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逆鳞 > 第六百九十六章、换血疗法!

逆鳞 第六百九十六章、换血疗法!

    虽然说陆氏一族在风城安了家,但是李牧羊却从来都不曾在风城真正的居住过。

    所以,他现在居住的小院也是临时收拾出来的。反正城主府辽阔无比,之前的风城城主陆勿用以及他的亲属嫡系几乎被屠杀个干净,就天都过来的一脉原本就人丁凋零,又能够用得了几个院子?

    李牧羊推门而入,俏婢睛儿带着听雪洗雨迎了出来。

    李牧羊微微诧异,问道:“你们怎么在这里?”

    “是夫人让我们来服侍公子的。”睛儿眼睛眯成了月牙,显然,她对夫人的安排非常满意。“夫人说了,公子在风城的这些日子,我们都要将公子给服侍的舒舒服服的。不可有一丝一毫的懈怠。”

    听雪和洗雨也是满脸的笑意,一起对着李牧羊福了一礼,声音清脆悦耳,娇滴滴的说道:

    “婢子听雪见过公子。”

    “婢子洗雨见过公子。”

    然后两个小丫头一起抬起头来看着李牧羊傻乐,听雪的胆子稍大,说道:“公子越发的俊俏挺拔了呢。比初见时还要好看一些。”

    “就是。公子越来越好看了。”洗雨也笑嘻嘻的附和。

    “男人要那么好看做什么?”李牧羊笑着说道,心里却是乐开了花。“最重要的还是诚实稳重能力强。”

    开玩笑,谁不喜欢被人夸长得好看啊?你见过这样的人吗?更何况李牧羊原本是江南城有名的黑炭小子,李思念介绍身边的女伴给李牧羊认识时,那些女伴都一脸嫌弃的跑去质问李牧羊到底是不是李思念的亲哥哥为何兄妹之间的差别如此之大——现在翻身小厮把歌唱,李牧羊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快去泡茶,我和天语说阵子话。”

    “是,公子。我们再给两位公子准备一些糕点果子,两位公子可以边喝茶边吃糕点,秉烛夜谈免得饥饿。”睛儿答应着说道。

    “就摆在院子里吧。”李牧羊说道。清风明月,虽然天气寒冷,但是对李牧羊来说不会有任何问题。陆天语从小习武,想来也不会畏惧这一点严寒。

    “是,公子。”几个俏丫鬟清脆的答应着。

    很快的,院子里摆上了一张小桌,两张木椅。桌子上摆了三样风城特有的干果,两样糕点和一壶热茶。

    睛儿怕两位公子冻着,还特意装了两个小暖炉送过来。被李牧羊和陆天语同时拒绝了。

    李牧羊挥退了几个小姑娘,亲自动手给自己和陆天语斟茶。

    一杯送到陆天语面前,一杯自己端起来小口的抿着,满脸享受的模样,轻声说道:“我们有些日子没见了吧?”

    “八个月零十一天。”陆天语毫不犹豫的答道。

    李牧羊惊讶的看了陆一语一眼,问道:“天语为何将日子记得如此清楚?”

    “父亲对你意味着什么?”陆天语没有回答李牧羊的问题,而是问出了另外一个问题。

    “父亲——”李牧羊嘴里咀嚼着这两个字眼。

    亲切、沉重,也有淡淡的隔阂。

    他知道陆天语说的是陆清明,他们也确实是血脉相连的父子关系。但是,自小分离,十几年不曾相见。在这十几年的时间里,他一直将另外一个男人当作父亲、自己的亲生父亲。

    竹海相遇,以及后来对自己的百般照顾,然后身份曝光,李牧羊和他们相处起来终究还是有一些疏远怪异,也没有和罗琦李岩在一起的时候温馨自在。

    但是,随着接触的越多,感情也就越发深厚。逃亡路上的舍命相搏,以命相护,更是让李牧羊感动的热泪盈眶。

    那个时候,李牧羊才知道,原来自己在心里早就接受了这个父亲。

    无论是名份上的,还是心理上的。

    他都是自己的父亲。

    他和李岩一样,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没有亲疏远近之别。他们都是自己的家人、亲人、身体的一部份。

    陆天语问出的这个问题,让李牧羊思绪万千。

    沉默良久,李牧羊终于开口回答这个问题,说道:“父亲就是父亲。他不意味着什么,但是,只有他在,这才是一个完整的家庭。”

    “可是,父亲对我来说不一样。”陆天语沉声说道:“父亲是山,是我心中的一座大山。在我还很小的时候,父亲就经常喜欢将我扛在他的肩膀上面。那个时候,我觉得他的身体又高又壮,让我觉得即安全,又能够看得很远很远。父亲是天,是遮挡在我头顶上的一片蓝天——我的生活环境和你不一样,我小时候太过顽皮,经常和天都城的那些官宦子弟发生冲突,还时不时的打上一场,互有输赢——但是,那个时候不管怎么打怎么闹,我心里都清楚,只要有父亲在,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不会有任何人能够真正的欺负到我。”

    “父亲能够保护我,父亲能够照顾我,父亲能够——挡风遮雨,为我做任何事情。有一天,我心中的那座大山突然间倒塌,我头顶的那片蓝天突然间崩溃,我的生活一下子陷入了——这种地狱一般的处境。我没有了安全感,我没有了任何依靠,甚至随时都有可能被人屠杀,我保护不了我拥有的一切,我保护不了母亲还有身边的亲人——”

    “所以,我很担心,我很害怕。我怕父亲再也没办法站起来,我怕父亲突然间就走了——我怕就只有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守护着父亲,守护着陆氏,守着风城,我怕我承担不来这么重的责任——有时候只是想想就觉得疲惫,心力憔悴的感觉。所以,我要让父亲活着,我拼命的去寻医访药,无论花多大的代价都要将各国的名医给请到风城,就是绑我也想要把他们给绑架过来——”

    “我希望父亲活着,我一定要让他活着——父亲活着,我就不用那么辛苦,我就不用承担那么重的责任,我就还是之前那个无忧无虑的陆天语——”

    陆天语眼神明亮的看着李牧羊,说道:“对我而言,父亲是一切。你明白吗?”

    “我明白。”李牧羊点了点头,说道。

    正如陆天语所说,他们的生活环境不一样。

    自己打出生起就身患重疾,终日被人嘲笑打击。因为对死亡的畏惧以及对人情冷暖的过度敏感,反而让他养成了坚定强韧的心性。

    无论遭遇任何事情,他都能够以平和稳定的心态去处理。

    但是,陆天语不一样。

    陆天语是含着金汤匙出生,富贵之家,万人宠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他可以每日观花遛鸟,也可以每天山珍海味,甚至还可以带着一群狗奴才上街调戏良家小姑娘——

    在自己出现在天都以前,可以说他的人生一帆风顺,没有经历过任何挫折坎坷。和天都的小伙伴打架输了对他而言都已经是天大的祸事了。

    可是,短短数月的时间里,爷爷战陨,父亲重伤,陆氏倒塌,陪着母亲一路逃亡,命悬一线,步步杀机——

    对他这个年龄的少年来说,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现在的陆天语极度缺乏安全感,而他的安全感来源便是躺倒在病床上的陆清明。

    “我邀请孙渔前来给父亲看病,也着实是一番好心,我希望能够治好父亲,我希望父亲能够重新站起来——虽然他来之前,我已经不抱太大的希望。因为失望的次数太多太多了。可是,任何一次机会我都不愿意错过——万一,万一他能够治好父亲呢?”

    “在他来之前,我就已经派人审查过孙渔的背景,在母亲提醒后,我又不耐其烦的再次审查了一遍——我以为是万无一失的,没想到——那孙渔竟然是——是那种怪物——”

    “我没有怪你。”李牧羊看着陆天语羞愧的表情,柔声安慰着说道:“那是三眼恶魔,是可以直接侵占人族的身体为已所用,就是星空强者都有可能会被其蒙蔽,更何况你只是一个孩子——母亲也不会责怪你,没有人会责怪你。”

    “可是,我会责怪我自己——我希望父亲活着,可是我却差点儿害死父亲——”

    “这不是没事了吗?”李牧羊笑着说道:“父亲不会死,我一定会把他治好。让他重新站起来,让他重新成为你心目中的大山和蓝天。”

    “今天发生的事情我都知道了——”陆天语低头说道:“哥,对不起——”

    “兄弟之间,那么客气做什么?”李牧羊笑着说道。“这不是显得生份吗?”

    “其实,我之前心里是责怪你的,甚至还有一些恨你——”陆天语抬头看了李牧羊一眼,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觉得是你给家里带来了灾难,是你让我们陆氏族毁人亡,是你让爷爷战死,是你让父亲重伤,也是你让我过成这样的生活变成现在这幅模样——所以当你阻挡孙渔给父亲治病时,我对你说了那样过份的话。”

    李牧羊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明白——”

    “现在不气了,也不恨了。”陆天语说道。

    “为什么?你的生活并没有什么改变?”

    “但是我明白了,你并不是独自逃离,你并不是自私自利,你并不是不把我们当作家人,不把父亲当成父亲,你也和我一样关心着这个家,担忧父亲的病情,你和我一样——都想着让这个家越来越好,无论有什么困难,你都会和我一起面对,一起承担——”

    陆天语红着眼眶看着李牧羊,出声道理:“你和父亲一样,也是我心里的高山,是我头顶的蓝天——”

    “——”

    陆天语已经离开,李牧羊仍然坐在小院里没有起身。

    正如陆天语刚才所说的那般,他成了别人心里的高山,头顶的蓝天,所以他要承担起更多更重的责任。

    一个人的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古今如是。

    李牧羊心里也很难过,为何自己要如此优秀呢?

    做一个废物少年,让妹妹李思念来保护自己——那个时候也生活得很开心啊。

    “公子,还是早些休息吧。”睛儿走了过来,柔声提醒。

    “好。休息。”李牧羊点头说道。“明天还要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李牧羊坐在病榻旁边,一颗透明的光珠在陆清明的周身上下旋转。

    淡黄色的光晕笼罩陆清明的身体,一股股黑气正从他的身体里面散发出来。

    这就是侵入陆清明体内的幽冥毒气。

    半个时辰之后,李牧羊收起神功,那颗透明的光珠也就消失在他的掌心。

    公孙瑜赶紧从丫鬟手里接过手帕,亲自伸手来给李牧羊擦拭额头上的汗珠。

    “母亲,我自己来就好。”李牧羊伸手要去接手帕。

    “别动。我来帮你,你自己又看不到,擦拭不干净。”公孙瑜并不放手。“你父亲的身体怎么样?”

    “我只是用功法将他体内的寒气逼迫出来一些而已,让他稍微好受一些。等到明日我就带他去一处秘密之地,为他彻底的将体内的幽冥钉拔出。”

    “秘密之地?”公孙瑜一脸疑惑。“为何要去哪秘密之地?风城不可以治疗吗?”

    “母亲,这次治疗非同小可,需要封闭的环境,也需要一些特殊的治疗方法——”

    公孙瑜点了点头,说道:“既然你如此决定,那定然有你的道理。只是,这会不会让你为难?会不会给你带来危险?”

    “怎么会呢?”李牧羊笑着说道:“从来只听说过病人有磨难,哪里听说过医生有危险的?”

    “没事就好。”公孙瑜伸手握住李牧羊的手,说道:“我希望你父亲能够健康,我也希望你能够平安。你们父子俩要一起回来。缺一个都不行。牧羊,答应我,好不好?”

    “好。我答应你。”李牧羊握紧公孙瑜的手,沉重点头。

    “哥,我陪你一起去那秘密之地吧?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也能够帮忙打个下手——”陆天语出声说道。

    “是啊,让你弟弟跟你一起过去吧。万一有个什么事情,也好让他帮忙处理一下——你弟弟长大了,可以为你分担一些事情了。”公孙瑜也劝道。

    李牧羊摇头,说道:“母亲,不用了。治疗的时候需要绝对的静谧,我一个人就够了。再说,路途遥远,我带上父亲就有些困难,再带上弟弟的话就有些吃力了。”

    “好吧。”公孙瑜不再勉强。

    “那我先下去准备了。”李牧羊出声说道。

    “去吧。”公孙瑜点头说道。

    等到李牧羊离开,公孙瑜轻轻叹息,说道:“总觉得你哥哥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希望一切顺利才好——”

    “母亲,你不要担心。哥哥行事稳重,不会有事的。”陆天语出声劝慰——

    这是一处龙穴。

    是那头黑龙存留在这神州之上的龙窟之一。

    龙族喜欢搜集世间的奇珍异宝,又喜择山青山秀灵气四溢的地方而居。所以,龙族活得越久,他们的龙窟便越多。因为他们很快就会发现,巨大的龙窟会被他们给填满。

    李牧羊从孔雀王朝归来时,便提前来过一趟搜集了一些药材做了一些准备。

    这一次他带父亲陆清明过来治病,就多了一分成功的把握。

    有龙的地方自然有水,龙生性好洁,越是高级的龙族越是如此。那头黑龙贵为龙族之主,早晚不洗一个澡都觉得对不起自己的身份。

    龙窟之中,也有一处石头砌成的池子。

    当然,这池子肯定不及神宫里面李牧羊泡过的天池,却也是极其罕见的翠玉灵石堆砌而成,里面蕴含的灵气对人体极其有益。

    池水是汤泉之水,里面的池水都从地底涌来,温度极高,也恰好适合治疗所需。

    李牧羊把仍然处于昏迷状态的陆清明给放入池中,为了避免他在治疗的中途醒来,李牧羊还特意封了他几处禁制。

    然后,李牧羊就将视线投放到了旁边的狼王身上。

    “接下来,就要靠你了。”李牧羊苦笑说道。

    “你觉得——这一招可行?”狼王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神宫之中,就是由开明兽为我驱逐了体内寒毒——”李牧羊笑着说道:“你贵为红月狼王,智商不比开明兽低,能力不比开明兽差——”

    狼王信心爆涨,点了点狼头,说道:“正是如此。”

    “噗——”

    “噗——”

    雪球不知道有没有听懂李牧羊和狼王的对话,在旁边不停的吐着泡泡,然后自己再挥舞着小爪子去追自己吐出去的泡泡。

    很幼稚!

    李牧羊哭笑不得,看着雪球说道:“雪球,你也不要松懈,你要在旁边掠阵,倘若情况危急,你就一口把我们都吞下——”

    “噗——”

    雪球对着李牧羊吐出一个泡泡。

    “明白了就好。”李牧羊这才放下心来。

    然后,李牧羊自己也坐进了那池水之中。

    然后,他化指为刀,在陆清明的手腕之上割出了一道口子。同样的,他也在自己的两只手臂上各割出一道口子。

    血水从陆清明的手臂之上流敞出来,也同样从李牧羊的手臂之上流敞出来。

    两股鲜血在池水中间汇集,然后进行融合。

    李牧羊的鲜血对陆清明的鲜血处于排斥状态。两股鲜血乍一接触,从陆清明体内流敞出来的那股黑紫色的鲜血便被立即弹开,远远的缩在池子的一角,不敢朝着中央靠近。

    而从李牧羊体内流敞出来的血水却颜色鲜红,霸气侧漏,一路攻城拔寨般的向前推进。大半个池子都被它们沾满。

    不过,那些紫黑色的血液属于黑暗系,攻击性强,腐蚀性强,而且血液里面的幽冥气又暴戾之极。不甘心就此被压制,再一次开始朝着那些鲜红的血液进攻。就像是一群黑色的恶魔似的,张牙舞爪的朝着李牧羊的血液扑去。

    这让李牧羊颇为头痛,不过因为有了自己之前的前车之鉴,他对发生这种情况已经有了一些心理准备。

    李牧羊抬头看了一眼狼王,出声说道:“可以开始了。”

    于是,狼王火红的身躯翱翔半空,嘶哑的声音从上面传了出来,一颗颗晦涩难明的字符落在那池水之中。

    《枯禅圣抄》!

    不错,李牧羊将《枯禅圣抄》传授给了狼王,然后再由狼王来替代#开明兽的位置,由他来念诵咒语,用《枯禅圣抄》的力量来净化陆清明的血液。

    陆清明的血液已经完全被幽冥毒气所腐蚀、变质,血液完全被黑化,根本就不能用了。这也是这些日子不停的呕吐出绿色的汁液的原因。

    就算是《枯禅圣抄》也没办法净化他的血液。

    但是,李牧羊仍然要狼王吟诵《枯禅圣抄》,为的就是在一定程度上面去阻止幽冥毒气的进攻和吞噬。

    《枯禅圣抄》是仙家圣典,有着与生俱来的压制和净化黑暗的功能。

    既然陆清明的血液完全坏掉了,那他可还有活命的机会?

    这也是李牧羊将人带到这秘密之所来治疗的原因。

    因为李牧羊准备用自己的血液来填充陆清明的身体,也只有用这样的方式才能够拯救陆清明。

    不然的话,陆清明只有死亡这一条路可走了。

    陆天语不希望父亲死去,他也不希望父亲死去。

    所以,他要竭尽自己所能的去挽救父亲的性命。

    换血疗法!

    用自己的血来更换陆清明的血,然后重新给予他一次生命。

    这种治疗方式和开明兽为自己治疗的方式还不一样,李牧羊体格强横,原本就是半龙半人的独特存在。就算他体内有八根幽冥钉,也没办法将李牧羊给彻底的击倒。在开明兽的帮助下,李牧羊的血液尚且有净化的机会。

    但是,陆清明毕竟只是普通人族,而且是重伤的人族。在他受伤的这段日子里,他被幽冥气折磨的生不如死,因为身体虚弱,幽冥气没有任何抵挡的就占据了这具身体。

    倘若李牧羊再晚回几日的话,怕是陆清明已经要一命呜呼了。

    也正是因为这是一种独特的疗法,也是一种从来不曾有人尝试过的治疗方式,所以,这里面的危险性也是巨大的。

    就连李牧羊自己也没有太大的把握,要是自己的血液没办法适应陆清明的身体呢?若是治疗过程当中发生了什么事故导致父子两人同时丧命呢?

    而且,要用自己的血液来灌注一个成年男人的身体,要让他能够重新的站起来,重新的恢复生机,可不是一碗两碗就能够成功的——有可能需要他体内一半的血液。

    就算是体格强悍生命力顽强之极的龙族,体内一半的血液消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李牧羊也不知道。

    可是,他还是要尝试。

    他必须要这么做。

    陆清明给予了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次生命,现在,他便用自己的血液来给予他一次重生的机会吧。

    李牧羊的治疗方式很复杂,也很危险。

    所以,他不敢告诉母亲实情,不敢让陆天语跟着过来,甚至不敢在风城进行——

    果然,在狼王的吟诵下,陆清明体内排放出来的幽冥毒血开始退缩不前,蠢蠢欲动的攻势也被阻挡下来。

    陆清明体内的毒血越流越多,李牧羊体内的鲜血也越流越多。

    巨大的池子已经被鲜血给染红,却又因为那两股鲜血的不同属性而径渭分明,大部为鲜红,小半为紫黑。

    从高空看过去,就像是一幅不太规则的太极双鱼图案。

    2017-05-0519:15:20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