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逆鳞 > 第七百零九章、灭门惨案!

逆鳞 第七百零九章、灭门惨案!

    第七百零九章、灭门惨案!

    自从陆氏叛变失败之后,天都城便进入了血腥清洗时代。

    千年皇城风声鹤鸣,每日都有那些原本身居高位或者让人耳熟能详的名字被推到午门斩首。抄家灭族,子女家眷沦为贱籍。还有一些被发配到偏远蛮荒之地的更是凄惨,披枷戴锁,长长的队伍走过长安大街,怕是不少人要死在路上,此生再难回天都。

    原本这些事情应该和普通老百姓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天都百姓仍然觉得头顶乌云笼罩,每个人都有种精神绷紧的感觉,就连说话的声音和爽朗的笑声都刻意压低,就像不小心会把谁给惊扰到了似的。

    就像是即将沸腾的油锅,就像是即将暴雨的夏季。

    每个人都有种呼吸不畅喘不过气的感觉。

    这两日,天都城突然间再次热闹起来。

    事情的起因是宋家的宋拂晓打伤了燕家的燕相马,燕家不仅仅没有去找宋家理论,反而将燕相马给驱逐出家门。燕相马一怒之下离家出走,不知所踪。

    正当大家议论宋家权势滔天以及燕家的孱弱无能时,宋拂晓突然间跪倒在燕家门口,负荆请罪,请求燕家将燕相马给找回来。倘若燕相马一日不回,他便一日不起。

    燕家的家主燕东楼亲自出门相请,且说燕相马音讯全无,他们也在努力寻找——

    燕家和宋家你来我往,闹得不可开交,天都百姓也乐于看一眼热闹。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天都城死气沉沉,好久没有这么有趣的事情发生了。

    朱育人也是看热闹的人之一。

    朱育人是西风帝国的言官,有监察百官,闻风上谏的职责。言官是一个比较特殊的群体,他们的权力说大很大,说小很小,关键就看帝王胸怀是否能够包容天下,有着纳策听议的度量。

    有的言官铁骨铮铮,悍不畏死,就是对君主的过失都直言规劝并使其改正,就连帝王也畏惧害怕,避之不及。

    朱育人就是那铁骨铮铮的言官之一,至少他自己就是这么认为的。

    朱育人早就知道燕宋两家的那点儿「矛盾」,只不过他却并没有就此上本的打算。普通百姓不清楚西风的皇权更替,朱育人却是极其清楚的。

    这一回先皇逝世,陆氏倒塌,宋家和崔家是最大的利益方。其次便是以燕家为首的这些顶级家族了。

    燕家又以崔家马首是瞻,他们这些神仙打架,那就定然是利益分配不均。与已何干?

    朱育人虽然直,却并不傻。要是傻也没办法成为这身居中枢的台谏。

    清晨,朱育人正在家里喝着二米粥吃着小咸菜的时候,突然间家里的管家朱力来报,在他的耳朵轻声说道:“老爷,门口有个乞丐要见你。”

    朱育人听了脸色大变,冷冷的盯了朱力一眼,说道:“是不是那天都城所有的乞丐我都要见上一面?这样我还用不用吃饭?用不用当差?”

    朱力知道老爷生气,赶紧解释着说道:“可不是嘛,我就是对那乞丐这么说的——但是没想到那乞丐扑通一声就跪倒在咱们家门口,好说歹说就是不愿意起来。我都准备让护卫去把他抬起来丢得远远的时候,他却从怀里摸出这么一样东西——说是只要我把他呈现到老爷面前,老爷就一定会见他的。”

    说话的时候,朱力将手里握着的一块玉佩放到了饭桌上面。

    玉佩纯白,颜色剔透,里面隐有浮云流动,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玉佩被雕琢成麒麟形,雕工精美,麒麟美伦美焕,犹如活物。

    朱育人脸色瞬变,瞪大眼睛盯着饭桌上的玉佩,就像是发现了不可思议之物。

    朱育人的脸色阴睛不定,沉吟良久,出声问道:“那乞丐现在何处?”

    “府宅后门,我见到他衣衫破烂,瘦如干柴,却能够掏出这等信物,想着可能当真认识老爷也说不准。”朱力小心盯着朱育人的脸色,出声说道:“所以就将他带到了门房,让他稍作等候。老爷若是不愿意见,我让人给几个碎钱打发了便是。”

    “悄悄带他进我书房。”朱育人沉声说道。“吩咐门房里的人,谁也不许说出此事,不然把腿打断。”

    “是,老爷。门房里面值守的都是咱们的老家人,他们识得轻重。”朱力答应一声,立即退了出去。

    朱育人伸手抚摸着那块玉佩,喃喃自语着说道:“三解兄,你这又是何苦呢?事过多年,我就是有心想要替你申怨,怕是人轻言微,难以让老友如愿啊。”

    早餐已经没有了胃口,朱育人将那玉佩抓在手里,朝着书房走去。

    果然,朱育人刚刚走到书房,推开房门,就有一个中年男人扑通一声跪倒在面前,抱着他的小腿哭喊着说道:“伯父,我是文锦,我是你的侄儿文绵啊——”

    朱育人沉沉叹息,伸手将那乞丐给拉了起来,沉声说道:“我知道你是文锦。看到这麒麟玉佩,我就已经猜测到你的身份——这麒麟玉佩是你出生时,我亲手佩戴到你脖子上的,为的是恭贺三解兄喜得麒麟儿。只是你们一家不是葬身在那江洋大盗红孩儿之手,满门皆亡,无一逃生嘛,消息传至一都,我悲痛欲绝,还特意派遣得力人士去盐城寻你们,结果却一个人也没有寻着,只看到那密密麻麻排成一排的尸体——文锦是如何逃生的?又为何来到了天都?”

    “伯父,你要替我们一家老小申怨啊——父亲娘亲他们死得太惨了,他们都是被人给杀的。我们黎氏一族是被宋家人给杀的。”中年乞丐再一次跪伏在地,砰砰砰地对着朱育人磕起了响头。

    朱育人脸色冷峻,说道:“文锦,你起身说话。既然我让人把你带到这书房,就已经是担了干系——你把事情真相告知于我,然后我们从长计议。”

    “是。伯父。”中年乞丐从地上爬了起来,眼睛血红,声音悲痛的说道:“小妹黎婉自小就有丽人之姿,又擅长琴艺,名动京城。只因见到那宋家宋玉的时候露出惊骇畏惧之色,便被宋玉怀恨在心。在一次雅集聚会之时,他暗中跟踪小妹将其掳走,可怜小妹惨遭糟蹋,好不容易寻机逃脱,却被那追赶而至的宋玉当街——当街撕成碎片——”

    想起小妹惨状,黎文锦悲痛之极,说话声音都哽咽难言:“可怜我的小妹——就那么被他们给杀了。被那宋玉给杀了——我——家父前去宋家追责,却被宋家权势所迫,先是找人替那宋玉顶罪,然后又将父亲给调到盐城并命我们一族立即赴任——世人皆以为我父亲是被权势所收买,所以牺牲了小妹的性命,可是谁又知道家父日日以泪洗面痛苦不堪?”

    朱育人点了点头,说道:“这件事情我知道一些内情。只是事发之后,你们黎氏一族一夜之间全部消失,你父亲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到了盐城赴任,我就是有心想要替你们说话,可是也没有苦主在,难以成事——”

    还有一句话朱育人没有说出来,那时候世人皆以为黎瑞刚,也就是黎三解被宋氏收买,用盐城城主之位来换取女儿性命。朱育人虽然不信挚友是这种人物,但是,当他前去和朱育人对质之时,却发现黎三解一家已经消失不见,过几日便传来已经在盐城就任的消息。朱育人冷笑三声,再也不提此事。

    “父亲哪能不走?宋家派人捉了五弟去了盐城,限父亲三日之内赶至盐城,说是晚到一日,便砍掉小弟的一只手臂,倘若迟到三日,就把五弟给杀了——父亲不敢耽搁,行馕都来不及收拾,便带着家人赶往盐城——我们知道自己力量薄弱,难以和宋氏这样的大族相抗衡,没想到的是,那宋玉被送往军中之后竟然大有出息,很快就累功成为骠骑将军——家父一直在关注那宋玉的动向,每当他晋级一次,父亲的脸色便黯淡一些。一次铁门关大捷,宋玉竟然连升三级,父亲面如死灰,将我们一家老小召集在一起,让我们收拾行李,他要连夜将我们兄弟几人送走——”

    “当时我们还不明其意,明明是宋家杀了我的妹妹,明明是宋家亏欠我们,为何还要如此惧怕这些恶徒——再说,我们一直安居盐城,从来不曾表现出对宋氏有什么不满,我们为什么要逃?宋氏为什么要杀我们?父亲说,宋玉的职权越大,军衔越高,当年他所做的事情就越是成为他的眼中之钉肉中之刺,他必须要把这根钉子给拔掉不可,不然的话,随时都有可能被政敌抛出去攻击——父亲说,最好的办法就是将我们给杀了。只有死人才能够让这件事情尘埃落定,死无对证。我们还没来得有逃跑,那江洋大盗便带人杀过来了,冲进了城主府,将我们黎氏一族灭门——”

    黎文绵用漆黑的衣袖抹了一把眼泪,出声说道:“当时有朋友邀请出去饮酒,我恰好肚子不舒服去了茅房——等我回来的时候,我的那些朋友也全部死绝。我想起父亲的话,知道他们是冲着我来,我没有回家,而是直接跑到了荒野躲了几日,直到官府发出通告,我才敢混到人群中去看了一眼我黎氏一族的尸体——”

    黎文锦匍匐在地,泣不成声,说道:“伯父,我——我求求你,替我黎氏一族做主,不然我爹娘他们死得冤枉啊——”

    听了黎文锦的讲述,朱育人怒不可竭,却又犹豫不定。

    他自然相信黎文锦的控诉,这也着实是宋家人的行事手段。他们以读书人自居,所以那些肮脏事都是由其它人来处理。黎文锦才不会相信黎氏会得罪江洋大盗红孩儿,更不会相信一个江洋大盗因为一点儿利益之争带人杀进城主府将一府之主以及他的家眷屠杀殆尽。

    也只有宋氏有理由这么做,为的就是为宋玉掩盖罪名,为了他最终掌控铁门关做铺垫。

    可是,自己当真要趟这池浑水吗?

    他们面对的是谁,是宋家。

    是权倾朝野的宋家,是将楚王高高的拱在前面的幕后君王。

    只要自己暴露出替黎氏翻案的意图,甚至只要被宋家打探到自己与黎氏一族接触过的消息,怕是自己也将要遭遇不测。

    自己死不足惜,自己的一家老小怕是也难以幸免。

    黎氏一族的遭遇不就很好的说明了问题吗?宋氏的行事风格从来都是斩草除根。先皇只不过在后宫对宋氏的专权骂了几句重话,结果先皇就被陆氏给杀了——

    看到朱育人沉默不言,黎文锦只觉得一颗心直往下沉。

    “难道那些人欺负了自己,他们说只要自己当着朱伯父的面讲述了事情的真相,他就一定会替自己出头做主——”

    “伯父——”朱育人出声唤道。“侄子知道此举定会让伯父为难,可是,侄子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啊——小侄的身体越加的糟糕,怕是也活不了几年了。倘若小侄也因病去逝,那我黎氏一族便断子绝孙,我们黎氏的大仇就再也没办法报了,甚至都无人知晓——”

    朱育人手掌轻轻摩擦着手心里的麒麟玉配,出声说道:“我和你父亲三解兄是乡亲,又是知己,我幼时家贫,连肚子都吃不饱,更无钱读书,是你们黎家支援救助,我朱育人方能够读书断字,方能够有今日今时的这场富贵。我欠你们黎家太多太多。”

    “家父只向我们说过与伯父的深情厚谊,不曾提过救助之事。”黎文锦出声附和。

    “嗯,这就是我认识的三解兄啊。锦上添花者众,雪中送炭者寡。当年你父亲便是雪中送炭者,倘若没有他的那一筐炭,怕是我早就被那场大雪给冻死了。”

    “伯父——”

    朱育人摆了摆手,说道:“这件事情我已经心里有数。你就先在我府邸住下吧。府里也有清客懂得一些岐黄之道,他们会帮忙看看你的身体状况,不难治疗的话,应当是没有大碍的——”

    “谢谢伯父。”黎文锦感激涕零。

    “谢什么?原本就是一家人。”朱育人摆了摆手。“文锦在逃生多年,为何不早些时日前来天都寻我呢?偏偏是这个时候回来了?”

    黎文锦心中一跳,面无表情的说道:“不瞒伯父,以前是否来寻伯父帮忙,文锦尚且心中犹豫——”

    “你怕我不帮你?”

    “我不怀疑伯父的助人之心,我只是担心那宋氏权势逼人,会让伯父陷入困境。”

    “现在宋氏权势更胜往昔,你倒是不怕了?”

    “我只是——只是想着没几日性命了,总是要冒险来试上一试——万一——万一伯父这边有什么办法呢?”

    朱育人眼神如刀,在黎文锦的脸上搜来刮去。黎文锦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却不敢躲避,努力的去正视朱育人的眼神。

    良久,朱育人轻轻叹息,唤道:“朱力,带文锦去休息吧。”

    “是,老爷。”朱力答应一声,带着黎文锦走出书房。

    朱育人站在书房之内,看着墙上悬挂的那一幅牌匾上的四个大字:旷朗无尘。

    这是先皇随手写来赐予他的,甚至连落款和印鉴都没有。可是,朱育人却心存感激,也一直以这四个字作为自己的做人准则和为官之道。

    “无尘啊无尘,世人谁又能够做到心无尘埃呢?”朱育人喃喃自语:“朱某荣幸啊,也不知道被哪一位看上成为那把捅向宋氏的利刃——为国为民,更为了挚友,这把刀自己是非做不可了。”——

    绸缎铺里,李牧羊已经做得越来越顺手了。倘若其它伙计忙不过来的时候,他一个人都能够负责接待新客的工作。

    高大富和陈狗蛋都对李牧羊的出手大方很有好感,又对他背后的「老板娘」表姐有些畏惧,所以不会主动得罪。莫理因为李牧羊做了崔小心和楚宁公主那一笔的大单,也对他稍为亲热了一些。觉得这小子虽然长得不好看,但是丑人有丑福,还是能够替店铺赚钱的。

    他不知道那位本家莫老板的真实身份,也只当他是天都城的一个富家翁。

    李牧羊正提着拂尘清理店铺上的灰尘时,红袖扮作的老板娘突然间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指着李牧羊就破口大骂:“黄二狗,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来了就好好干活,用眼睛去观察,用心去学习——你看看你,让你打扫一下店铺,你用拂尘抽来甩去的,那些灰都落在了哪里?落在了绸缎上面,落到了绸缎上面,绸缎的颜色就会发黑发暗,到时候客人来了还以为是往年的旧货,这怎么卖得出去?”

    老板娘发飚,店里的伙计噤若寒蝉,就连莫理抬头看了李牧羊一眼,也面露不满之色。

    “看你那死样,不要在店铺里影响别人做生意,给我出来,今天我要好好教训你——”红袖怒喝一声,一马当先的走在前面。

    “老板娘,你不要生气。黄二狗他刚刚过来,不懂规矩,我替他把事情做完,绝对不会让客人看出来咱们店的绸缎铺上面落过灰尘——”高大富看到李牧羊将要受到惩罚,咬了咬牙,挺身而出,挡在了红袖身前替李牧羊说情。

    “是啊,黄二狗刚来就做了一笔大生意,已经是咱们店的功臣了——他比我和大富刚来的时候要强多了,老板娘就多给二狗一个机会吧。他一定会越做越好的——二狗,你快给老板娘道个歉,以后你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是不是?”

    “你们俩个皮痒了?”红袖冷笑连连:“老娘教训人的时候,有你们俩个龟孙子说话的份?都去给我干活。”

    红袖恶狠狠地瞪了李牧羊一眼,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竟然如此的懂得收买人心了,店铺里面的这两个憨货看起来早已经和他同穿一条裤子了。

    “黄二狗,你跟我来。我今天要和你好好说道说道。”

    李牧羊在几人担忧的眼神注视下走出店铺,跟着红袖来到了家属居住的后院。

    进入房间,关了房门,红袖低声说道:“公子,人我们已经送进去了。”

    “嗯。”李牧羊点了点头。“做得不错。”

    “那朱育人虽然以刚直著名,是天都城有名的谏官。但是此人智慧过人,数十年立于官场不倒——他会中我们的计吗?”

    “计?什么计?”李牧羊出声反问。

    “公子不是想要让那朱育人站出来替黎氏一族翻案吗?”

    “对啊。”李牧羊点了点头,说道:“但是,何计之有?我们只是因事导势,将朱育人知己好友的儿子送到他的面前,让他知道当年发生的事情真相——他要不要替黎氏一族翻案,那是他自己的选择。与我们可就没有什么关系了。”

    “我怕那黎锦文会被他看穿,知道他是受人指使——那个时候,怕是心里有一些情份,也不由得冷了几分吧?”

    “怀疑是必然的。不过,我不是让你教了那黎锦文一套说词嘛——那套说词是真的,他身体的病也是真的。朱育人就算有所怀疑,但是真真假假,他又怎么能够辨别的清楚呢?”

    顿了顿,李牧羊接着说道:“而且,朱育人是否愿意站出来为黎氏一族翻案,重点不在黎锦文有没有欺骗过他,而在他对黎氏一族的感情或者感恩之情还剩余多少——”

    “公子,就算那朱育人愿意站出来替黎氏一族翻案,他就能够翻得过来吗?”

    “所以,我们需要另外一个关键人物出马了。”李牧羊嘴角浮现一抹冰冷的笑意。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