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逆鳞 > 第六百五十四章、雪球驾到!

逆鳞 第六百五十四章、雪球驾到!

    第六百五十四章、雪球驾到!

    『真是欺人太甚!』

    千度大怒,出声说道:『他已经这样了,又如何再接你一箭?夏侯前辈也是神州赫赫有名的人物,却没想到竟然如此的卑劣可耻。想要杀人,直言便是。用得着这般的婆婆妈妈的?』

    铁木心就赶紧回头看向夏侯浅白,刚才他不过是在夏侯鹰面前喊了一声「老子」就被他给抽飞了出去。

    现在千度骂夏侯鹰卑劣可耻,他还不得杀人啊?

    夏侯浅白的眉头皱了皱,很快又舒展开来,出声说道:『她说的对。』

    『---------』

    千度跨前一步,用自己的身体挡在李牧羊前面,出声说道:『这一箭我替他接。』

    『不行,我来------』秦翰挡在了千度的前面。

    『我来。』燕相马又挡在了秦翰的前面。

    再一次重复起来之前的先后顺序。

    夏侯浅白一脸的冷漠,出声说道:『都不要争了,倘若他想杀人的话,和你排在第几位没有任何关系。』

    大家一想也是,于是便不再争先。

    这一幕让那些旁观者暗自惊心,诧异不已。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一个「利」字让多少父子成仇兄弟相杀至交好友老死不相往来?

    这头恶龙如此年纪,竟然就已经拉拢了如此多的人族精英聚拢在自己的身边-------

    假以时日,那还了得?

    而且,以他们的犀利眼光都能够看出来,这些少年人的为义赴死都是发自内心,绝无作伪。

    这让他们既是羡慕,又是担忧。

    『欺人太甚?原本就是为屠龙而来,何须直言?倘若他能够再借我一箭,今日他是死是活与我无关。』夏侯鹰冷笑出声。

    夏侯鹰再次将弓弦拉满,沉声说道:『不管你们谁替他接下这一箭,我的话都会作数。』

    李牧羊转过身去,对着夏侯浅白等人深深作揖,说道:『诸位的深情厚义,牧羊铭记在心,永生不忘。但是,在此牧羊有一个请求-------』

    『倘若还是劝我们离开,那就无需开口。不可能。』燕相马打断李牧羊的话出声说道。

    『正是如此。』李牧羊苦笑出声,开口说道:『你们刚才也都看到了,倘若是我一人面对这惊龙弓,或许还有一战之力。但是你们站在我身边,虽然牧羊心知是为了我好,但是却让我因此分心,不仅仅要保护自己,还有想办法去保护你们-------』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是你的累赘了?』燕相马冷笑出声。

    『-----正式如此。』

    『--------』

    众人和李牧羊的眼神对视,现场的空气也变得沉重阴冷起来。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以命相待,不惜百死,这样的付出却被人说成是累赘------任谁听了也要疯狂吧?

    燕相马看向解无忧,出声问道:『既然他说我们是累赘-----你待如何?』

    『累赘就累赘吧。总比被人骂作愚蠢要好上许多。』

    『对嘛。』燕相马一把大腿,大笑着说道:『李牧羊,你还真是没什么长进啊,智商连江南时期都远远不如------你以为你骂我们两句说一声累赘我们就会气愤离开吗?那样就走了的人,证明他的内心早就想要走了,你只不过给了他一个台阶而已-------我们是不会走的。』

    『对,我们绝对不走。』

    『坚决不走,走了就上了你的当了。』

    ---------

    『诸位,何须如此?』李牧羊开始着急了,脸上的表情也变得严厉起来。『你们说的对,以我现在的身体状况确实很难再接下一箭,你们也没办法接下------既然如此,为何一定要陪我去死呢?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们好好的活着,以后为我报仇不是更好吗?』

    『他们都说你是恶龙,好像那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去欺负你,屠杀你-------我偏偏不让他们如愿,我就是让世人知道,有一个公主愿意陪着你一起去死。』

    『这种爱情故事传的可快了,倘若是和孔雀王朝的公主一起,那就更能够引起世人的关注和讨论------我想,终究会有人知道,那个李牧羊他不是一头恶龙,相反,他还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不然的话,孔雀王朝的公主素有贤名,怎么愿意和一个恶魔殉情呢?』

    『我就是想要让人知道,你不是一个坏人,更不是一头恶龙-------总要有人站出来做这件事情。』

    『千度--------』

    『对,我也是这么想的。』燕相马一脸无赖的说道。『倘若那头恶龙死前身边兄弟如云,别人就会想,这头恶龙就算坏又能坏到哪里去?』

    燕相马伸手指向那些旁观者,说道:『倘若是他们遭遇今日之困,又有几人愿意以肉身之躯挡在他们前面?怕是一个都没有吧?』

    『鼠辈敢尔-------』

    『谁说没有?谭某门客三千,每一人都愿意为某效死命-------』

    『无知小子,死到临头还敢出言不逊,自不量力-------』

    -----------

    『看他们的眼睛,说的话他们自己都不相信。』

    『混账。』

    ----------

    『说完了吧?』夏侯鹰左手持弓,右手拉弦,又有一道真气箭横亘在弓弦之间。『说完了的话,那就准备接箭吧。』

    李牧羊伸出手来,紧紧的握住千度的小手。

    千度想要挡在他前面,被李牧羊出声阻止,说道:『记住你说过的话,一统九州,为龙族正名。』

    『李牧羊--------』

    『这比陪我一起死对我更加重要。答应我。』李牧羊正视着夏侯鹰的真气箭,正色说道。

    『李牧羊--------』

    夏侯鹰的眼神变得犀利,表情也变的阴狠。

    嗖------

    夏侯鹰握着真气箭的手指头稍微一松,那支白色的真气箭便离弦而出,朝着李牧羊所在的方向冲了过去。

    这一次的真气箭飞行速度没有那么快,甚至看起来还有些缓慢停滞。

    而且,它出现的动静还有些大。

    挟着狂风,裹着闪电。

    刚刚开始那羽箭是白色的,那是人体的真气颜色。

    当那一箭离弦而出时,瞬间变成红色、紫红、黑紫、最后成了那如墨一般的漆黑。

    一支黑色人羽箭直直的插向李牧羊的胸口。

    『龙魂箭------』夏侯浅白低喝出声。『李牧羊,不可硬接-----』

    龙魂箭是将龙的魂魄融合进自己的真气之中,凝结成箭,以此杀敌。

    这比普通的真气箭要更加凶狠,也要更加的诡异。

    因为有龙的一缕神念在里面,所以,这把箭有可能是活的,而且因为死去的龙族骨子里呆着的恨意,它会和人不死不休-------

    嚓--------

    龙魂箭不紧不慢的,却又疾速无比的冲向李牧羊的胸口。

    李牧羊右手握拳,周身上下再一次呈现一层淡淡的金光。

    他汇聚全身之力,再一次施展开来龙族的护体神功《天龙霸》。

    可惜的是,因为身体太过虚弱,真气耗费将尽,导致这层金光非常单薄,李牧羊自己心里也清楚,怕是能够保护身体的程度极其有限。和之前那次的满室金光不可同日而语。

    『结束了。』李牧羊心里想道。

    『就这样结束了。』

    有不舍,对父母家人以及对这个世界的不舍。

    有悔恨,早知道是这般结局,就不应当赶至昆仑,更不应该在没有完全继承龙王之力的时候行险报复。

    更多的是对身边这些朋友以及对千度的愧疚,自己就这么死了,留下他们-------应该会更好一些吧?

    千万重滋味刹那涌上心头,却又难以一一诉说。

    嗖------

    那支黑色的羽箭即将插入李牧羊的心脏,也可能会插入更多人的心脏。

    然后一切结束,这个世界再也和李牧羊没有任何的关系。

    箭未至,箭气先至。

    李牧羊感觉到胸口撕裂般的疼痛,就像是哪里已经被射穿了一般。

    生死一线!

    千钧一发!

    嗖--------

    一只雪白小球突然间冲来,张开它那红扑扑的小嘴一口将那支羽箭给吞噬下去。

    真气箭即使进入了雪白小兽的肚子里面仍然保持着前行的冲劲,从嘴巴里面吞进去之后,它仍然的在雪白小兽的肚子里狂冲乱窜,就像是想要找一个突破口破体而出。

    于是,雪白小兽的肚子便像是养了一条顽皮小蛇似的,被顶起来一个又一个大包。

    好几次那白色羽箭刺穿雪白小兽的皮肤,露出羽箭的细长尖角,却见那小兽的肚子一收,羽箭就再一次消失的无影无踪。

    咔嚓咔嚓-------

    雪白小兽的嘴巴咀嚼的津津有味,一口将那支羽箭上面汇集的真气全部吞掉,心满意足的打了一个饱嗝,然后挥舞着小短腿朝着李牧羊所在的位置飞舞过去。

    李牧羊满心狂喜,大声喊叫道:『雪球------』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