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逆鳞 > 第八百零五章、不要嫌弃!

逆鳞 第八百零五章、不要嫌弃!

    第八百零五章、不要嫌弃!

    “第一剑剑名为《蝶恋花》,第二剑剑名为《相见欢》,那第三剑是不是叫做《西江月》?”李牧羊嘴角浮现一抹嘲讽。明明是那来自深渊的恶魔之族,却偏偏学人族学子那般的喜欢#吟诗作对附庸风雅的拽些酸文。

    你以为你是谁?也能和我们龙族比?

    我们龙族喜欢人族的才学,那是因为我们确实有才学。

    我们龙族喜欢#吟诗作对,那是因为我们龙族吟的诗作的对也同样能够流传千古。要知道,世间不少绝妙诗词都是龙族写的,只是因为龙族的身份太过敏感,所以一名龙族才子化名为「无名氏」。

    没想到的是,龙族的大脑太过简单,所有的龙族才子写了诗词都以「无名氏」发表。

    结果,无名氏成了神州最有名气的「神秘作者」了。

    龙族是有底蕴的,来自蛮荒之地的深渊恶魔有什么?

    只有脚气和恶心的口水!

    “第三剑名为《破阵子》。”邪月祭司看了李牧羊一眼,出声说道:“数万年岁月更替,人生太过漫长。实在无事可做的时候,便去阅读宫中所藏的那些神州才子们作的诗词典籍,实在是受益非浅。所以我所悟出来的三招斩龙之剑皆以词牌来命名-----醉里挑灯看剑,梦里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灸,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只因最喜辛弃疾的这首《破阵子》,最喜这词中的凌厉霸道之意,所以这第三剑,便以他的这首词来命名。”

    “词是好词,名也是好名,就是不知道剑术如何。”李牧羊实在受不了一个深渊恶魔来和他讨论人族的词作,总觉得那里面的人全都是野蛮人才对。

    “你知道深渊族为什么一直想要打破阴阳界,入侵神州吗?”邪月祭司出声问道。

    “不就是想要占据神州沃土?”

    “这只是其中一方面的原因。如果能够逃出深渊,从那不见天日终身处于黑暗世界的地方走出来,走进这拥有日月星辰的土地上来,那自然是人人求之不得的事情。”邪月祭司出声说道:“但是,这并不是全部。万物皆有灵,无论是人族还是龙族,或者是深渊族,都是天地生灵,都是神的子民-----凭什么龙族一出生就是半神之族?凭什么人族可以读书写字可以青史留名?深渊族-----又比你们缺少了什么?”

    “深渊族有顽强的生命力,有着近乎不死的寿命,有着超强的学习能力和吞噬力-------倘若他们成了这块土地的主人。又将是一幅怎样的场景?走在大街上穿着长袍的是深渊族,开饭馆的是深渊族,开医馆的是深渊族,开学馆的还是深渊族,那些学生也都是深渊族的孩童------下一个世界的文明将会由深渊族来创造。想想这光景,想想这盛世------这不是每一个深渊族的有志之士想要率领自己的族人走到的彼岸吗?”

    说到最后,邪月祭司的情绪竟然变得激动起来。显然,这样的理想和目标要根深蒂固的植于每一个深渊族领袖的脑海里,骨血深处。

    走出去!

    从深渊走出去!

    走到人族的世界!

    成为神州新的主人!

    李牧羊听着都有点儿莫名其妙的感动,很快就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莫名其妙了。

    “ 你有没有想过这样一个问题?”李牧羊出声问道。

    “什么?”

    “深渊族,也就是你的族人-----他们到了人族世界会不会水土不服?”

    “--------”

    “你先不要生气。”李牧羊出声劝慰着说道:“你想啊,在亿万年的历史长河中,有多少生物随着气候和环境的变迁而消失灭迹------可以在水中生活又可以翱翔天空的海马,虽然长得像龙却永远上不得台面的恐龙族,还有无数的鸟类和野兽------它们,全部都消失不见了。你的族人原本已经习惯了深渊,已经习惯了黑暗,你突然间把他们带到神州------他们水土不服,全部死翘翘了怎么办?”

    邪月祭司张嘴欲言,却发现不知道如何来反击李牧羊的话。

    甚至脑海深处还下意识觉得,这货说得还真他妈有道理 -------

    可是,总觉得情况有一点儿不对。

    到底哪里不对呢?

    当邪月祭司想清楚问题答案后,脸色瞬间变得冷酷深沉起来。

    “你所说的那些种消失的种族-----不是飞鸟便是野兽-------”

    “有什么问题吗?”李牧羊问。

    “深渊族是高等级种族-----是和人族共存的智慧种族------”

    “你看看你说这种话就很不智慧了。”李牧羊冷笑连连。“什么时候人族把深渊恶魔当作智慧种族了?至于龙族-----除了龙族自己,其它种族都是尘埃。在他们眼里,哪里还有其它的种族存在?”

    “李牧羊------”

    “忠言逆耳。你贵为深渊祭司,理应为自己的种族谋划一番------劝他们放弃攻击阴阳界石,好好呆在深渊不要出来-----还有你,把千度交给我,你自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吧。”

    “李牧羊,你真是不知好歹。人族百般欺辱,你仍然视他们为同袍。我对你至诚至信,甚至要和你共享神州,你却为了地上那几个垃圾和我翻脸-----那就先接下我这一剑《相见欢》吧。”

    说话之时,邪月祭司的身体已经化作了一团黑色的龙卷风。

    龙卷风朝着李牧羊所在的方向笼罩而来,像是要与它接触,与它亲近,与它融合为一体。

    那龙卷风轻轻的,柔柔的,看起来没有任何的伤害。

    可是,李牧羊却非常清楚,虽然这一剑叫做《相见欢》,可是,倘若当真与其相见的话,一定不会让人欢喜------

    李牧羊的身体化作一道白光,白色的光华拉扯开来,犹如一条白龙般去躲避那黑色龙卷风的笼罩与侵袭。

    邪月祭司是黑,李牧羊是白。

    一黑一白在高空之上缠绕、追逐、融合却又撕裂,撕裂又融合。

    黑色龙卷风里面有黑光闪烁,一道又一道的剑光从那黑风之中突兀而起,急斩身边的白龙。

    白龙也不甘示弱,张牙舞爪,一次又一次的朝着那黑色的龙卷风咆哮痛击------

    直到这个时候,李牧羊才真正的清楚,所谓的《相见欢》不是一剑,而是由无数小剑组成的大剑。

    每一剑都凌厉无匹,每一剑都凭空而起。

    龙卷风便是剑,剑藏在龙卷风之中,突兀而至,神鬼难测。

    即使是李牧羊化龙后的修为境界,想要提防这无数把小剑也极其吃力。龙角脊背、腹部四肢全都被那利剑切过------

    或轻或重,留下了深浅不一的伤口。

    也幸好龙鳞是世间最好的盾牌,普通的物理和法术攻击对他而言没有任何作用。

    当然,倘若是享誉世间的星空强者,他们的攻击还是极其可怕的。一剑可拦江,一剑可断山,这样的实力已经堪称半神之力了。

    这对同样为半神之族的龙族而言还是非常危险的。

    更要命的是,孔雀王朝是世间最富裕的王朝,千度作为孔雀王朝唯一的小公主,自然使用的都是最好的武器了------

    无论是她曾经赠送给李牧羊的桃花剑,还是她此时手里所使用的惊鲵剑,都是世间一等一的好剑。任何一把传世都将会引起神州响动,但是对千度而言-----也不过是一把趁手的宝剑而已。和孔雀剑阁里面悬挂的三千把宝剑没有太大的区别。

    所以,当邪月祭司占据了千度的身体,便也同样的占据了千度所拥有的一切。

    李牧羊舍不得攻击千度,因为他怕把千度给打坏了-----万一邪月祭司察觉到危险,想要换一个躯壳,李牧羊却一拳轰了过去,还处于昏迷状态的千度不是死路一条?

    就算李牧羊想要攻击千度也不成,因为千度身体里面配备着无数防御神器。其它的都不算,就是一个名列《宝器榜》上的琉璃镜就让人的攻击大打折扣。

    打重了会伤害到千度,打轻了被琉璃镜抵消-----李牧羊只觉得这一场架打得憋屈之极。

    邪月祭司却没有这样的顾忌,倘若李牧羊愿意降服于他,他是极其乐意的。

    至高无上的半神之族龙族都是他的奴隶,说出去还是很有面子的一件事情。至少,他觉得比他们深渊族的领主要威风许多-----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有权势的地方就有攀比。

    所以,当邪月祭司使着千度的惊鲵剑,施展他的《相见欢》,一剑又一剑的斩在李牧羊的身上时,李牧羊一次又一次的在心中咆哮出声:赢千度,你在我身上斩的每一剑,都将在我身上留下一个疤-----以后你可千万不要嫌弃。

    有些事情还是需要说清楚的,谁的屁股谁擦,谁的责任谁负。

    黑色龙卷风越卷越大,越卷越大。很快就将李牧羊的白龙给笼罩进去,包裹其中。

    白龙消失不见了,只有那黑色的龙卷风在高空之上翱翔飞行。

    李牧羊被邪月祭司包裹了,或者说,它被囚禁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