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逆鳞 > 第七百二十章、以相为饵!

逆鳞 第七百二十章、以相为饵!

    “我一个远房表舅二姨妈家的小侄子的拜把子兄弟在平安县城当差,他们赶到瑜园的时候,三十几口人被杀得干干净净,现场惨不忍睹,他当场没忍住就吐了一地——据说县令到了现场也坐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你猜那瑜园是谁的园子不?”

    “谁的?”

    “当朝右相顾清林。”

    “——”

    “顾清林杀了自己在外面蓄养的女人,一门三十几口,杀得干干净净——”

    “据说他娶的妻子是宋氏的女人,那个女人骄纵善嫉,说不得就是她动的手——宋氏的女人可比公主还要金贵,怎么可能和其它女人共享一个丈夫呢?”——

    突然间,瑜园灭门案的舆论风向发生了变化。

    刚刚开始的时候,大家只知道有这么一回事。瑜园三十二口被灭案,这对普通老百姓来说是大案大事了。

    后来,瑜园的主人被曝光出来,竟然是当朝右相顾清林。而瑜园里面的女主人身份也被人知晓,是顾清林在瑜园里面养的小妾。

    仇杀、灭门、小妾、善嫉的大妇——

    这些因素和帝国右相顾清林联系在一起,一下子引爆了整个天都百姓的八卦之心。茶馆酒肆,青楼画舫,街前巷后、人群市集——

    每一个人都在谈论这桩事情,每一个人都在打听和咨询这件事情,想要获得更多的信息和内幕消息——好在比自己更无知的人面前装个逼。

    而且,随着这件事情的发酵,随着平安县衙被勒令限期破案,每个天都百姓都在发挥自己强大的推理能力和想象力。他们对瑜园灭门案进行推理和猜测,然后一步步的去刺破迷雾找到真正的杀人凶手。

    “我觉得是顾清林自己做的,你想想顾清林娶的是谁家的女人——他偷偷在外面养个小的,不就是因为不敢让家里的那位知道,不敢把小的带回家吗?现在被那位知道了,索性自己一不做二不休——”

    “顾清林身居高位,就算被宋氏知道在外面养个小的,也完全没有必要畏惧到将其杀掉的程度——再说,就算杀掉也是悄悄进行才对,哪里用得着将瑜园三十几口全部杀掉?闹到这般的风言风语?”

    “宋氏那位大妇最有可能,毕竟,女人嫉妒起来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不是我做的。”宋榷看着神色灰败的丈夫,出声说道。

    顾清林看了宋榷一眼,强行欢笑,说道:“我当然知道不是你做的。你我夫妻多年,我怎么会不了解你呢?”

    “我确实也气你恼你,甚至昨日还跑到大哥那里偷偷告状——但是,我只是不想让你负了宋榷而已。”宋榷知道,这件事情非常严重。虽然自己极少出门,但是容麽麽她们却会每日到外面将打探到的消息回报自己。倘然此番处理不好的话,怕是自己的丈夫清名受损,这相位怕是也保不住了。

    而且,因为自己落了一个大妇善嫉的恶名,怕是就连自己身后的宋氏也要跟着倒霉——

    所以,宋榷必须要将自己从此事当中摘出来。不然的话,自己和丈夫顾清林的多年感情破裂,怕是宋氏娘家也饶恕不了自己。

    顾清林沉沉叹息,伸手握住妻子的小手,结婚多年,直到现在仍然保养如少女,可是,自己却鬼迷心窍的去外面养了一个小的,结果还招惹出这么大的麻烦,给自己的仕途带来人生当中最大的一次危机。

    “是我顾清林对不起你。你是宋氏骄女,我顾清林只是一芥穷书生。当年若不是得老神仙看重,又蒙你不弃主动下嫁,我顾清林也走不到今天,高居帝国右相之位——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你而来。却在今日做出如此愧对夫人的事情,清林心里——实在很不是滋味。”

    “夫君万勿如此说话。”宋榷急声说道:“都怪宋榷,若是不是如此凶恶霸道,早些让你将那舒怀娶进家门,也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故——天都城的那些官员,哪一个不是妻妾成群的?夫君贵为帝国右相,却只有宋榷一个女人。是宋榷的过错。此次事了,夫君若是在外面喜欢哪个女子,就将她迎娶进门吧,算是帮宋榷洗涮了善嫉之名,也免得再有这般恶事发生。”

    顾清林摇头叹息,想到舒怀的死,心里又是一阵绞痛。

    天下女子,何其多也。但是,舒怀却和其它女子是不同的。

    可惜,佳人已逝,再想寻找另外一个舒怀又谈何容易?

    “罢了。已然惹下如此大的麻烦,多亏夫人不嫉不怒,心胸宽广,不然的话,此事当真不知道如何收场。”

    “夫君——”

    “夫人不必再劝。以后你我夫妻便相厮相守,不离不弃。纳妾之言,此事休要再提。”

    “夫君——”

    俩人正你浓我浓上演夫妻情深的戏码时,书童赵平安小急步跑了进来,低声说道:“老爷,老神仙请你过去——”

    宋榷心中微惊,说道:“夫君,不会有事吧?”

    顾清林拍拍妻子的手背,说道:“无需担心。既然老神仙派人来找,定然是心中已经有了定计——老神仙不愿见我,我才心里着急。”

    “那我和夫君一起去吧,若是父亲责怪于你,我便——”

    “不用了。”顾清林拒绝了妻子的提议。“若是老神仙因为此事责罚于我,清林便甘愿受罚。若是连这点儿担当都没有,还算是什么男人?又有什么资格成为这一国之相?老神仙何等智慧,你去了反而让为夫被他老人家看轻几分。”

    “这才是宋榷的夫君。”宋榷一脸迷醉的说道。

    顾清林嘴角浮现一抹镇定从容的笑意,等到转过身的时候,脸上已经是忧愁满面,急匆匆的跟着赵平安朝着外面走去。

    看到顾清林远去的背影,宋榷的嘴角也浮现一抹耐人寻味的冷笑——

    “和上次是一样的手法。”老神仙蹲在小院的菜地里面挖土。自从他隐居在这老宅里面之后,就开始过上了种田养鸡的老农生活。倘若是外人看到他这幅模样,绝对想象不到他是世人景仰的西风老神仙,而只是将其当作一个普通的村夫野老。“还是同一批人在操纵此事。先抹黑声誉,然后再一击必杀——”

    老神仙的观点和顾清林的一样,想到和宋玉那一次同样的操作手法,顾清林的心里不由得有些紧张起来。

    宋玉的下场之凄惨,是他亲眼所见,直到现在还在为他收拾烂局。若是自己也落得和他一样,那自己岂不是——

    顾清林不敢再细想下去了。

    “老神仙可知道是什么人在操纵此事?”

    “什么人操纵此事,其实并不需要多想——是谁最想我们宋氏倒下?”

    顾清林想了想,说道:“燕家最近和我们矛盾加剧,崔家和我们面和心不和,虽然暂时处于合作状态,但是,宋氏倒塌,他们也收获最大,还有上面的那位——不过,我想最希望我们宋氏倒塌的就是陆家的那头小龙了。”

    “不错。”宋孤独用榔头将大块的泥土敲碎,出声说道:“便是李牧羊。”

    “那李牧羊在天都?”

    “倘若不在天都的话,宋玉又怎么会死呢?”

    顾清林「嚯」地一声跳了起来,说道:“既然他在天都,那便将他抓了杀了便是——”

    “怎么抓?怎么杀?”宋孤独反问。

    “我天都强者如云,还奈何不了一头小小恶龙?”

    宋孤独放下手里的榔头,旁边侍候的老管家迅速上前送上干净的毛巾,俩人的动作配合默契,连一个眼神的交流都不需要。

    “强者如云?上一回那头小龙尚且稚嫩,举国强者在后尾随,就是我这个老家伙都厚颜无耻的亲自向一个小辈出手——结果呢?仍然被他给跑了?现在那头小龙死后重生,又被那太叔永生用三十二条龙魂填充,早就堪破生死劫,晋级成为更加高阶的白龙——”

    “前些时日昆仑神宫在昆仑墟现世,九国强者汇聚屠龙,却被那头小龙抢走了万灵玉玺安然离开。就是那惊龙弓的传人夏侯鹰亲自出手,也没能把他给留下来——惊龙弓是屠龙利器,是世间少有的宝器。就是放眼天都,找遍整个西风,又能够找出一件能够与其匹敌的神器出来?”

    “可是——既然知道那头恶龙躲在天都,既然知道他在幕后*风雨,难道我们什么事情都不做吗?”顾清林心急的问道。若是普通的对手,他很有信心将其歼灭。毕竟,宋氏现在是西风第一世家,西风国内几无对手。就算敌人是崔氏或者燕家,他们费些心思手段也能够将其铲除。

    可是,倘若对手是那头恶龙的话——顾清林就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了。

    那是另外一个世界的战斗,就算他的权位再高,就算他的谋略再强,就算他再懂算计之道,也对那头恶龙无可奈何。

    这一刻,顾清林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力感。

    这个世界,属于这些修行者的。

    实力为尊,自古以来便是如此。

    “他在暗,我在明,倘若大举搜查,只会闹得满城风雨,人心惶惶。再说那恶龙神龙见首不见尾,可翱翔于九天,可潜伏于深海,一言不合就飞身离开,你能奈他何?”顿了顿,宋孤独将手里的毛巾递还给老管家,说道:“天都是我们的天都,西风也是我们的西风——若是被一头恶龙给毁了,最终损失的还是我们。他无牵无挂,四海为家。哪里有什么可损失的?”

    听到老神话话里的深意,就连他暂时对这头恶龙没有任何办法。难道任由他继续猖撅下去?

    问题是,他现在将目标盯准了自己——宋玉被他一记绝杀,逼迫老神仙亲自动手将其击杀。

    “针对自己的那一记绝杀又会在什么时候到来?”

    想到这个问题,顾清林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宋孤独的那双眼睛仿佛能够把人的五脏六腑都给看透,他扫了顾清林一眼,出声说道:“你也不要担心,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你处理好朝堂上的事情,那里才是你的战场。至于那头小龙嘛,那是另外一个战场——虽然我们很难将他从这天都城里面找出来,但是并不代表我们不找。狐狸藏好了尾巴,身上终归还有一股子*——他已经露出了破绽,怕是他自己还不自知吧?”

    “老神仙已经有办法了?”

    “等着吧。”老神仙看了顾清林一眼,说道:“他要杀掉,以便除我宋氏的左膀右臂,那我便以你为饵,钓一头大龙——”

    “——”

    顾清林虽然面上不动声色,心脏却一直地往下沉个不停,就像是掉进了一个无底洞似的。

    顾清林贵为一国之相,也算是见多识广,定力过人。但是,遇到这样的事情仍然有种身心疲惫的无力感。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若是一不小心,怕是自己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吧?——

    崔小心这些日子过得很不好。

    因为那天晚上宋拂晓拦车的事情,她在燕府等到燕相马脱离生命危险之后,回到府上就被再次禁足。

    即便她再三解释,车内并没有他们所说的那李牧羊。他也很久不曾见过李牧羊。之所以不愿意让宋拂晓搜车,只是因为那宋拂晓气焰嚣张,不想让他诡计得逞而已。

    可是,无论她说什么,家人仍然对那天晚上的事情暴跳如雷——就连崔小心也不清楚他们到底在气些什么。

    气自己不知自爱?气宋氏欺人太甚?还是气燕相马技不如人活该受罪?

    再过几日就要大婚的新娘子被关了禁闭,这在天都城怕是极其少见的。崔家的人又怕崔小心想不开走了极端,又央求楚宁公主这几日住在府上代为陪伴。

    原本崔小心的朋友就不多,在宋晨曦病倒之后,也就只有楚宁公主能够说上话了。

    “你不必每日坐在这里陪我。”崔小心的视线仍然放在手头上的《史物志》上面,即使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心神也没有离开过手里的书籍。“我知你性子,做你喜欢的事情去吧。”

    楚宁坐在对面,托腮看着面前温柔似水的优雅女子,说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看得下去?”

    崔小心被这句话给逗笑了,嘴角微微扬起一个诱人的弧度,说道:“倘若世间无书的话,人生该是多么的无趣?也幸好这些日子有书为伴,不然的话,怕是当真不知道如何煎熬下去了。”

    “小心,再过几日就是你和那宋停云大婚的日子了——”楚宁急声说道。

    崔小心终于抬头看了楚宁一眼,说道:“我知道了。”

    “你当真要嫁到宋家吗?”楚宁不耐烦的说道,心头好像憋着一股子的闷气。

    崔小心合上手里的书本,若有所思的看着楚宁,说道:“你不愿意我嫁到宋氏?”

    楚宁站起身来,朝着院子外面看过去。

    “不用担心。其它地方我不敢说,至少我这个小院里,所有人都跟我是一条心的。”崔小心知道她担忧什么,出声宽慰。

    楚宁眼含杀气,压低声音怒声说道:“我父亲当真是被杀谁的,难道当真以为我一点儿也不清楚吗?父皇生前最是疼我,我早晚都是要替他报仇的。你若是嫁到了宋家,到时候——

    “倘若你报仇失败,便会被宋氏所杀。倘若你报仇成功,又要灭了宋氏——”

    楚宁一脸真挚的看着崔小心,说道:“小心,你知道,我把你当作我最好的朋友,也是这天都城唯一的朋友了——只有在你面前,我才会毫无保留。我确实不希望你嫁到宋氏,因为,你嫁到宋氏,我们就再也做不了朋友了。”

    崔小心眼神明亮,看着情绪激动的楚宁,说道:“有一个报仇的机会,不知道你敢不敢冒险?”——

    李牧羊怀里抱着几匹布,跟着高大富一起去给一位陈姓富户送货。

    莫理不知道李牧羊的身份,自然把他和高大富陈狗蛋一样当作伙计使唤。不知道红袖和莫老板是忘记这茬,还是为了隐藏身份的必要性,竟然没有人提醒莫理尽量少用李牧羊。

    “二狗,你家给你说媳妇了吗?”高大富出声问道。

    李牧羊愣了一下,摇头说道:“没有。”

    高大富看着李牧羊,一脸骄傲的说道:“我娘让人给我带信了,说在村子里给我说了一门媳妇——那姑娘叫做小乐,是我们村子里最好看的女人。幸好我二舅带我到了城里干活,我要是一直留在村子里,怕是就轮不到我了。”

    高大富瞥了一眼李牧羊,说道:“不过二狗你也不要担心,老板娘是你姐,老板就是你姐夫,以后你跟着他们干上几年,说不定他们给你说一门城里的媳妇呢。”

    李牧羊腼腆的笑了起来,说道:“我都没想那些事情。”

    “嘿嘿嘿——”高大富朝着李牧羊的下体瞄了一眼,说道:“你都这么大了,哪能不想那事呢?大家都是男人,你就不要蒙我了。”

    “——”李牧羊觉得自己很冤枉。他身负血海身仇,又有着这样一个举世皆敌的身份,他哪里还有时间想哪种事情啊?

    “你看,被我说中了吧?还害羞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

    “好了好了。不笑话你了。你还是个小稚呢。”高大富笑呵呵的说道,表现出一幅老子是过来人的得意嘴脸。

    “前面那个送布的——等一等。”有人突然间出声喊道。

    高大富还一脸迷惑的四处打量,当他看到周围只有自己和李牧羊怀里抱着布匹的时候,才知道那人是对自己说话呢。

    李牧羊感觉到了危险,却没有轻举妄动。他抱着绸缎站在高大富的身边,等待着那股危险越来越紧。

    很快的,李牧羊和高大富就被人当街拦住。而且,还有几人挡在他们的身后,有意无意的将他们给包围起来。

    一阵淡雅清幽的香风袭来,然后便见到一个手拿折扇的年轻男子从马车上下来,风度翩翩的走了过来。

    宋洮!

    竟然是宋家的宋洮!

    李牧羊的心脏不由得提了起来,宋家之人,除了和宋孤独近身厮杀之外,和宋洮的接触算是最多的。

    难道说,他发现了自己的身份?还是说自己有什么地方露出了破绽?

    崔小心能够认出自己,或许,宋洮也有这样的能力?

    除此之外,李牧羊实在想不明白,到底是因为什么,让宋洮这样的豪门贵公子半路拦截,亲自下车来和一个送布的小厮打交道。

    李牧羊内紧外松,心里在准备杀招的同时,却在面上不外露一丝一毫的杀机。

    因为他看得出来,跟着宋洮身边的这些人都是修行高手。倘若当真交手起来,也是一场麻烦的事情。惊动城外的宋孤独就不妙了。

    “送布的——”宋洮眼神若有所思的看着李牧羊,出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黄二狗。”李牧羊用那种变异过的声音来回答宋洮的问题。

    “黄二狗——”宋洮哈哈大笑起来,指着李牧羊说道:“怎么还有人叫这个名字?还真是笑死人了——该不是为了隐藏身份,故意改的名字吧?”

    “我是黄二狗。”李牧羊再次出声说道,一脸畏惧的看着宋洮和他身边的那些修行高手。

    高大富心里也很害怕这些天都城的公子哥,因为他们出身骄贵,又带着大量的护卫出行,一言不合就能够对他们这些下人大打出手,打死了也是白打——

    不过,现在他们为难李牧羊,高大富就觉得自己有必要站出来替李牧羊撑腰。毕竟,和李牧羊相比,他已经算是天都城的「老家伙」了。

    高大富挡在李牧羊的身前,点头哈腰,一脸讨好地看着宋洮,说道:“这位公子,不知道二狗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我代他向你道歉——二狗刚刚才从我们老家来到天都,什么礼数都不懂,要是有什么冒犯的地方,公子多多担待——”

    宋洮指着李牧羊,问道:“你认识他多久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