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逆鳞 > 第六百一十八章、思念最苦!

逆鳞 第六百一十八章、思念最苦!

    第六百一十八章、思念最苦!

    强大的帝国总是从内部瓦解,然后分崩离析。历史长河中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强大的势力也是如此。

    这恶龙还没有被屠杀呢,正邪两股势力就因为利益问题吵得不可开交。

    看起来愚蠢可笑,但是却又暗合每一个人心中的那点小九九。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清楚,屠龙是要死人的,是要拼尽全力的。

    倘若自己拼命了,其它人不拼命怎么办?倘若自己力气耗尽精血耗干,其它人却保留实力等待最后反戈一击如何是好?

    还有,在场人数众多,宗门林立,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利益。谁敢放心的将自己的后背交付给它人?

    屠龙结束,要是那些正派人士自恃人多势众再对鬼王等人赶尽杀绝——他们完全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到时候鬼王他们又当如何抵挡?

    前面为了屠龙出血出力,后面却又被那些打着正义幌子的正派人士屠杀。怕是到时候死不瞑目吧?

    想想那怒江之水,数万年红色不减,怒气不衰,那些被屠杀的龙族怕是仍然没有办法释怀吧?

    天宝真人怒视着在黑雾之中的鬼王,出声喝道:“你待如何?”

    “我不想如何,我只是要替兄弟们问一声——你们又待如何?”鬼王的声音犹如夜枵啼哭,嘶哑难听,让人有种鸡皮疙瘩掉了一地的感觉。

    “此时此刻,自然是合力屠龙为重。”天宝真人指着天空之上的巨大白龙,心中火气急速飙升。“恶龙未屠,你们却想着如何瓜分,简直是——荒谬之极。”

    “说的好听,倘若我们不事先将分配利益的方式谈好,怕是到时候我们连一碗龙血都喝不上吧?”鬼王并不将天宝真人放在眼里。一方面是因为正邪两股势力原本就不和,就像是光明和黑暗是天生的敌人。另外,他在鬼域称王称霸太久,所以就养成了狂妄自大——又有点儿二百五的性格。“你们的行事手段别人不了解,难道我还不了解吗?有时候你们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还不如我们这些恶鬼说话算话。”

    “鬼王,你不要不识好歹——胆敢贬低我们名门正派,小心连鬼都做不成——”

    “婆婆妈妈的,真是烦腻死了,不若将他们这些魑魅小丑全部斩杀了事——”

    “诸位不要再等,不能给那恶龙休息时间——”——

    天空之上,那头白龙盯着吵吵嚷嚷的众多人族,眼里的血雾越来越是浓烈,眼眶里面的血水都快要溢出来一般。

    “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贪婪凶狠,自私自利——我真是恨啊,恨我当年竟然相信你们的承诺。我悔,悔我竟然汇集全族之力为了人族而战——为了人族而战,为了你们这些卑鄙无耻的小人而战。为了利益你们可以不择手段,兄弟阎墙,父子相残,还有什么事情是你们做不出来的?”

    苍老、嘶哑、带着满腔的仇恨。

    “龙族——龙族在你们眼里只是可利用的对象,是你们处心积虑想要斩除的强大对手——可恨我竟然对你们的想法一无所知——龙族覆灭,我是罪魁祸首——”

    白龙的情绪越来越激动,也越来越是暴躁。

    此时的白龙不是李牧羊,也不是那头老龙。而是两个人记忆的融合体。

    看到这些人族的丑恶嘴脸,那隐藏在灵魂深处的悔恨和愧疚一下子爆发出来,无论是李牧羊还是那头老龙,或者说是两者的结合体,都对当年的那场屠龙之战深恶痛绝难以接受。

    “吟——”

    白龙嘶吼一声,再一次拖拽着巨大的身体朝着人群冲杀过去。

    吼——

    龙嘴大张,一团火焰朝着人群密集处喷射过去。

    “大家小心——”

    “快逃——”

    “小心龙息——”——

    人声嘈杂,四处乱飞。

    可是,仍然有很多动作慢的修行者被龙息给喷了个正着,瞬间就化作青烟,消失不见。

    同胞的大面积死亡让这些人族修行者们激红了眼,被他们视作为刀俎上面的鱼肉的恶龙竟然主动行凶,再次杀死大量同胞——虽然说同胞死的多了,最终分龙肉的人就少了。

    可是,万一要是自己不小心被这恶龙给杀掉了呢?

    “杀。”

    无数强者们嘶吼着,各自擎出手里的兵器朝着白龙的巨大躯体冲了过去。

    “吼——”

    白龙再次张开大嘴,对着那些急冲而来的人群喷了一口。

    呼哧——

    又有一大堆强者被那龙息给一扫而光。

    轰——

    龙息凶猛,不是人力可以抗衡。

    人族修行者们不敢再蛮横硬拼,更不敢冲到那头恶龙的前面去,那样很容易被它的龙息给喷一个正着。

    而是一个个的绕着那头白龙庞大的身躯进行攻击,一刀刀一剑剑的砍杀上去。不过,这种零碎的攻击对白龙#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杀伤力,更没办法伤及他的要害。

    “结阵。”有人嘶声喊道。“结成剑阵,斩其头颅。”

    在天真宝人和莲花大师等人的组织下,好不容易组织起了一批攻坚力量,只见那恶龙突然间调转身体,再一次对着他们张开巨嘴——

    嗖——

    聚集起来的大阵瞬间瓦解,那些结阵的人仓皇逃跑,犹如丧家之犬。

    “噗嗤——”

    白龙张嘴吐出一股淡淡的白烟,眼神轻蔑的扫了他们一眼,再一次转身朝着人群更多的地方厮杀过去。

    所有人都傻眼了?

    刚才是怎么回事儿?他们是被那头恶龙给戏耍了吗?

    明明没有龙息,它却张开大嘴一幅我就要喷射出龙息的模样,你们谁都不许来招惹我——

    “我们刚才是被那头龙给戏耍了?”一个持剑少年一脸呆滞的问道。

    “好像是这样——”身边人回答着说道。

    “它可是头龙啊——”

    “由此可见,龙族凶险阴狠,大家一定要小心戒备——”——

    那头白龙先是以龙息开道,将那些汇集在一起的人潮给喷的溃不成军,让他们没办法结成同盟。继而又用自己强悍的身体去攻击那些实力稍差的修行者,却又极力避开与天宝真人南华真人莲花大师等之类的高手硬碰硬。

    白龙是强大的白龙,是有智慧的白龙。

    虽然遭遇数千高手的围攻,白龙仍然不显败势,反而越战越勇,而且战果累累,击杀了不少强人。

    轰——

    白龙的身体撞击在一根巨大的龙柱之上,那根石柱立即就四分五裂,轰隆隆的倒塌下来。

    啪——

    白龙的尾巴又甩在了另外一根龙柱之上,又有一根柱子在众人惊呼的声音之中化作灰尘。

    咔嚓——

    又是一根龙柱倒地。

    龙窟之中,共有九根石柱来支撑整座宫殿的穹顶。

    这才一眨眼的功夫,就被那白龙给撞断了五根,整个龙窟都摇摇欲坠,上面还在不停的掉落巨石,仿佛整个穹顶随时都有可能掉落,将他们这些人给埋葬其中。

    莲花大师最为睿智,他仔细观察了白龙的行动轨迹后,急声喝道:“不好,恶龙想要撞断石柱,将我们全部都埋葬于此地——切莫不要再让他再撞击石柱。”

    听到莲花大师的提醒,其它人这才反应过来,发现那头恶龙假装力有不逮或者为了躲避他们的袭击而在故意的撞击石柱。

    这一下子,人族强者们都开始着急了。

    “他想埋了我们,千万不能再让他撞击石柱——”

    “大家齐心协力,屠杀恶龙,切莫再行藏私——”

    “杀,杀了他——杀了这头恶龙——”——

    “三哥,龙窟要倒塌了——”文弱弱满脸震惊,努力的想要将秦翰给从地上搀扶起来。可是,秦翰受伤极重,而且身体脱力,就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整个身体都得挂在文弱弱的身上。“我们快走。我们快逃出去——”

    “屠心——还有屠心——”秦翰指着远处的屠心说道:“带上他一起走——”

    “三哥稍等——”文弱弱手里的绿绸一甩,就将屠心从远处给拖拽过来。她一个女子拖着两个高大的男人朝着龙窟里面逃去,说道:“那里有阵眼,我们从那里逃出去——”

    “我知道,那是牧羊公子之前出去过的大门——”秦翰点头说道。

    “你还叫他牧羊公子——”

    秦翰咧嘴傻笑,说道:“其实我们心里之前不就已经怀疑过他的身份了吗?只是因为觉得此事太过荒谬,而且他对我们也实在太好,我们都不忍心——”

    “你就是太善良了。”

    “牧羊公子也是好人,他也是——被迫所至。”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们先逃出这龙窟再说。”

    屠心奄奄一息,就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他努力的想要朝着天空看上一眼,可是看到的只是一道道模糊的影子以及听到巨龙的咆哮——

    文弱弱一边用神农匕击杀那些想要阻拦的修行者,一边拖着秦翰和屠心赶到阵眼所在的地方。当时他们亲眼看到李牧羊就是从那里走出去的。

    他们赶到密室,却发现那巨大的兽型图腾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变成了一堆碎石。

    文弱弱急了,说道:“三哥,阵眼被毁,我们怕是出不去了——”

    秦翰也是大为着急,看着文弱弱说道:“看来他们的担心是真实的,牧羊公子有心想要将他们埋葬于此地,所以就提前将阵眼给破坏掉了,这样就算他们找到阵眼也没办法出去——”

    “三哥,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秦翰拉着文弱弱的手,说道:“放我和屠心下来,然后朝着宝山所在的位置赶去——看看能不能从我们掉落下来的地方出去。那里应当也有一道门才是。”

    “不行,要走一起走。我不能将你留下——”

    “带着我和屠心你走不了——”秦翰急声说道。“我和屠心根本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不说保护你,就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你想要从宝山顶端离开,就要重新回到战场中间,那样很容易就会被人发现,他们若是出手拦截的话,你一个人怎么能是他们的对手?”

    “弱弱,放下我,你自己走——”屠心的眼睛睁不开,却仍然迷迷糊糊的说道:“屠氏一族毕生寻龙,能够葬身龙窟,也不枉此生。”

    “不行,不行,我不能丢下你们俩人——”文弱弱眼泪哗哗掉落,急得在龙窟里面团团转,说道:“这么大的龙窟,一定不是只有这一个阵眼,我们再找找。你们不要着急,我们再找找——无论如何,我都要将你们带出去。当时我们都说好了,大家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弱弱——”

    “三哥,不要再说了。我们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文弱弱紧紧的抱住秦翰的身体,声音无比坚定的说道:“我是绝对不会和你分开的。”

    “弱弱——”

    正在此时,远处传来巨大的撞击声音。

    哐——

    哐——

    轰隆——

    地动山摇,整个龙窟的穹顶掉落下来。

    霹雳啪啦——

    乱石翻滚的声音。

    继而整个龙窟化作一片清静。

    死一般的宁静——

    白雪漫漫,冷风呼啸。

    这天看不到尽头,雪也看不到尽头。

    谁也不知道第一片雪花是从什么时期下落,也不知道最后一片雪花什么时候来到。

    天地悠悠,人生而渺小。

    咔嚓咔嚓——

    地面之上的冰块突然间生出无数的裂缝。

    砰——

    一道黑影顶破那万年不化的寒冰,朝着天空狂冲而去。

    过了一会儿,那道黑影又缓缓降落,看着面前那巨大的心型峡谷沉默不语。

    他从怀里摸出一块小石头,小石头黝黑锃亮,除此之外却也没有什么稀奇之处。但是,那个黑袍男人握在手里,却有处力道万钧的感觉。

    “对不起。”他眼神深沉的看着那峡谷的方向,轻声说道。

    然后,他的手指头一弹,那颗黑色的小石头便朝着无心谷飞了过去。

    黑袍少年的嘴里念念有词,那颗小石头瞬间就变得金光闪闪起来。就像是一颗小小的太阳,稳稳的落在无心谷的谷底。

    砰——

    金色的小石头落在无心谷之后,就像是得到了那地面上的冰雪滋润,又或是汲取了大地的力量。

    嗖——

    小石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长大,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后来,整个无心谷都被那颗小石头填满。

    它不仅仅将无心谷给填满,而且还在不停的长大长高,那凹陷进去的坑洞变成了一座巍峨高山。

    补天石!

    补天之石,填补一个小小的峡谷实在是一桩很微不足道的事情。

    黑袍男人嘴里的咒语停止,看着面前那座平空出现的高山恍神发呆。

    是的,他就是李牧羊。

    从龙窟里面逃离出来的李牧羊。

    他故意在关金州出现,让神州九国的高手知道他前往昆仑墟寻找神宫的消息。

    又有意留下数道线索,将他们引诱至龙窟,继而撞断石柱,将他们给一网打尽全数活埋。

    这就是李牧羊的报复。

    报复人族的背叛,报复人族的屠杀,报复他们对待自己吃食饮血的残忍——

    他将那此名门正派的人全数埋了,将那些邪魔歪道的人也全数埋了。

    甚至埋葬的还有自己的朋友。

    有秦翰,有文弱弱,有屠心——

    他们是坚定的站在自己这边的,即使自己暴露了身份,明明知道自己是龙族的情况下,他们仍然选择站在了自己这一方和整个人类世界为敌——

    “这就是复仇的滋味吗?”李牧羊的心中怅然若失。并不觉得喜悦,反而有种失落的感觉。

    “并不觉得开心,是吗?”在李牧羊的头顶,一个清灵的嗓音突然间响起。

    李牧羊猛然抬头,脸上浮现出惊喜的表情。

    “你怎么在这里?”李牧羊出声问道。

    呼——

    千度从巨大的彩鸟孔雀上面跃了下来,一步步走到李牧羊面前,看着李牧羊清瘦的脸颊,伸出手来轻轻抚摸,心痛的说道:“瘦了。这些日子过得一定很苦吧?”

    李牧羊的鼻腔酸涩,眼眶也瞬间泛红起来。

    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就让他有种即将泪崩的幸福感。

    仿若有一股暧流袭遍全身,让人仿若置身暖阳之中,全身都暖洋洋的。

    这些日子过得一定很苦吧?

    苦吗?李牧羊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一个人行走是不是苦?

    一个人吃饭是不是苦?

    一个人看日出日落高山大河是不是苦?

    经历无数险境神州凶兽是不是苦?每晚准时来到的幽冥之痛是不是苦?

    随时都有可能被人族强者屠杀是不是苦?遍体鳞伤或者茫然四顾天地苍茫不见人迹是不是苦?

    这些都不苦,最苦的是思念。

    思念父母双亲,思念妹妹,也思念面前这个美丽善良的女子——

    “不苦。”李牧羊笑着说道,强行将眼眶里面的泪水给憋了回去。

    男儿有泪不轻弹。

    他不愿意在人前示弱,更不愿意在这个真正关心爱惜着自己的女孩子面前表现出自己脆弱的那一面。

    “骗人。”千度柔嫩的小手在李牧羊的脸颊上面轻轻的抚摸着,那掌心的细肉触摸着他的眉眼、他的鼻梁、还有那微微湿润的嘴唇,说道:“我知道你很苦。我也苦。”

    “你苦什么?”李牧羊出声问道。

    “我想你啊。”千度直视着李牧羊的眼睛,带着一点儿撒娇的味道,就那么大大方方自自然然的说出自己的真实心意。“我想着你现在在做什么,我想着你是不是没有吃好,我想着你会不会又被坏人欺负,我想着你一个人的时候会不会寂寞,我想你每夜承受幽冥钉之后能不能喝到一杯热水,我想你会不会被人给杀了,我怕我此番来昆仑墟寻不着你——我想你一定过得很苦,然后自己的心里也就变得很苦很苦。”

    “千度。”李牧羊轻声唤着女孩子的名字。

    “昆仑墟还真是有点儿冷呢。作为一名受过贵族礼仪培训的男士,你不应该做些什么吗?”

    李牧羊张开怀抱,一把将这个可爱迷人的小美人给搂在怀里。

    紧紧的,用尽自己全部的力气。

    他失去太多,或许还将一无所有。

    可是,当他怀里抱着这个小女人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人生也并不是那么糟糕。

    至少,至少——

    当你独自行走在大雨磅礴之中,有人为你在头顶遮上了一把竹伞。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