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逆鳞 > 第六百九十八章、渔村杀机!

逆鳞 第六百九十八章、渔村杀机!

    小渔村。

    村子很小,村民都以打鱼为生。说起来还真是名符其实。

    小渔村在西风帝国天都城的边缘,一个可能在官方地图上面都难以寻找到的地方。又因为靠近太湖三千亩湖泊,人迹罕至,

    也只有一些仿若小渔村这样的村庄稀稀落落的分布其中,村们贫困而欢愉,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渔民们大多数都有一幅好嗓子,每当晨曦初现的时候,他们喊着歌儿呼朋引伴驾着自己家的小船朝着三千亩太湖中心驶去。等到傍晚时分,他们又唱着歌儿满载着一船鱼虾归来。那时候整个村庄都被惊动,鸡鸣犬吠,幼#童追逐,抱着幼儿或者提着菜蓝的妇女们也都笑逐颜开的迎到湖边。

    此时,正是渔民们打鱼归来的时候,小鱼村一派欢快祥和的气氛。

    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不远处的草丛之中,一群黑袍武士正在虎视耽耽的盯着这一切。

    头戴黑狼面具的首领猛一挥手,出声喝道:“出手。”

    说话之时,一群黑衣人从那树丛之中窜了出来,朝着那些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青壮男人和稚嫩幼#童扑了过去。

    村民们刚刚开始还没有发现异常,等到他们觉得情况不对劲儿时,已经有好几人被那些黑衣人给抢走了。

    “救命啊,有人抢人来了——”

    “他们要抢的是男人——当家的快跑——”

    “爹,快救我,救我——”——

    一时间,鸡飞狗跳,哭爹喊娘。

    村民们终于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他们开始利用手里的鱼叉或者木棍开始反击。那些光着膀子的精壮男人看到有黑衣人朝着他们扑来,挥起叉子就朝着黑衣人的脑袋上抡了过去。

    黑衣人站在原地不动,任由他们的鱼叉或者木棒砸到他们的头顶。

    咔嚓——

    鱼叉的木柄从中间断裂,碎成两截。

    汉子一脸愕然的看着手里的木棒,再看看黑袍男人的脸——那是一幅眼神幽深戴着黑狼面具的男人。

    他对着汉子笑了笑,汉子看不到他的脸,但是他感觉到他在笑,他的眼睛也像是在笑。

    “你们——”汉子的喉咙干涩,大脑还处于一片空白之中。

    嗖——

    黑袍男人伸手一扬,一团黑雾将汉子笼罩。当汉子的身体即将要躺倒在地上时,被青衣男人一把抄起,抱着朝密林深处冲了进去。

    “不要捉我,不要捉我——”

    “娘,救我,娘——”

    “贼人,老子和你拼了——”——

    哭喊是没有用的,反抗是徒劳的。

    村民们终于崩溃了,不知道是谁先起头跪伏在地,其它人也跟着哗啦啦的跪倒了一大片。

    一位年长的村老强忍着惧怕,跪伏在地上,双手捧着不停的向那些黑袍男人作揖,口中求饶说道:“各位好汉,各位好汉——小渔村人丁稀少,物质贫乏,不过每家每户也能藏着几个铜子——好汉稍等,我们这就派遣各家男人回去把钱都给找出来孝敬好汉们。只求好汉们高抬贵手,放我们小渔村一马。我们小渔村上上下下定当感激——感激涕零。”

    “我们不要钱。”一名狼头黑袍沉声说道。

    “不要钱——”村老愣了会神,不确定的问道:“难道各位好汉是想要鱼?鱼也没问题,我们的鱼多的是——死的活的都有。”

    “我们也不要鱼。”那名狼头黑袍继续说道。

    他们要的不是财货,这小渔村也实在没有什么财货值得歹人出手来抢夺。

    他们要的更不是鱼虾,开玩笑,谁会为了一船鱼虾跑来杀人抢劫?

    “我们只要人。”黑袍首领寒声说道。扫视了一番跪伏在地上的人群,说道:“只要童子和精壮男人。”

    村老急了,求道:“好汉爷爷,好汉爷爷——你们要人做什么啊?你们要人做什么啊?精壮男人是我们村子的顶梁柱,没了他们,女人们打不得鱼。娃子——这些娃子是各家各的独苗,你们把他们给带走,那是绝了他们的户啊。好汉爷爷,求你们了,放了我们小渔村吧。都是一群没开过眼没读过书的糙汉子,你们要了也没什么用处——”

    村老开始磕头,那些村民们也跟着磕头。

    好像说几句可怜的话,磕几个诚心诚意的响头就能够获得别人的怜悯似的。

    他们不明白的是,倘若这些人尚存有怜悯之心,就不会干出这样的事情。

    “废话真多。”黑袍首领不耐烦的说道:“别误了上面的大事。动手。”

    话音刚落,跟在身后的那些黑袍男人就冲进人群里去抢那些幼#童和精壮男人。

    “我们和他们拼了——”一个精壮汉子跳了起来,举起手里的砍柴刀就朝着一个黑衣人的面门上斩去。

    黑袍人伸手一招,那砍柴刀便又落在了自己的手里。

    然后,一刀劈了过去。

    嚓——

    诺大的头颅横空飞起,那瞪大的双眼代表着死不暝目。

    “若有反抗者,杀。”黑袍首领沉声说道。

    “是。”一群人答应着,在人群里将十几名孩童和二十几个精装汉子全部给择选出来,准备带走。在拉扯的过程中,又顺手杀掉了几个企图反抗的村民。

    对他们而言,这些村民命如草芥。

    “当家的,你们不能带走我当家的——”

    “孩子他爹,你得回来啊——你一定得回来啊——”

    “我和你们拼了——”——

    “杀。”黑袍首领一声厉喝。“再有一人反抗,便屠戮全村。”

    “是。”黑袍人齐声喝道。

    村民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如何应对眼前的局面。

    任由这些黑袍人将丈夫儿子带走,那自然是不肯的。可是,倘若阻拦的话,又能够阻拦得了吗?如果因为自己的阻拦而全村被杀,又当如何是好?

    “真是一群牲口。”一声清冷的声音传来。

    在村民们沉默的时刻,这一声怒骂实在是太过刺耳。

    “谁?”黑袍首领怒声喝道。“鬼鬼祟祟的,给我出来。”

    “我不是没有出来,只是你们没有看到而已。”那个声音再次传来。

    黑袍首领猛地抬头,便见到高空之上屹立着一个身穿白袍面如冠玉美貌如神仙人物的俊逸少年。

    “你是何人?”黑袍首领盯着那俊美少年,怒声喝道。

    “你们又是何人?”白袍少年没有回答黑袍首领的问题,而是盯着他们脸上的面具,说道:“你们也知道自己干得都是无脸之事,所以用禽兽面具将自己的真实面目给遮掩起来?”

    “小子,敢侮辱我鬼域之人,看来你是不想做人,也想跟我们一起做恶鬼了?”黑袍首领冷笑连连。

    “鬼域?”白袍少年想了想,一脸嘲讽的说道:“怕是鬼域干不出这种混帐的事吧?你们这些恶鬼强盗,做了这伤天害理的事情自己不敢承认,却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鬼域一方——我才刚刚和鬼域的人打过交道。原本觉得他们人品低劣,和你们一比,可以堪称一等良民了。”

    黑袍首领若有所思的看着白袍少年,喝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敢怀疑我们的身份,真是自寻死路——”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既然我出现在你们面前,你们大概也不会再让我有活着离开的机会吧?”

    “嘿嘿,小子倒是个聪明伶俐的——你说得不错,既然你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又看破了我们的身份,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黑袍首领挥了挥手,立即有几名黑袍男人朝着那白衣少年扑了过去。

    “屠杀妇嬬长者,拐骗幼#童,你们这些人简直是禽兽不如——”白袍少年说话的时候,猛地拔出手里的长剑。

    呛——

    只听剑鸣,只见一阵粉红剑光闪烁,然后那扑过去的四名黑袍男人立即被斩成两截,死去的身体霹雳啪啦的掉落在地上。

    地面之上,一片血污。

    黑袍首领眼神变得凌厉起来,说道:“没想到倒是个好手——”

    “你想不到的事情还没有发生。”白袍少年手持长剑,说道:“今天,一个都别想走。”

    黑袍首领冷笑连连,说道:“小子,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惩恶扬善。”

    “此乃西风地界,你敢得罪我等,怕是只有死路一条。”一名黑袍男人很是骄傲的说道。

    “和他说那么多做什么?”黑袍首领出声喝断。“大家一起上,把他做了。”

    黑袍首领一马当先,一掌拍向那俊美少年的头顶。其它十几名黑袍男人也群起而攻,从四面八方对那白袍少年进行围攻。

    这些歹人黑袍罩身,兽头遮面,不管是出掌还是出剑,全都给人一种阴森冷洌的感觉。

    而且,在他们出劲之时,手掌剑尖都有黑雾缭绕。

    当十几个人同时出手时,那黑雾便变成了黑色的大帐,将所有人全部都给笼罩其中。

    “吼——”

    黑雾之中,有巨龙的怒吼声音传来。

    又有红色的火光冲天而起,突破黑雾的封锁,朝着九天之上飞去。

    很快的,黑雾之中便安静下来。

    河风一吹,黑雾分散。

    俊美少年长身而立,长袍之上没有浸染一滴鲜血。

    地面之上,横七竖八的躺倒着黑袍男人的残缺尸体。

    不过只是数息之间,那白袍少年就已经将那些黑袍男人全部都给屠杀干净。

    安静!

    死一般的安静!

    良久,年老的村长突然间朝着白袍少年所在的位置跪伏下去,砰砰砰地磕起了响头。

    “多谢英雄出手相救,多谢英雄出手出救——倘若不是英雄及时出手的话,我们小渔村可就完了啊——”村老痛哭流涕,声音哽咽的哭喊着说道。

    “多谢英雄——”

    其它村民也全都挪动膝盖,朝着白袍少年所在的方向跪伏下去。

    “英雄,你是我们全家的救命恩人——”

    “多谢少侠,多谢少侠——”

    “不知少侠可曾婚配,小女年芳十八,闺名菊花——”——

    白袍少年伸手将村老搀扶起来,说道:“举手之劳而已,哪敢劳老人家行此大礼?”

    又对其它跪伏在地的小渔村村民们说道:“都起来吧。那些匪徒已死,你们也不用再跪着了。”

    村老满脸感激的握着白袍少年的手,说道:“敢问英雄大名,也好让我小渔村家家户户都为你立一长长牌位,日日起到,保佑英雄长命百岁——”

    “不用如此客气。”

    “英雄万勿推迟,英雄是我小渔村全村上下数百口子的恩人。我们无以为报,也只能给英雄积一点儿福气了——”村老言词切切,抓着白袍少年的手臂不肯松开。

    白袍少年无奈,只得说道:“我姓燕,名相马。”

    “燕,相马?燕可是燕子的燕?”

    “对。正是燕子的燕。”

    “相马——可是相马的伯乐相马?”

    “对,正是伯乐相马的相马。”

    村老激动了,扯着嗓子大声喊道:“你们可都听见了?咱们小渔村的活命恩人叫做燕相马——燕是燕子的燕,相马是伯乐相马的相马。张先生,张先生,快点儿把这个名字给记下来。回头每家每户都给英雄立一长生牌,日日供奉,不得懈怠。”

    “村老,我已经记下。回头就抄写下来,每家每户都送上一份。”村子里唯一一个懂得识文断字的先生出声应道。

    “真得不用——”

    “必须如此。”村老无比坚决的说道。

    “——”白袍少年无奈,心想,相马兄,实在是不好意思。再次借你的威名一用。谁让你的名字取得如此霸道又有品味呢?再说,这么多人为你立长生牌位,那也是为你行善积福,对你也没有什么坏处。你也就不要介意了。更不要说什么感谢的话。太见外了。

    不错,此人不是燕相马,而是从风城赶到天都边界的李牧羊。

    李牧羊带着父亲陆清明前去龙窟窿治病,危急关头却被雪球将那血池中的血水给喝了个一干二净。

    李牧羊那个时候连想吃的心思都有了。雪球这么一口下去,等于是拿走了自己的半条命父亲的一条命。

    正当李牧羊急愤交加的时候,雪球竟然化作一片水花冲进了父亲陆清明的身体里面去。

    雪球一去就是十几天,父亲陆清明也就昏迷了十几天。

    李牧羊无奈,更不知道父亲的身体状况,有心想要和雪球用神念沟通,却发现寻找不到雪球的神识。雪球就像是完全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般。

    李牧羊别无它法,唯一能够做的就是耐心等待。

    一边等待,一边食用龙窟之中的事种天才地宝灵丹妙药来滋补自己的身体,让自己迅速的恢复元气。

    第十二天的时候,父亲陆清明终于幽幽转醒。李牧羊切脉检测,发现父亲体内的幽冥寒毒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而且身体里面又有了新的血液流动。

    比之前的血液更加躁动,也更加用活力的血液。

    李牧羊知道,那是自己的龙血。

    李牧羊的治疗成功了,父亲的身体终于用上了自己的血液。

    在他屡次尝试都难以成功,体内的龙血天生对人族的身体产生排斥的情况下,雪球成了龙血和人族身体的媒介——它先一口把那些血水都给喝掉,然后自己再化身水花钻进了父亲的身体里面。它以自己的意识在父亲的身体里面流窜,帮助父亲打开和疏通已经堵塞和干枯的全身经脉以及奇观大穴。

    而那些同样被它吸进肚子里被幽冥毒气腐蚀的毒血却不知所踪,雪球是由纯粹的水母元素组成,可以说是世间的万水之源头。雪球吃下那么点儿毒素,对它而言根本就不算是个什么事儿。

    父亲苏醒过来,身体仍然非常虚弱。

    李牧羊又用丹药和真元辅助他恢复身体,这一治疗又耗费了三天时间。等到李牧羊带着父亲回归风城的时候,已经距离他们上次离开足有半个月的时间。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母亲公孙瑜茶饭不思,日日期盼,原本虚弱的身体就更加孱弱,差点儿就病倒不起。

    李牧羊和陆清明的回归,对风城而言是一桩天大的喜事。

    陆清明就不用说了,他原本就是陆氏的标杆,在陆家老爷子陆行空战陨之后,更是陆氏名符其实的领军人物。李牧羊与他相比,终究还是太过年轻,而且他的身份也实在太敏感了。

    那些陆氏嫡系愿意支持陆氏,却不一定愿意将自己的身家性命交付到一头龙的手里——这是人之常情。

    陆清明的回归,代表着陆氏一族的大旗重新立了起来。

    而李牧羊的安然无忧,也让风城多了一份强大的保障。毕竟,风城将士心里都清楚,无论李牧羊是人族还是龙族,他都不会任由别人来攻击风城,伤害风城百姓。

    毕竟,他的父母亲人全部都在这里。

    在公孙瑜的命令下,整个风城大庆三天。城主府里更是一派热门祥和,李牧羊沉溺在家人团聚的氛围中都有种不舍离开的感觉。

    又陪着两个家庭的父母双亲渡过了几天日子,李牧羊就不得不在他们万般不舍的挽留下离开了。

    御风飞行,一路急赶。

    一直到了天都边界才慢了下来。

    李牧羊知道,天都是西风国都,修行者众,奇人异士数不数。倘若自己动静太大,说不定很快就会被西风皇室或者宋家的探子给发现。

    于是,李牧羊便时而低空飞行,时面落在地面步行赶路。没想到经过这荒芜人烟的小渔村时,恰好遇到了黑袍恶人正在行凶。就连这些手无寸铁的渔民和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孩子都不放过。

    李牧羊愤怒之下,便出声厉喝,挡下了这些黑袍恶人的大开杀戒。

    李牧羊指着那地上的众多尸体,出声问道:“老丈可知道这些黑袍是什么人物?他们为何赶到这小渔村对你们下手?”

    “老朽不知。”村老连连摇头。“我们小渔村世世代代打鱼为生,从来不曾招惹是非,就是连这村子都很少走出去——这些黑袍我们以前从来都不曾见过,他们也是头一遭出现。来了就喊打喊杀,还要抢人——不抢女人,抢得是精装男人和未成年的孩子——你说这些人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什么恶事都做得出来?”

    “真是奇事。”李牧羊疑惑说道:“他们抢人做什么?”

    “不知道。”村老说道。“英雄今天受累了,快快跟我们进屋,我们别的没有,炖一锅河鱼给英雄补补力气。”

    李牧羊出声拒绝,说道:“老人家切莫客气,我还要赶路,就不进屋了。不过,那些黑袍被我杀了,恐怕会给村庄带来危险——村老可知道有什么秘密之地,能够带领全村村民去躲一躲的?”

    “有倒是有,不过——”村老犹豫了一番,说道:“那我就让他们都进山吧。山大洞大,恐怕他们也不好找。”

    “这些人不是普通人,山再大,洞再多,怕是也不好阻拦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去寻一远房亲戚,避过这一阵子再说。”李牧羊出声提醒。

    “好。就听英雄的。”村老当即就做下了决断。“英雄的话你们都听到了?大家收拾收拾,赶紧都带着女人孩子去寻远亲去吧——”

    “村老,那你怎么办?”

    “我就不走了。也走不动。我就在这里给你们守着家,守着我们小渔村。”

    “村老——”

    “我意已决,你们就不要再劝了。快走快走,这些人来无影去无踪,怕是还有其它同伙——走晚了就走不了了。”

    听到村老的话,众人纷纷对着李牧羊和村老磕头。

    一个精壮汉子跑了过来,跪在地上给李牧羊砰砰砰地磕了三个响头之后,扛起旁边的村老就大步走开。

    “铁柱,你这是做甚?铁柱?”

    “张先生说了,村老走,我们才走——张先生还说了,我们驾船从水路走,那样的话,村老不用走路,我们可以带着村老一起走——”

    铁柱说话的时候,就已经扛着村老朝着远处跑去。

    李牧羊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心想,乡村人单纯淳朴,也更重情义。在这种危急关头仍然不离不弃,就连一个老人也不肯舍弃。和他们比,那些身居高位的当权者反而让人鄙夷不耻。

    2017-05-1000:35:12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