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逆鳞 > 第六百一十五章、愚蠢之极!

逆鳞 第六百一十五章、愚蠢之极!

    第六百一十五章、愚蠢之极!

    看到黑袍少年沉默,燕伯来再次大笑出声,对着周边众人说道:“看来我这个孩儿与我不亲,爹地说的话也不愿意听。怎么?你说自己是燕相马,燕相马又是我的儿子——你连自己爹地的话都不听,这也太不忠不孝了吧?”

    黑袍少年看着燕伯来,沉吟良久,像是终于做出了某种决断,轻笑出声,说道:“燕城主好久不见。”

    “李牧羊?是你?”

    “看来燕城主对我记忆深刻。”黑袍少年朗笑出声。他伸出手来,洁白纤细的手指头轻轻掀开了帽沿的一角。然后用力一扬,那遮住脑袋和脸颊的帽子便落在了肩膀。

    哗——

    丰神俊朗,剑眉星目。

    面如冠玉,风度翩翩。

    如水中清莲,如林中飞花。

    如鹤立天池,如雨后惊虹。

    因为闯入者众,而且现场还有不少女性修行高手。

    所以,当黑袍少年掀开帽子,露出真实容貌的时候,人群之中发出一阵阵的惊呼之声。

    “好美的小朗君——”

    “潘郎再世,也不过如此——”

    “如此美玉,怎能是恶龙之族?”——

    即便是男人们也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就像是有一道明媚的光芒刺破厚实的云层,照耀的让人睁不开眼睛的感觉。

    此子太美!

    而且不似凡尘之美,是仙之美!

    “李牧羊,他就是那李牧羊——”有人惊呼出声。显然,李牧羊的肤色比以前更白,有一种透明的光泽,而且形象气质也大有提升和改变,但是,他的容貌却没有改变。他还是之前那个李牧羊,在风城出现或者在天都出现的李牧羊。

    “原来他就是那头恶龙——怎地生的如此貌美——”

    “龙族最喜用假面目骗人,大家切记不可上当——这面目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借来的皮馕——”——

    “果然不是我的儿子。”燕伯来表情阴厉,眼神凶狠的盯着李牧羊,冷声说道。

    “这倒是一件天大的好事。”李牧羊笑着主说道。“这样的话,大家动起手来就毫无顾忌。”

    “言之有理。”燕伯来哈哈大笑,说道:“以前就觉得你非池中之物,此番见面,更觉如此。我儿不及。”

    “燕城主过奖了。相马兄人中龙凤,岂是我可相与的?”李牧羊这番话等于是当众承认了自己不是燕相马,而是假扮之人。当然,再隐瞒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人家的父亲都站在身边呢,难道当真要喊他父亲不成?

    文弱弱和秦翰、屠心三人大惊。

    他们霍然转身,一脸震惊的看着李牧羊——他不是相马公子,竟然是那头恶龙——李牧羊?

    “相马公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快说句话啊——你告诉他们你到底是谁——”文弱弱跑到李牧羊的身边,拉着他的衣袖说道。“无论你说什么,我和秦翰都会相信你。”

    “对,你说你是人族,我们就相信你是人族。谁敢欺负你,我秦翰和他拼命——”

    “我也支持你。虽然咱们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我屠心就是喜欢你的行事风格,也相信你是人族,绝对不可能是他们所说的龙族——”——

    李牧羊明明已经说了自己不是燕相马,可是文弱弱仍然称呼他为‘相马公子’。

    她仍然难以接受,那个屡次救其性命并赠送其雪狮晶魄神农匕的俊美男子是恶龙之族——倘若这样的人是恶龙,那么,那龙之恶恶在什么地方?

    “我是李牧羊。”李牧羊看着文弱弱拉着自己衣袖的手,笑着说道:“我不是燕相马,我是李牧羊。我欺骗了你们。”

    “为什么?”文弱弱表情呆滞,情不自禁的问出这个傻问题。

    “为什么?”李牧羊一脸苦笑。“因为我害怕被杀啊。你看看他们的眼神,贪婪、仇恨,还有兴奋——他们哪个人不想杀我?”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李牧羊笑着说道。

    “既然已经知道他龙族的身份,你们三人还要执迷不悟吗?立即与他划清界线,站到我们这边,或许还可拯救自己的那条小命——不然的话,一会儿动起手来,怕是你们几人一个都别想活——”有人冷喝出声。

    “我不走。”秦翰眼眶血红,眼睛死死地盯着李牧羊。“我不管你是人是龙,你屡次救我和弱弱性命,我这条命就是你的了。我无父无母,无亲无族,无牵无挂。我不怕他们报复。你们想要伤害相马——伤害牧羊公子,我秦翰第一个不答应。”

    说话之时,他已经大步冲到了李牧羊的前面,用自己庞大的身躯挡在李牧羊身前。手里提着那把虔诚战锤,一幅随时都要冲出去和人拼命的架势。

    “我也不走。”文弱弱怒喝出声,眼睛湿润。她从怀里摸出李牧羊赠送给她的那把神农匕,和秦翰并肩站在一起,出声说道:“牧羊公子与我有大恩,我绝对不会站到他的对立面。”

    “难道你们想要和整个人族为敌吗?”燕伯来怒声喝道。“你们可想过你们的父母?族人?师友?还有未来——你们将背负万世骂名,你们的子子孙孙都在人前难以抬头。你们要接受这样的命运吗?”

    秦翰咧开大嘴笑了起来,说道:“倘若不是相马公子出手,我们连人都没了,哪里还能考虑到你说的那些?做人不能没有良心。”

    “没想到你竟然是那头恶龙。”屠心怒视着李牧羊,大步朝着人族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枉我如此信任你,视你为我的兄弟挚友——人龙两族誓不两立,我屠心今日便和你恩断义绝,再无关系。倘若出手,可别怪我心狠手辣。”

    “知时务者为俊杰。”燕伯来称赞着说道:“你们俩人——当真要自绝生路不成?”

    “屠心,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你怎可如此行事?”秦翰破口大骂。老实人也有发脾气的时候。

    “我真是瞎了眼和你这样的人结为战友,你和那个吴山计根本就是一路货色——你还有脸说和相马——牧羊公子说什么恩断义绝?你对牧羊公子有什么恩情了?牧羊公子一次又一次的帮助你,你又为他做过什么?”

    “付出了我的信任,付出了我的感情。”屠心走到燕伯来身边,反唇相讥着说道:“还付出了我的时间精力。他和别人厮杀的时候,我出力还少吗?”

    “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不错,我就是一个卑鄙无耻——”说话之时,屠心突然间一掌拍向燕伯来的胸口。

    事发突然,即使燕伯来实力不弱,也被屠心一掌给偷袭成功。整个人的身体朝着后面倒飞而去。

    屠心又起一掌拍向其它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人群,大声喊道:“牧羊公子,快跑——弱弱,快带着牧羊公子离开——”

    啪啪啪——

    屠心一掌又一掌的拍出,将身边那些措手不及的人族修行者给打得鸡飞狗跳,狼狈不堪。

    “混账。”燕伯来被跟随而来的供奉给接回了身体。他眼睛血红,满脸杀意的盯着屠心,嘶声吼道:“杀。将他们全部都给我杀了。一个不留。”

    “杀。”那些供奉们不敢忤逆燕伯来的命令,一个个的朝着屠心冲了过去。

    “屠心——”文弱弱惊呼出声。

    “牧羊公子,你们快走——”秦翰这个时候倒是反应极快。他提着虔诚战锺便朝着围剿屠心的人群冲了过去。“弱弱,快带牧羊公子离开——”

    秦翰的身体高高的跃起,勇往直前的朝着人群冲去。

    轰——

    虔诚战锤变大,变大。变得越来越大。

    砰——

    落锤之处,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洞。倘若不是那些修行者躲避及时,怕是直接被这一锤给砸成了肉泥。

    众人皆没想到这三个家伙会如此愚蠢,明明都已经知道那个家伙是恶龙之族,却仍然对他不离不弃。明明看到他们已经被众多强者包围,敌众我寡,反抗只有死路一条,仍然选择了那最愚蠢的一种方式——

    难道他们当真不怕死吗?

    怕死!

    怕死极了!

    “秦翰——”文弱弱娇呼一声,她知道,此时分别,或许就是永别。

    心如刀割般疼痛,眼泪夺眶而出。

    可她仍然伸手拉住了李牧羊的手臂,想要拖着他朝着龙窟深处跑去。

    她知道,那里有一个阵眼,那是出入龙窟的正门。

    他们只要跑到那里,就有可能逃出重围,帮助李牧羊抢回一条性命。

    他们的命是李牧羊救回来的,所以他们想要用自己的命来换回李牧羊的命。

    这是人之常情。

    对他们来说,这很公平。

    “无量天尊”。天宝真人口诵道号,冷笑出声:“愚蠢之极。”

    说话之时,人已经从原地消失不见。

    当他再次出现之时,已经一掌拍在了屠心的后背之上。

    砰——

    屠心的嘴里喷出一股鲜血,身体就像是断了线的纸鸳一般撞向了石壁。

    咔嚓——

    石壁撞出一个凹洞,烟尘滚滚,碎石纷飞。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