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逆鳞 > 第两百三十八章、公主致歉!

逆鳞 第两百三十八章、公主致歉!

    第两百三十八章、公主致歉!

    深秋季节,桃花次弟开放。

    光秃秃的树枝在众人的见证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花叶填满,瞬间从寂寥清冷的园林变得花团锦绣喜庆热闹起来。

    “哀伤至死,一夜白头。春光乍泄,春意将整个桃花坞都给感染了——”

    “冬阳夏雪,枯树开花。这是神迹啊——只听说当年的画仙人李可然可以做到——”

    “李牧羊的画,顾师的一缕春风,相辅相成,让人叹为观止——”——

    因为亲眼见证这样的奇迹,所以现场每一个爱画之人的情绪都被点燃。

    他们震惊于李牧羊竟然有这样的精湛画功,更钦佩顾荒芜点石成金的本领。

    而且,他们每个人的心中都充满了期待,他们希望自己能够成为李牧羊,成为顾荒芜,成为可以亲手造就这种神迹的国宝级丹青大师——

    事实胜于雄辨!

    顾荒芜借与李牧羊的这一缕春风,打消了所有人心中的质疑和不忿。

    他们终于相信,李牧羊确实是因为真才实学才被顾师所看重——当然,这也不能排除李牧羊就是顾师私生子这样的可能性。毕竟,李牧羊如果只是小家小户出生的普通少年,怎么初次作画就有这样的水准能力呢?

    血统很重要!

    “顾师,李牧羊所呈现出现的简约之境是画者十境之中的第几境?”有人出声问道。

    顾荒芜大口饮酒,说道:“简约之境为第九境,心灵之境为第十境。李牧羊的这幅《春光乍泄》介于第九境和第十境之间——优秀的画作有可能会融化数境,难以用一境去界定和评判。”

    “楚宁的《童子争春图》为第一境,李牧羊的《春光乍泄》为第九境,看来这场比赛是李牧羊胜了。”有人满脸崇拜的看着李牧羊,说道:“没想到今日能够见此奇景,实在是不虚此行。今日这场比赛定然会遍传神州,史书留名。我们这些旁观者也与有荣焉。”

    顾荒芜点了点头,看着楚宁说道:“楚宁,这一局,你输了。”

    楚宁的脸色难堪之极,看到这在眼前绽放的桃花,她就知道自己的那幅《童子争春图》和《春光乍泄》相比简直是不值一提。

    明明看起来自己的技法更加精湛,画面也更加好看。为什么被顾师那么挥了挥笔,就会呈现这样的神迹呢?

    而且,那个李牧羊有这样的画技,为何还要跑到桃花坞来学习画技?他当真是初次作画吗?

    楚宁看向李牧羊的眼神阴睛不定,脑海里不停的浮现两个金光闪闪的大字:骗子!

    她觉得李牧羊是个骗子,从头至尾就没有说过一句能够让人相信的话。

    不过,做为西风公主,必要的尊严和体统还是要有的。

    楚宁对着顾荒芜深深鞠躬,说道:“谢谢顾师点评,学生定当努力,知耻后勇。一定不会辜负顾师的教导期待。”

    顾荒芜摆了摆手,说道:“没什么耻不耻的,小小年纪能够画出这样的作品,也只比我年轻的时候差上一些——你的努力是为了你自己,和我没有什么关系。所以,努力不努力是你自己的事情。不过,做为你的老师,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够破境成才,不负我们师徒情份。”

    “是。”楚宁再次躬身。

    顾荒芜指了指李牧羊,说道:“你该给彩头了。”

    楚宁脸色苍白,银牙紧咬,走到李牧羊的面前,对着李牧羊微微鞠躬,声音低沉的说道:“李牧羊,对不起。”

    李牧羊也不想和这个身份高贵的女人再有什么牵扯,现在她当众向自己道歉,怕是心中已经恨极了自己。如果自己再出言嘲讽的话,那就是当众打脸,结下死仇。这对自己的安全和自己家人的安全不利。

    李牧羊顺理成章的下台,笑着说道:“没什么,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就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楚宁愣了一下,没想到李牧羊这个口齿伶俐刀刀戳人的家伙竟然会这般轻易的就放过自己。

    她抬头看着李牧羊,说道:“关于那个赌注——”

    李牧羊一脸茫然的看着楚宁,说道:“什么赌注?”

    楚宁一下子就明白了李牧羊的好意,这家伙故意装傻就是为了把那件事情给敷衍过去呢。毕竟,自己贵为西风公主却跑去给一个平民布衣去当奴做仆,传出去对自己的名声不好,而且会让西风皇室也颜面无光。

    这一刻,楚宁对李牧羊大有好感,心想,这个家伙也不像外界传言的那般讨厌嘛。

    宋停云冷笑出声,说道:“西风王室一诺千金说话算数,哪里用得着你的这般小恩小惠?”

    楚宁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绽放开来,又再次收敛了起来。

    她很是不满的看了宋停云一眼,对李牧羊说道:“既然赌注已经立下,自然要按照规矩来。我会给你做一天杂役,时间你挑。”

    李牧羊笑笑,说道:“你喜欢就好。”

    顾荒芜看了看李牧羊的画,又看了看李牧羊,说道:“意境传神,但是画法还有些生疏拙劣。丹青之道,你是高手,也是新手。还需后期磨砺才不负这一世的天纵奇才。”

    李牧羊躬身受教,说道:“多谢顾师,我定当勤奋努力。如果顾师不嫌弃的话,我想拜在顾师门下日日向顾师请教——”

    顾荒芜摆了摆手,说道:“我是酒鬼,每日大醉,教不了徒弟。我不想误了你也误了我自己。”

    说完,对跟在身边的童子说道:“把那《春光乍泄》收起来。”

    青衫童子跑去收画,顾荒芜扫视众生,说道:“今日受益良多,想必你们也是如此。那么,授课就到此结束吧——趁着这满坞桃花还没有消掉,你们就以桃花为题,各作一幅画交给我吧。”

    众生称是,恭送顾荒芜提着酒葫芦脚步踉跄的离开。

    等到顾荒芜走远,那群学生全都围拢到了李牧羊的身边,把他当成了英雄人物。

    “牧羊师兄,你当真是初次作画吗?以前从来没有学习过丹青之道?”

    “牧羊兄,以后能否向你请教绘画技巧?还请不吝赐教。”

    “李牧羊,你是哪里人氏,听你口音说不定我们还是同乡呢——”——

    李牧羊斯文有礼,一一作答。丝毫没有不耐烦或者骄傲自满的情绪。

    等到其它学生都去作画之后,震惊良久的林沧海冲过去抱住李牧羊,激动的不能自已,说道:“李牧羊,我就知道你是个天才——你知不知道你做过什么?”

    千度在旁边打趣,说道:“是谁刚才挡在画案前面不许别人靠近的?”

    林沧海脸色一红,埋怨的说道:“你早就看出来这幅《春光乍泄》是非凡之作了对不对?我看你欣赏的那么入神,而且一言不发就像是被画作吸引——怎么不早些提醒我一声呢?我也不用丢脸丢得那么厉害。”

    千度没有回答林沧海的问题,而是看向李牧羊说道:“你的画法很特别。”

    李牧羊心中一惊,看着千度说道:“怎么个特别法?”

    千度凝神深思,出声说道:“我在《古韵观止》上面看过,这是典型的重彩#金钩画法。重彩#金钩画法是世间最奇特也最难掌握的画法——而且失传已久。普通人难以得见。李牧羊同学怎么就学会了呢?”

    李牧羊没想到自己随手画画就带来这么大的震动,更没想到这提笔作画还有那么多的学问讲究。

    他知道千度对自己的作画技巧产生怀疑,笑着说道:“什么重彩#金钩画法,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用彩浓烈,名为重彩。还有那线条的角度——”千度看向李牧羊的眼睛,笑着说道:“每一笔的尽头都是一个钩钩,如果仔细看的话,无数个金钩重重叠叠,组成祥云的模样,看起来极其显眼舒畅。”

    李牧羊摇头,说道:“原来这就是重彩#金钩。你要是不说的话,我都不知道呢。既然这种画法那么好,为什么会失传了呢?”

    千度嘴角浮现一抹轻笑,说道:“据说这涉及到孔雀王朝的一桩秘莘,到底是何原因,我也并不知情。”

    李牧羊点了点头,说道:“可惜了。”

    “是啊。就这么失传了也确实可惜呢。”千度看着李牧羊,出声说道:“不过,现在有牧羊同学继承其画技,将重彩#金钩画法发扬光大,也是一大喜事。是神州无数丹青爱好者的福音。”

    李牧羊点了点头,说道:“我尽力而为——不过你们也不要对我抱有太大的希望。毕竟,刚才顾师也说过,在丹青一道上面我还只是一个新人,还需要多多苦练才行。”

    千度点头,说道:“以后我时常陪你过来听顾师授课便是。”

    林沧海听到千度说出这样的话,很是诧异的瞪大了眼睛。

    千度看了他一眼,林沧海立即就恢复如常,说道:“今日才算是知道了什么叫做一朝成名天下知,怕是李牧羊一幅《春光乍泄》图折服书画双壁顾荒芜的事情已经传遍神州了吧?”手机用户请访问m.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