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逆鳞 > 第七百一十四章、步步杀机!

逆鳞 第七百一十四章、步步杀机!

    陆氏叛逆案还在进行,陆氏余党还在铲除当中。倘若将朱育人推至陆氏一党之中,那便可以顺理成章的将其杀掉。他们以此为借口,在天都城进行血腥屠杀,死掉的无辜政敌还少吗?

    在宋玉看来,朱育人便是那战场上的先锋官。将其斩杀之后,看谁还敢跳出来再言黎氏灭门一案。

    因为和阴谋叛国罪联系在一起,就是那些整天吃饱了饭无所世事的书呆子也没办法再替他们说话。

    他们不是想要坏自己的名声然后将自己拿下吗?自己索性往他头上扣一个通敌叛国的帽子,到时候诛其九族,比黎氏处境还要凄惨可怜。

    证据?

    他们宋家说的话就是证据。他们想要有证据就会有证据。

    “我这就去操办。”宋玉急声说道:“一日不除那朱育人,我一日难以心安。等到朝廷下旨意灭朱育人九族时,我看那些说碎话的看热闹的还有背后捅刀子的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坐下。”宋孤独出声说道:“黎氏一案,虽然棘手,却也动摇不了宋氏千年根基。倘若一个御史言官随意跳出来嚼几句舌根就能够将我宋氏推倒,那我们也难以生存到现在——不过,你要提防的是,千万不能让那红孩儿再落在他们手里。不然两相一对照,怕是到时候你有口难辨,坐实了证名,就是想要再将那朱育人诬为陆氏叛党也不好使了。朝堂民间非议者众,便不再符合我们宋氏的礼仪。”

    宋孤独意味深长的看了宋玉一眼,宋玉心中猛地一惊。

    他明白了父亲的意思,倘若众口烁金,他身上的罪名难以开脱难以洗涮的时候,为了维护宋氏一族的荣耀,为了保持住宋氏在天下学子中清正严明的「帝国文库」形象,怕是老神仙会把自己也给牺牲掉。

    没有什么事情比宋氏的声誉更加重要的东西了,包括他的性命。因为这是庇护宋氏一族的不灭金身,就是任何一任君主或者势力都不可轻易撼动的壁障。

    哪一任君主愿意自毁长城将帝国文库给灭了?那得被天下读书人写多少年骂多少篇啊?

    不是每个君王都想留名青史,但是绝对没有任何一任君主想要遗臭万年——包括那位喊出「宁可我负天下人不许天下人负我」的霸道帝王也是如此。

    “我明白了。”宋玉恭敬的点头,眼里红光闪烁,说道:“我已经梦蝶传音,让红孩儿这一段时间务必要小心谨慎,不可轻易露了行踪。他长年纵横西海,又有恶蛟岛这一道天然屏障,常人根本就寻不着他,就算是寻着了也奈何不了。只要他不主动出来行凶作恶,安全方面应当不会有什么问题。”

    顿了顿,宋玉狠声说道:“等到此事作罢,我亲去一趟西海,有些问题还是应当要斩草除根才好。”

    宋玉心中已经动了杀心,想要将当年帮自己灭门的红孩儿也给杀了。

    只有死人才不会被人所利用,才不会给自己带来威胁。

    “小心行事。切莫打蛇不成,反被蛇咬。”

    “我省得。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让他再无反制之力。这一次,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父子俩便在红孩儿的事情上面定下了基调,他们也发现红孩儿此人留不得,倘若他以后以此事作挟,比朱育人今日跳出来捅这一刀还要凶狠百倍。宋玉现在位高权重,而且又是手握数十万铁骑的一方重将,身上怎能背负这样的肮脏事呢?

    红孩儿,留不得。

    宋孤独推开椅子站了起来,朝着院子走了过去。

    宋孤独喜欢一个人呆在小院里,喜欢一个人安静的看着那株老梅树。别人看起来平淡无奇,也只有大雪覆盖寒梅盛开时让人惊艳,其它时候并没有什么不同。可是,宋孤独却是看得津津有味,白天看,晚上看,日日看,年年看。

    宋玉明白老神仙的这个习惯,便也起身跟在他的身后到了院子赏梅。

    “此番让你入京,原本是想让你代表西风去孔雀王朝参加九国照会——”宋孤独沉声说道:“其它人去我不放心。你即有眼界,又有手段,而且铁门关又和孔雀王朝南门接壤,倘若有什么事端,数十万铁骑可以随时接应。进可攻,退可守。实在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

    宋孤独轻轻叹息,说道:“却没想到,我们还没来得及出手,就有人抢先一步把你给推至这风口浪尖。这个时候,再为你争取这个位置怕是不太容易了——”

    宋玉一脸愤恨不平的模样,说道:“我悄然入京,其它人根本就不知晓。为何感觉有种处处遭人算计的感觉?就像是有人挖好了一口大井,就等着我一头栽进去——”

    “我也感觉有人在掐着我的脉搏行事。”宋孤独眼神深邃,仿佛是陷入了某种事物的深思之中。“那人比我所知道的还要更了解我。”

    “是不是那头小龙?”宋玉出声问道。

    宋孤独没有肯定的回应,说道:“是,也不是——那头小龙没有这样的手段和心计。”

    “那是谁?还有谁想要让我们宋氏倒塌?想要削弱我们宋氏的力量?”宋玉问出这个问题后,眼里闪现一抹杀机。

    “不要乱猜。不会是崔氏所为——至少现阶段,崔氏和我们宋氏还是利益相关,同进同退。他们没理由在时局未稳的情况下就急着向我们动手。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这样的蠢事不符合崔家那位的风格。”

    “那便是燕氏——”

    宋孤独笑,说道:“看起来燕氏嫌疑最大,却最不可能的也是他们——现在燕氏被人抬到火上烘烤,怕是他们心里也烦恼的紧吧?此时此刻,燕氏最希望的便是置身事外了。”

    宋玉点了点头,说道:“既然我没机会代表西风去孔雀王朝参加九国照会,父亲心里还有其它的人选?”

    “这种事情就让清林去烦心吧。”宋孤独挥了挥手,就像是赶走了一只烦人的苍蝇似的微不足道。“晨曦病情日益严重,我也实在没有心思去理会这些繁琐之事。酷寒来临,只盼能够熬过这一关才好。”

    宋玉知道老神仙视宋晨曦为心肝宝贝,说来也怪,宋氏一族那么多年轻晚辈,优秀者也不知道多少,老爷子对其它人都是一视同仁,偏生对宋晨曦要比它人多上几分心思。

    难道是因为她自小身体孱弱的缘故?

    宋玉赶紧出声安慰着说道:“晨曦打小就聪明伶俐,什么事情都是看了一眼就学会了——这么好的孩子,上苍一定会好好呵护的。父亲切莫为此焦心。还请保重好身体。别到时候晨曦的身体无事,父亲倒是因为太过劳累落下病根——”

    “我能有什么事?”宋孤独打断了儿子言不由衷的关心,说道:“晨曦无事,我便心安了。”

    宋玉尴尬笑笑,说道:“父亲为何如此关心那九国照会?难道那孔雀王当真敢凭借着一个万灵玉玺就想成为神州共主?”

    宋孤独沉吟良久,说道:“赢氏行事,向来无迹可寻。万年以来,他们做过许多疯狂之事。岁月流逝,朝代更替,他们赢氏仍然屹立神州不倒——倘若说孔雀王没有席卷神州的信心和勇气,我是不相信的。但是,他是否借助得到万灵玉玺的契机来将野心释放出来,便还需要等到九国照会时的所言所行才能够决断。这也是我之前希望由你代表西风去参加九国照会的原因。”

    “等到黎氏事了,那朱育人被满门抄斩之后,再让顾清林在朝堂为我呼吁一番,洗涮我身上的耻辱,到时候由我去担任此职,不也就顺理成章了吗?”

    宋孤独并不回应宋玉的要求,沉声说道:“那李牧羊倒也聪明,自己抢了那万灵玉玺,却又转身将其送至孔雀王的手里——万灵玉玺在人族手里,才能够发挥真正的作用。在他手里,也不过就是一件威力还算强大的法器而已。”

    “倘若让我遇到那头小龙,定要将他碎尸万段。”宋玉咬牙说道。

    宋孤独看了宋玉一眼,说道:“岂是那么容易?”

    宋玉这才想到,父亲当年一路追杀,甚至往那头小龙体内打入了八根幽冥钉,结果仍然被他逃脱了——父亲都做不到的事情,自己就一定能够做到吗?

    “我会谨慎行事。”宋玉沉声说道:“这头小龙也实在太可恨了,每一次事件都和他有关系。我怀疑朱育人跳出来害我,也是他幕后主使——那燕相马也是可恨,若不是他拼命拦截,说不得宋拂晓就将那头小龙的尾巴给揪住了。”

    宋孤独看了宋玉一眼,问道:“当日为何拦截崔家小姐马车?”

    “暗线传信,说是崔家小姐有可能和那头小龙秘密接洽,当时我也不能确定事情真伪,所以我才让宋拂晓亲自走了一趟——”

    “那人可信?”

    “可信,跟随我身边多年,屡建大功。”

    宋孤独便不再说话,说道:“你去吧,处理好自身之事,其它事情暂时不需要你出手。”

    “是。”宋玉答应一声,转身朝着小院外面走去。

    宋孤独独身一人站在院子之中,看着那株老梅树走神。

    看着看着,突然间眯着眼睛笑了起来,就像是发生了一件很好笑的事情。

    “如知己饮酒,如旧友博弈——这种感觉还真是亲切啊。”——

    朱育人又遇到了一桩烦心事。

    好端端的,他正吃着自己的二米粥配着小咸菜想着近日朝堂上的动向,没想到只听见院子里「扑通」一声重响。

    正在旁边侍候的管家朱力看到老爷脸色不善,大喝一声,就跑出去想要将犯事的人给狠狠地责罚一顿。

    他跑出去一阵子,很快的又脸色古怪的跑了回来。

    “老爷,家里来了人——”

    “来了什么人?”朱育人没好气的说道,这个朱力办事越来越不利索了,要不是因为他是老家人,早就把他给换掉了。

    “一个红脸汉子。”

    “红脸汉子?什么人?从哪儿来的?”

    “他说他叫红孩儿——”朱力指了指天空,说道:“从天上掉下来的。”

    “——”朱育人狠狠地瞪了朱力一眼,这一次,他当真就想要把这个蠢货给换掉了。天上怎么可能掉下来一个人呢?

    朱育人看着面前的红脸汉子,眉头紧皱,胡子都扯断了好几根,沉声问道:“你不是那——红孩儿?”

    “是的,我是红孩儿。”红脸汉子眼神呆滞,出声答道。

    “你当真就是那纵横西海杀人无数——黎氏灭门案也是你所为?”

    “是的。黎氏灭门案是我亲自率领手下兄弟下手,买通了门卫官才神不知鬼不觉,让黎氏之人没有任何警觉,全族被灭——”红孩儿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朱育人的脸色更加难堪了,抬头看了看天空,天空辽阔,就连一只野鸟都见不着,云彩都没有几片,哪里有人影存在?

    “你是怎么到我院子里面来的?”朱育人问道。

    “从天上掉下来的。”红孩儿说道,若不是亲眼所见,谁也想象不到纵横西海的巨盗行事竟然如此乖巧听话。

    “我知道你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我是说,谁把你扔下来的?”

    红孩儿眼神里闪过一抹惧色,然后沉默不答。

    朱育人再一次犯难了。

    挪动步伐,在院子里走来走去的。

    很明显,幕后那些人就没打算让自己消停。刚刚才把黎文锦送过来,让自己吹响了向宋氏冲锋的号角,现在又送来了这么一份「大礼」——

    可是,那些人既然手眼通天,为何不亲自站出来和宋氏决战呢?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言官,宋氏若不是爱惜声名,一只手指头就能够把自己给按死——他们这是让自己拿命来拼啊?

    “老爷,现在怎么办?”朱力站在朱育人的身后,小声问道:“要不,我让人偷偷把他送出去?就当咱们不知道此事,没见过此人——”

    朱育人摇了摇头,说道:“那些人既然能够擒得巨凶,又大大咧咧的把他送到府宅,怕是这件事情我们是推卸不掉了——为了老友,就算是龙潭虎穴我也闯了。只要能够为黎氏一族翻案,我朱育人死不足惜。”

    朱育人突然间就做下了决断,然后对朱力说道:“吩咐府里的家丁,将此人给绑了,我亲自将他送到燕家去——”

    “老爷不可冒险——”

    “这个险也只有我才冒才行。”朱育人态度坚决的说道。

    等候在朱育人府宅门口的众多读书人突然间发现,一直紧闭的朱府大门突然间打开,一身五品言官袍服的朱育人从正门走了出来,身后是众多朱府家丁护卫。这些家丁护卫用绳子铁锁将一个红脸汉子给五花大绑,拖着他跟在朱育人的大马身后朝着长安大街走去。

    “朱大人,这是要去哪里?”

    “朱御史,可是要上朝面圣吗?”

    “这红脸汉子是何人?为何大人要将他捆绑至此——”——

    朱育人骑坐在大马之上,看到众多读书人围拢过来,对着他们作了一个团揖,朗声说道:“感谢诸位文友对朱某的厚爱,朱某只是不忍见到君上被奸人蒙蔽,老友被歹人所害,做了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实在当不得大家如此抬爱——”

    “朱御史太客气了——”

    “大人确实当得铁血御史之名——”

    “大人切莫自谦,若是天下官员皆如大人,何愁这朝堂之上有那些螭魅魍魉在兴风作浪?”——

    朱育人再次作揖,高声说道:“朱某还有要事要办,就不和诸位闲聊了。就此告辞。”

    说完,骑车欲走。

    一名清秀文人站在前面拦截住朱育人的大马,出声问道:“朱大人,那被羁押之人是何人?大人是否有什么难处?我们皆知道大人的处境,倘若大人有什么需要的,我等义不容辞——”

    “对,我等义不容辞——”

    “大人有事,尽管吩咐——”

    “此人红脸赤身,莫非是那巨盗红孩儿?”——

    朱育人脸色阴睛不定,一幅犹豫不决的模样。

    人生是场戏,全都靠演技。朱育人在朝堂之上打磨多年,演技更是炉火纯青。

    “不错,此人便是那屠杀黎氏满门的红孩儿——”

    此人一出,全场哗然。

    那些书生受到红孩儿的凶名所激,情不自禁的后退两步。

    等到他们反应过来,想到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一个个的羞愧欲死。

    “大人,此人就是那红孩儿?”

    “没想到恶盗落网,可真是大快人心——”

    “红孩儿啊红孩儿,没想到自己也有今天——落入朱大人之手,就别想活着回西海——”——

    那名清秀书生脸色紫红,咬牙走到红孩儿面前,盯着他的眼睛问道:“你便是红孩儿?”

    红孩儿咧了咧嘴,狠声说道:“爷爷便是,怎么的?”

    “便是你杀了——黎氏满门?”

    “我何止杀了黎氏满门?西海之上,我抢劫商船无数,杀的人更是不计其数——黎氏算得了什么?”

    清秀书生的脸色更加难堪,沉声问道:“你——你是受何人指使?”

    “怎么?小娃娃也想讨爷爷的口风?我想杀便杀,用得着告诉你吗?”——

    看到红孩儿已然被缚,态度仍然如此嚣张,这些学子们全部愤怒了。

    “朱大人,定然要诛杀此人——”

    “恶盗必须要凌迟,以此来血祭那些被其屠杀的无辜生灵——”

    “传言果然是真的,定是那宋玉——”——

    朱府门口,长安大街。

    红袖扮作的丑陋老板娘摇晃着腰肢走在前面,李牧羊扮演的绸缎店小厮怀里抱着几匹布紧紧跟随。

    红袖嘴里骂骂咧咧,还时不时的用手指头去点李牧羊的脑袋,一幅恨铁不成钢的气愤模样。

    但是,嘴里说出来的却是这样的话:“公子好生厉害,怎会知道这朱育人一定会带着红孩儿游街?”

    “这是人之常情。”李牧羊一边躲避红袖的手指头,一边低头哈腰的回答着她的问题:“既然我们把人送到他的府邸之上,朱育人便清楚此事他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可是,如何接法,却要好生思量。满朝文武,他能相信的没有一人——倘若走漏了风声,让宋氏知道红孩儿在他手上,宋氏就是再爱惜羽毛,也要将他朱氏全部给杀了,至少要让他们没办法再发出声音。”

    “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宋氏发现情况之前把事情闹大——如何闹大?门口的那些读书人不就派上了用场吗?只要他带着红孩儿在这长安街上走上一圈,红孩儿落网的消息便能够在最快的时间内传遍天都,就是宋氏也得投鼠忌器,不敢当街行凶——”

    “所以公子特意让我安排李安在朱府门口等着,为的就是主动问出那红孩儿的身份——”

    “不错。”李牧羊点了点头,说道:“不过李安的表现实在是太差强人意了一些。太快的暴露出来自己的意图,而且有些急攻进利,怕是现在朱育人已经开始怀疑李安的身份,朱府附近的那些暗线也一定发现了他的异常——一会儿通知他赶紧撤退。”

    “没办法。公子说不要用我们的内线人员,只能用外线——外线对我们的情况一无所知,而且又没经过什么培训,就算那些人把他抓了也是一问三不知——”

    “嗯,我明白,这不怪你。”李牧羊出声安慰着说道。他看着被越来越多的人群包围的朱育人,说道:“你说,宋氏现在是不是已经知道红孩儿被捉的消息?他们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红袖媚眼一横,那张丑脸也有了几分风情,娇嗔说道:“我哪里知道?还不是公子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红袖不过就是一个打下手的。”

    李牧羊一脸苦笑,不就是批评了几句她安排的书生没有演技吗?用得着这般记仇?

    “还真是期待看到宋家那个老家伙的表情啊。”李牧羊轻声叹息着说道。

    (ps:希望参加高考的小朋友都考出好成绩。)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