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逆鳞 > 第七百一十五章、宋玉之死!

逆鳞 第七百一十五章、宋玉之死!

    “朱大人这是要将凶人送到哪里去?”那名叫做李安的清秀少年出声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朱育人看着李安,出声问道。

    “学生李安。”李安的心里紧张,心想这个朱大人的眼神好生犀利,是不是自己问的问题太多表现的太过热心被他惦记上了?

    “李安?”朱育人嘴里咀嚼着这个名字。你在何处求学?”

    “在湖畔学府。师生孟德玉老先生。”李安情不自禁的挺了挺脊梁,回答着说道。这是他潜意识里做出来的决定,好像这样就更加的能够证明自己的清白之身似的。可是,他这样的动作落在朱育人这样的老官吏眼里更显得做贼心虚。

    “代我向孟先生问好。”朱育人出声说道。他知道湖畔学府,也知道孟德玉,但是,却并不知道这个李安是何人。

    不过,倘若他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回头让人去查询打探一番便是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为了旧友,为了恩人,他朱育人愿意成为别人手里的刀剑。可是,他总得搞清楚到底是何人在背后推动着这一切。

    “是。学生一定将朱大人的问候带到。”李安恭敬说道。

    “我将要将此凶人送到燕府,交由燕伯来将军一同关押看管。”朱育人笑呵呵的说道:“我是一名文官,除了嘴皮子还算利索,提腕能够写出几个大字之外,可没有能力看护好红孩儿这样的巨寇。还是交由燕将军来处理吧,我想他一定能够将此人看守严实,不让任何人有机会前来杀人灭口。”

    “朱大人所言极是。”李安出声称赞。“朱大人虽然是文官出身,却有一颗忠肝义胆,是我辈读书人之楷模。今日我等便随着朱大人一起将此凶犯送至燕府。倘若路人有人拦截,想要赶来杀人灭口,我李安便以血肉之躯挡在朱大人身前。”

    “对,我们随朱大人同去——”

    “谁敢伤害朱大人,从我王历的尸体上踏过去——”——

    李安的表现,让朱育人心中更加坚定他便是那幕后之人派来的托儿。

    不过,事情正在朝着他想要的方向发展。他也是乐意接受的。

    朱育人沉吟片刻,大手一挥,说道:“都是帝国铁血男儿,那便同去。”

    “同去同去。”无数人出声喊叫着。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簇拥着朱育人和被五花大绑的西海巨匪红孩儿朝着燕府走去——

    “什么?”燕伯来手里的毛笔重重一顿,纸面之上便留下了一颗丑陋的墨疤。“红孩儿被转了?”

    “是的。红孩儿被转了,朱育人正带着他送到我们燕府——”桌子前的年轻书记官出声说道。他是燕伯来从江南带回来的心腹下属,为他在天都城布下重重密探。朱府门前发生的事情自然瞒不过他们这些探子,所以他第一时间赶了回来,只是想让自家主人心里有一个准备。

    “朱育人只是一个文官,他怎么可能抓得住那红孩儿?红孩儿纵横西海,又有恶蛟岛天险相护,当年我们燕家也不是没有派人去寻,结果全部都吃了大亏回来——朱育人凭什么能够抓得住他?”燕伯来一幅难以置信的模样。

    “大人,据说那红孩儿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年轻的书记官小声说道。担心燕伯来不相信,他自己也是不相信的。“是朱大人亲口说的。当着无数学子的面说的。”

    “你说他正准备把人送到我这里来?”

    “是的。来的确实是我们燕府方向,而且同行的还有众多西风学子和无数跟着看热闹的天都百姓——”

    燕伯来的脸色阴沉之极,说道:“朱育人简直就是条毒蛇,平时隐藏极深,与人为善。一旦拼起命来,真是什么事情都能够做得出来。他担心宋氏杀人灭口,又担心我们燕府拒收,所以故意大造声势——这样一来,宋氏投鼠忌器,我们燕家也只能顺应民意将那红孩儿好生看重。真是卑鄙无耻之极。”

    “大人,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怎么办?”燕伯来的眼神眯起如一根细针。“既然他把人送来了,那我们就顺了他们的意把人给收了便是,反正关一个是关,关两个同样是关——他连那么好的借口都为我们找好了,这样宋氏就是想要找我们的麻烦也寻不到借口。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宋氏不也毫无作为吗?有本事当街将人给杀了——就像当年他们伏击那条小龙一样——”

    “他们会做这等蠢事?”书记官表情诧异。

    沉默良久,燕伯来缓缓说道:“我倒是希望他们做出这等蠢事。”

    话音未落,燕府大宅门口已经传来喧嚣之声。

    燕伯来知道,朱育人已经将西海巨匪红孩儿送至门口了。

    狠狠地瞪了书记官一眼,书记官只觉得心神微振,因为他清楚,主人对他的反应速度非常不满,人都要到府宅门口了才把消息传出来实在是失职的表现。

    可是,长安大街就那么长,这些官员都居住在同一条街道之上,原本就不需要耗费多长时间啊,他的人也得把事情的前因后果打探清楚才能汇报自己,自己又得将事情的进度掌控在心——

    书记官躬下身体,表示深深的歉意。

    燕伯来冷哼一声,丢下手里的毛笔朝着大门外面走去。

    既然人家把「货物」给送来了,他总得出面表示一番「感谢」——

    “什么?”宋玉惊声叫道,就连手里的汤碗都掉落在地上。他在宋家老宅没心情吃东西,后来老爷子的计策让他心中有底,回来之后就觉得肚子饿了,想着吃饱之后就去干活。结果汤还没喝上两口,竟然就听到这样的噩耗。

    是的,红孩儿的落网对自己来说就是噩耗。

    “将军,那红孩儿,当真落网了——”宋拂晓脸色同样的难堪之极。他知道,红孩儿的落网对将军而言代表着什么。“原本我也不信,想着那红孩儿远在西海,手下又不乏骄兵悍将,怎么可能会被人捉住呢?再说,朱育人一个文弱书生,他凭什么可以抓住红孩儿?没想到的是我去长安街上走了一趟,他们捆绑游街的人确实是那红孩儿——我和将军与那红孩儿见过面,对他印象非常深刻。”

    “该死。”宋玉恶声说道。“红孩儿这个蠢货,躲在西海还能够被人发现。早知道如此,上回直接把他做掉好了。”

    “将军,话虽如此,但是归根结底,红孩儿与我们仍然是一条船上的蚂蚱——红孩儿若是落入燕伯来之手,怕是将军的处境就极其危险了。我们需要及早想出应对之策才好。”

    “还能有什么应对之策?”宋玉的瞳孔变得血红色,出声喝道:“自然是想办法将他杀了才行。只有这样,才能够让他闭嘴。”

    “倘若我们动手杀人,会不会让人以为——”宋拂晓欲言有止。他知道这位将军的暴戾脾气,即使自己是他的头号心腹,有些话也不敢直言说出。铁门关内外,给宋玉取了一个外号叫做「白发魔王」,头发是白的,心却是黑的。而且翻脸无情。他不仅仅杀敌人,而且杀自己人。

    所以,整个铁门关都是他的一言堂,无人敢忤逆他说的每一句话所下达的每一个命令。

    “不会什么?拂晓,都什么时候了,你和我之间还需要这般藏着掖着?”宋玉怒声喝道。

    “倘若我们去将那红孩儿杀了,世人会不会以为——将军做贼心虚?”

    “你说如何?杀也不是,留更不能——你说怎么办?”

    宋拂晓也是一脸为难。

    这一次,局势逼迫至此,他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宋玉也知道现在处境极其微妙。

    先是朱育人那个老东西朝堂翻案,将宋玉给架到火上烘烤。他以残血溅朝堂,让所有人都相信他的忠正耿直——让人觉得他所说的话就是真实的,是绝对不会故意诬陷别人的。

    毕竟,宋玉是手握军权的大将军,又是宋氏门阀的核心人物,他吃饱了撑着才做这种事情?那可是冒着砍头的危险啊。

    后来又说自己手头上有人证,把人证给送到了与宋氏不和的燕家人手里。

    这个时候,人声鼎沸,天都百姓议论纷纷,所有人都清楚,只要再将那杀人灭门的凶手红孩儿找到,就可以判定大将军宋玉的罪名。

    现在红孩儿当真被他们找到了。

    杀人灭口是最好的办法。

    也是唯一的办法。

    可是,他们宋氏以书香世家自居,最是爱惜声誉羽毛。

    倘若他派人去将红孩儿杀了,世间所有人皆会以为此事是宋氏所为。

    那个时候,宋氏维系千年的声誉要崩裂,在学子心中那如高山星海般的形象也要倒塌。

    这是老神仙愿意看到的局面吗?

    “难道说,只能牺牲自己——”宋玉在心里想道。“不行,万万不能。活着,他一定要活着。若是死了,那便什么都没有了。”

    “红孩儿必须死。”宋玉寒声说道。“不是他死,便是我死。”

    “可是老神仙那边如何交待?”

    “顾不了那么多了,到时候死无对证,就是老神仙发怒,我不承认便是了——那红孩儿杀人无数,谁知道被哪一路仇家给杀了?让他说不了话,总比让他乱说话的好。那样对我宋氏一族的影响更小一些。”

    宋拂晓的眼里浮现一抹凶光,说道:“那便杀了红孩儿。”

    宋玉看着宋拂晓,说道:“拂晓,你我情同手足,你也是我身边最信任之人。而且也是我身边最得力的干将。所以,这桩事情只能够请你出手才行——倘若我自己出手的话,若是露出什么破绽,事情就不好收尾了。”

    “拂晓义不容辞。”宋拂晓抱拳说道。

    宋玉用力的拍拍宋拂晓的肩膀,说道:“玉之生死,掌控在拂晓手里。我等待你凯旋归来。”

    “是。将军。”宋拂晓躬身说道。“拂晓绝对不会让将军失望。”

    “当红孩儿死亡之时,便是朱育人叛国之日。我们里应外合,一起出发。”

    “是。将军。”宋拂晓深深一揖,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朱育人——红孩儿——还有李牧羊——”宋玉双手握拳,全身上下劲气激荡,身上的衣服高高的鼓起,头上的玉冠碎成粉沫,满头白发随风飘荡。“我要让你们一个个的不得好死。”

    这一刻,杀神降世——

    燕府。地牢。

    自从朱育人将黎氏一族唯一的幸存者黎文锦送至燕府之后,燕伯来便将他放到燕府的地牢里面看押,也算是另类守护。

    因为燕府上下,除了燕老爷子和家里几个核心人物商量要事的密室以及燕家的藏宝阁,也就是地牢最为紧密严实易守难进了。

    密室以及藏宝阁自然是不便于放进外人的,所以也只有地牢可以选择了。至于黎文锦是不是要犯这桩事情——谁会在意呢?

    只要能够护住他不被人杀人灭口,那燕家的任务便完成了。

    当然,红孩儿是凶名在外的朝廷要犯,更是要将其丢在大牢里面监禁了。

    原本黎文锦的日子还不错,虽然居住在暗无天日的地牢里,但是燕家对他还算不错。有铺盖睡,有饭菜吃,每日还有一壶好酒。

    但是,当红孩儿进来之后,黎文锦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当他看到被燕府士兵送到地牢里面的红孩儿时,目雌尽裂,杀气腾腾。

    多少个日日夜夜,多少次面对着红孩儿的画像诅咒发咒。生要食其肉,死要喝其血。

    黎氏一族数百口的性命,此生一定要报复。

    没想到的是,灭门惨案的仇敌就在眼前。

    “红孩儿——你就是红孩儿——”黎文锦趴在牢门之前,指着红孩儿嘶吼着说道。

    红孩儿冷冰冰的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是谁?”

    “我是黎文锦。我是被你灭门的黎氏一族的男人——红孩儿,我一定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

    红孩儿眼里红光闪烁,冷冷说道:“就凭你?”

    甚至都不再愿意和黎文锦说话,在护卫的押解下迅速的朝着深牢走去。

    “红孩儿——红孩儿——我一定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我要吃你的肉,我要喝你的血,我要为我黎氏一族报仇雪恨——”——

    夜色深沉,一道黝黑的身影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地牢之中。

    那道黑影犹如一条游鱼般朝前狂冲,掠过黎文锦的牢房,越过一名死刑犯的牢房,很快便停留在最深处的黑牢面前。

    他看着被重重捆绑躺倒在地上休息的囚犯,手指头轻轻一敲击,那巨大的铜锁便被他给破开了。

    他手持长剑,迅速无比的朝着地上囚犯的脑袋一剑斩了过去。

    嚓——

    血水飞溅,脑袋咕噜噜的滚落在一边。

    呛——

    黑影收剑入鞘,正准备离开时,发现那脑袋不对——

    那不是活人的脑袋,那是死人的脑袋。

    也就是说,在他出剑之前,那个人便已经死了。

    “中计。”黑影低呼一声,就准备闯出天牢。

    嚓嚓嚓——

    地牢之中,燃烧起无数火把,顶部的石壁之上,还镶嵌着巨大的夜明珠。整个天牢亮如白昼。

    “宋拂晓,既然来了我燕府,为何要急着走啊?”长阶之上,地牢入口,一行人正大大咧咧的朝着这边走来。

    为首之人是负责看管犯人的燕伯来,在他的旁边则是燕府几乎从来不问世事却修为最为高深的燕无暇。

    燕无暇看着那道被困在地牢深处的黑影,嘴角浮现一抹嘲讽的笑意。

    燕无暇的身后是燕府的精英护卫以及数百弓弩手,将地牢入口围拢的水泄不通。

    黑影的眼里闪过一丝绝望,将脸上的黑纱扯掉,果然是那「影子」宋拂晓。宋拂晓眼神冰冷,盯着燕伯来喝道:“燕伯来,你当真要和宋家不死不休不成?为何一定要置我们宋玉将军于死地?”

    “宋拂晓,不是我们要和你们宋家不死不休,也不是我们要置你们将军于死地——而是你们要置我燕家于不仁不义之地。倘若我们就这样让你把红孩儿和黎文锦全都杀了,我燕家又如何向陛下交代?如何向天下百姓交代?”

    “再说,我们燕府布下天罗地网,就是为了瓮中捉鳖。谁又知道这只鳖是你宋拂晓呢?”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们应该清楚,倘若今日强行把我宋拂晓留下,那就是和宋氏结下死仇——今日之事,就此结束。我从这里离开,你们也就当作没有见过我宋拂晓。如何?”

    “哈哈哈——”燕伯来狂笑出声。“宋拂晓,真是天大的笑话。当初你将我儿相马差点儿杀掉的时候,你可曾想过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当日你不留情,今日还如何与我燕家相见?”

    “你应该清楚,我并没有杀掉燕相马——倘若我想要出手杀人的话,监察司的那一群蠢货就能够从我手里将人带走吗?”

    “言之有理。既然你这么说,那便让我们也将你打成重伤吧——如我儿相马一样的重伤。倘若你还能够活着离开,那便是你运气逆天,我们燕家不拦——”

    “得罪了。”宋拂晓一声怒喝,手持长剑朝着地牢入口冲了过来。

    “自不量力。”燕无暇冷喝一声,伸出衣袖里面的长袍,猛地朝着迎面冲来的宋拂晓拍了过去——

    朱育人死磕!

    黎文锦指认!

    红孩儿落网!

    宋拂晓刺杀——未遂!

    一桩又一桩,一环又一环,将那手握数十万大军不可一世的大将军宋玉给钉死在耻辱柱上面。

    当宋拂晓闯进燕府天牢想要杀人灭口的消息传出来时,整个天都城一片哗然。

    这一次,就是白痴也知道宋玉和那红孩儿有着洗涮不清的合作关系。而那黎氏一族的灭门案,甚至还有几桩政敌被红孩儿所杀的案子都是由宋玉指使。

    宋玉为了排除自己的罪恶,也为了铲除军中的竞争对手,不惜出动红孩儿这张王牌,一次又一次的将他们以及家人亲族给杀个干净。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

    宋玉是杀人凶手,这是天都人的共识。

    甚至不需要审判,大家的心里都已经得出了这样的结果。

    民众的情绪爆发了,无数人明里暗里讨论着这桩事情,讨伐着宋玉的恶劣行径。

    甚至就连他背后的宋氏一族也会牵连其中。

    所有人心里都会浮现这样一个问题:宋玉犯下如此多的凶案,难道那被西风人称之为「星空之眼」的宋老神仙一点儿也不知情?

    宋玉逃跑了。

    在他没能等到宋拂晓的归来时,便知道事情败露,第一时间就带着自己的心腹部队黑甲军亲卫队朝着城外狂奔。

    他要回铁门关,那里是自己的地盘。

    自己是那里的王。

    只要回到铁门关,自己就有了保命的根本,任何人想杀他都要掂量掂量数十万部队的反噬。

    就是老神仙——

    想起老神仙,宋玉的头皮一阵发麻。

    老神仙若是知道此事,定然会暴跳如雷吧?

    想到此处,他再一次催动跨下的蜂鸟。

    只要迅速的飞到铁门关,他才能够真正的放下心来。

    嗖——

    前面的云雾之中,出现一道黑色的身影。

    宋玉的眼皮一跳,然后便调转方向朝着远处逃逸。

    “宋玉——”老人站在云层之中,发出轻轻的叹息声音。

    听到老人的声音,宋玉狂窜的身体突然间停止了。

    他犹豫片刻,然后驱使着蜂鸟重新回到了老人的面前。

    “父亲——”宋玉不敢和老神仙的眼神对视。

    “错了就要认,不能逃。”老神仙轻轻叹息。“逃了,就再也洗不清了。”

    “父亲教训的是。”宋玉低声说道。

    “铁门关你就不要去了。”老神仙说道。“可有属意的人选接任?”

    “慕容嘉喜智勇双全,又是儿子的心腹部将,可堪重用。”

    “嗯,还有什么心愿未了?”

    “没有了。”

    “那好。”老神仙点了点头,说道:“你我父子一场,我来送送你,也看最后一眼——以后,就自己保重吧。”

    说完,老神仙转过身去,腾云驾雾般朝着天都城所在的方向飞去。

    “父亲——”宋玉悲呼一声,一掌拍在自己头顶的天灵盖处。

    一代枭雄,就此陨命。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