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逆鳞 > 第七百八十四章、虎落平阳 !

逆鳞 第七百八十四章、虎落平阳 !

    第七百八十四章、虎落平阳 !

    “放肆。”崔洗尘身边的小辈厉声喝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崔家鼎盛之期,别说是这飞羽军一个小将,就是高坐马上的赵德祥都不敢与老爷子正眼说话。现在他身边的一个狗奴才竟然敢按着老爷子的肩膀就让他下跪,这还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这些货色也当得上老爷子一跪?

    看到这一慕,崔家儿孙辈皆目眦尽裂,恨不得拔剑将此恶奴给斩杀。

    “我自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小将眉眼一横,怒声喝道:“罪人之身,还敢如此嚣张狂妄,还有没有把朝廷法度放在眼里?”

    “我们自然将朝廷法度放在眼里,但是我崔氏之人也不是任人欺负的。”崔氏子弟出声喝道。“我崔氏先祖自西风建国始便是从龙之臣,千百年来,圣誉不断。我崔氏一门三公,文官武将无数,岂是你这些卑劣小人可以轻辱的? ”

    “啧啧啧,这话说的好听-----千百年来,圣誉不断。既然如此,你们又为何做出这等忤逆朝廷的事情?你们可曾把皇室宗族看在眼里?你们可曾把圣明君主放在眼里?”赵德祥一脸冷傲的说道。他是惠王的心腹,自然明白头上那位主子对崔氏一族的真实想法。若不是陆行空那个老匹夫出言力保崔氏,飞羽军早就大开杀戒将这崔氏满门给屠杀个干净。楚氏皇族被帝国权臣们压迫千年,世人皆知有宋,不知有楚,与这崔氏也有莫大的关系。若不是崔氏助纣为虐,若是崔氏站在皇族楚氏这边,宋氏安敢如此?

    压抑了千百年的戾气爆发,又有自己的儿子楚浔入魔之后被李牧羊当着自己的面给砍掉脑袋-----惠王心里恨极了这些世家豪阀,哪里还能够控制的住自己的情绪?

    他奈何不了陆行空和李牧羊爷孙,但是宋氏和崔氏可是没准备那么轻易就饶恕的。直到现在,追杀宋氏妇孺的监察司和夜枭司的人马还在外面忙活不休。

    赵德祥就想不明白 了,以前陆氏倒霉的时候,崔氏可不曾对他们手下留情。现在陆行空手握大权,难道不应当是血债血偿----为何要对崔氏如此优待?

    “难道仅仅是因为传言所说的崔氏那位小姐和陆行空的孙子关系暧昧-----若是如此,陆行空就不配做一个合格的政治家,如此行为简直是愚蠢之极-------”

    “你------”

    听到赵德祥所说的话,崔氏子弟还欲反驳,却听到崔洗尘出声喝道:“闭嘴。”

    他抬起头看着赵德祥的眼睛,沉声问道:“赵将军,当真需要如此吗?一点儿颜面也不愿意给老头子留下了?”

    原本威风赫赫的一国公爵,为了保全崔氏满门,自废神功,自毁丹田,变成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垂暮老者。

    现在,竟然被迫要向一个以前地位远远不如自己的将军下跪------

    落魄至此,让人心酸不已!

    “什么?”赵德祥避开了崔洗尘的眼神注视,出声说道:“哦,你是说跪迎的事情啊?那都是下面的人 胡言乱语,国公大人切莫当真。若是不想跪的话,本将军难道还能够勉强?不过,下面的人行事向来没轻没重的,若是进去抄家的时候不小心伤着了家里的孩子女眷-----就是把他们斩了,也难消国公大人的心头之恨吧?”

    崔洗尘整理衣衫,对着高坐马上的赵德祥重重的跪了下去。

    “罪臣崔洗尘恭迎赵将军。”

    面容憔悴、须发皆白、身体干瘦如枯萎的朽木。

    曾经不可一世的星空强者,国之重臣,现在就像是一个卖炭老翁一般苟延残喘向人低头。

    “父亲----你不能跪啊不能跪啊------”

    “爷爷,你快起来,快起来,我杀了这些狗贼------”

    “爷爷-----”

    ---------

    崔洗尘跪地,站在他身后的崔氏儿孙也跟着跪伏一地。

    一个个的痛哭流涕,悲愤不已。

    他们心中的信仰,崔氏的脊梁,就这么当着他们的面被人戳破打倒,这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

    “爷爷-----”崔小心奔了出来,想要将崔洗尘从地上搀扶起来,眼眶红润,泪湿双颊,急声说道:“爷爷,快起来,起来------”

    “小心,你怎么出来了?我不是交代过了,女眷呆在后院不许出门------”

    “爷爷,你何必如此委屈自己,你越是这样-----越是这样,他们越是不把我们当作人看----”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倘若爷爷不如此----怕是他们会对你们不利-----老朽纵横一生,不想连一家老小的性命都保全不了-----”崔洗尘也是眼眶泛红,悲声说道:“若是如此,我有何脸面去九泉之下见我崔氏的列祖列宗?”

    “爷爷,你不要去想这些。地上寒冷,你的身体承受不住------”崔小心哽咽说道。天寒地冻,眼见着今年的第一场初雪就要落下。要是以爷爷以往的身体,这点儿寒冷自然不会被他们放在眼里。但是,爷爷刚刚才散尽一身修为,现在正是身体最为虚空的时候。

    修行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修行高手散去一身修为,并不是变成了一个普通人,而是变成一个比普通人还不如的废人------丹田被毁之后的反噬之力可不是一个老人能够轻易承受得了的。

    崔洗尘并不起身,抬头看向高高在上的赵德祥,出声说道:“恭请赵大人还有诸位上官入府。 ”

    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崔洗尘,这位崔氏的一族之主,赵德祥心里百感交集。

    位极人臣,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又如何?

    一旦失势,还不是像狗一样的匍匐在地上向自己摇尾乞怜?

    ”不过,这种感觉真是美好啊------”赵德祥在心里想道:“把之前都不愿意正眼看自己的大人物踩在脚下,这种感觉真是-----美滋滋。”

    “赵将军好大的威风啊。”一道清冷阴厉的声音传来。

    只见长街之上,一群身穿飞鱼服的男人正迅疾无比的朝着这边奔涌而来。脚不沾尘,悄然无声。

    监察司!

    “该死的监察司怎么也来了。”赵德祥眉头紧锁,暗自想道。崔洗尘被摘了爵位,削了官职,就连他们住的这崔氏大宅也将收归国库。此番飞羽军受命抄家,这可是个肥差。赵德祥原本是要好好的发一笔横财的,但是,若是有了监察司的狗腿子跑来,怕是事情就不容易办了。少不得要分给他们一些好处。

    待到赵德祥看到为首之人是新任的监察史掌令使燕相马之后,心情就更加糟糕 了。若是此子的话,怕是拿点儿钱财是打发不走的了。

    “燕长史------怎么来了?”赵德祥高居马上,冷脸相迎。

    “陛下担心某些人徇私枉法,将原本应当送到内库的东西都搬到自己家府宅,特意让我前来监督查验------赵将军不会是对陛下的命令有所不满吧?”燕相马看到跪倒在地的外公崔洗尘,脸色阴沉如水,心里杀气腾腾。

    无论如何,他也不忍心见到外公被人这般欺凌侮辱。

    这赵德祥简直是罪该万死!

    “陛下有令,本将军怎敢不从?不过,燕长史此番前来,怕是有所私心吧?”赵德祥一脸嘲讽的说道。

    “私心?私心自然是有一些的,那就是好好为陛下办事,做好自己的差事------不然的话,那可就是辜负圣恩了。”

    “怕是不仅仅如此吧?”赵德祥指了指地上的崔氏族人,狞笑说道:“别人不知道他们犯的是什么罪行,难道燕长史也不知道?燕长史可要谨慎啊,万一羊肉没吃着,却惹了一身骚,那不是得不偿失?燕长史如此年轻,可还有着大好的前途呢。”

    燕相马一步步走到赵德祥面前,沉声说道:“第一,赵将军应当知道,我现在不再是监察司长史,而是负责整个监察司工作的掌令史。”

    “第二,监察司有监察百官,闻风上奏的职权。倘若我心情不好的时候,让人把赵将军和赵将军身边的这些亲近之人全部都给盯住了,你们贪了多少次赃,枉了多少次法,去了多少次春意楼,甚至去了几回茅房都清清楚楚记录在案。赵将军,就算你圣宠再隆,天长日久,你觉得自己处境如何?”

    “第三,崔洗尘是我外公,跪在地上的大多都是我的舅舅表兄弟------我是一个记仇的人,倘若我心里记挂着谁,那就一定会想方设法要去报复的。刚才赵将军也说了我还年轻,还有着大好的前途------赵将军当真要和我结下死仇?”

    “燕相马,你敢威胁本将军------你信不信我这就去秉告陛下,奏你私通叛贼,意图谋反-----”

    “据说宋孤独有一块绝品墨石,极其喜爱,轻易不肯示人-----”燕相马咧开嘴巴,似笑非笑的看着赵德祥,笑着说道:“赵将军,若是让陛下知道那献宝之人的名字,你猜会怎么着?”

    赵德祥脸色大变,双眼死死盯着燕相马,压低嗓门问道:“你待怎样?”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