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逆鳞 > 第两百零九章、一剑摧城!

逆鳞 第两百零九章、一剑摧城!

    第两百零九章、一剑摧城!

    有那么一瞬间,楚浔竟然有那样的错觉:觉得躺在地上的人是自己,被人用长剑插中胸口的人也是自己。自己才是这场战斗的真正失败者。

    不然的话,李牧羊怎么可以用那种肆无忌惮的语言来和自己沟通交谈,怎么可以用那种你能够打倒我但是老子根本就一点儿也不怕你的态度来和自己讨价还价——这家伙脑袋没病吧?

    李牧羊毫不示弱的态度更加激怒了楚浔,看起来他并不在意刚才比赛的输赢,甚至都没有把楚浔放在眼里。

    至少楚浔自己没有感受到胜利者应有的荣誉和尊重,而是置身于对手刻意营造的那种诡异的气氛——这不算是什么事儿我分分钟都能够做到。

    楚浔手里的长剑仍然插在李牧羊的胸口,眼皮微微的睑起,让人看不到他眼神里面真正的情绪。

    “该死的无赖。”他在心里狠狠的骂道。

    他的心里很犹豫,很矛盾。

    按照他自己的真实想法,只要他手里的长剑向下压一压,正如他刚才所说的那般,长剑刺穿李牧羊的心脏,就是神仙也没办法再把他给救过来了。

    一个布衣贱民而已,以前也不是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

    可是,这里是星空学院,身边有老师和同学在旁观,如果他当众杀死了自己的同班同学,他楚浔还能够在这星空学院呆下去吗?如果星空学院怪罪下来,就是西风皇室也扛不住吧?

    再说,一个闲散王爷家的闲散小王爷,谁又会真的放在心里呢?那些叔伯以及堂兄弟只会幸灾乐祸的说一些风凉话吧?

    嚓——

    这是长剑拔出肉体的声音。

    楚浔做出了选择。

    他终究没办法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刺穿李牧羊的心脏,把这个大家都熟悉无比的同学全一剑杀了。

    他只不过是不喜欢李牧羊而已,至多是有些讨厌——但是杀了他之后要面对的后果却是自己不愿意承受的。

    李牧羊从地上爬了起来,伸手捂着胸口汩汩流血肉的位置。

    他咧开嘴巴笑着,看着楚浔说道:“我们再试试,刚才我没有准备好。”

    楚浔眼神冷洌的盯着李牧羊,说道:“手下败将,难挡我一剑之威,你确定还要继续试下去?倘若你一直失败,却又一直不愿意认输,那我岂不是要一直和你打下去?我又不能当真一剑把你给杀了。”

    “不会的。那种没脸没皮的事情我也做不出来。”李牧羊摇头否认着说道。他低头看过去,发现伤口的血水竟然止住了,手掌间的血液开始变得黏稠干枯。

    这让他震惊不已,要知道,楚浔那一剑虽然没有刺穿他的心脏,却是真真切切的刺进了他的皮肉里面。

    受了那么重的伤,伤口怎么就那么快愈合了呢?

    “一定是那条龙给予自己的能力。”李牧羊在心里想道。“龙的皮肉结实,肉身堪称无敌。自己融合了龙王的眼泪,多少会受到一些影响——普通剑伤对自己没有太大的杀伤力。”

    李牧羊都不知道是把手掌拿开还是继续捂着好了,他怕别人也看出自己的异常。

    其实早就有人发现了李牧羊的异常,在他受了那么重的伤之后就跟个没事人一样从地上爬起来就已经吸引了两个人的注意。

    第一个是楚浔,楚浔对自己的《繁星剑》很有信心,而且知道这一剑的威力到底有多么的强大。倘若刚才繁星点点那一剑没有伤到他也就算了,关键是——那一剑的繁星可是将他完完全全的笼罩在里面,然后引发了两次大规模的爆裂。

    这样的伤害之后,又承受了自己真正的一剑,他竟然一点事都没有?

    既然这样的话,自己刚才的那一番努力到底算得了什么呢?

    “这是什么怪物——”楚浔在心里不停的诅咒。

    另外一个人就是陆契机。陆契机和楚浔同出天都,两人之前对打对攻过无数次。

    以她现在的实力,假如不祭出火鸟或者使用凤凰之心的能力,其实是没办法硬接楚浔的《繁星剑》的。更不敢像李牧羊那般任由繁星剑剑影将自己笼罩,然后还一拳轰过去——

    那样的话,就是她的身体也承受不住。

    可是,李牧羊不仅仅承受住了,而且还没有缺胳膊少腿,看起来没有任何的后遗症。

    “龙族的躯体坚韧,普通刀刃难以破甲。而且他们的自我修复能力是最强大的,治疗庞大的身躯也不过只是需要短暂的时间而已——用龙族的修复能力来修复人族弱小的身体,也不过是瞬息之间的事情。难道说,以后这个家伙就可以像龙族一样肉身无敌了吗?”

    想到这种可能性,陆契机都开始有些羡慕李牧羊了。

    “他凭什么有这样的狗屎运啊?”

    李牧羊并不知道别人的想法,他对着楚浔比划出一根手指头,说道:“一次。再试一次。如果这次也输了,那就证明我现在确实技不如人,心甘情愿的向你认输。”

    “现在?”楚浔被李牧羊的话一激,思绪立即就转移开来。他冷笑不已,说道理:“你觉得以后就有机会超越我了吗?”

    “总是要试试才知道。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李牧羊笑着说道。

    因为战斗还没有结束,所以千度他们还不能走进战场中央。

    不过,他们还是远远的把自己的关心给送了过来。

    “李牧羊,你已经身受重伤,要不要先暂时歇息,约定下次再战之期?”千度出声喊道。

    林沧海也跟着附和,说道:“就是就是。先下来喝杯水润润喉咙也是好的啊,我也可以顺便帮你包扎一下,看看你伤得重不重——”

    说话的时候,林沧海还在不停的对着李牧羊眨动眼睛。意思是说,你快下来吧,我帮你包扎的时候,还可以顺便给你讲解一些破解《繁星剑》的方法秘诀,你这样硬打硬拼不是什么明智之选——

    听到林沧海说要替他包扎,李牧羊更加不敢下场了。

    他看向楚浔,说道:“怎么样?还敢再和我比一次吗?”

    “不只是比一次,就是比十次一百次都行——”楚浔语带讥讽的说道:“那也要看本少爷有没有那个时间和心情。”

    他转身看向羊小虎,恭敬的说道:“羊师,李牧羊的要求——”

    “那就再比拼一次吧。”羊小虎摆了摆手,说道:“同窗情谊第一,输赢第二。切莫伤了身体。”

    “——”

    楚浔觉得自己被全世界抛弃,我他妈可是王爷啊,你们到底有没有把我这个王爷放在眼里啊?

    原本他是想拒绝的。

    已经赢过一次的人了,还非要和一个废物再接着比下去——万一,一不小心输了怎么办?那不是丢脸丢大了?

    还有,楚浔总觉得这个废物有点儿奇怪,以他和自己说话的语气以及若无其事的态度来看,如果他不是心中有所倚仗,那就证明他是个彻彻底底的二百五。

    当然,以他和李牧羊的接触,觉得这是一个奸诈狡猾的家伙。应该是留有什么后手吧?

    剑在弦上,不得不发。

    全世界都想让他们再比一场,他也不得不打。

    楚浔的长剑抬起,滴血的剑尖指着李牧羊,说道:“我可以再陪你打一场。但是,刀剑无眼,如果再次不小心伤害到你——斩了你一只胳膊或者断了你一条腿,可不要怪我出手狠辣。”

    羊小虎微微皱眉,不过并没有出声说些什么。

    李牧羊笑着点头,说道:“我明白。如果当真被你斩了一只胳膊断了一条腿那也是我咎由自取。自寻的。”

    说完,他对着楚浔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说道:“请。”

    楚浔的脸色变得平静下来,心中的各种杂思也瞬间清零。

    这是一个高手的必要素质,如果在战斗的时候还被各种各样的情绪影响的话,那就很容易失去节奏感。你失去了自己的节奏感,自然就会被人带入别人的节奏感。

    那个时候,怕是只有死路一条了。

    “因为你太弱了,刚才那一剑摧城没有发挥出来威力。你再试着接这一剑。”

    不见楚浔有任何动作,但是那手里的长剑却开始燃烧起来。

    先是细微的火苗,然后火苗越来越大,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翻滚成一个巨大的火球。

    空气呼啦啦的作响,发出尖利的怪叫声音朝着那红色的火焰扑了过去。

    空间开始扭曲,咔嘣咔嘣的声音不绝于耳,仿佛脚下的坚硬石板随时都有可能裂开,然后将他们拖入那无底深渊一般。

    长剑上的火苗向他的手掌蔓延,然后烧到手臂,脑袋、以及全身。

    长剑在燃烧,楚浔的身体也在燃烧。

    楚浔的身体飞跃而起,带着火焰的人体挥舞着带着火焰的长剑朝着李牧羊劈了过去。

    简简单单,大大方方,没有任何花哨招式的一剑。

    一剑摧城!手机用户请访问m.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