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逆鳞 > 第两百七十六章、十大凶兽!

逆鳞 第两百七十六章、十大凶兽!

    第两百七十六章、十大凶兽!

    林沧海跳进弱水,千度也跟着跳进弱水。

    两人进入弱水之后就消失不见踪迹,看起来更像是自寻死路一般。

    只有李牧羊还能够在弱水里面冒出头,自由自在的遨游着,不停的对着岸上的学生招手,喊道:“下来啊下来啊,说不定水里面就有什么奇珍异宝或者神仙洞府——”

    “白痴。”有人出声骂道。

    “就是,进去就是死路一条——”

    “我们才不会上当呢——”——

    “既然你们不愿意下来,那我就自己去寻宝去了。”李牧羊对着岸上摆了摆手,然后沉进水底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铁木心看了蔡葩一眼,说道:“我相信他。”

    说话的时候,就已经大步朝着弱水走去。

    蔡葩犹豫片刻,快步上前握住铁木心的手,说道:“我相信你。”

    于是,他们俩人手牵着手走进弱水中央,当弱水将他们的头顶淹没时,人也瞬间消失不见踪迹。

    岸上的众多学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脸的迷惑和犹豫不绝。

    “这几个家伙——就这么进入弱水了?”

    楚浔的眼神阴厉,脸色铁青,一脸凶狠的盯着那苍茫的水面发呆。

    弱水#很深。

    很深很深。

    李牧羊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一直的往下沉,一直往下沉,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他的双眼圆睁,能够自由视物。

    但是四顾之时却看不到任何景色,就连一条普通的游鱼都看不到。仿佛这弱水之中不生鱼虾,连一根水草都没有。

    目光所及,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李牧羊的双脚落地时,他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奇异的世界。

    他置身在一片森林里面,而这片森林却被河水淹没。

    脚下是褐色的肥沃土地,巨大的灌木丛足有数百丈高。就像它们已经在此生活了千年万年一般。

    水波荡漾之时,绿叶在飘荡,红花在绽放,飞鸟在飞翔,可爱的白色小松鼠从这棵树的树梢跳到另外一棵树的树干上面。

    所有的一切都和李牧羊之前所见过的世界一模一样,但是,这个世界却在河水的下面。

    就像是有神仙施展无上神通,将神洲之上的一块土地给搬运到这里一般。

    可是,让李牧羊疑惑不解的是,为何草木不枯?动物不死?

    为何它们能够自由自在的在这水底世界生活?看起来就和阳光普照的人类世界一模一样?

    “还是说——这只是一场梦?”李牧羊有种分不清梦幻和现实的感觉了。

    嚓——

    李牧羊手里的长剑瞬间出鞘,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剑花。

    咔啪——

    头顶之上,两截**掉落在地上。

    那是一条长了两颗脑袋的青花蛇,它从头顶的密叶之中落下来,想要给李牧羊这个闯入者一个突然袭击,却没想到李牧羊的反应如此迅速,一剑就将其给斩成两段。

    “李牧羊——”有人出声喊道。

    李牧羊收剑入鞘,看到千度和林沧海正从远处朝着这边奔来。

    他们能够随意的行走,他们能够自由的说话,但是,他们和李牧羊一样置身在水里。

    “这里是什么地方?”李牧羊抬头望天,天上只有白茫茫的水面。没有太阳、没有月亮,连一颗星星都没有。让人难以辨别时间和方向。

    李牧羊心想,难怪大家都不敢进来,任何正常人到了这样一个荒谬的地方地,都会怀疑自己现在是不是还活着吧?

    幸好李牧羊遇到了千度和林沧海。他们彼此的存在,就是活着的最好证明。

    “谁知道呢?”林沧海一脸苦笑,打量着四周说道:“说实话,刚刚落地的时候把我给吓坏了,我还以为我死了。毕竟,这里可是弱水,说不定我们就已经被弱水给杀死了,留下来的只有灵魂——”

    “他还让我抽他一耳光。”千度在后面补刀。

    “你抽了吗?”

    “抽了。”千度说道。

    “——”

    林沧海尴尬的笑笑,说道:“知道痛才证明我还活着。你怎么半天才下来?我们等你好久了。”

    “我在劝说其它的同学一起下来。”李牧羊笑着说道。

    “那群白痴肯定不相信你吧?”林沧海笑着说道。

    李牧羊早就从狼王嘴里得到消息,这弱水便是进入水之幻境的阵眼。

    弱水确实有鸿毛不浮神仙难渡的特点,无论任何人或者物体进去都会立即沉溺,难以冒出头来。但是,这并不代表着进入弱水的人就已经死亡,或许他们只是被传送到了另外一个世界某个领域而已。

    包括最先入水的吴愁,岸上的众人都以为他已经死了。可是,李牧羊却认为他是最先进入水之幻境的星空学子。如果他成为这趟历炼中收获最大的学生,李牧羊都不会觉得有什么意外的。

    当然,因为对未知世界的恐惧,致使岸上的这些学生停滞不前,只是一个劲儿的鼓动别人下水去寻找一条安全通道,好做他们的开路先锋。这样的人,李牧羊对他们一点儿好感也没有。

    爱惜自己的生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视别人的生命如草芥——骨子里还有没有道德的血液?

    所以,李牧羊故意在水里面对着他们招手,让他们跟着自己一起下水。

    他知道,他越是这么做,那些人就越是心存怀疑,也越是不愿意跟着他们一起下水。

    这样的话,李牧羊的目的就达到了。

    少一个人入水,少一个人进入幻境,他们获得奇珍异宝或者秘籍神器的可能性不就更大一些了吗?

    这里是幻境,是荒芜之地,每个人都各出奇招,各施手段。

    李牧羊只是用一种比较温和的办法来阻挡他们进入而已,如果他们的胆子足够大的话,也可以跟着自己一起下水——他们不愿意相信,自己能有什么办法?

    “确实。”李牧羊笑着说道。“而且这水底世界如此广阔,谁也不知道大家都会被传送到哪里——”

    李牧羊扫视四周,随意的指着一个方向,说道:“我们往那里走吧。”

    “为什么?”林沧海出声问道。

    “要不然往哪个方向走?”李牧羊反问着说道。

    林沧海想了想,笑着说道:“还是听你的安排吧。”

    这是一趟奇妙的旅行,明明走在森林之中,有花草相依,有虫鸟陪伴,朋友之间可以肆无忌惮的交谈,但是,他们却置身在弱水里面。

    他们看得到水,摸的到水。可是张嘴说话之时,呼吸之间,却不会有水灌进嘴巴或者鼻孔里面。

    他们穿山越林,一路上斩杀毒蛇毒蝎无数。

    不过,幸运的是,他们并没有遇到什么真正的危险。

    他们越是往前,路越来狭窄,树越来越高,树叶也越是茂密幽深。

    最后,枝叶遮天,他们已经没办法看到头顶了。

    天色昏暗下来,水开始变成了灰色,然后逐渐变得漆黑如墨。

    可视范围越来越近,最后已经难以辨别眼前的路了。

    “都要看不到路了。”林沧海说道。

    “我也是。”李牧羊说道。他倒是没有严重,视力并没有因为天色变暗水色变黑而有所影响。

    或许,这也是和龙王的眼泪融合之后的后遗症。李牧羊已经习惯了这种时刻出现惊喜的感觉。

    当然,为了避免千度和林沧海的怀疑,他也附和着林沧海的话说自己难以视物。

    千度伸手入怀,摸出一个锦馕,从馕袋里摸出一颗夜明珠握在手里。那颗夜明珠光华大炽,周围千丈都清晰可见。

    “你们有没有听到婴儿的哭声?”林沧海突然间停下脚步,出声问道。“就像是有孩子在哭——”

    “这里面怎么会有婴儿的哭声呢?”李牧羊笑着说道。“要是有,那也不是什么婴儿,一定是什么鬼怪之物——”

    李牧羊的声音嘎然而止。

    “嘎嘎嘎——”

    因为他也听到了,确实是婴儿啼哭的声音。

    “真的有婴儿啼哭。”李牧羊大惊,说道:“好像声音距离我们越来越近——”

    “大家小心戒备。”千度沉声说道。她一手握着夜明珠,一手握着魔音笛,随时都有可能给予来犯之敌致使一击。

    林沧海侧耳倾听,却发现那声音却消失不见了。

    他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笑着说道:“可能是一种我们不知道的野鸟吧,这趟出来,什么怪物都可能遇到——”

    “小心。”李牧羊突然间出声喊道,手里的长剑带出一片星光,狠狠的朝着头顶斩去。

    嗖——

    巨大的黑影从他的头顶掠过,朝着林沧海所站的位置飞了过去。

    双爪如钩,抓住没办法做出任何反应的林沧海就朝着那漆黑如夜的高空飞翔而去。

    在夜明珠的光芒照耀下,李牧羊也终于近距离的看到了那只怪兽的模样。

    似鸟非鸟,似豹非豹。脑袋上面长着独角,脊背之上有凸起的倒刺。

    眼睛血红,嘴巴尖利。

    丑陋之极!

    凶恶之极!

    李牧羊手里的通天剑斩出一道青虹,千度手里的魔音笛挥洒出道道惊雷闪电。

    两人左右夹击,一左一右的去拦截那怪兽。

    可是,怪兽的身体已经隐没在黑暗之中,消失在李牧羊和千度的眼帘之下。

    “这是什么怪兽?”李牧羊沉声问道。

    “蛊雕。”千度沉声说道,一脸担忧的看向林沧海消失的方向。“神洲十大凶兽之一。”

    (PS:感谢方跑跑小朋友的十万赏,恭喜跑跑小朋友成为我们的黄金萌。

    感谢冉燃小朋友的万赏,小美女节日快乐。感谢海口热带水果小朋友的再次万赏,活动第一的强者。)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