不灵了呢?他难道就没有看出自己心中的渴望?

    “好,我倒是要看看,你这虔诚战锤到底有多厉害。”吴山计手提长剑,一脸鄙夷的盯着秦翰,说道:“我就不信了,有了一把破锤子,三弟就能够实力大增,踏入星空之境——”

    秦翰咬了咬牙,狠声说道:“不管这锤子有什么神奇,我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遇到你这种大奸大恶之徒也绝不姑息。”

    “那就来吧,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个不姑息法。”

    “冲上去。”李牧羊笑着说道:“冲上去锤它。”

    文弱弱一脸的担忧,又不敢将心里的担忧喊出来,只得小声问李牧羊:“相马公子,这锤子当真——那般厉害吗?”

    “当然。”李牧羊一脸笃定的说道。虔诚战锺,龙族至宝之一。要知道,龙族最不缺少的就是宝贝,可是虔诚战锺足可排列在前五之列。

    再说,虔诚战锺的实力还没有得到开发。在骜的手里,或许它发挥出了七成的实力。但是在另外一个人的手里,或许只能够发挥两成的实力。

    虔诚战锺是要用鲜血与主人相融合,使用它的主人越是强大,虔诚战锤也就越是凶猛。倘若落在一个普通人的手里,怕是连提都提不起来——

    这也是秦翰一开始根本就没办法将那虔诚战锤提起来的原因。

    “那我就放心了。”文弱弱拍着鼓鼓的胸口说道。

    “不过要看它的主人是谁。”李牧羊接着补充了一句。这种事情还是要解释清楚的,万一秦翰被吴山计打得灰头灰脸,他们就把责任给推到虔诚战锤身上——锺子很冤枉,李牧羊的情感也根本就接受不了。

    “若是秦翰呢?”

    “那就是未知之数了。”李牧羊说道。

    “——”文弱弱狠狠地剜了李牧羊一眼,觉得这张以前越看越好看一不小心就看痴迷的俊脸今天说不出的讨厌。生死关头,岂能儿戏?

    不过,心里又想,相马公子的实力强大,修为精湛,有他在旁边掠阵,倘若秦翰不敌的话,相马公子一定会及时出手救援。正如他之前一次又一次的救他们于险地一般。

    想到这里,文弱弱的心里不由猛地一惊。

    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来历神秘的年轻人竟然已经成了他们的精神支拄和队伍核心了?

    要知道,以前担任这个角色的可都是大师兄吴山计,而他们和大师兄吴山计相识多年,而且又同样来自星空学院——

    “我血即我命。”秦翰手提战锺,嘴里念念有词。

    轰——

    手里的灰色战锤上面突然间生出一道银光,手里的锤子也变大了数倍,握起来沉甸甸的。

    秦翰大喜,提着那锤子就朝着吴山计砸了过去。

    蹬蹬蹬——

    吴山计手里的长剑一挥,一道血红色的剑气朝着秦翰斜斩而来。

    “去死吧。”秦翰的身体高高的跃起,手里举着虔诚战锤朝着吴山计的头顶砸了过去。一幅泰山压顶,一锤子把吴山计砸成肉泥的凶恶模样。

    “要的就是这个劲头。”李牧羊赞叹着说道。

    “这样就可以赢了?”文弱弱大喜,高兴的问道。

    “赢不了。”李牧羊说道。

    不知道是因为李牧羊这个乌鸦嘴的诅咒,还是因为两人的实力相差确实悬殊。

    秦翰手里的虔诚战锤还没来得及砸到吴山计的脑袋上去,那道血红色的剑气就已经突然间的加速,就像是一道红色闪电似的突然间冲到了秦翰的胸口炸裂开来。

    嘶啦——

    秦翰的胸口被拉出了一道口子。

    衣服破裂,皮肉外翻,鲜血如喷泉一般的向外狂喷。

    显然,这一剑让秦翰相度的难受。

    受到《血炎剑》的重击,秦翰前冲的势头被打了回去,身体极速的朝着后方坠落。

    砰——

    李牧羊的身体一闪,当他再次出现时,就已经把秦翰即将要撞出石壁之上的身体给接了下来。若是让他实实的撞击石壁,怕是他的骨头架子都要撞散了不可。

    文弱弱吓坏了,一边从怀里摸出药瓶帮秦翰上药,一边急声问道:“三哥,你没事吧?三哥,你不要吓我——你千万不要没事——”

    秦翰咧开嘴巴,想要告诉文弱弱自己并无大碍。

    噗——

    秦翰只觉得胸口一闷,嘴里喷出了一大口的鲜血。

    文弱弱更加慌乱,声音都带着哭腔,捧着秦翰的脸颊说道:“三哥,你没事吧?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不打了吧,我们不打了——”

    文弱弱一脸哀求的看着李牧羊,说道:“相马公子,你帮帮三哥。三哥不是那吴山计的对手,他们的实力相差实在太远了。再让三哥上去的话,三哥会死的。他会把三哥杀死——”

    李牧羊手指一弹,一道白色的光球便落在了秦翰的身上。

    那光球在他的胸口环绕一圈,那胸口被长剑撕裂开来的伤口就瞬间愈合。然后,它窜到了秦翰的头顶,嗖地一下就钻进了秦翰的身体。

    秦翰大喜,立即觉得那胸口的疼痛减缓了许多,就连体内那狂暴混乱的气息也瞬间安宁。

    秦翰对着李牧羊作揖,感激的说道:“谢谢相马公子出手相救——这是什么疗伤办法?竟然如此的有效?”

    李牧羊笑而不语。

    这是道家的《小圆光术》,是他的师父夏侯浅白暗地里传授于它的。倘若说了,怕是有心人用这个猜测到他的真实身份。

    “三哥,你没事了?”文弱弱也是觉得一脸的惊奇,激动的说道。

    “我没事。”秦翰摇头说道。

    “可是——”文弱弱抓着秦翰的手,说道:“你不是那人的对手,就不要再上去逞强了吧?”

    李牧羊看着秦翰,出声问道:“还有勇气上去吗?”

    “当然。”秦翰咬牙说道。

    他刚才使锤子的时候,已经有了一点手感。而且,刚才一锤下去的时候,脑海里面好象有灵光乍现,只是,仔细思索的时候,却又不知道那点儿感悟跑到了哪里,就像是游鱼的尾巴,在水中轻轻的一划,它游得无影无踪再难寻觅。

    所以,他要再次尝试。

    只要他不死,就一定能够找到这虔诚战锤的正确使用方法。

    “想想那五个字的图形。”李牧羊轻声提醒着说道。

    “我血即我命?”

    “忘掉这句话,只是去想它的图形——”李牧羊笑着说道。

    也不知道秦翰明白了没有,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谢谢相马公子,我知道怎么做了。”

    他再一次提着虔诚战锤冲了出去。

    又再一次被吴山计一剑劈了回来。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