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逆鳞 > 第两百零四章、龙脸哪搁!

逆鳞 第两百零四章、龙脸哪搁!

    第两百零四章、龙脸哪搁!

    御景中学正门门口,停着一辆又一辆等候着接送小主人回家的马车。

    在一辆漆黑的马车里面,燕相马正闭着眼睛悠哉悠哉的哼唱着小曲。

    “饿眼望将穿,谗口涎水空咽,空着我透骨相思病染,怎当他临去秋波那一转。休道是小生,便是铁石人,也意惹情牵——老路,什么时辰了?”

    布帘被人揭开,李大路阿谀奉承的脸出现在车窗外面。

    李大路是燕相马的江南旧部,燕相马护送崔小心回天都的时候,把这几个得力心腹都带在了身边。所以,他们到了天都仍然听燕相马的使唤。

    “少爷,我问过时间,李小姐快要出来了。”李大路笑呵呵的回答着说道。

    “我问你现在是什么时辰,你答李小姐做什么?什么李小姐?谁家的李小姐?”

    “少爷,我不是那意思——现在是——”

    “行了行了。去看看李小姐什么时候出来。看到她的身影了赶紧告诉我一声,本少爷要出去和她来个巧遇。”

    “巧遇?”

    “巧遇。”燕相马笃定的说道。“每个人的一生都会遭遇无数次的擦肩而过。但是,李思念恰好从那道门走出来,我恰好又等在那道门的门口——这不是巧遇是什么?”

    “是是是。是巧遇。”李大路连连点头。

    学校门口突然间骚动起来,然后三三两两身穿学校制服的学生开始出来。

    一波又一波,一群又一群。

    从开始等到结束,最后都没有什么人从学校里面出来了,李大路仍然没有看到李思念的人影。

    燕相马等得不耐烦了,从马车里面跳了出来,说道:“怎么回事儿?为什么还没有出来?”

    “少爷,李小姐——会不会吓得从其它的地方逃跑了?”

    “跑?她为什么要逃跑?本少爷是吃人的魔鬼不成?”

    “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再说,其它能逃跑的地方都有我们的兄弟,她能逃到哪儿去?”

    “或许是还没有出来吧。”李大路安慰着说道。“少爷不急,我们再等等。”

    “我急什么?”燕相马冷笑。“不就是一个女人嘛。我堂堂的江南大少,监察司长史,还会在意一个女人?”

    “那是。少爷是什么样的人物,李小姐那样的庸资俗粉——”

    啪——

    燕相马一扇骨拍打在李大路的脑袋上,骂道:“你这狗奴才有什么资格说李思念是庸资俗粉,你看我不打破你的狗头——”

    “少爷饶命。我说错话了,李小姐美若天仙——”李大路落慌而逃。

    又等了一会儿,仍然不见李思念从学校里面出来。

    燕相马等了一阵子,快步朝着学校门口走过去。

    他一把抓住小环的胳膊,问道:“小环,李思念叫?她怎么还没有出来?”

    “燕少爷——”小环满脸小星星的看着燕相马,说道:“思念姐今天没来上课,她请假了。”

    “请假?”燕相马脸色一惊,说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昨天就请假了。”

    “——”

    “燕少爷,你要不要回去?恰好我们顺路——”

    “小环,你先回去吧。我这个月可能不回去。”

    “啊?”

    “走吧。不要留恋。伤心人——正在伤心。”

    送走了一步一回头的小环,燕相马怅然若失的模样。

    “少爷,我们明天再来。我就不信李小姐明天还请假。”李大路忠心耿耿的安慰着说道。

    “明天,我就要走了啊。”燕相马轻轻叹息——

    清晨。

    风和日丽,霞光万里。

    陆契机沐浴更衣,换上星空学院的白色流云制服之后,门口的敲门声音也适时的响起。

    咚咚——

    轻叩两声,然后便安静下来。

    不像是为了敲门,更像是一个小小的提醒:提醒小院的主人有人在门口等候着。

    陆契机拉开门板,一身黑色劲装的楚浔正守候在门口。

    长发束起,腰配宝剑。整个人英姿勃发,看起来极有精神。

    陆契机眉毛微挑,说道:“这是做什么?”

    “今天是我和李牧羊的决战之日,所以要穿得方便利落一些。”楚浔笑着说道。他微微弯腰,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笑着说道:“请。”

    虽然他是小王爷,但是却一直把陆契机当成公主一样宠爱着。

    陆契机从他面前走过,楚浔主动过来为其关上院门,然后迅速跟在陆契机的身后。

    “一定要比?”

    “约定了的事情,怎么能随便毁约?”楚浔笑着说道。

    “不能取消吗?”

    “要是李牧羊主动过来道歉求饶,看在同学一场的份上,我自然可以答应他取消这场决斗。但是,直到现在他还没有任何的动作,看来他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这样的话,如果我主动提出取消比赛,那不是自认为自己技不如人?要是他再不答应的话,那不更是自取其辱难堪之极?”

    陆契机沉吟片刻,说道:“如果你同意的话,我可以去找他谈谈。这件事情就此搁置,谁也不会再提起来。”

    楚浔若有所思的看着陆契机,说道:“你是在担心我?还是在担心他?”

    “你觉得呢?”

    “如果是担心我的话,我心里会很高兴。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对我有一些信心。别的人我不敢保证,至于李牧羊的话,他的修为境界应该远不如我吧?我试探过,他现在不过是空谷之境,连气海都没有填满,更不用说其它了。和他对战,胜之不武。”

    “你真的——这么有把握吗?”陆契机轻轻叹息。看得出来,楚浔确实是一幅胸有成竹的模样。看来他根本就没有把李牧羊这个对手放在眼里。

    可是,她又没办法告诉楚浔李牧羊的真实身份。甚至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李牧羊现在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境界——

    只是,融合了龙王眼泪的怪物,继承了那条黑龙衣钵的混蛋,想必——很难搞定吧?

    就是自己,也没有十分的把握说一定可以干掉李牧羊。

    楚浔脸上的笑容收敛起来,说道:“看来你确实是不相信我了。怎么?你知道李牧羊的真实境界?还是说,他最近掌握了什么我不知道的绝世功法?”

    “我只是不希望看到你输。”陆契机说道。

    楚浔的嘴角浮现一抹笑意,说道:“放心吧。你不会看到这样一幕的。”

    陆契机表情淡漠,不再在这个话题上面继续。

    今天中午是羊小虎老师的龙语课,所以李牧羊早早就赶到了授课地点。

    他和早他一步过来的蔡葩打了声招呼,然后便翻开《龙之语》用功起来。

    融合了龙王的眼泪后,龙语对他而言已经不再是什么难题。除了特别晦涩古老的一些咒语或者祭语读起来有些吃力,其它的看起来和帝国语没有什么两样。

    他之所以要表现的认真一些,是因为他担心自己过于优秀的龙语能力被人怀疑。天道酬勤,到时候就可以推说是自己日日苦学才有这样的成就。

    千度和林沧海来了,陆契机和楚浔也进来了。

    李牧羊看到楚浔的衣着打扮时,眼神微凛,然后便恢复了平静。

    他还穿着那身流云袍呢,并没有刻意换什么适合打斗的衣服。

    他的心里并没有忘记今天要决斗的事情,只是也并没有把它看得特别重要。就是觉得是一件很微不足道的事情,打也行,不打也行。

    无所谓。

    楚浔和李牧羊的眼神对视,嘴角浮现一抹冷笑,然后便转过身去寻找自己的位置。

    铁木心坐到李牧羊身边的位置,捅了捅李牧羊放在桌子上的手臂,小声说道:“那小子眼里有杀气。看来你们今天的一战难以避免了。”

    李牧羊笑笑,说道:“别人要打,我也只好奉陪到底。逃避不是我的风格。”

    “有没有赢的把握?”

    “以前没有打过,都不知道他的深浅,哪里谈得过必胜的把握?”李牧羊微笑着说道。“尽力而为罢了。”

    “要不要我先和他切磋一番,然后——”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来,不过,他倒是用自己的手狠狠地做了一个‘咔嚓’的动作。

    上次因为陆契机的事情,他和楚浔发生过冲突。没想到这小子还挺记仇。

    “谢谢木心兄。”李牧羊就喜欢这种说话直接做事又粗鲁的家伙。不过,他还是拒绝了他的好意,说道:“如果你先把他的胳膊给折断了。那我这不就是胜之不武了吗?赢了也颜面无光不是?”

    “当然,如果木心兄确实想要做这件事情的话,我也不会拦着挡着,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利。我不能因为要和楚浔决斗,就不允许别人和他发生冲突——这对木心兄不公平。”

    铁木心一巴掌拍在李牧羊的肩膀上,咧着大嘴说道:“牧羊兄弟,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性子。有什么说什么,绝对不藏着掖着。是个爷们。”

    “牧羊兄弟放心,既然你要和那小子决斗,我是绝对不会破坏你的好事的。你先和他堂堂正正的打一场,如果你输,我再上,咱们兄弟联手,绝对让他讨不到便宜。”

    “——”李牧羊瞪大眼睛看着铁木心。这家伙是不是智商欠费了啊?赶紧充金币进去啊。我把话说的那么明白,你都不明白我的用意吗?我根本就没想过要和他堂堂正正的打一场好不好?

    赢了理所当然,因为我是条龙嘛。

    万一打输了呢?我的龙脸往哪儿搁?

    (PS:感谢Wang大头天话小朋友的66666大赏,王大头头真大。)手机用户请访问m.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