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逆鳞 > 第六百六十一章、剑名桃花!

逆鳞 第六百六十一章、剑名桃花!

    第六百六十一章、剑名桃花!

    燕伯来也曾听说过一个不是那么可信的传闻:崔照人虽然死于李牧羊之手,但却是他主动要求李牧羊杀了他。因为他想见到真正的《渡劫剑》。

    燕伯来不知道这桩消息是谁传出来的,但是他自己是不信的,崔家人更不信。

    崔照人想要见《渡劫剑》,直接回来找崔家长辈就好,用得着跑去找一个外人?

    再说,一个外人又怎么可能懂得使出崔家的传家绝技?

    后来这桩传闻就那么不了了之,不过,李牧羊是杀死崔照人凶手的这件事情倒是坐实没有人怀疑。

    燕伯来怎么也没想到的是,自己当真就见到了崔家的《渡劫剑》,而且确确实实是那头恶龙李牧羊使出来的。

    更让燕伯来震撼不已也疑惑不解的是,为何李牧羊使出来的《渡劫剑》比崔家人自己使出来的还要更加纯粹霸道?威力更加强大?

    因为两家的亲密关系,他也曾见过崔家人使出《渡劫剑》,而且出手的是崔家老爷子崔洗尘---------燕伯来甚至觉得崔洗尘老爷子使的《渡劫剑》都要比李牧羊还要差上一大截。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李牧羊到底经历了什么?

    “卑鄙小人。”崔见咬牙切齿的盯着李牧羊,一幅想要冲上去和他拼命的架势。

    太可恨了!

    这小子实在是太可恨了!

    这个李牧羊,他竟然窃取了崔家的传家绝技--------

    这是一种什么感觉?

    就像是崔家人将自己脱得光溜溜的,赤裸裸的站在李牧羊的面前任由他察看。

    当然,被人窃走绝学比被人脱光衣服要严重多了。

    “此龙不除,崔家永难安宁。”崔见对身边的亲近家臣说道。

    有人学会了他们崔家的保家续命绝技,这件事情必须要立即告知崔家。

    第一,要找到泄密之人,要知道李牧羊是如何得到崔家《渡劫剑》和剑决和《十万八荒无意诀》心法。要将泄密之人找到,然后将其除之而后快。

    第二,崔家应当早做筹备,思考一番如何处理这件事情。倘若今日不能将这恶龙留下,以后又将会给崔家带来怎么样的恶果?

    第三,崔家应当派遣更高级别的高手,或者由老爷子亲自出手,无论如何,都要将此龙杀之后快,以保家族千年基业。

    “奇怪。实在是奇怪之极。”同样惊诧的还有燕相马。

    “怎么奇怪?”解无忧出声问道。

    “李牧羊使出来的是崔家的《渡劫剑》------崔家人视《渡劫剑》为心肝宝贝,就连我这半个家人都无缘见那剑谱一眼,李牧羊为何就学会了呢?”

    “难道说,是表妹偷听了那剑谱,然后私自传授给了那李牧羊-------可是,表妹应当不会有机会偷听才是,而且她从来都不愿意习武,对修行破境之事也从无兴趣------”

    “你可不要忘记了,李牧羊体内有龙魂存在--------”

    “龙族就了不起啊?龙族就是万能的?龙族就无所不知?就算是龙族,他也不一定有机会知道《渡劫剑》的剑谱,若是他什么都知道,还会被人给追杀的如此狼狈不堪,屡次险些丧命?”

    “真相如何,一会儿问问便知道了。”解无忧倒是对这些事情没有太大的兴趣。《渡劫剑》也好,《十万八荒无意诀》也好,虽然名震神州,但是,和他的修行路数是不一样的。他自有绝技,并不需要惦记别人的东西。

    燕伯来双眼圆睁,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天空之上燃烧不休的黑火。

    万归一的《三清伏魔剑》不过是在天空之上斩出来一个真空的窟窿,李牧羊这一剑倒好,竟然直接在神宫之内洒满了黑色的星星,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现在他们在天空之上烧成了一片巨大的黑色火海。

    就连万归一的三色剑气也被那黑色火海给吞噬进去了。

    “怎么会这样?”万归一呆滞当场,一脸惊骇的模样。

    万归一原本想着一剑斩出,就算不能立即将李牧羊给斩落剑下,至少也能够让他全力应对。

    只要他应对出招,就有可能留下破绽。然后自己第二剑立即急杀过去,趁其病,要其命,两剑将李牧羊斩杀。

    可是,他全力挥斩出去的一剑仿若石沉大海,悄无声息,没有带起来一丝一毫的涟漪。

    数十年苦修,竟然敌不过这头恶龙的随意一剑?

    “你用得是什么剑法?”万归一仰起脸来,看着那漫天黑火,不甘心的出声问道。

    “《渡劫剑》。”李牧羊沉声说道:“找人借来的剑法一用。你还满意吧?”

    “竟然是西风崔家的《渡劫剑》?”

    “西风崔家怎么肯将自己的家传绝技传授给这头恶龙?此子定然是说了假话-------”

    “我与崔家先辈交过手,见这一剑确实有几分《渡劫剑》的神韵,会不会是崔家和那李牧羊有什么暗地里的交易--------”

    ----------

    听到李牧羊的话后,旁观者议论纷纷,开始猜测李牧羊是不是和崔家有什么暗地里的交易。不然的话,以崔家敝帚自珍,视其为最高机密的性子,怎么可能让一个外人将这剑法和心诀给学了去?

    “满口胡言。”崔见跳出来反击。“你用得根本就不是我们崔家的《渡劫剑》。崔家与你这恶龙仇深似海,又怎么可能会将自家剑法心诀传授给你,简直是痴心妄想。诸位同道切莫听这恶龙信口开河,挑拨离间。”

    “我何时说过用得是崔家的《渡劫剑》?”李牧羊出声反问。

    “诸位且看,他刚才明明说过用的是《渡劫剑》,有耳者皆能听见,有眼者皆能看见,现在又想当众悔言,简直是不知廉耻-------恶龙之言不可相信。”

    “不错,我确实说过我用得是《渡劫剑》,但是------谁说《渡劫剑》就一定是崔家的了?”

    “你------神州人皆知《渡劫剑》是我崔家绝技-------”

    “那是神州人无知。”李牧羊冷笑出声。“你们崔家人又从哪里得来的《渡劫剑》剑谱?难道是你们崔家人自己创造的不成?”

    “现在是我们崔家的,自然就是我们崔家的--------”

    “你们崔家先祖抢来的《渡劫剑》谱,现在别人再从你们崔家人手里抢走,也没有什么不妥吧?再说,我所使的是《渡劫剑》,而你们崔家人所使的只不过是一本残谱而已------难道你崔见不知道吗?”

    “强词夺理。我们崔家如何得到的《渡劫剑》,与你没有任何关系。你休想以为凭借几句胡言乱语就可以污蔑我们崔家的声誉-------”

    “既然如此------”李牧羊嘴角浮现一抹嘲讽的笑意,说道:“那我就替《渡劫剑》真正的主人夺回《渡劫剑》吧。”

    “你想做什么?”

    “我做什么,与你何干?”

    “你--------”崔见很想立即冲上去将李牧羊给斩成碎泥。不过,理智终究还是战胜了冲动。他扫视全场,然后看着李牧羊说道:“现在正是你与人决战时刻,我不便打扰。不过,我倒是要等等看,看你又是如何从我们崔家手里抢回那《渡劫剑》谱。”

    “《渡劫剑》共有三剑,第一剑为斩尘缘,第二剑为斩因果,第三剑为斩天道-------尘缘可斩,因果可解,天意不可违-------可惜,崔家后人实在太不争气,虽然得到了那《渡劫剑》,却只悟出了前面的两剑,第三剑近乎绝迹。实在是让人遗憾不已。”李牧羊轻轻摇头。

    其实,就连李牧羊自己都不知道《渡劫剑》的真正创始者是谁。有传言是由地藏王菩萨所创,然后将其传授给世人。

    但是,这并没有太多支撑的依据。不过,从《渡劫剑》的名字剑招以及所蕴含的深厚剑意而言,确实应当是出自佛家高僧之手。

    倘若不是佛法精湛之辈,根本就不可能悟出这么强大的剑诀。

    “李牧羊,你休要欺人太甚-------”

    李牧羊已经不再愿意理会崔见,而是看着对面的万归一说道:“现在,我将用《渡劫剑》的第三剑斩天道来攻击---------能不能接得住,就看你的造化了。”

    “多谢提醒。”万归一突然间觉得李牧羊是一个对手,是一个值得钦佩的对手,也是一个值得尊重的对手。

    万归一对着李牧羊拱了拱手,沉声说道:“万某定当竭尽所能,绝不会让牧羊公子失望。。”

    李牧羊点了点头,再一次将手里的长剑举了起来。

    “此剑,名为桃花。”李牧羊沉重介绍着说道。

    嗖---------

    一剑出,千万朵红色的花瓣飞舞而出,就像那些仍然在天空燃烧不休的黑色火焰一般,铺天盖地的将整个无忧宫的上空给填满。

    以燃烧成一片的黑色火海为背景,千万朵红色花瓣仿若千万只红色的蝴蝶在火海海面翩翩起舞。

    这一幕,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感。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