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逆鳞 > 第九十三章、欺人太甚!

逆鳞 第九十三章、欺人太甚!

    第九十三章、欺人太甚!

    从鸡鸣泽走出来,李牧羊和名为公输垣的胖子买了辆马车朝着星空学院赶去。

    此行危险重重,杀机四伏。

    看来崔照人和数十名帝国监察史死亡的事件已经发酵,这是崔家或者其它的利益相关方做出的激烈反击。

    让李牧羊心中疑惑的是,这个胖子一直不离不弃。

    他只说欠下李牧羊一个天大的人情,却又不说欠了李牧羊什么人情。

    李牧羊心里很忐忑,他觉得自己变英俊了之后突然间就开始招男生喜欢了。

    听说帝国一些贵族喜欢那种长得很清秀的小男生,李牧羊好几次偷偷对着河水照了照自己的脸,发现自己就属于那种类型。

    于是,一路走来他和胖子即亲密合作默契配合,又刻意地保持一定的距离。

    譬如胖子刚才把自己用嘴巴含过的半颗小药丸给李牧羊吃,李牧羊当场就发现了他的诡计他要是接受了,那不是和胖子间接接吻了吗?

    他才不上当呢。他的初吻是要送给

    李牧羊认真地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自己的初吻到底应该送给谁。

    “一定会有那么一个人。”李牧羊在心里想道。“爱自己如生命。”

    想到这句话的时候,脑海中竟然出现了李思念那张嘻笑娇美的脸。

    李牧羊吓了一大跳,拼命摇头从脑海里把李思念地脸给甩了出去。还呸呸呸地吐了好几声

    心想,那是自己的亲妹妹,怎么可以把初吻给她呢?自己真是个禽兽。

    不,连禽兽都不如。

    李牧羊发现了一个更加悲剧地事实。能够爱自己如生命的女性,而且是年轻女性除了李思念之外怕是也不会有别人了。

    “快到了。”胖子也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不远处已经死透的马脸杀手,心有余悸地说道:“这是第几批了?”

    “第六批了吧?”李牧羊想了想,说道:“可惜没有马车代步,我们只能依靠双腿赶路。你我都身上带伤,怕是会拖慢行程。”

    “咬牙坚持一下。到了星空学院就好了。到了那里就没有人能够伤害你了。”胖子给李牧羊鼓劲儿,也是给自己鼓劲儿。

    “这次真是多谢公输兄,如果不是你一路帮忙照应的话,怕是我早就遇害了。根本就不可能走到这里。”

    公输垣摆着胖手,说道:“开什么玩笑?崔照人都杀不死你,就凭这几个废物?不过我们还是快走吧,崔家悬赏十万金币要你脑袋。那些杀手都疯了一样地扑过来。现在还只是一些不知名的,倘若他们请到帝国排名前十的杀手赶来,你我合力也只有死路一条。你这功夫时灵时不灵的,也确实让人心里没个着落,每次遇到敌人时我都不知道到底是要打还是要跑”

    “”

    两人再次辛苦跋涉,脚步如飞地朝着预定的目标前行。

    过了红河峡谷,就是一片入眼皆绿的平原。

    平原之上有大鸟掠空,有雄鹿饮水,有狼群嚎叫,还有秃鹫正津津有味地吃着一具庞大的足有数十米长的不知名生物的骸骨

    看到有行人走来,也只不过是抬头看了一眼,然hou 继续埋头苦吃。它们不畏生,不惧人。看着它们成群结队吞噬腐肉的模yàng ,倒是让李牧羊心里有些发毛的感觉。

    “这是花语平原。”胖子出声说道。“听名zi 是不是觉得很诗情画意?”

    “名zi 是不错。”李牧羊点头。

    “但是它却是神州十大死地之一,名列第六。”胖子一脸高深莫测地说道。

    李牧羊看看四周,说道:“不会吧?就这几只大鸟和狼群?”

    胖子翻了个白眼,说道:“你知道这花语平原有多大吗?它比整个江南还要大上十几个江南。而且,现在是白天,我们走得是官道。”

    “官道?”李牧羊看了看不远处对着他们流口水的狼群,一脸惊诧地说道:“连路都没有,这算是什么官道?”

    “所以我才说它是十大死地之一啊。”胖子一脸警惕地看着四周,说道:“小心一些。”

    李牧羊瞄瞄四周,空荡荡地没有一个人影,说道:“星空学院今年不会就招收我一个人吧?报道日期临近,为什么没有看到其它的学生?”

    胖子撇了撇嘴,说道:“星空学院是神州最神秘的学院,每年招收的学生自然不只是你一人而已那些学生从神州大陆各个区域赶来,有远有近,有早有晚最重要的是,有谁是像咱们这般一路被追杀过来的?”

    “”

    “入了星空学院,还被人欺负成这样子李牧羊,你是星空史上最悲剧的入学新生了吧?”

    “”

    两人一边聊天一边赶路,不过路上再没有遇到什么危险的刺杀。

    倒是在夜晚睡觉的时候狼群跟了过来,胖子睡得正香时被嚎叫声音打扰,冲出去忙活了一阵子,等到他再次回来时叫声就消失了。不过倒是提了两条狼腿丢在渐熄的火堆上àn 烤着,第二天起床就成了他和李牧羊的美味早餐。

    在花语平原上àn 又走了两天,地势越来越险峻起来,可以看到远处被烟雾笼罩高耸入云的大山。

    李牧羊大惊,说道:“我们是不是走错路了?我怎么发现越来越荒凉了?”

    说话的时候,李牧羊就已经从内缝口袋里摸出星空学院的地图。那是骑鹤师兄送给他的,古锦绘制,所以在他落入大江时没有被江水给泡烂。

    “快到了。”胖子指着前面说道。“看到那座最高的山没有?就是那里面。”

    “星空学院不是学院吗?”李牧羊心中隐隐地不安。这哪里还是学院啊?这是神仙修道的修府吧?

    “如果不把学xiào 建在这里,它凭什么叫做星空学院?威风在哪里?逼格在哪里?和世间那千万所学院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

    听到胖子这么反驳自己的话,李牧羊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毕竟,星空学院是他将要进入的学院。这么高逼格的学xiào 都把自己录取了,那自己该是多么优秀啊?

    最关jiàn 地是,李牧羊现在处境堪忧,杀手成群结队地杀来,他地脑袋随时都有可能被人给拿去换赏钱。

    这样的学xiào 让他很有安全感,虽然他对这所学xiào 没什么安全感。

    唯一麻烦的地方就是:回家的路途艰难遥远了一些。

    不过,如果能够保住父母妹妹的命,就算是让他永不回归他也愿yi

    李牧羊终于体会到了近在眼前,却又远在天边的真正含意以前一直以为这句话形容的是说自己喜欢却又泡不到的妞,譬如崔小心。

    现在他知道,他还有词语本身的意思。

    早早就看到了那高山,但是李牧羊没想到自己又走了两天。

    他觉得这一段时间双脚走的路是他前十几年所走路的总和还要更多一些。

    越是往前,越是感觉到了一股阴寒之气。

    走到那座耸入云霄地山脚下的时候,已经是阴寒刺骨。

    李牧羊感觉到了寒冷。

    没有寒风,这冷不是由外至内,而是由内至外。

    先是感觉到心里寒冷,骨髓寒冷,然hou 才感觉到脸上身上的皮肤冷。

    胖子也冷,身体上的肥肉哆嗦着说道:“这鬼地方幸好星空学院没有招我,招我我也不来。”

    “”

    胖子指了指那座高山,说道:“此山为无名山,星空学院就在上àn 。到了这里,我们就安全了”

    话音刚落,从云雾之中走出了几拨人马出来。

    第一拨是个丑陋老妇,身穿黑色袍,手持蛇头拐。

    第二拨是两个和尚,两人头上各有九个戒疤,一人持铁铲,一人持木鱼。

    第三拨是七名持双刀的男人,有高有矮,有胖有瘦,留着满头小辫子,穿着花花绿绿地衣服。一看就非中土人士。

    第四拨是一个青衫男人,单人匹马,怀抱巨剑

    胖子身上的肥肉哆嗦地更加激烈了,破口骂道:“我说这几天他们怎么跟老鼠一样地都消失了,我还以为是被咱们兄弟俩给甩得没影子了原来是跑到咱们前面,想要来一个彻底地截杀。”

    李牧羊地心直往下沉,但是这个时候容不得他躲避,更没有后退的机hui 。

    挡在他前面的都有四拨人,那些闻着血腥味道而来的又有多少?

    李牧羊跨前一步,挡在胖子的前面,说道:“公输兄,俗话说送佛送到西,你已经把我送到这学院脚下,咱们就此分别吧”

    胖子破口大骂,说道:“李牧羊,你把胖爷当成什么人了?这种生死关头,我能够丢下兄弟不管独自逃命?”

    “”李牧羊眼眶湿润,大为感动。生死关头,不离不弃,胖子果然是自己的好兄弟。

    “再说,我就算想逃,他们也不会放过我你的脑袋值十万金币,我的脑袋也值五万金币好不好?五万金币也是钱啊,他们哪有看到金币不要的道理?”

    李牧羊愕然,说道:“你也被悬赏了吗?之前怎么都没有听你说过?”

    胖子脸色燥红,很是不满地说道:“我不想说凭什么你的脑袋值十万,我的脑袋只有五万金币?这不是欺负人吗?”

    李牧羊张了张嘴,狠狠地点头,说道:“简直是欺人太甚。”

    ps:2015年最后一天,你有什么遗憾?

    我的遗憾就是我没办法更的更多,写的更好,大脸没瘦,痔疮没割。

    15年的最后一天,恳请大家将月票投给老柳,让我们以再第一名的成绩迎接新的一年!

    期待逆鳞新的一年红红火火,也期待兄弟们新的一年红红火火!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