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逆鳞 > 第七百五十七章、睛天霹雳!

逆鳞 第七百五十七章、睛天霹雳!

    第七百五十七章、睛天霹雳!

    哗啦啦------

    哗啦啦------

    耳边里响起潺潺流水的声音,鼻子里面传来诱人的清香味道。温暖的光线照在脸上、身上,让人感觉到懒洋洋的,无比的幸福舒服。

    宋晨曦太喜欢这种感觉了。

    天知道,她是多么的喜欢太阳。

    因为自出生起就落下的病根,导致她的身体一直处于畏寒怕冷的状态。炎热的夏季还好过一些,若是大雪纷飞的冬天,她的全身冰冷,就跟身体里面的血液都要凝结成冰柱似的-----即便她是那么的喜欢冰雪覆盖的世界。

    “这是哪里?”宋晨曦在心里想着。

    “这里一定是地狱吧?我死了吗?”

    “没想到地狱是这样的,一会儿冰雪覆盖,白花盛开,一会儿又鸟语花香,泉水叮当------”

    -------

    宋晨曦有些舍不得睁开眼睛。

    她怕自己听到的、闻到的都是假象,是幻觉。一旦睁开眼睛,她在佛门画卷《百鬼受难图》里面所看到的那些恶鬼的丑陋嘴脸就会突然间出现在她的面前。

    “晨曦-----”

    有人在耳朵边轻声唤道,而且这声音听起来还无比的熟悉。

    宋晨曦全身肌肉紧绷,汗毛立起。

    “这些恶鬼太狡诈了,竟然假扮成李牧羊的声音和自己说话 ------他们怎么知道自己喜欢李牧羊呢?一定是因为自己不小心说漏了什么吧?怎么办怎么办?他们要是一直用李牧羊的声音和自己说话,自己控制不住答话怎么办?”

    “晨曦-----是不是醒了?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

    “哼,竟然拿食物来诱惑自己-----不过还真是有点儿饿了呢-----”

    “晨曦-------”

    “不管了不管了,反正自己也是鬼,鬼吓鬼,怕什么?”

    宋晨曦决定「豁」出去了,猛地睁开眼睛,恰好对上了一双满含担忧的眼神。

    “李牧羊,你------不是鬼?”宋晨曦一脸迷惑的模样。

    李牧羊摸摸自己的脸,说道:“像鬼吗?我只是-----没有洗脸而已。所以看起来有些糟糕,是不是?”

    “你是真的李牧羊?”宋晨曦伸手去抚摸李牧羊的脸,她感觉到了李牧羊的体温,开心的叫了起来,说道:“李牧羊,你真的是人,你真的是人-----”

    “我自然是人。”看到宋晨曦一脸开怀的模样,李牧羊一直阴郁的心情也瞬间好了起来。

    “我还以为我死了呢,我以为我是鬼,你也是鬼------”宋晨曦高高兴兴的说道:“刚才有人在我耳朵边说话,我以为是恶鬼故意假扮你的声音,就是为了吓我一跳------”

    “鬼也很忙的,他们哪有时间做这么无聊的事情?”

    宋晨曦吐了吐舌头,笑眼眯眯的说道:“真是让人开心呢。没想到我还活着-----还能够看到你,和你说话,摸你的鼻子、眼睛、眉毛-----活着真好-----”

    李牧羊笑着点头,说道:“是啊。活着真好。没有比活着更好的事情了。”

    这句话,李牧羊说起来极度的心酸。

    他算是对这句话最深有感触的人了。小的时候以为自己是天雷入体,一次又一次的挣扎在死亡边缘。长大之后,又因为龙魂觉醒而陷入一场又一场的围剿追杀。

    九国屠龙,他已经是真正死过一次的人了,却又被太叔永生给用三十二条龙魂给救了回来-----

    活着!

    他所有的成长道路就是活着,所有的人生经历就是活着。

    挣扎、厮杀、不择手段。就是为了活着。

    有人活着为了家国天下,有人活着为了江山美人。

    有人活着为了无上剑道,还有人活着为了顺其心意。

    李牧羊活着就是为了活着。

    没有比这更加重要的事情了。

    宋晨曦看着李牧羊黯淡下去的脸,轻声问道:“我爷爷------他还好吧?”

    “死了。”李牧羊出声说道,虽然说病人不宜听到太过刺激的事情,但是,这种事情也不应当隐瞒:“自行仙解。”

    “死了------”宋晨曦的眼眶微红,声音低沉的说道:“没想到------他会这样-----不过,爷爷是那么高傲的一个人,他一定不会让别人将他杀死的。他知道------知道自己打不过你,所以,就-----就自行----仙解了。”

    “对不起。 ”李牧羊低声说道。

    这声对不起不是因为宋孤独的死亡,而是因为他对宋晨曦使用的那种卑劣的手段。

    不管有没有宋晨曦,宋孤独是必须要死的。这不仅仅是两个人的仇恨,也是两个家族的仇恨。正如宋孤独在铲除陆氏排除异己的时候也不曾手下留情一般。

    因为自己对宋晨曦用毒,所以才导致她遭受那么多的痛苦,差点儿就一命呜呼-----也幸好自己是头龙啊。就宋晨曦那样的身体状况,但凡是个人---- 不管是任何人,怕是都没办法将她给救回来。

    宋晨曦抬起头来,看着李牧羊的眼睛,出声说道:“你们男人之间的事情,我不懂,也不想懂-----我只是-----只是想简简单单的读书画画,过好自己有数不多的日子。只是没想到的是,就连这样的愿望-----也是奢侈。”

    宋晨曦不知道的是,没有家国安定,又怎么可能有宁静生活呢?

    “宋氏现在-----怕是不在了-----”

    “宋氏族人全部死掉了吗?”宋晨曦的情绪再一次紧张起来,紧紧的抓紧李牧羊的手臂。

    “应当不会。”李牧羊摇头说道:“宋氏多俊杰。宋氏的一些重要人物怕是不好逃脱,但是宋氏的妇孺孩童或许早就送了出去------狡兔三窟,宋氏这些年一直在将族内嫡系送往各地任职,怕是也有这方面的考量。一旦天都有变,其它地方也能够相互呼应-----至少,保全性命总是能够做到的。”

    站在李牧羊的立场,自然是应该对宋氏斩尽杀绝。就像宋氏之前对陆氏所做的那般。

    只是看着宋晨曦泪流满面的可怜模样,这样的狠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还得好言相劝,让她宽心。

    “李牧羊,你能不能------”

    “我答应。”李牧羊打断宋晨曦的话, 出声说道:“这是我欠你的,所以我愿意答应你这个要求 。我不会主动追杀那些已经逃跑的宋氏族人-----但是,其它人是否会派人追杀,就不是我所能控制得了。”

    “只要你不去-----他们就一定能够拼得一线生机的-----”

    “会的。”李牧羊点头说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我?”宋晨曦想了想,声音悲怆地说道:“家已不在,人也不在,我在哪里,又有什么区别呢?”

    ---------

    ---------

    小院之中,再一次陷入了持久的沉默之中。

    良久,还是崔洗尘再一次打破了宁静,出声说道:“当今君上,知人善任,少不得要励精图治一番吧?”

    “那是君上的事情,我们这些做臣子的怎么能知道王者心思?”灰袍老者出声说道。

    “虽然说雷霆雨露皆是皇恩,但是,还是希望雷霆能够微小一些,不然我怕崔氏一族的孱弱体格承受不住。保得命在,也能够为国效力不是?”

    灰袍老者看向崔洗尘,说道:“所以,你们崔氏临阵反击,尽起精锐屠杀宋氏满门------就是为了给自己挣一个活命的机会? ”

    崔洗尘神情淡然,看着灰袍老者问道:“如若是你,将会如何?”

    “和你做同样的选择。”灰袍老者沉声说道:“为子孙谋,哪里还讲得了道德良心?”

    “是啊。这倒是句实诚话。”崔洗尘无比感慨地说道:“都是做人爷爷的人了,又怎么可能当真不管不闻,一走了之?相识多年,可否在君上面前帮忙美言几句?”

    “铲除宋氏有大功。你做了君上和其它人都不方便做的事情-------我想,陛下会承这份人情的。”灰袍老者出声说道。

    “希望如此。”崔洗尘从石椅上起身,对着灰袍老者深深鞠躬。

    等到他重新落座之后,眼神变得犀利起来,出声说道:“心中尚有疑虑,还请老友帮忙解惑。”

    “但讲无妨。”

    “先皇到底是谁所杀?”

    “ 先皇是被李福所杀。”

    “李福是谁的人?”

    灰袍老者微微皱眉,问道:“你想知道什么?”

    “都到了这个时候,你仍然不肯告之真相吗?”崔洗尘轻轻叹息,说道:“剑神广场之上,先皇众叛亲离,被自己身边的内侍李福所杀,当时还是福王的君上继承大统------”

    “所以,你想要的真相是什么?”

    “剑神广场之上,我以为李福是当今君上的人。后来,我以为李福是宋氏的人。”

    “现在呢?”

    “现在,我怀疑李福是你的人-------”

    “既然李福是我的人?我又为何要让他刺杀先皇呢?将自己逼迫到那般窘迫危险的境地?”

    “ 先皇不是你杀的,也不是宋氏和当今君上所杀。先皇是自杀的。”崔洗尘的话犹如晴天霹雳,揭破这阴霾的天色,九天之上隐有雷电应和。

    灰袍老者颇为惊讶的看向崔洗尘,眼里露出了欣赏和惋惜的复杂神采。

    人老为狐!

    此人何止比狐狸聪明百倍?

    看到灰袍老者沉默不语,崔洗尘知道自己的猜测接近了事情的真相,沉声说道:“先皇是自杀的,因为他非死不可------虽然那个时候先皇口口声声的称你为「老狗」,对你非骂即罚,但是,他真正可以依赖和信任的人是你。也只有你,才能够让他将帝国军权放心托付。”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