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逆鳞 > 第六百八十九章、幽冥毒体!

逆鳞 第六百八十九章、幽冥毒体!

    风城的风将陆天语给迅速的催高,催熟。

    之前的小胖子陆天语不再胖了,或许是因为运动量足够的缘故,原本长在身上的那些肥肉倒是变成了肌肉,让他的体格变得高大健壮了许多。

    肤色黝黑,瞳孔黑亮。现在的陆天语不再是天都的那个纨侉子弟陆天语,而是变成了一个充满野性的风城少年。

    他是陆氏之主陆清明的儿子,是风城之主李牧羊——不,陆牧羊的弟弟。当父亲病倒,哥哥外出的时候,他理应承担起一个男人应尽的义务。

    “吵吵嚷嚷的作什么?刚才还在和你父亲说你成熟稳重,转眼间就把我平日教导的话全都忘记了——”公孙瑜轻声呵斥,她从来都不和别人说重话,但是府里上上下下都非常的怕她。

    陆天语不怕自己看起来更加威严的父亲,却怕这个平时温声细气几乎从不动怒的母亲。

    “是,儿子知道错了。”陆天语恭敬道歉。“儿子就是听说父亲又犯病了,心里着急,所以就带着孙神医来给父亲看病——”

    “孙神医?”公孙瑜的视线转移到了陆天语身后的中年男人身上,眼里闪过一抹狠厉,看着陆天语说道:“我交代的事情,你都核查清楚了?”

    “母亲,我都核查清楚了。”陆天语笑着说道:“公输大哥也在帮我——”

    公输垣一如即往的胖,好像整个公输家族所有人吃的肉都长到他一个人的身上去了似的。

    公输垣一脸腼腆的模样,从人群后面走了出来,对着公孙瑜深深鞠躬,说道:“见过公孙夫人,事情我们已经查实清楚了,孙渔是大武国神医,人称「鬼见愁」——孙神医医人无数,无论多么复杂的病况到了他的面前都是手到病除。”

    “而且,我们也查实清楚,我们面前的孙渔便是那鬼见愁孙渔——也是天语公子一番热心,派遣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四处打探,这才把孙神医给请了回来。”

    公孙瑜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下来,看着一直安静的站在陆天语身边并不言语的中年男人,脸带笑意,轻声问道:“这位便是孙神医了吧?”

    孙渔是一个中年男人,穿着黑大褂,棉底子鞋,留着几撇山羊须,昂首挺胸,就算知道此番进入的是风城城主府也仍然是一脸的倨傲,看起来着实有一代名医的架势。

    “鄙人孙渔,当不得神医二字。”孙渔微微鞠躬,冷淡的说道。

    “风城正是多事之秋,家人的病情也引得各方注意,所以,风城上下不得不小心谨慎。倘若有什么得罪孙神医的地方,还请孙神医切莫放在心上。”公孙瑜说话之时,也走到孙渔面前,对着他福了一礼表示歉意。

    高高在上的城主夫人如此行事,话语说得如此直白,姿态放得如此之低,反而让孙渔心里有种诧异的感觉。

    “夫人客气了。”孙渔赶紧回礼。“这是应当之事。再说,陆少爷对我礼遇有加,不曾有过任何怠慢。”

    “如此甚好。”公孙瑜笑着说道。

    她让开一步,指着躺倒在病床之上的陆清明,说道:“病人在此,孙神医请上前一看。”

    孙渔点了点头,大步走到陆清明的床榻边沿,伸手扣住了陆清明的脉搏。

    乍一碰上,孙渔的脸上就露出惊骇的表情,脱口而出:“怎会如此?”

    “孙神医——”

    孙渔摆了摆手,示意公孙瑜暂时不要言语。然后,他再次闭上眼睛仔细感受起来。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般漫长。

    良久,良久,孙渔终于在大家的期待之中睁开了眼睛。

    他看了公孙瑜一眼,摇头叹息,说道:“无药可救。”

    “怎么会无药可救呢?”陆天语的眼眶泛红,怒声说道:“你是大武赫赫有名的神医,据说有一位将军身受重伤,都已经死过去了,却仍然被你给救了回来——父亲还好好的,为什么你就说不能救了?”

    “神医——”公孙瑜显然更加的冷静,也在心里提前思考过最坏的可能性。“我知道,这有些强人所难。但是,还望神医帮忙想想办法——就算病情不能痊愈,只需要——帮忙缓解一下症状也是极好的。”

    “夫人,不是鄙人不愿意出手相救,治病救人,原本就是我辈天职。可是,陆将军的病情——实在是非常的棘手。他好像中的是一种极邪极恶的寒毒,现在他的五脏六腑被毒气入侵,身体已经变成了一具——”

    “变成了什么?”

    “幽冥毒体。”孙渔沉声说道。“与之相比,世间传说的五毒之体都不算是什么了。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他现在是吃什么吐什么,而且,所吐物质皆是深绿之色——”

    “正是如此。”公孙瑜脸上的忧虑又增一份。

    她心里也非常清楚,丈夫身体所中的是幽冥寒毒,那种毒气普通人根本就难以抗衡或者驱逐,倘若中了,等待自己的也只有死命一条。

    可是,他们还是不甘心,也不愿意就此等死——

    请了一个又一个高手,访了一位又一位名医。每一个人都是摇头叹息,给出的结果和孙渔所说的四个字一模一样:无药可救。

    可是,就算如此,他们也仍然不愿就此放弃——

    放弃的话,就意味着放弃陆清明的性命。谁肯眼睁睁的看着身边最亲近的人去死?

    陆天语也是同样的想法,他不愿意失去自己最敬重也最爱护的父亲,所以他从来都不曾放弃过努力。

    “所以,夫人就不要强人所难了,这着实超过了鄙人的所学之外——”孙渔对着公孙瑜深深鞠躬,又对着陆天语深深鞠躬,为自己的无能为力向俩人道歉。

    “只是稍微缓解一番,只是——”公孙瑜一脸哀求的模样,声音悲痛的说道:“给他续几天性命,这样——孙神医能够做到吗?”

    孙渔再三犹豫,终于下定了决心,说道:“既然夫人如此诚挚相求,我就这么不管不顾的走了,也实在是与心不忍,有伤天和——这样吧,师父曾经教过我一套针法,名为《鬼门针》,现在,我便用这鬼门针帮陆将军体内的毒气给驱逐出来一些,这样或许——能够帮他稍微缓解一下病症,让他多在这世间——住上几日——”

    “有劳神医了。”公孙瑜一脸感激的说道。

    “谢谢神医,谢谢神医——”陆天语高兴的不行。“今天先帮忙驱逐一些,明日再帮忙驱逐一些,这样神医在我们风城府住上一段时日,父亲的病也就完全康复了——”

    “夫人和少爷都太客气了——”

    孙渔说话之时,从怀里掏出了一幅银针针袋,扫了一眼四周,说道:“《鬼门针》是世间奇毒之针,用此针法,原本就是以毒攻毒。所以,施针之时,需要保持极度的安静。就算看到任何异象也不要大惊小怪。而且,无关人等最好回避,这样的话,以免被《鬼门针》的针气所伤。倘若驱逐了陆将军体内的毒气,却又让那毒气进入了其它人的身体,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公孙瑜点了点头,说道:“天语,还有公输公子,你们都出去吧——我留下来陪着就好了。”

    “母亲,还是让我留下来陪着父亲吧。我是男人,倘若神医有什么要求,我也能够极时的帮忙打个下手。”

    “不用了。”公孙瑜摆了摆手,说道:“就这么决定了。你们俩把人都带出去吧。”

    “是,母亲。”陆天语知道母亲的脾气,他决定的事情不可能再行更改,只得和公输垣一起把所有人都给带到了院子里。

    正在这时,李岩和罗琦俩人也闻讯赶来,罗琦一脸关切的问道:“请到神医了?可是在给大少爷治病?”

    “罗姨——”陆天语对待罗琦非常客气,完全将其视为自己家人,出声说道:“孙神医正在里面给父亲施针,只是他说针法奇毒,需要安静,又恐那毒气侵害旁观者,便将我们给赶了出来——”

    “姐姐呢?”罗琦问道。

    “母亲正在里面呢。”

    “身边可有人服侍?”

    “所有人都被母亲给赶了出来。”

    “我进去。”罗琦说话间,就大步朝着里屋推门进去。

    “罗姨,神医说有可能被毒气所伤——”

    “你娘不怕,我怕什么?”

    罗琦推门而入,公孙瑜微微皱眉,却终究没有出声呵斥。她明白罗琦的心意,也知道就算自己驱逐她也不会离开的。

    她只是将视线看向孙渔,孙渔已经在用指火给银针消毒,就像是没有看到又有人进来一般。俩女这才放下心来。

    孙渔的指间燃烧着一汪黑火,用那黑火将银针消毒之后,那银针之上便闪发出黝黑的光芒。

    孙渔眼睛微闭,嘴里念念有词。

    随着一声声晦涩难懂的字符跳跃出来,那银针之上的黑芒便越来越耀眼炽烈。

    嚯——

    房间上空,突然间出现了无数道黑色的鬼影。面目狰狞,肢体扭曲,对着病床之上的陆清明张牙舞爪,却并不发出任何声音。只有那阴风阵阵,让人脊背生寒。

    公孙瑜和罗琦对视一眼,都觉得情况有些诡异,但是,之前孙渔已经说了,此针为《鬼门针》,用的便是以毒攻毒之法,有恶鬼出现,原本应当是理所当然之事吧?

    孙渔的手指挥舞,以此来操纵那上空的无数恶鬼。

    然后,他嘴里的咒语突然间停止,对着床上的陆清明一指,嘴里喊出了一个「定」字。

    轰——

    无数恶鬼群魔乱舞,疯狂大笑着就要冲向陆清明的身体。

    “破——”

    一声清朗的声音突然间传来。

    天空之上,突然间出现了一轮耀眼的红日。

    万道金光乍泄,瞬间便将那室内的无数恶鬼给驱逐了一个干净。

    白袍少年立于室内,一脸杀意的注视着那施针失败的神医孙渔。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