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逆鳞 > 第两百三十七章、一缕春风!

逆鳞 第两百三十七章、一缕春风!

    第两百三十七章、一缕春风!

    这一幕实在是太过荒谬太过骇人耸闻了!

    从小就是天才少年,成名已久,被誉为‘书画双壁’的顾荒芜痛饮烈酒吆喝着自己技不如人——这到底玩得是哪一出啊?

    李牧羊不会是顾荒芜的私生子吧?不然的话,他怎么会不惜这样的自降身份跑去称赞吹捧对方?

    要知道,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之后,李牧羊可能一朝扬名神州,他就是闭着眼睛画一幅《小鸡啄米图》也会被无数人重金疯抢。

    一定是这样的,早就听说顾荒芜好书法好丹青好诗好酒好美人,这个李牧羊长得倒也是一表人才,证明他的母亲也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大美人。说不定是顾荒芜跑到哪个小城去写生时遇到了一个良家女子,然后成就好事,珠胎暗结,多年以后那个女子将养大的儿子送来与他相认,他也不要脸面的跑来为自己的私生子扬名——艺术家不都好色吗?

    这是一个局!

    他们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西风公主主动挑衅是假的,顾荒芜提议文比也是假的,楚宁技法超人是假的,李牧羊出手超神也是假的——全都是假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衬托李牧羊的优秀和伟大。

    楚宁的优秀是为了衬托李牧羊的更加优秀,楚宁的珠玉在前是为了衬托李牧羊的神迹现世。

    你看看顾荒芜的狂妄表情,你看看他的浮夸演技,哎哟,他还在笑——虽然笑得很含蓄,但是仍然被我发现了他隐藏在心底的秘密。

    现在的他一定很为自己的布局能力骄傲不已吧?

    “顾师——”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楚宁,她的脸色苍白,眼里的震惊还没有完全消散。看着顾荒芜说道:“顾师,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个李牧羊——他的画有那么厉害吗?”

    “咦?”旁观者的眼里都打起了一个大大的问话。“他们不是一伙的吗?为什么楚宁突然间出声质问顾荒芜?对了,为了剧情的需要。楚宁这么一质疑,不是让这个故事更加逼真了吗?最好还有眼泪戏,西风公主被一个一文不名的布衣少衣给比下去而委屈大哭——那就不会再有人怀疑这是一场设计好的大戏了。一定是这样。”

    顾荒芜又灌了一口烈酒,醉眼朦胧的看着楚宁,喝道:“难道你还以为为师欺骗你不成?”

    “学生不敢。”楚宁赶忙道歉,说道:“只是,学生实在看不出这幅画作有什么好。”

    楚宁指了指周围的学生,说道:“我想大家同样心有疑惑。”

    “是啊顾师,我们都觉得李牧羊的画作粗糙拙劣,不堪入目。和楚宁的画相比实在是相差甚远。为何顾师会给他那么高的评价呢?”

    “学生愚钝,还请顾师指点迷津——”——

    众多学生同时出口,要求顾荒芜给他们一个解释,一个理由。

    他们不在乎李牧羊超越了楚宁,赢了这次的赌局。他们在乎的是就连名满天下的顾师都开口自叹不如,这实在是太让人震惊难以接受了。

    只要千度眼神闪亮的看着李牧羊,嘴角带着轻浅了然的笑意。

    两人眼神对视时,她也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并不多问些什么。

    林沧海将两人的神情看在眼底,心里暗自郁闷不已。

    “这两个人一定有故事。”林沧海在心里想道。

    顾荒芜饮了口酒,走到摆着《春光乍泄》的画案面前,说道:“我刚才为你们讲术过画者十境,那你们知道,李牧羊画得这幅《春光乍泄》在第几境吗?”

    众人摇头。

    有很多学生都不知道顾荒芜所说的画者十境指的是哪十境,又怎么可能知道李牧羊到了哪一境?

    “简约之境。”顾荒芜朗声说道。“我们作画,总是喜欢用繁琐的线条和浓重的墨彩。我们总是觉得,用得笔画越多,用的墨汁越浓,就越是能够表达我们所想要表现出来的情趣意境,所描绘出来的人或者景物也格外的生动——”

    顾荒芜走到楚宁的画案面前,指着她刚才所作的《童子争春图》,出声说道:“就拿这一幅画来举例,楚宁用了繁琐之极的铁线描法,重重叠叠,密不透风。当然,这样的效果就是形象完美,每一个细节都可圈可点。”

    “丹青之道,要先做加法,再做减法。能够认识、掌握繁复的东西,才能够更加清晰的将其表达呈现出来。这也是我刚才要求楚宁多观察童子,观察你所描绘的人或者景物的原因。因为只有你进入了他的内心,才能够将它们的精气神给展现出来。”

    “可是,当你的水准到了一定的境界时,就要尽量省略,留下的寥寥数笔,足以抵得过满纸笔墨,甚至比满纸笔墨的容量更大,因为有许多含义尽在不言中、尽在画面之外。”

    “这《春光乍现》不见一棵桃树,但是却见到溪水里面有落英缤纷。我们不由得产生这样的联想,就连溪水里面都有这么多的落花,那溪岸边的桃花得繁荣盛开到什么样的地步啊?不要画出来,不能画出来。画出来就有了尾巴,多了瑕疵。因为世间万物都有瑕疵,但是人的想象力是没有瑕疵的。是接近于无限完美的。”

    “还有那古老的桃树树根,证明这是一棵巨大的桃树。它存活百年千年,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风吹雨打世事变迁?可是,直到现在它仍然结结实实的立在那里,让人的心中不由得感叹生命的强大——”

    “那条狗也是画得极妙,丑陋又真实。它吃饱喝足了坐在那里打钝,就连蝴蝶停留在它的笔尖也无动于衷——狗亦如此,它的主人又是什么样子呢?是人类还是仙人?”

    “——”

    众人哑口无言。

    听顾荒芜这么一解释,好像还真是那么一回事。

    可是,这幅画当真就那么玄奇吗?

    他们放下第一眼的成见,上前细细的打量品味,越看越是入神,越品越是着迷。有不少人甚至都能够将自己代入画中,成为那桃园之中的主人。

    李牧羊努力的保持面上的平静,一幅我就知道你们会如此崇拜我的淡然模样,心情却是激荡不已。

    “我画的画——竟然这么厉害?”李牧羊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看来我果然是个天才。”

    他已经把那头老龙忘记了,将所有的功劳都占为已有。

    “最妙的是这整体的布局,即有简约镌永之美,又有放逐心灵的禅意。如此佳画,却出自一个初次作画的少年人手里,如此天才人物,怎么能不让人羡慕妒忌?先祖顾三绝深受谢安看重,以为苍生以来未之有。今日我将此话送与李牧羊,以为苍生以来未之有。”

    “——”

    全场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被顾荒芜的话给震惊了。

    只不过马马虎虎的画了一幅画而已,名满天下的顾荒芜却称其为‘以为苍生以来未之有’。也就是说,在这个李牧羊出世之前,整个世界还没有出现过像李牧羊这样的优秀人物。

    那些天才画家,那些留名青史的英杰,他们听了会作何感想?

    李牧羊大为感动,心想难怪顾荒芜能够成为一代名家,受整个神州人士所景仰。就凭他的胸怀气度、就凭他看人识人的眼光和品味,就凭他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的道德情操,他就理应占据这样崇高的位置。

    李牧羊有点儿后悔,觉得自己刚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怎么能怀疑顾师被西风皇室收买呢?这简直是对顾师的玷污和侮辱。

    李牧羊走了过来,对着顾荒芜深深的鞠躬,说道:“感谢顾师看重,顾师的大恩大德——”

    李牧羊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顾荒芜给拉了起来,说道:“不可行此大礼。你是画圣转世,会让人折寿。”

    “——”

    顾荒芜伸手执着李牧羊的手臂,拉着他来到画案之前,指着那幅《春光乍泄》说道:“见此佳作,心情舒畅,当浮一大白。”

    他又提着酒葫芦灌了一大口酒,高声说道:“今日见牧羊欣喜,就送给你一份礼物吧。”

    他扫视全场学生,说道:“我知道你们仍对此画心存疑惑,现在我就让你们看看这幅《春光乍泄》是如何名符其实的泄了一池春光——”

    他手提画笔,说道:“李牧羊天赋极佳,但是细节能力稍弱。万事俱备,只欠一缕春风——现在,我便送与李牧羊一缕春风。”

    提笔在画卷之上虚晃几下,就有缕缕清风吹拂而出。

    只见画卷之中,片片桃花随风飘落,溪水之中浮现更多的落红。

    大狗的毛发被风吹拂,蝴蝶挥动着翅膀翩翩起舞。

    桃花坞里,正是深秋。

    受那种春风的感染,那光秃秃的桃树枝上发出了嫩芽,绿叶越长越大,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繁密起来。树枝上面开出细小的苞蕾,花苞绽放。

    绯红遍野,花香满院。

    (PS:关注老柳的微信公众号:liuxiahui28,上面会有更新预告!)手机用户请访问m.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