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逆鳞 > 第九十五章、一个滚字!

逆鳞 第九十五章、一个滚字!

    第九十五章、一个滚字!

    如果还是原来的自己,是不是比现在生活的更加轻松惬意?

    一路走来,李牧羊总是情不自禁地想起这样的问题。

    如果没有落日湖边的那场争斗,如果没有和崔小心的那番聊天,如果没有杀死乌鸦,甚至如果没有这次的文试第一

    自己仍然是那个昏昏噩噩又软弱胆怯的漆黑少年,上课发发呆睡睡觉,回家听李思念唱唱歌撒撒娇,混吃等死,碌碌无为。

    一生最大的成就也可能就是接管家族产业成为一家店铺的小老板那样应该也生活的很幸福吧?

    这一段时间,李牧羊觉得自己生活的很辛苦。他头一回意识到,仅仅是为了活着,就是如此艰难的一件事情。

    一路走来,他和胖子击退了六拨刺客。现在好不容易来到了星空脚下,却没想到又遭遇了这样的一场合围剿杀。

    李牧羊心里很委屈,很愤怒。

    他看过的那些侠怪小说之中,高手都自有一番风骨傲气,他们杀人的时候是不允许别人帮忙的。

    丢一幅白手套出去,然后两个人就举剑战在了一起。势均力敌,公平正义。

    李牧羊看着骑着大马从头顶上方压迫而来的剑客古漠,看着从左右两边持着大铲和木鱼奔来的两个酒肉和尚,还有穿的花枝招展奔跑起来满头小辫随意摆动的七名二#逼中年这他妈的算是什么?还讲不讲江湖道义了?

    故事里都是骗人的。

    “哈哈哈,李牧羊你吃洒家一铲”持着大铲子的胖和尚后发先至,手里重逾千斤的半月铲挥舞起来虎虎生风,一铲子下去能够碎金裂石,半座山头能够给削没了。

    胖和尚想要拿那十万金币的赏格,所以这一铲子是朝着李牧羊的脑袋铲过来的。

    一铲下去,李牧羊的脑袋高高地扬起,那十万金币就是他自己的了。

    手持木鱼的瘦和尚速度慢一些,不是直直地朝着李牧羊奔来,而是沿着战团转圈,在奔跑的过程中还拿着木锤敲击鱼头。

    梆

    梆

    梆

    每重击一次,李牧羊的脑袋就感觉到一阵昏眩。

    身体发软,站立不稳。

    “李牧羊,这是木鱼鼓是一种很厉害地音波攻击,快把耳朵闭上。”胖子公输垣身体灵海地躲开了鬼寡妇的一次蛇拐攻击,赶紧出声提醒自己的小伙伴不要被那声音所迷惑了心智变成痴呆。

    七个二#逼中年啊啊啊大叫着扑了过来,因为他们的人数太多,没办法一次排开地攻击李牧羊,所以只能排成长龙。

    大罗刹手持双刀,第一个朝着李牧羊劈来。一击不成,立即闪去,然后二罗刹的双刀就已经从中路或者下三路刺来。

    他们步伐诡异,刀法凛冽,而且配合极其默契,进退间都暗合玄门阵势,形成一波波很流畅地击杀狂潮。

    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李牧羊唯一能够选择的就是迎头反击

    李牧羊咬了咬牙,握拳轰出。

    砰

    他蓄势已久的那一记破拳轰在了马腹之上。

    噗

    一声闷响传来。

    枣红大马的腹部被破拳击中,护体的皮革被打地爆裂开来出现一个大洞,从那个大洞里面流敞出鲜红色的血水汁液。

    李牧羊全力出手,那一拳竟然把古漠的座骑给打出了一个窟窿。

    嗷

    大马吃痛,拼命地嘶嚎惨叫着。

    他的身体拼命地挣扎,想要逃离战场跑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但是它的身体被古漠的双腿给夹住,它的鼻空里还拴着控制它命运的缰绳。即便想走,也根本就动弹不得。

    古漠死死地按着座骑,让它变成了自己身体的一部份。

    他把那匹马当成自己的肉垫护盾,让它的身体朝着李牧羊的脑袋压去,而他手里的巨剑呼啸而来,挟裹红色火焰去收割李牧羊的脑袋。

    他和胖和尚的目地一样,也是抢脑袋而来

    当然,他这一剑是由上至下斜劈而来,如果李牧羊被他砍中的话,损失地就不仅仅是一颗脑袋,身体也会被斩成两半。

    “死吧。”古漠眼神如电,寒声说道。

    他自小在崔家长大,受崔家培养训练,是崔家老爷子崔洗尘的近身侍卫。

    就是因为他一直跟在崔洗尘的身边,所以他清楚崔照人在崔家有着什么样的角色定位。特别是这次针对相位之争,崔照人在其中处于一个关键的位置他是刺向陆行空的先锋军,是击溃陆家的发动信号。

    一旦许达被运送到天都并且成功开口咬死陆行空,不开口也行,畏罪自杀留下一份指证文书,那么他们后续的手段就会层出不穷地袭来。直至将陆家给打入谷底。

    宋家的那位星空之眼也不喜欢陆行空,到时候他们崔家发动了总攻,想必其它家族也不会坐以待毙吧?

    结果呢?

    天都的陆家还没有出手呢,倒是他们这边的一个重要人物崔照人被面前这个小子给杀了。

    局势变幻,胜败转变。

    现在陆家反咬一口,陆行空跑到君王面前去告御状,崔家赔了夫人又折兵,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崔老爷子面圣回家之后砸了不少名贵的瓷瓶宝器

    就连皇上都被李牧羊给狠狠地抽了一记耳光。他地监察司死了那么多人,不说追究责任,就连一句狠话都说不出来。

    做君主到了他这样的地步,心里何偿不会憋气?

    所以,不管是为了家族还是为了西风皇室,他都有必要把这个李牧羊给杀掉。

    这也是崔老爷子把他派遣出来全权负责此次追杀围剿地重要原因。

    李牧羊知道情势危急,但是这段时间连番苦战,身体隐伤,疲惫不堪,刚才那一拳已经耗尽了他身体全部的力量。

    又有木鱼鼓在旁边梆梆地敲着,每一声都专门往他的脑袋深处钻去,就像是有一根锥子在重重地刺激他的脑袋。

    李牧羊头痛欲裂,双眼赤红,快要晕獗过去。

    “我要变身。”李牧羊在心里呐喊着。

    黑龙兄,你倒是赶紧出来啊你快回来,我一个人坚持不来

    什么时候变身,如何才能够变身,这对李牧羊来说还是完全未知的领域。

    他现在卯足了劲儿想变身,可是身体却不所为动这都生死头头了,怎么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李牧羊不想死。

    他不想离开自己的父母离开自己的妹妹。

    世界那么大,他想好好看看。

    星空学院那么酷炫,他想要进去感受一番。

    他想要活着。

    “你们都去死吧。”

    李牧羊再一次握紧自己的拳头,握紧那酸涩甚至都有些发抖的拳头。

    他以悍不畏死地姿态朝着那些赏金杀手冲锋。

    不管是谁想要摘他的脑袋,他都要让对方付出代价。

    尽自己所能!

    呼

    一阵狂风席卷而来。

    尘土飞扬,天地变色。

    所有人的眼睛都难以视物。

    唳

    然后众人才听到有清脆地鹤鸣声音传来。

    等到狂风停歇,尘土散去,眼前再次恢复清明。

    众路高手才发现,被他们围拢在中间包了棕子的李牧羊竟然消失不见了。

    “李牧羊呢?李牧羊去了哪里?”

    “李牧羊跑了?这个小贼会通天妖术?”

    “老大,我们要不要去追”

    因为这边的动静太大,正在追杀胖子的鬼寡妇也被那劲风刮得睁不开眼。

    她停下了攻势,眼神疑惑地朝着这边看了过来,声音嘶哑难听地问道:“李牧羊呢?李牧羊那个小子去哪儿了?你们一群成名高手围攻一个无名小辈竟然还被他跑了你们还有脸出来干这种无本买卖吗?”

    鬼寡妇很生气。

    大家是来摘脑袋分钱的,结果脑袋提供方却跑得不见人影。

    没有了脑袋,他们靠什么去换钱?

    不过转念一眼,自己一直苦打的胖子脑袋也值五万金币,赶紧转身把他死死地给盯牢了。

    心想,虽然这家伙便宜了一点儿,但是砍下他的脑袋也有五万金币可拿。无论如何,这五万金币自己是要拿定了。可不能被其它人给抢跑了。

    嗖

    一只巨大的白鹤从九天之下俯冲而下,然后稳稳地停留在了众人的面前。

    众人想要击杀摘走脑袋的目标人物李牧羊正骑在鹤背之上。

    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盯着站在鹤背之上的那个身穿白色流云袍的俊美男人。

    男人站在鹤背之上,并没有下地的意思。他的衣衫纤美飘逸,他的鞋子一尘不染。就像是从九天之上下凡的谪仙人。

    “滚。”男人仰脸看天,面无表情地说道。

    ps:感谢青色韶华君的十万赏,成为我们逆鳞新一任萌主。么么哒。感谢没包子好心塞兄的万赏,感谢随小小的万赏,感谢莫啵才子的万赏,感谢你们16年的大年初一送给老柳的大红包。

    新的一年,也是新的一月,老柳很认真地求几张月票!!!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