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逆鳞 > 第七百四十七章、仙解而亡!

逆鳞 第七百四十七章、仙解而亡!

    第七百四十七章、仙解而亡!

    咔嚓——

    第一头白色巨龙打在小院的某一处角落。

    咔嚓——

    咔嚓——

    咔嚓——

    其它八头白色巨龙聚集在一起,击打在高空的同一处地方。

    滋啦啦——

    白色的电网交错,强烈的光芒照耀大地。将方圆百里给映衬得亮如白昼。

    天地之间,仿佛多了一轮白色的太阳。

    一时间,黑云翻滚,暴雨倾盆。群魔乱舞,山河咆哮,天地都在剧烈的震颤起来。

    九头白色巨龙,那是李牧羊的九个分身。

    《九龙灌顶》,龙族的不传之秘,也是龙族的最高绝学。

    只有每一任龙王才能够习得此技,并且以此技来训牧万龙。倘若有龙族恶化,或者违背龙族誓言,做了什么违背龙族意志的事情,龙王便会以《九龙灌顶》之绝技将其惩戒屠杀。

    《九龙灌顶》,顾名思义,就是有九头龙同时对你进行攻击。利用特殊的功法和密咒,将本身以一化九,再保持本身**不灭。那样的话,就等于是同时有十头龙对你进行攻击。

    而且,每一头龙的实力和你的本体是一致的。

    假如李牧羊的境界是闲云境,那么,幻化出来的九头龙便也是闲云境。

    假如李牧羊的境界是神游境,那么,所幻化出来的九头龙便也是神游境。

    龙王的修为境界越高,在那一刹那间的惩戒之力也就越是强大。根本就不是龙力可以抗衡,更不用说是普通的人力了。

    轰——

    一声巨响传来,强烈的劲气波朝着四周狂#泄。

    院墙被推倒,房屋被碾平,所过之处如秋风扫荡,空荡荡、干净净,除了那整齐整洁的地面,几乎没有任何物体的存在。

    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良久,高空之中出现一道白色的大门,西门酌情从那大门之中飞落出来。

    他看着李牧羊,脸上有疑惑、有惊骇,更多的是欣喜和安慰。

    噗——

    他的嘴里狂喷出一口殷红的鲜血,这才觉得身体好受了一些。

    “我输了。”西门酌情出声说道。“第三剑不配叫做「道」。这一剑,没有道理 。”

    “这一剑可以叫「道」。”李牧羊出声说道。“自然而然,自然如此。这一剑,是天地,是万物,是空气,是我所见所闻的一切。这一剑,没有任何破绽。”

    “没有破绽?”西门酌情苦笑不已,说道:“倘若没有破绽的话,又怎么会被你的那九头龙给锁定身形难以动弹?”

    “是因为我做了一点小手脚。”李牧羊悬浮在高空之上,仍然穿着那彩云战衣,威风赫赫,又俊美不凡。“还记得刚才我斩中你的那一剑吗?我将一股龙气渡进了你的身体——”

    《九龙灌顶》虽然对人族也同样有效果,但是最重要的还是惩戒龙族的绝技。

    李牧羊刚才宁愿挨上西门酌情那一剑,为的就是将一股龙气输入进他的身体里面。这样的话,等到他下一招施展《九龙灌顶》的时候,就可能将他当作龙族的一员来进行惩戒。

    倘若没有那股子龙气,等到西门酌情与这天地万物融合为一体的时候,怕是李牧羊连他的踪迹都找不到,更不用说要将其击伤打败了。

    西门酌情这才了然,说道:“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是我招式上有破绽被你发现——没想到你竟然提前做好了准备。难道你宁愿硬受我第二剑,为的就是将一股龙气留在我的身体里面?倘若我刚才那一剑便将你杀掉了呢? ”

    “我对彩云衣有信心,也对自己的身法有信心。”李牧羊出声说道:“当然,做任何事情都需要冒险——和即将面对未知的第三剑相比,不如行险将一切掌控在自己的手中。”

    “小小年纪,便有如此的心思手段——这神州之大,怕是容不得你。”西门酌情轻声叹息着说道。“刚才我在结界之中的时候,你明明可以再施展手段将我的结界毁灭,那样我就魂飞魄散,或者永远都回不来了——”

    “确实。只要你身体里面残留着那股龙气,我便能够感应到你的存在。”李牧羊出声说道:“可惜,对手难寻。”

    “对手难寻。”西门酌情嘴里轻轻的咀嚼着这四个字,良久,出声说道:“好一个对手难寻。”

    西门酌情抬起头来,对着高空某一处出声说道:“蒙牧羊公子手下留情,老奴侥幸留得性命。我和主人当年有约,只要我活着,便一生为主人为奴为仆。我是死过一次的人了,那血誓便也应当失去效力了。从今日始,老奴——便恢复自由身,将以西门为姓。”

    嗖——

    天空之中,出现一道蓝色的漩涡水流。

    宋孤独抱着宋晨曦从那漩涡之中跃了出来,一脸平静的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好像对事情的进展没有任何的意外。

    “你我虽然有血誓约定,但是我却一直将你视为兄弟手足。西门酌情,也一直是你的姓氏名字,这一点从来都不曾改变过。”宋孤独看着西门酌情,轻声说道:“在我心里,你是真正的剑客,也是真正的修者。我们这些人终日为功名所累,利益所污,是远远不如你内心干净纯粹。我也知你终有一日会成为剑神家族新的剑神。”

    “和、气、道三剑,堪称世间第一剑法。当你带这三剑重返剑神家族,剑神家族当敞开大门迎接,喜极而泣。这些,都是你应得的荣耀。所以,我支持你的决定。你若要走,我绝不挽留。”

    “ 不,我不回去。”西门酌情出声说道。“正如你所说,倘若回去了,那便要和你一样受功名所累,利益所污——我手里的剑便也有了杂质,不再自然纯粹。”

    “也好。剑神家族也和宋氏一样,回去了再想要事事置身事外,那是不可能的。那你下一步有何打算?”

    西门酌情看向李牧羊,说道:“牧羊公子与我有活命之恩,那么,我这条命便是他的了。就让我在他身边做一个侍剑的剑童吧。”

    “前辈万万不可如此。”李牧羊急声劝道:“我不杀前辈,是因为仰慕前辈的心性和剑法。前辈之前的语气里满是遗憾,不忍妄下杀心,不也是存有爱才之心吗?前辈是世间剑神,我怎敢用剑神为剑童?那样的话,岂不是被天下修者耻笑?”

    “你何曾在乎过世人的耻笑?”西门酌情笑着摇头:“罢了。罢了。牧羊公子无须再劝。我心意已决,就不会再随意更改。从今往后,公子便将那把桃花剑交由我这老剑童来侍候吧。”

    “前辈——”

    “不过,今日还请主人准许老仆告个假。”西门酌情说道:“剩余的事情,我也不想看,不想管。”

    看了一眼宋孤独怀里抱着的宋晨曦一眼,出声说道:“晨曦小姐心灵剔透,纯洁如玉——还请公子厚待之。”

    说完,西门酌情的身体便在原地消失不见。

    接下来的事情,不管是李牧羊杀了宋孤独,还是宋孤独杀了李牧羊,他都不愿意看,不愿意去想。

    李牧羊看向宋孤独,一边要给宋晨曦续命,又要想方设法的去驱逐她体内的无名寒毒,导致他元气大损,实力大降。

    此时的他容颜衰老,满头银发,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抱着重病孙女地普普通通的老爷爷。

    宋孤独平静地和李牧羊的眼神对视,出声说道:“我诱你入这小院,为的是想借酌情的剑将你屠杀——没想到的是,就连酌情都败于你手。这是天意,也是我宋氏的天劫。人不可违背天命,这一回,我输得心服口服。”

    李牧羊看着脸色惨白,身体近乎透明的宋晨曦,出声说道:“此毒不可驱逐,只能冰冻——以寒冰之气将其冻住,然后再以刚烈之火将寒冰融化。那样的话,毒素和寒气就一块消失。”

    “原来如此。”宋孤独点了点头:“你知我《大光明术》是至阳至烈之火,所以我若是救治晨曦,就只能拼命的耗费真元,却难以将其彻底清除。只能为她续一线生机之外,根本就无其它作为。李牧羊,是不是所有的一切都被你掌控在手里?”

    “ 有些事情是我难以掌控的。”李牧羊出声说道:“譬如——我的体内有头龙这样一件事情。”

    “这是天命所归,既然选择了你,那你便是天选之人。”宋孤独出声劝慰:“你可知道,这世间有多少人羡慕于你?”

    “羡慕?”

    “世人为何屠龙?”宋孤独出声反问:“难以掌控的,便只好将其屠杀。为何难以掌控?不正是因为龙族的强悍让人族自认为自己难以匹敌吗?”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流传下来的老话,终究是有几分道理的。”宋孤独轻声说道:“你们准备如何处理宋氏?”

    “ 这种事情,就不是我能决定的了。”

    “说的也是。”宋孤独点了点头,出声说道:“就算你有心保全,其它人也不会放过宋氏——”

    低头看着怀里昏睡不醒的孙女,说道:“晨曦终究是心里有你的,还请你厚待于她——现在,我便将自己最宠爱 的孙女交付到你手上了。”

    伸出手来,轻轻的抚摸着宋晨曦的脸颊,然后宋晨曦的身体便漂浮在半空之中,朝着李牧羊所在的方向飞来。

    李牧羊伸手将宋晨曦抱在怀里,看着宋孤独说道:“你已经决定了?”

    “还有更好的选择吗?”宋孤独笑。“这是失败者的惩罚——任何人失败了,都要遭受惩罚。”

    宋孤独的手臂张开,身体开始生出一圈又一圈的白色光芒。

    那些白色光华在他的头顶聚集,然后越来越浓,越来越亮。

    轰——

    巨大的爆炸声音传来。

    帝国守护者,西风百姓心目中的老神仙宋孤独将自己仙解而亡。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