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逆鳞 > 第七百五十一章、取而代之!

逆鳞 第七百五十一章、取而代之!

    第七百五十一章、取而代之!

    当崔洗尘的一个杀字落地,拉开了大战的序幕。

    这是一场残酷的厮杀。

    哐哐哐——

    崔新年带领着崔氏嫡系野狼军对宋氏大宅发动了惨烈攻击,而宋氏大宅里面的宋氏家族蓄养的供奉护卫也同样的组织起了疯狂反击。

    一方是铁甲正规军,一方是知名大国手。

    宋氏护卫供奉人少而精,每一个都可以以一当十,当百、甚至当千。其中有不少还是神州之中赫赫有名的传奇人物。

    而野狼军则是人多势众,在冲墙破门的过程中,不断的有人被砍倒,又不停的有人补上去。每死一人便补上一人,每杀十人便补十人。源源不断,仿佛永远都杀不干净似的。

    又有崔新年率领着忠于忠氏的供奉高手们去牵引宋府主力,很快的,局势便朝着崔氏野狼军这一方倾倒倾斜。

    “让开——”

    一名野狼将军将手里重达数百斤的狼牙棒扔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宋氏大宅的朱漆大门上面。只听到咔嚓一声巨响,那扇大门的门板中间便硬生生砸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再来。”

    十几名野狼将军汇聚至此,暴喝之下,同时将手里的狼牙棒给砸了出去。

    砰——

    重力冲撞之下,整扇大门都被那些狼牙棒给掀飞了出去。

    “杀。”

    无数野狼军挥舞着长茅,朝着宋氏大宅冲了过去。

    这里曾经是天都的禁地,是连西风君主都不可轻易踏入的地方。

    今天,却被这些野蛮的军人,这些手里挥舞着刀剑的士兵给闯进来了。

    “杀——”

    崔新年一剑斩飞一名宋府护卫,对着那些麾下的野狼军怒声吼道。

    哐哐哐——

    野狼军们就像是一群疯狂的野狼般嘶吼着吆喝着冲进了宋氏大门,却又在一刹那安静了下来,然后一步步的退了出来,就好像前面有什么洪水猛兽似的。

    哐——

    哐——

    哐——

    直到最后一名野狼军退了出来,宋府那破败的大门门口才出现了宋仲谋等人。

    宋仲谋身穿血衣,手提长剑,看来刚才也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搏斗。

    在他身边站着的是顾清林、宋仲意、宋晚秋等宋氏数十名嫡系男儿以及百十名宋家供奉组成的护卫力量。

    这些人都手提长剑,衣衫染血,虎视耽耽的盯着门口的那些来犯之敌。

    “崔新年,出来。”宋仲谋怒声喝道。

    崔新年从高空落下,缓缓抬步走到宋仲谋面前,拱手说道:“见过仲谋兄。”

    “崔新年,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这就是你们对待自己战友和亲家的方式?”宋仲谋转身指着那屋檐之上悬挂的大红灯笼,怒声喝道:“红灯未摘,喜烛未灭,即将要结亲的亲家却刀剑相向,你们崔氏就不怕被人戳脊梁骨吗?”

    “仲谋兄,何必动怒?”崔新年一脸苦笑的说道:“但凡有个选择,我们也不至于出此下策。人要脸,树要皮,小狗也要件花大衣。崔家,也是要脸面的。”

    “脸面?你们如此行事,将脸面置于何地?你们就不怕先人祖宗从棺材里面跳出来指着你们的鼻子痛骂吗?”

    “所以说,我们也是无可奈何——”崔新年沉沉叹息,说道:“局势如此,不是宋氏死,便是我崔氏死。为了全族老小的性命,我崔新年就是被人戳断脊梁骨又如何?”

    “局势如此?”宋仲谋怒声说道:“你我宋氏联手,就是君王之位都伸手可得——何人能够逼迫于你们崔氏?就凭那头小龙?那头小龙很快就要被屠灭,到时候,你们崔氏将如何向这天下人交代?”

    “仲谋兄有所不知——”崔新年颇为诧异的看了宋仲谋一眼,他没有想到诺大的宋氏竟然会落魄至此,宋孤独仙解的消息直到现在还没有传递过来。

    他们崔氏都是因为得到了宋孤独仙解的消息,所以迅速出动了野狼军前来宋氏围府。难道那个人,他当真有如此通天的手段,竟然将宋氏大宅给围得飞蚊难渡水泼不进?

    “何事不知?”

    “老神仙他——已经仙解。”崔新年出声说道。

    “什么?”宋氏众人惊声呼叫。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宋洮怒声喝道:“我爷爷是神仙中人,怎么可能仙解?你撒谎,你一定是撒谎,我爷爷不可能死,没有人能够杀得了他——”

    “就是,不要听这人胡言乱语,崔氏没有一个好东西——”

    “崔新年,你就不怕遭报应吗?今日你带人攻我宋府,它日我们必当血债血偿——”——

    崔新年轻轻叹息,说道:“事实都摆在眼前,你们为何还如此的执迷不悟?倘若不是老神仙仙解,我崔氏又怎会被人给逼至绝路?”

    虽然心中早有猜测,但是当听到崔新年亲口说出老神仙仙逝的消息,宋仲谋仍然有种难以置信的感觉。

    一直以来,老神仙无敌的形象在宋氏族人乃至整个天都都是根深蒂固。谁能够想象的到,老神仙也会被人给杀死呢?

    “ 此话当真?”

    “难道仲谋兄心中没有一点儿猜测吗?怕是早就知道了真相,只是不愿意相信而已吧?”

    “到底是谁?我不信只有那头小龙——我不信那头小龙有如此通天的手段——”

    “当然不仅仅是那头小龙——”崔新年出声说道。

    “哪还有谁?那个废物君主?”

    “惠王文成武德,不可如此轻辱。”

    “哈哈哈——”宋仲谋狂笑出声:“崔新年,没想到啊,没想到——你们崔氏竟然上了惠王那条破船。你以为,你们崔氏和那个废物君王联手,就可以灭掉我们宋氏?我告诉你们,这不可能。绝不可能。”

    “言尽于此,还请仲谋兄好自为之。”崔新年后退几步,然后大手一挥,喝道:“杀。”

    “杀。”宋仲谋怒喝一声,手提长剑第一个冲进了野狼军人群。

    “杀。”宋氏族人纷纷提剑冲了过来。

    剑,在燃烧。

    血,在沸腾。

    天都城内,玄武大街,再一次变成了修罗战场——

    长街街角,燕伯来看着远处的血腥厮杀,轻轻叹了口气,说道:“我们来晚了一步。”

    “这种事情,崔家自然要比我们更加积极一些。谁让他们上回站错队了呢?”燕无瑕一幅无所世事的模样。“看来打不起来了,这里没我什么事,我就回去修炼了。”

    “无暇——你就不想看完这场好戏?千年巨族,没想到也有崩塌之日——这样的事情可不是每天都可以看到。回去了怕是要遗憾终身。”

    燕无暇再次朝着那厮杀现场瞄了一眼,轻轻叹息,说道:“王朝更迭,权力变换,哪一次不是如此?无非拼得就是谁更聪明一些,谁的拳头更有力度一些——又有什么不一样呢?”

    燕伯来颇为诧异的看了燕无暇一眼,说道:“看来你是真正的入了道的。能够有如此心境,何偿不能够踏入屠龙之境?可是,你就一点儿也不好奇吗?到底是何人能够杀得宋孤独?难道那头小龙的实力境界已经如此高深?”

    “除了那头小龙,又能够有何人呢?孔雀王朝的那位国师若是亲自出手,怕是也有很大的机会——不过,我们不是得到消息,那位国师不还在孔雀王朝主持九国大会嘛——”

    “局势诡异之极。”燕伯来轻轻叹息:“若不是相马给我们传来信条,说孤独仙解,静观其变——怕是我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说,相马到底在哪里?他在帮谁做事?他知道的是不是比我们知道的还要更多一些?”

    “那是自然。”燕无暇的眉眼多了一抹笑意,说道:“燕氏那么多晚辈,从小我最喜欢的就是相马——这孩子的长相就透着一股机灵劲儿,一看长大了就是有大出息的。只不过前些年他心无野望,终日遛狗赶鸡,没个正形。所以大家也都把他给忽略了。此番跟随你从江南回来,性子大变,武道一途也比往日要用功许多——”

    顿了顿,燕无暇的眼神变得幽深冷郁起来,沉声说道:“这一回,怕是燕氏腾飞,就在相马一人身上了。”

    “你是说?”

    燕无暇朝着远处宋氏的高墙大院看了一眼,说道:“局势发展至此,难道你还看不清楚吗?宋氏倒塌,崔氏出手——崔氏为何出手,那是为了挽回上回站队错误的过错,是为了将功补过。燕家那个老头子眼看局势不对,立即就抛弃了自己的战友与宋氏划清界限,此番又亲自对宋氏用刀,就连自己家的野狼军都派出来了——”

    “ 不管崔氏这次下多大的劲儿,获多大的功,也只不过是为了给他们崔家求一条活路而已。宋氏和崔氏一死一伤,谁将获得最大的利益?”

    燕伯来是个纯粹的阴谋家,投机者,平时也最是热衷研究这些权谋之道。

    但是,此番却没有自家从来都不涉及朝堂政治的兄长看得真切。

    “无暇,你的意思是说——我们燕氏将要取而代之?”

    “有何不可?”

    燕伯来只觉得胸口有一团野火在燃烧,他在长街阴影处走来走去,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那我们是不是要做些什么?”

    “听相马的,静观其变。”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