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逆鳞 > 第七百零四章、翻脸无情!

逆鳞 第七百零四章、翻脸无情!

    第七百零四章、翻脸无情!

    听到李牧羊的抱怨,崔小心笑而不语。

    说来也怪,以前在江南城的时候,大家相处起来虽然愉悦,却也没有觉得多么的激荡人心。

    等到自己回到天都之后,才发觉那些时光实在是难得可贵。没事的时候,她便会回想起来和李牧羊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越想越是仔细,也越想越是怀念。

    于是,那江南城的大街小巷、风土人情、麻二嫂家的馄饨面、户部巷的老书店、书店里面的老爷爷、老爷爷的破纸扇。东山上的枫叶、落日湖的残阳便不停的在记忆中浮现。

    当然,也包括李牧羊的长高变白智商突变。以及他微笑时眯起的眼睛、捉弄人时扬起的唇角、大笑时脸颊的酒窝,还有那手指上的一颗小痣——

    那是她时常盯着李牧羊写字时发现的。

    “小姐,我和柳绿下去走走?陪着宁管家说说话?”桃红出声说道。

    车厢虽然宽敞,但是已经坐了主仆三人,再坐进来一个男人就显得有些拥挤。再说,她们也想给这两人一些私人的空间。

    看到小姐和李牧羊聊得如此开心,如此投机,她们俩人实在是不忍心打扰。

    再说,有她们在,俩人说话终究不便。那些知心话体己话怕是也没办法说出口吧?

    “不用了。”李牧羊出声拒绝。“后面有人跟梢。倘若你们俩下去了,那些盯梢之人自然会怀疑车厢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崔小心脸色微寒,冷声说道:“没想到他们连我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都不放过。还真是不胜荣幸呢。”

    “他们也心里清楚,倘若我偷偷潜回天都,自然会和你还有相马联系的。你们是我在天都最信任的人——所以,你和相马身边都有他们布下的眼线,这也没有什么难以理解的。”

    崔小心的脸色稍缓,说道:“之前宁叔也提醒过两次,不过想着他们没有现身,更没有干涉我的自由,也就假装不知道他们的存在。却没想到今日来宋家探望晨曦妹妹,他们仍然有胆子跟着。”

    “你进入宋家老宅,他们自然是不敢跟着的。不过,出了宅子,他们就肆无忌惮了。再说,谁知道是不是宋家的人派来的眼线呢?若是论起仇恨,怕是宋家人最恨不得将我除之而后快。”

    “倒是我害了你。”崔小心歉意说道。“知道你在天都的处境,可还是忍不住想要和你打声招呼——即期待着你能来,又担心你真的来了。”

    “没事的。”李牧羊笑着说道:“就算你没有送来那张纸条,我也会寻机找你的——既然回到天都,哪能不拜访一下多年好友?”

    “李牧羊——”

    “什么?”

    崔小心笑着摇头,轻声说道:“没什么事了。就是想着——怕是以后再无相见之日了。”

    崔小心在笑,但是笑容却是如此的哀伤。

    “——”

    李牧羊也是心情沉重。

    他明白崔小心话语的意思,也理解她此时此刻的心情。

    她知道现在的李牧羊置身天都,危险重重。

    可是,她也同样的清楚,倘若此番不和李牧羊见上一面,不说上几句话,那么,等到过几日自己和宋停云大婚嫁作他人妇——那么,此生便无缘再见了吧?

    崔小心看着李牧羊的眉眼、看着她的鼻梁、看着他的脸颊、看着他的眼神,想要将这个男人的五官想要将他的一切都牢牢的记在心里。

    从此以后,大家便天各一方,永不相见。

    想到「永不相见」这四个字,崔小心心头酸涩,哀伤不已,就连眼眶也变得发红湿润了。

    崔小心赶紧把视线挪开,不要李牧羊看到她眼角的晶莹,轻声说道:“总算是见到了,再留下去,怕是会被有心人发现踪迹,你快走吧。”

    李牧羊点了点头,说道:“倘若有机会的话,我还会去见你。”

    崔小心摇头,说道:“未来几日,怕是要忙碌起来,身边人多且杂,牧羊还是不要出现的好。”

    “——”

    李牧羊再次叹息。

    婚期临近,崔小心这个新娘子自然是极其繁忙的。而且,无论是崔家还是宋家的来人肯定不少,她的身边自然是人来人往。自己无论以何种身份出现,都是极其引人瞩目的。

    等到她嫁入宋家,自己就更没有机会和立场去看望她了——看望宋停云的妻子,宋停云肯定是不会同意的,怕是崔小心自己也会爱惜名声不愿相见。

    这次分离,怕是再难相见了。

    看着崔小心瘦尖了的小脸,看着她强行忍耐的神情,李牧羊岂能不知道她的心事?

    百般不舍,却又无可奈何。

    有大仇未报,有大敌未杀,李牧羊小心翼翼,不敢稍有疏漏。

    一步踏错,怕是招来的便是漫天的杀机。

    “好。”李牧羊沉声说道。“那就祝——”

    “不许说。”崔小心突然间出声喊道。她满脸哀求的看向李牧羊,说道:“千万不要说出那句话。”

    “——”

    沉默良久,李牧羊柔声说道:“我走了。”

    正欲掀帘离开之时,突然间听到驾车的宁心海厉声喝道:“什么人?鬼鬼祟祟的躲着做什么?有本事现出真形让宁某会上一面。”

    一阵冷风吹拂,马车前面便出现了数条黑色的人影。

    嘎——

    宁心海一拉马缰,硬生生的止住了马车前冲的步伐。

    宁心海站在马车前面,盯着面前的那些黑影,沉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宋拂晓。”

    宁心海的心脏猛地一沉。

    宋拂晓,宋家的影子人物。

    他不在西风扬名,甚至很多西风人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么一号人物。

    但是,宁心海却是清楚的,宋拂晓是宋家的重要人物,也是宋孤独的影子。宋家爱惜名声,以千年书香世家的形象示人,所以,一些脏活累活便需要有人来帮忙打理。

    宋拂晓便是专门替宋家处理脏活累活的人物,也是宋家的心腹。

    以前宋拂晓一直跟随在宋孤独的身边,宋孤独闭门不出,不问世事之后,他便开始侍候宋家的宋玉。宋玉是宋家军方的领军人物,现在挟三十万铁骑镇守西风铁门关。宋拂晓常伴左右,对宋玉暗杀了不少敌方的重要人物。

    现在宋拂晓出现在天都,难道说,宋玉也暗自回来了?

    不过,再过几日便是宋停云和崔小心的大婚之日,也是宋家和崔家全面结盟的一个重要日子。就算宋玉从铁门关回来也不是什么稀奇之事。

    “没想到是宋将军。”宁心海对着黑影拱了拱手,沉声说道:“不知道宋将军深夜拦路有何贵干?”

    宋拂晓五官深邃,虎眼鹰鼻,给人一种凶悍残忍的印象。

    不过,他也确实如此。在宋家这只巨手的拨动之下,宋拂晓也不知道杀掉了多少忠臣猛将。死在他手里的修行强者不知凡几。

    宋拂晓的眼睛扫向那漆黑如墨的马车车厢,嘶声说道:“多日不见小心小姐,特意来打声招呼。不知小心小姐可愿意下车一见?”

    宁心海脸色大变,恶声说道:“宋拂晓,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我们小心小姐千金之体,岂是你说见就见的?再说,现在天黑夜深,小姐是一个未出阁的女子,怎么能和你一个陌生男子见面?”

    宋拂晓嘴角浮现一抹冷笑,就连眼神里面的笑意也是如此的冰冷,说道:“宁管事何必动怒?宋某也是一番好意。这些日子宋某一直在追查一个朝廷凶犯,刚才见他朝着崔小姐的座驾奔来,担心崔小姐被其所挟,所以才想着请小心小姐下车一见,免得小心小姐落入歹人之手。宁管事可不要错怪宋某的一番好意。”

    “有劳宋将军了。”崔小心的声音从马车里面传了出来。“小心很好,也没见过你所说的朝廷凶犯。天黑夜深,就不便相见了。还请宋将军让开道路,让小心早些回去休息。回去的晚了,怕是爷爷又要责罚了。”

    宋拂晓眼角微动,却没有立即让开。

    “小心小姐,可否下车一见?”宋拂晓笑着说道:“天黑夜深不假,但是,想必小心小姐身边有不少服侍的丫鬟。而且,宁管事也在旁边跟着,想来外人也说不了什么闲话。再说,小心小姐很快就要嫁作我们宋家,到时候大家就是一家人了。我和停云关系莫逆,为了小心小姐的安全考虑,想来停云会理解我今日的做法。”

    “宋将军,这就有些强人所难了。”崔小心的声音越发的冰冷。她看着坐在对面的李牧羊,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臂,对着他摇了摇头,提醒他不要轻举妄动。

    倘若李牧羊在此时就露了行踪,那么后面不管他有什么计划,怕是都难以成行了。能够逃脱还好,怕是大军围堵之行,就是想要逃离都不是一桩容易的事情。

    李牧羊自然明白她的心意,也知道自己现在确实不可意气用事。

    只是现在有人拦车要人,怕是小心也不好脱身。

    “莫非小心小姐有什么难言之隐?或者说,小心小姐和那姓李的朝廷要犯认识,有心想要包庇其人?”

    “放肆。”宁心海怒声喝道:“宋拂晓,你是什么东西?敢如此和小心小姐说话?”

    “宁管事,我不是什么东西。我和你一样,只不过是大户人家的下人走狗而已。大家都是干着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勾当,何必自轻轻人呢?”

    “我们小心小姐刚刚才从宋家老宅出来,就是宋老神仙对小姐也是礼遇有加,百般宠爱。难道你宋拂晓比宋老神仙还要更加威风霸道一些?”

    “宋某哪能和老神仙相提并论?宋某给老神仙提鞋也不配。不过,为了小心小姐的安全,为了履行宋某的追凶职责,还望小心小姐和宁管事让宋某上车看上一眼——倘若无事,那么大家便相安无事。宋某定会诚挚向小心小姐道歉。倘若有事,也好解了小心小姐的危急困境——宁管事觉得我说的可有道理?”

    “想要上车,先要问宁某的双掌答不答应。”宁心海衣衫激荡,真气充盈全身,一幅一言不合就大开杀戒的模样。

    “看来宁管事是非要和宋某动手了?”宋拂晓冷笑连连。他对着身边的一群下属看了一眼,那些下属立即会意。

    等到宋拂晓和宁心海动起手来,他们便猛攻马车车厢。

    崔小心出城只带了宁心海这样一个高手守护,倘若有人牵扯住了宁心海的精力,那么崔小心身边就再无防护之力。

    宁心海看到对方的眼神交流,心里也是急迫之极。

    他知道宋拂晓不易对付,取胜极难,要是两人动手之时,其它人去跑来攻击马车,那可如何是好?

    “哟哟哟,是谁要欺负我小心妹妹呢?”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传了过来。黑暗之中,一个身穿监察司飞鱼服的俊美少年走了出来,他一脸鄙夷的盯着宋拂晓,说道:“我们小心妹妹这还没嫁到宋家呢,就被你们宋家人这么欺负?还真当我们崔家无人了?”

    “可是相马表哥?”崔小心大喜,出声询问。

    “小心妹妹,是我。”燕相马对着马车吆喝着说道:“舅母看到你深夜未归,就让我跑来寻上一寻。嘿,这才走到半道呢,就看到有人拦车抢人——天子脚下,还有人敢对小心妹妹做出这等事情。这还真是不把我们崔家放在眼里啊?”

    “燕长史来得好巧。”宋拂晓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宋拂晓,我不管你如何的凶名在外,我燕相马可不怕你。你立即向我小心妹妹道歉,然后带着你的人赶紧给我滚得远远的,我可以当作什么事情没有发生过。倘若你再敢纠缠的话,那就休怪我燕相马翻脸无情了。”

    “哦,是吗?宋某倒是想看看,燕长史如何个翻脸无情。”宋拂晓还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无视燕相马的到来,一幅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模样。今日,这车厢他必须要搜查。

    “看来宋拂晓是当真不把我们崔燕两家放在眼里了。”燕相马嘴角浮现一抹嘲讽。“既然如此,那就让燕某好好的领教你的高招吧。”

    “燕长史何必苦苦相逼?”

    “不,是你宋拂晓欺人太甚。仗着有宋家撑腰,就完全不把我崔燕两家放在眼里——倘若今日让你搜了马车,以后我们崔燕两家还如何出去见人?怕是整个天都城都会笑话我们两家懦弱无能吧?”

    “既然如此——”宋拂晓伸手一张,一把犹如五指的夺命钩便出现在了他的手里。索命钩,由天上陨石打造而成,也是宋拂晓的成名武器。铁爪之下,钩人无数。“那就请燕长史出招吧。”

    燕相马冷冷盯着宋拂晓手里的铁钩,却对宁心海说道:“师父,我来对付宋拂晓,你送小心妹妹早些回去休息吧。女孩子熬夜晚了对皮肤不好。”

    宁心海看着燕相马的背影,说道:“好。你要小心。”

    “师父放心。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我就不信他当真敢把我给杀了?”燕相马笑呵呵的看着宋拂晓。“不说崔燕两家的身份,再怎么着我也是监察司长史,当众狙杀朝廷重臣——他不想要命了?”

    宁心海点了点头,手握着缰绳操纵拉车骏马,只要宋拂晓让开道路,他就立即赶着马车离开。

    呛!

    燕相马抽出腰间配剑,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眼神杀气腾腾的盯着宋拂晓。

    “燕长史好大的杀气——”宋拂晓笑呵呵的说道。

    他的话音未落,燕相马的身体已经一跃而至,身体居高临下扑来,一剑斩向宋拂晓的头顶。

    嘶啦啦——

    剑气激荡,天空之上犹如浮现一汪银虹。

    周围百丈都被这银虹给照亮,能够清晰的看到宋拂晓血红的眸子和他手里散发出黑色幽光的夺命钩。

    嚓!

    银光闪烁,然后便在天空之中消失不见。

    一切又归于平静。

    一切又归于黑暗。

    唯一不同的是,燕相马冲出去的身体踉跄后退。

    砰砰砰——

    双脚落地之后,连续后退了十几步才勉强站住了身体。

    “相马——”宁心海急忙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燕相马看了一眼胸口被那夺命钩抓扯开来的衣服,沉声说道:“师父带着小心妹妹先走。”

    不愧是宋孤独的影子,宋拂晓的身手确实有其独到之处。

    一只鬼爪神出鬼没,简直让人防不用防。

    燕相马刚才一剑劈斩过去的时候,明明瞄准的是宋拂晓的脑袋。但是那一剑却落空了。

    等到他发现情势不妙想要后撤的时候,那只黝黑的夺命钩突然间就出现在眼帘,然后一爪钩在了自己的胸口上面——

    倘若不是自己反应迅速又身法了得,怕是这一爪就要被他剖开胸膛,抓走心脏。

    宋拂晓的身体仍然站在原地,就像是从来都不曾离开过一般。

    “燕长史,知难而退,方是智者本色。凭你一人,怕是挡不下宋某吧?”

    “能不能挡下,也要先挡了再说——”燕相马自然不肯这个时候后退。“刚才那一剑没有斩好,你再吃我一剑试试。”

    燕相马说话之时,身体再一次腾空而起。

    蓝衫在夜空之上腾跃,瞬间便变幻了九个角度。

    而且,每一个角度都斩出一剑,一共斩出去了九剑。

    这是崔家《渡劫剑》里面的《风临九剑》,是崔家的一位天才剑者从《渡劫剑》中摘录出来进行改进后的剑招。因为不属于《渡劫剑》的核心奥义,所以可以传与外戚。

    燕相马非常喜欢《风临九剑》这个名字,在这一剑上面没少下功夫。

    九道剑光,九道银虹。

    纵横交错,将上空给遮得严严实实,把宋拂晓给得密不透风。

    然后,一剑横斩,直击宋拂晓的脖颈。

    霹雳啪啦——

    这是空间被剑气给斩裂的声响。

    因为劲气过于激烈,就连那空气都被点燃。

    九道剑气所在的方向,出现了熊熊燃烧的大火。

    火势交错在一起,形成了一道红色的火墙。

    倘若这一剑击实了,宋拂晓的身体要立即四分五裂被撕成碎片。

    宋拂晓的表情凝重,看着天空上面的九道剑气,沉声说道:“看来燕长史这两年没少下功夫,这一剑倒是有点儿嚼头。”

    这一次,宋拂晓不敢大意,他的身体主动朝着那头顶的红色火网冲撞而去。

    身体也同样的在空中腾挪转移,变幻九次空间,手里的夺命钩也同样的朝着那九道火焰所在的地方点了九次。

    然后,他的身体直冲而上,手里的夺命钩狠狠地抓向燕相马手里的长剑。

    砰——

    一道火苗熄灭。

    砰砰砰——

    连续的爆炸声音响起,其它的八道火苗也同样的熄灭。

    那是燕相马的剑气被夺命钩所破,难以在空中持续的原因。

    剑气消失,剑阵自然被破解。宋拂晓头顶的危险一下子就消除了。

    燕相马没想到宋拂晓如此厉害,举手投足间便破了自己的《风临九剑》。

    不过,风临九剑名义上是九剑,其实最核心杀伤力最大的是第十剑。

    也就是燕相马横斩的那一剑。

    前面九剑被破,燕相马心里愤怒之极。

    他知道,倘若自己今日不能将宋拂晓给拦截下来,怕是事情就不好善了。

    燕相马咬了咬牙,再次催动真气朝着手里的长剑灌注。

    这一次,他用了十二分的力气要将宋拂晓击败。

    而且,原本挥斩这一剑的时候,他的身体应当是停留在空中不动的。这样的话,就有了一个防守的姿态,一击失败,也可以及时变招。

    但是,为了更大力度的杀害敌人,他化被动为主动,竟然身体前扑,以一种有去无回的姿态去杀敌。

    这是同归于尽的招式。

    “该死——”宋拂晓眼神里面红光闪烁,手里的夺魂钩也同样的变成了血红色。

    红色的长钩红光大作,血气冲天。

    呼呼——

    而且,挥钩之时,鬼哭狼嚎,摄人心魄。

    “去死——”燕相马一声暴喝,手里的长剑化作一道银弧,疾如闪电般的向着宋拂晓的脑袋切割。

    银弧穿过了宋拂晓的身体,穿过了宋拂晓的脖颈。

    宋拂晓的身体被切成两半,脑袋和身体分开——

    可是,更加危险的感觉袭来。

    燕相马的身体仍然保持着前冲的姿态,他的手里还正在挥斩着那一剑。

    咔嚓——

    他的后背一亮,就像是被什么锐物给刺了个洞穿。

    低头看去,那只黝黑的铁爪从他的胸口透了出来,露出那五根尖细修长的指尖。

    指尖染血,滴答滴答落在地面。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