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逆鳞 > 第六百九十九章、再见红袖!

逆鳞 第六百九十九章、再见红袖!

    第六百九十九章、再见红袖!

    李牧羊一直等到将村民们都送走后,这才转身朝着天都城所在的方向赶了而去。

    李牧羊刚走不久,一群同样身穿黑袍头戴狼头面具的神秘人物飞奔而至。

    为首之人落在凶杀现场,其它黑袍人朝着四面八方散开。

    他们绕着村落巡视一遍,然后重新回到地面之上的那群尸体旁边落下。

    “狼座,所有的村民都撤走了,没有发现可疑人物踪迹。”一名狼头黑袍出声汇报。

    “应有之事。”黑袍首领盯着地面之上那些残缺的尸体,说道:“就凭这些粗愚村夫,怎么可能是我们的人的对手?他们定然是得到了高人的帮助得以逃生,又在那位高人的指点下逃离村庄,免得遭受第二次的劫难。倘若他们没有逃离,怕是现在全村都将被我们屠杀殆尽。”

    “狼座,你怎么知道那位高人是一个人而不是一群人呢?”黑袍出声询问。

    “你看看他们的尸体——”黑袍首领指着地面之上的那些死尸,说道:“这些人全部被同一种武器所杀,而且,有数人是被同一剑所杀——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有多少人,但是我知道,出手之人只有一个。而且此人是一个用剑高手。”

    “原来如此。”黑袍点头说道:“那又是何人敢来坏我们的好事?”

    “既然此人敢做第一次,便会做第二次。终究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黑袍首领声音阴冷,犹如鬼厉。“以后行事的时候注意些,再不可让人钻了空子得了机会。倘若误了上面那位的大事,在场的诸位怕是就要生不如死了。”

    “是。”众黑袍齐声应命。

    李牧羊行走在官道之上,在他身边的是一群押运着镖车的镖队。

    因为断山路上那个仿若真实的梦境,李牧羊对镖局和镖师特别有好感。所以,他见到镖队时,就自然的走了过去,和他们打成一片。自己也和他们融合在一起,跟着他们一起入城。

    “李公子,你此番入京是为了赴考还是生意?”镖头陈大年出声询问。

    “赴考?”李牧羊算了一下时间,笑着说道:“现在也不是考试时间,怎么会这个时候来赴考呢?”

    “李公子有所不知,有些学生为了考入京城名校,会提前半年或者一年时间入京——为的就是早一些来熟悉情况,来年考试之时也更有机会。倘若能够在试前认识几位王公贵族或者博士老爷,那就更是金榜题名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原来如此。我是为访友而来。”李牧羊笑着说道。

    “哦,李公子这般人物,想必朋友也是极了不起吧?”

    “只是一个小小的绸缎店老板而已。”李牧羊笑着说道。

    “那也了不得。”陈大年笑呵呵的说道。

    来到天都城门,守城士兵需要每个人都交付入城路引。

    李牧羊早有准备,将路引一并交给城门官。

    “你是何人?”一名小将将路引检查了一番,指着李牧羊出声问道。

    “李选。”

    “你来天都做什么?”

    “访友。”

    “访友?你朋友叫什么名字?是什么身份来历?现在居住在何处?”

    李牧羊微微皱眉,别人都是看上一眼路引交上几个碎钱就放行了,自己却要被询问的这般仔细。这就属于故意刁难了。

    李牧羊没想到会如此麻烦,心中还在想着说词的时候,陈大年快步迎了上来,从怀里摸出一块碎银塞到守城小将的手里,低声说道:“蒋大哥,这是我一个远房的亲戚,刚刚从江南小城来到天都,头一次出远门不懂规矩,您老多抬贵手,不要和这种毛头小子一般见识。”

    那位姓蒋的城门官收下了碎银,很是不满的看了陈大年一眼,说道:“陈镖头,咱们可是老朋友了,你可不能害我,带一些不三不四身份来历不明的家伙进城。不然的话,那可是害人害已。我吃不了兜着走,你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咱们相识多年,我陈大年每年要从蒋大哥的眼皮子底下来来回回走多少回——您还能不信我吗?是不是?我这回从江南走镖带了几坛极品的桂花酿,等到蒋大哥什么时候得空,咱们好好喝上一杯?”

    城门官拍拍陈大年的肩膀,笑着说道:“行了。你进去吧。等我什么时候得空就去寻你。”

    又看了李牧羊一眼,态度稍微和蔼了许多,说道:“也不要怪我故意刁难你,谁让你姓李呢?只要是姓李的,我们都会多看几眼——也幸好你和那画像上的人物不一样,不然的话,怕是兄弟们就要刀剑相向了。”

    “姓李的都要查?”李牧羊出声问道。“这是何道理?”

    “还不是因为咱们天都城出了一头恶龙叫做李牧羊——据说全天下的高手都去屠龙,还被那头恶龙给跑了。上面担心那头恶龙混进天都城,所以,只要是姓李或者姓陆,再有就是像你这般的年轻人,都是要好生查看一番的。倘若不是陈镖头帮你说话,今天肯定不会让你那么容易就过去。”

    李牧羊暗自侥幸,心想,只是把名字给换了,把妆给易容了还不够,就算你有着年轻人的面孔和体态也在他们的重点盘查对象之中。

    看来,燕伯来等人的神宫之行屠龙失败之后,西风皇室和宋家都对自己的防备心大增。

    那么,此番西风之行,自己需要务必小心谨慎才好。

    “谢谢将军。”李牧羊恭敬的向城门官拱手道谢。

    城门官摆了摆手,说道:“走吧走吧——那个穿青衫的,对,就是你,过来——”

    “——”

    李牧羊和陈大年一起朝着天都内城走去,感激的说道:“多谢陈大哥出手相助,倘若不是你帮忙的话,今天不不得又有一些麻烦。”

    “举手之劳而已。”陈大年爽朗大笑。“说来也是奇怪,我们这些常年在外面走镖的,提防心重,平常人不可靠近。可是我一见你就觉得亲切,好象以前咱们就认识过一般——我也觉得你对我们这些兄弟是发自真心的对待。李公子以前有亲人或者是好友吃我们这口饭?”

    李牧羊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有一群朋友,他们也是走镖的。大家生死相照,感情极佳。”

    “能和公子生死相照的,那一定是一群好兄弟。有机会一起喝酒。”

    “好。有机会一起喝酒。”李牧羊笑着点头。

    现在正是傍晚时分,街道之上人行稀少。

    李牧羊和陈大年谈笑风生,说着说着,就走入了一处熟悉的府邸门前。

    陈大年见到李牧羊眼神有异,指着那栋大门紧闭看起来还破败不堪的大宅,道:“知道这里以前是什么地方吗?国公府——那里面住的可都是大人物,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且,他们家里的那个老爷子手握西风兵权——没想到啊,竟然有了叛变的心思,想要谋朝篡位,幸好我们西门帝国的宋老神仙及时出手,不然还真是让他们得逞了。”

    “人啊,就不应该太贪婪。都已经位极人臣了,还总想着进一部,再进一部——你看看,以前我们都不敢高看一眼的大宅,一夜之间就化为灰烬。据说陆氏的人都快要死绝了,其它人也都觉得这处宅子不吉利,也不愿意住在这里。那么长的时间过去了,这处宅子也没人居住。荒凉破败,真是可惜。多好的地段啊——”

    李牧羊笑,说道:“确实,人心不足蛇吞象。有些人啊,就是野心太大。”

    “对啊。所以说,陆家那位就是不如宋家的老神仙。你看看宋家,谁都知道他们厉害,谁都知道他们强大,但是,人家就是安安份份,从来都不逾越,也没有那么大的野心。世代书香传家,为我西风培养了多少栋梁之材?”

    李牧羊笑,说道:“宋老神仙是我最仰慕之人,希望有朝一日能够相见。”

    “哈哈哈——少年人就是意气风发。有理想总是好的,不过啊,宋家的老神仙可不是随便就能够见到的。当朝一品大将军想要去拜见,怕是都难以进门。”

    “我就是说说而已,想来也是如此。”李牧羊也跟着大笑,落莫的眼神从那陆氏府砥收了回来,说道:“不过,陈大哥的恩情我会记在心里。它日定当回报。”

    “说这些话就见外了。以后想大哥了,想喝酒了,就沿着这条街一直走,走到头的最后一家就是我们——龙门镖局的牌子你当记得。”

    “一定记得。”李牧羊躬身行礼。“陈大哥,时间不早了,那我们就在此别过了。”

    “好。就此别过,记得去找我喝酒。”

    李牧羊又和其它镖师打过招呼,然后一个人朝着街道的左手边走了过去。

    他绕了一大圈,然后来到一处稍微偏僻的巷子,看到四处无人时,敲响了一处院子的后门。

    嘎吱——

    院门拉开,李牧羊闪身而入。

    院门又闪电般的关上,就像是从来没有开过一般。

    “见过牧羊公子。”一个中年大嫂对着李牧羊躬身行礼。

    中年大嫂模样丑陋,穿金戴银,看起来俗不可耐,最让人倒胃口的是鼻下一颗巨大的黑痣,就像是一枚苍蝇一般的趴在那里。正常男人都不愿意多几眼。

    李牧羊指着中年大嫂大笑出声,说道:“红袖,你平日就是这幅打扮啊?”

    “能有什么办法?”中年大嫂露出自己的清脆嗓音,一脸苦笑的说道:“现在天都风声鹤鸣,监察司和宋家密探不停的去清除原本忠于陆氏的势力或者隐藏在地下的人物——也幸好这家布庄布局极早,有着百年的历史,而且店主名面上看来也和陆氏没有任何的关联。不然的话,怕是我们在这天都城也不好藏匿身形。”

    李牧羊轻轻叹息,说道:“辛苦红袖了。”

    “一声辛苦就够了?”中年大嫂瞪着眼睛说道。在她瞪眼的时候,鼻翼下面的那颗黑痣也跟着蠕动,看起来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那你想要什么?”李牧羊却看得冿冿有味,出声问道。rw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