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逆鳞 > 第一百零六章、遭遇沙盗!

逆鳞 第一百零六章、遭遇沙盗!

    第一百零六章、遭遇沙盗!

    李牧羊睁开眼睛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自己竟然还活着。

    他以为自己死定了。

    从那么高的地方落下去,耳朵呼啸的风声仿佛都持续了好几个世纪,粉身碎骨四个字是自己最真实的写照了。

    “崔小心呢?”李牧羊猛地起身,眼睛四处寻找着。

    没有看到崔小心的身影,入眼处却是一大片荒凉的戈壁。

    红色的岩土就像是天边的晚霞,空荡、贫瘠,却又让人有一种心灵震撼的悲伤。

    身体在不停地摇晃,屁股时不时地被颠起然后又迅速地落下。

    人喊马嘶,车轮辘辘。

    李牧羊这才发现自己正躺在一辆马车的货物上面,数十辆大车组成的车队蔓延成一条蛇形的长阵。

    头脑晕沉沉的,李牧羊一时半会儿还反应不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是正在爬山吗?不是从山上掉下来了吗?怎么现在又到了这戈壁里面?

    幻境和现实不停交错,李牧羊有种神经差乱的感觉。

    难怪这星空学院能够成为神州最神秘的学院,这入院考察也实在太艰难了吧?这是要把人给往精神分裂玩啊。

    “小伙子,你醒了?”一个粗壮的汉子打马过来,咧开嘴巴对着他憨笑。

    汉字说话带着浓重的关中行省口音,和江南的吴脓软语相差甚大,但是却很容易听懂。

    他的身上披着轻甲,腰间挂着一把青色大刀。眼神有神,看起来身手不凡的模样。

    “我为什么在这里?这是在哪里?”李牧羊急声问道。

    “这里是红魔谷。”汉子笑呵呵地说道。他用手指着远处奇形怪状的红色沙丘,说道:“你看看那些山坡像不像是红色的魔鬼?”

    “像。”李牧羊点头说道。他不在乎那些红色沙丘像什么,他更关心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那我-----怎么到了红魔谷?”

    “是我们救了你。”粗壮汉子爽朗笑着,说道。“你昏迷不醒躺在路边,我们把你给救了回来。”

    “你们去了花语平原?”

    “花语平原?那倒没有。那种地方我们可不敢去,我们是在红树林看到你的-----”粗壮汉子笑着说道。

    李牧羊有种想死的感觉了。

    红树林又是哪里啊?他想要走回到无名山又得多少天啊?会不会又像上次一样一路走来遭遇无数次的袭击刺杀----李牧羊有种身体脱力的感觉。

    “我的命怎么就那么苦啊?”

    “我还有个同伴----你们发现我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一个姑娘?一个漂亮地姑娘。”李牧羊急忙问道。

    “没有。”粗壮汉子摇头说道。“我们只发现你一人,未曾发现一个漂亮姑娘。”

    李牧羊又是一阵哀叹,他觉得自己现在已经神经错乱了。

    他担心自己没机会进入星空学院,倒是先进入专门用来收治帝国犯下种种心理疾病的神经病院。

    “还没请教大哥尊姓大名-----”

    “不敢当。”粗壮汉子哈哈大笑,说道:“我叫甘阳,是关中行省万利镖局的镖头,带着手下的兄弟来送一趟货----”

    李牧羊看看那长长的车头,问道:“甘大哥,请问这趟货准备要送到哪里?”

    “送到石门镇,然后在哪里卸货,有人接货。”甘阳倒也坦白,直接说出了他们此行的目的地。

    “石门镇-----”李牧羊轻轻念叨着这个名字,满嘴的苦涩。这又是一个他所不熟悉的名字和地址。他想要去花语平原,他想要去无名山,他想要进星空学院----跟着这车队猴年马月才能够赶过去啊?

    “甘大哥,我想知道,从此地去花语平原有多远?大概要走多少天?”

    “什么?”甘阳大惊,说道:“小兄弟,不要怪哥哥没有提醒你,那花语平原可是神州十大凶地之一,人迹罕至。我们听着就觉得毛骨悚然,你竟然想要去那种地方?”

    “我也不一定非去不可----就是随便问问。”李牧羊敷衍地说道。他不想解释什么,那样与事无补,也只会让好心人平白为自己担心而已。

    甘阳仍不放心,说道:“小兄弟,我知道你年轻胆大,但是有些事情还是不要轻易尝试的好。活得好好的,何必拿命去玩呢?”

    他指着守护在车队两侧的黑衣汉子们,说道:“我们镖局的兄弟最怕走红魔谷,为什么?因为很有可能会遇到沙匪。那些沙匪凶残毒辣,不仅抢货而且杀人。每年被他们抢走的货物和杀掉的镖师也不知道有多少---可是,能不来吗?每个人都有一大家子人要养活。他们不来,老婆孩子吃什么?穿什么用什么?”

    “他们这是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赚钱养家,你倒好,活得好端端的,却自己要去花语平原自寻死路----咱们相遇也算是有缘。我把你从那红树林救出来,你就欠下哥一个人情。不让你还别的,就给我好好地活着。活得长长久久的。答应哥哥,那花语平原咱不去了,好不好?”

    “我-----”李牧羊看着他憨厚真诚的表情,隐含忧虑的眼神,沉重地点了点头,说道:“好,我答应你----”

    花语平原他还是要去的,只是他会保护好自己。要让自己好好地活着,活得长长久久的。

    “好兄弟。”甘阳一巴掌拍在李牧羊的肩膀上面。他那扑扇般的大掌几乎要把李牧羊的骨架给拍散了。

    李牧羊痛得呲牙咧嘴,跟着呵呵傻笑。

    甘阳打马走在李牧羊身边,问道:“小兄弟叫什么名字?”

    “我叫李牧羊。”

    “李牧羊?牧羊,好名字。我们镖局里面也有牧马犬----它们能够帮我们看管好跑散的马匹。”甘阳笑呵呵地说道。

    听到这边的笑声,又有几名年轻的镖师也围拢了过来陪着说笑。

    其中有一个叫甘亮的少年,年纪和李牧羊相仿,却自豪地说自己已经走了三年镖了。也就是说,在李牧羊还在学校里读书的时候,他就已经和这些粗壮的汉子们走南闯北吃沙子迎烈日赚取一家人的吃食。

    甘亮脸色黑红,却有着少年人才有的纯黑眼神。

    他对李牧羊极有好感,不停地询问他一些问题。

    李牧羊对他说,以他现在这样的年纪,应该是读书的时候,怎么跑出来做镖师了?

    甘亮说他这辈子没机会读书了,不过他要存很多钱好让自己的儿子读书------假如他能够娶到一房婆娘的话。

    在他知道李牧羊的家是在江南城之后,他一脸向往地说道:“我爸去过江南城,他说那是帝国最富有最漂亮的城池------总有一天我也要去江南城,押着长长的镖队赶过去。”

    听到甘亮的话,甘阳的脸色有些哀伤。

    趁着甘亮打马出去吆喝马匹的时候,甘泉小声向李牧羊解释,说道:“甘亮的父亲也是我们镖局的镖师,就是在走镖路上被匪盗杀死-----走得就是红魔谷。我们镖师行业有个规矩,就是父死子替,老子死了,儿子接班继续走镖。甘亮才一人多高的时候,就已经跟我们一起走镖了----没办法,家里老娘有病,一天两碗药,不来没有活路。”

    李牧羊听得心酸不已。伸手摸了摸自己怀里的金币,想着离开的时候把其中一半送给甘亮。这样的话就可以减轻一下他的生活负担了。至少这些钱可以拿去给他的母亲抓药治病。自己去了星空学院,应该也没有太多需要花钱的地方。

    正在这时,正前方有浓烟卷起,朝着这边快速袭来。

    “不好。”甘阳大惊,看着那股浓烟所在的方向大声喊道:“沙盗来了-----大股沙盗----”

    那不是烟,是沙盗奔跑起来时带起来的漫天沙土。

    “有沙盗------”

    “沙盗来了------”

    听了甘阳的预警,商队立即就忙活起来。

    走在最前面的车队停了下来,后面的车队赶了上去和他们围拢成一个小圆圈。马头朝着圆圈内侧,货物被顶在最外围阻挡敌人进攻。商队里面的一些管事伙计面如死灰战战兢兢的躲在包围圈的最中央。

    甘阳指挥着几十名镖师排成两排,挡在车队的最前方。直接迎接向冲锋而来的沙盗。他们的动作迅速平稳,不见有丝毫紊乱。看起来平时没少训练。

    商队找他们过来,就是为了守护货物人员的安全。这个时候就是他们出力卖命的时候了。

    身材单薄的甘亮也在其间,矮上一截的他就像是被一群母鸡围拢在中间的小鸡崽。

    李牧羊的心脏猛地揪紧,出声喊道:“甘亮-------”

    甘亮转身,黑瘦的脸上满是坚毅和仇恨。

    他看起来也很紧张,握刀的手在微微的颤抖。但是仍然努力地笑着,大声对着李牧羊喊道:“不要怕,我们会保护你的-------”

    (PS:感谢水胜和舞天大萌B两位兄弟的万赏!老柳现在负债累累,有种收拾包裹跑路的冲动啊-----__)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